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二节 兄弟

第二十二节 兄弟

    不能不说这个家伙的确有几下子,至少从他嘴里蹦出的这几句话来显然是也把事情怎么善后是思考过的。www.00Ks.net

    姚家在195厂里很有些势力,他所说的那些人也的确和姚家走得很近,如果能够把那个常雁以及他那两个跟班都统一说辞,即便是他真的把莫萏给强奸了,到最后只怕身败名裂只能是莫萏。

    “姚平,你觉得你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你姚家就可以在195厂一手遮天,你不想想你之所以能这般嚣张靠的是什么?不就是你爸当了个车间主任你二叔和厂里那些人勾搭在一起盗卖废旧金属挣了些钱么?”陆为民也不动气,只是笑眯眯的道:“你相信不相信,那也是没有人想要动你家,真要存了这份心思,你爸和你二叔下大狱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情?要不我们打个赌?!”

    姚平恶狠狠的瞪视着眼前这个狂言无忌的昔日同班同学,对方眼中的轻蔑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但是他同样也知道对方并非大言不惭。

    自己父亲和二叔有些事情本来也就是见不得光,而真要被人揪住小辫子不放,也的确很难说,尤其是眼前这个陆为民总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忌惮的感觉,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有什么值得自己忌惮的,但父亲和二叔都专门和自己打了招呼要自己这段时间安分一些,让他也不敢太过于造次。

    “哼,陆为民,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们走!”姚平几乎是挣脱了萧劲风,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195厂还轮不到你说话,你有本事先留到厂里再来说其他吧。”

    陆为民制止了还欲动作的萧劲风,只是抱臂冷冷的看着对方,放任对方离开。

    今天给对方的教训已经够深刻的了,姚平不是个东西,但是并不代表他没长脑子。

    甄妮他爸这一次没有如他们所愿被弄下台,估计他们也要自己掂量一下,陆为民在和甄敬才谈话中已经感觉到其实甄敬才已经觉察到了这里边的猫腻,究竟是谁在背后折腾了这一出,像他这种一步一步爬到副厂长位置上的人还能不清楚?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挑明的时候罢了。

    陈发中和姚志斌、姚志善,以及他们背后的梁广达,现在都需要考虑甄敬才没有被弄下去,如果不做好充分准备,一旦那边反击也许就要让他们这边伤筋动骨了。

    陆为民把莫萏背回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到了莫萏家免不了又是一番解释,看着莫老师担心而又感激的表情,陆为民心中也有一种说不出轻松。

    这是第二件凭借着自己的力量改变了历史的事情,虽然对于其不相关的他人来说也许这无关紧要,但是这毕竟是自己一手做到的,而做人最起码要为自己良心做事,能够让莫老师一家不至于因为莫萏破罐子破摔之后而变得愁云惨雾,在陆为民记忆中因为莫萏的离家出走,这一家人都再没有合家团聚的时候,即便是莫老师十多年后郁郁逝去,莫萏也没有回来过。

    “劲风,后天我就要到南潭去上班了,日后要联系也就不太方便了,你不想在厂里干的事情自己也得好生琢磨一下,真要出来,你打算干啥?”陆为民等到骑自行车赶回来的萧劲风一到,这才离开了莫老师的家。

    “真没想好,大民,你觉得我能干啥?”推着自行车的萧劲风低头前行,他也有些迷惘,“不想这么在厂里混下去,可是出来又能干啥?做生意没本钱不说,就是有,又能干啥?那些个皮包公司都得有关系,我两眼一抓瞎,啥也没有,能干啥?”

    “劲风,机遇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你如果打定主意要出来,我倒是觉得你可以自己做一个规划,同时也要考虑充实自己,比如去学学驾驶这一类,多琢磨一下,我想总会有机会的。”

    陆为民当然清楚从九十年代开始中国就将进入一个沸腾的时代,一年多后的92年开始,中国经济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狂潮,无数人在商海中沉浮起落,商机涌动中,自然就有无数人在浪潮中脱颖而出,就看谁能抓住这个机遇了。

    “嗯,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想在厂里这样庸庸碌碌的混下去,那就得找一条像样的出路。”萧劲风点点头,“大民,南潭那边条件听说很差,你自己也要小心,我若是有时间,就过来看你。”

    “呵呵,来看我就免了,从昌州到南潭,坐车都得颠簸五六个小时,国道331路况很差,坐长途班车过来,骨头架子差不多都得折腾散,我过去之后会尽快给留下联系方式,到时候可以电话联系,也可以写信。”陆为民摇摇头笑了起来,“厂里这边……”

    陆为民话音未落,萧劲风也就一拍胸脯,“放心,若是姚平那小子还敢来纠缠甄妮或者莫萏,我就豁出去这工作不要,也要让他好看。”

    陆为民有些感动,萧劲风就是这副脾气,只要他觉得你这个人投缘对味,是他的真正朋友,那就是刀山火海让他上,他也不会皱眉头,他这种脾气实际上并不太适合去做生意搞企业,但是作为一个朋友,却是绝对不二人选。

    “劲风,也没有必要那样,男女之间的感情也是相互的,都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去南潭也不是一天两天,他姚平若是凭真本事把甄妮给钓上,我也无话可说,只能说自己魅力不够,还能说啥?”陆为民笑了笑,“但若是像今晚这样,那我就要让他后悔爹妈怎么会把他生到这个世界上来。”

    陆为民最后一番话,隐隐多了几分森冷之意,连素来脾气狠辣的萧劲风也听出了其中不一样的味道,这个昔日的好友好像就这一段时间里变化很大,但是具体有什么不同,萧劲风也感觉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