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节 畜牲

第二十节 畜牲

    陆为民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着怎么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莫萏他们。Www.00kS.net

    这些卡拉OK厅规模都不算太大,都是一些嗅觉灵敏者觉察到了潮流的涌动而先行一步者,一般说来也就是二层楼楼面,一楼作大厅,二楼分隔成一些小包房,供客人唱歌消费。

    不过这个时候这里的唱歌一般说来还都是纯粹的唱歌,尚不涉及其他,一直要到两三年后这个产业逐渐变味,一些三陪人员的进入,才会使得这个产业摇身一变成为打着文化娱乐场所招牌的藏污纳垢所在。

    陆为民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劲风,姚平这段时间是不是骑着一辆摩托车?”

    “对,是姚志善给他的,本田CG125花猫,整天骑着在厂里生活区里晃荡,臭显摆。”萧劲风反应过来,“他今晚肯定也骑着,如果在这里唱歌,肯定会停在外边,我们去找!”

    并不出萧劲风所料,这种场合姚平是肯定要把那辆花猫骑出来的,女孩子都是爱慕虚荣的,如果能够把女孩子骗上摩托车后座搭着兜一圈风,赢得四周人艳羡的目光,女孩子虚荣心一膨胀,那要想上手就容易得多,姚平对这一点也是深有体会。

    “来,莫萏,再喝一杯,这酒味道不错,一边喝一边唱,能把音调拔高不少呢。”姚平不动声色的又把一杯酒递到了身旁的那个女孩子前面,使了一个眼色,女孩子犹豫了一下,看到姚平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赶紧端起酒杯,“来,萏萏,咱们把这杯干了,平哥,给萏萏点一首千百惠的《当我想你的时候》!”

    当陆为民和萧劲风终于找到了隐藏在一堆自行车中里的那辆本田125时,陆为民几乎是三步并着两步冲上了楼。

    伴随着一脚踹开包房的门,坐在包房中只剩下那个叫做常雁的女孩子正在和另外两个姚平的跟班嬉笑唱歌,看见桌上桌下摆着的一大堆米酒空瓶陆为民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米酒乍一入口清甜可口,丝毫感觉不到酒劲儿,但是只需要半个小时后,这酒劲儿上来吓人,度数比起啤酒和葡萄酒来还高不少,也是昌州本地特产。

    外地人不知道这玩意儿的厉害,初一来觉得这就不够劲儿,只有等到喝下去之后后劲儿发作起来,才知道这玩意儿后发制人的厉害。

    陆为民也曾经带着这昌州特产回学校,成功的把系里边的几个老师掀翻在地。

    像莫萏这种未在外边跑过的女孩子哪里知晓这种酒的厉害,如果再有旁边人推波助澜,那还不入彀?

    在萧劲风的帮助下陆为民只用了一分钟就弄清楚了情况,姚平已经把陷入了醉酒状态的莫萏搀扶着下了楼,至于去了哪里,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以为姚平是搀扶着莫萏上卫生间吐去了。

    陆为民心中一沉,这个姚平还真是狗胆包天,竟然敢把常雁这几人扔在这里就溜,但是他的摩托车还扔在这里,应该不会太远。

    而这个卡拉ok厅里包房都是客满,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地方,而大厅更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不在歌厅里,但是不在歌厅里又会去了哪里?

    背后就是植物园,这一排二层楼原来都是植物园的行政办公房,只是植物园效益不好,这才把这一排房子租了出来,有很多都有后门可以直接通到植物园中。

    陆为民拉上还在歌厅里乱找的萧劲风,迅速下楼,在大厅厕所旁找到了后门。

    果然后门虚掩,很显然有人刚出去不久,陆为民来不及多想,一窜而出。

    不到九点钟,天色尚未完全黑尽,但是植物园里林木茂密,一条卵石小径蜿蜒向前,周边灌木和乔木交错掩映。

    陆为民料姚平不敢走远,毕竟这植物园里晚上不开放,而且这家伙也肯定会觉得这晚上绝对不会有人进植物园里来,自然可以放心大胆为所欲为。

    陆为民和萧劲风兵分两路,各自沿着一个方向寻找。

    当陆为民终于循声在三十米开外发现了姚平的踪迹时,几乎要让他口中牙齿咬碎!

    这个畜牲!

    只差一步就要铸成大错,只怕自己这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尤其是在自己原本可以制止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还眼睁睁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了,那他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昔日教诲自己的老师。

    陷入沉睡状态的莫萏瘫软躺在了植物园里一张吊起来的吊床上,吊床的两端栓在并立的大树上,而少女两只手无助的垂落在吊床外,短袖体恤已经被翻卷了起来,内里朴素的白色文胸也被掀了起来,一对如玉笋般细嫩白腻的翘乳由于酒精的刺激而变得更加挺拔茁壮,在略显昏暗的路灯下显得那样惊心动魄的美丽,连冲过去的陆为民都下意识有一种想要屏住呼吸的窒息感。

    恶形恶相的姚平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打扰自己好事,他正在卖力的将少女的双腿向上蜷缩起来,半截花裙同样翻卷在少女腰部,以便于将少女半截裙下的小内裤剥脱下来。

    手指卡住三角内裤的松紧带,伴随着用力的向下一拉,少女从未向人开放的圣洁禁地就呈现在自己面前。

    欲火焚心的姚平兴奋得几乎要哼出声来,一边解开皮带,一边就欲跨过吊床,让自己以录像带里毛片的那种姿势来攫取眼前这个女孩子的贞洁之体。

    “我**!”

    陆为民已经想不起该用什么手段来对付对方了,此时的他只能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式来解决对方,三步并作两步奔行过来,一个飞踹正好踹在了刚刚来得及抬脚想要跨越的吊床的姚平腰上,猝不及防的姚平连喊都没有来得及喊出声来就扑了出去,摔了一个狗啃屎!

    没有等姚平反应过来,陆为民已经恶狠狠的猛扑上去,连续几脚朝着对方胸腹要害和面部就是一阵暴踢。

    一连串的惨叫声中,猝不及防的姚平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虽然陆为民穿得只是一双回力球鞋,但是这劈头盖脸朝着胸腹面部一阵狠踢,再强健的身子骨也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