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三节 邂逅(求推荐票!)

第二十三节 邂逅(求推荐票!)

    坐上公共汽车之后,陆为民将身体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wWw.00ks.net

    从昌州到黎阳,二百八十二公里,国道331线西端起点就是昌州昌化区的岚头镇,东端就是黎阳市的金曲镇。

    这条道路路况不算好,也不算太差,在全省这么多条省道中算是中等,其中要通过昆湖市和洛门地区。

    从昌州到昆湖的路况还算不错,但是一过昆湖东面的祁化县,道路状况就变得恶劣起来,尤其是洛门到黎阳这一段,更是破碎坎坷。

    不过从昌州到南潭却并不需要过黎阳,而是在洛门地区的洛邱县分道,一直沿着国道331向东就直达黎阳,而从洛邱分道偏向东南,走省道S315过双峰,然后既可以继续向东走丰州到南潭,也可以再向东南过阜头到南潭。

    两条路距离差不多,但是从双峰到丰州再到南潭的道路状况略好一些,所以一般说来班车都愿意走丰州。

    这条路陆为民在读初中和高中时期也不知道坐车走过多少次了,每年寒暑假或者国庆节这些打假,他都要从南潭到昌州,或者从昌州到南潭,从父亲这边到母亲那里,或者从母亲身边到父亲那边,这样的生活一度让陆为民觉得很惬意。

    现在似乎自己又不得不重复这样的生活了。

    母亲本来打算要陪陆为民一起回南潭的,但是陆为民拒绝了,他不想让人觉得自己分配回南潭像是一条丧家犬,甚至需要母亲的抚慰才能撑下去,他陆为民还不至于脆弱到那种程度,何况他也觉得也许自己没有留厂而到县里也许更能发挥自己的能力。

    不过这一次陆为民却没有直接乘车回南潭,而是先到黎阳,虽然已经确定分回南潭了,但是还是需要去南潭一趟。

    一来要去黎阳大舅家一趟,去看看大舅,二来也要去拜会一下甄敬才的老乡——黎阳地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高英诚,这也算是自己在黎阳这边仕途发展上的第一个引路人,按照高英诚给甄敬才回话的说法,自己应该会留到县委机关里,但是具体到哪个部门,那还要看南潭县里边的安排。

    长途客车在洛门地区的滩口县城郊的苍木镇停了下来,这里是昌南地区一个重要的交通节点,从这里沿着省道106继续向东,就是黎阳地区的北部诸县,黎阳市也在这一区域,而如果转向南,就是黎阳地区南部诸县,而陆为民老家南潭县也就在黎阳地区南部。

    车一停,坐在陆为民前面的一个女人就冲下车来,跑到路边上哇哇狂吐起来,惹得陆为民胃里也是一阵难受。

    周遭的旅客似乎都已经司空见惯,并没有多少人在意。

    从洛门一过,这路况就糟透了,名义上是省道,但是相当多的路段早已经被货车压坏,柏油整块整块的脱落,也无人修缮,或者干脆就用一些泥土混着豆石甚至是碎石填在破损的路段上,再用压路机一压就勉强凑合了,也不知道交通局的这些人究竟是在干些什么。

    客车一路颠簸过来,习惯了这种状况的还行,若是不经常乘坐这种长途客车的,早饭再不注意,不少人都得给颠簸得受不了。

    这女人能熬到这滩口才吐,已经是相当难得了,看看客车车窗外的车体上,到处都是呕吐的痕迹,就知道这一趟不止她受不了这番折腾。

    当汽车摇晃着驶入黎阳中心客运站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差一点八个小时,除了在滩口吃中午饭耽搁了半小时,加上上了几次厕所,这七个多小时跑完二百八十多公里,足见这条省道的情形。

    陆为民是在车停稳那一刻才清醒过来的,伏在前面椅座上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瞌睡,额头也被椅背上的铁扶手撞得隐隐发疼。

    那是睡着了不小心手滑开时额头碰上的,让陆为民痛得差点叫出声来,可还是抵不住瞌睡的进攻,没几分钟,照样睡着了。

    呆到车上的旅客都下得差不多了,陆为民才懒洋洋的从椅座下拉出自己的提包,准备下车。

    “喂,小妹儿,咋回事?到站了,下车了。”售票员已经下了车进站去交款去了,而司机拿起了扫把准备打扫车内清洁,坐在陆为民前面的旅客匍匐椅背上却一直不吱声。

    已经走到了车门口的陆为民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司机提高了声音:“喂,到站了,下车了,我要打扫清洁了,小妹儿,赶快下车回家了。”

    匍匐在椅背上的女孩子艰难的抬起头来,“对不起师傅,我有点难受,能不能再坐一会儿?”

    “哎,你晕车坐在这个车上只有更难受,要不你还是下去到候车室坐一会儿吧,我还要打扫清洁。”司机有些不耐烦了,这都五点过了,打扫完清洁至少得六点钟了,跑了一天车,谁不想早点回家?

    女孩子强撑起身体站起来,想要去拿行李架上的包裹,身体却是一摇晃,险些栽倒,陆为民下意识的丢下自己包,赶紧扶住对方,“喂,你没事儿吧?”

    “你们一起的?嗨,一起的你还不赶紧扶她到候车室坐一会儿?晕车了难受得很,坐一会儿就好了。”司机松了一口气,忙不迭的帮着女孩子拿起包递给陆为民,“走吧走吧,下去坐一会儿就好了。”

    被这司机一下子就把担子推了过来,陆为民想要解释对方已经不给他机会。

    看这女孩子面色苍白的模样,估计也是被这晕车折腾得不行,陆为民也只能硬着头皮扶住对方的胳膊,一只手提起自己的包和对方的提包下了车。

    下了车,陆为民环顾四周,这个时候正是各地班车进站的时候,整个汽车站停车场里是车来车往,一片狼藉。

    司机们拿着水龙头就这拖布清洗着自己的车,污水四溢;交完款的售票员们则是嬉笑着,甘蔗皮、瓜子壳、果核,四处抛洒着,一阵汽车站里特有的混合着汽油柴油和便溺味道的气息在热闹无比的夕阳下翻腾着。

    还是这副景象,陆为民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一起都如二十一年前的原样。

    推荐打眼大神的新书《天才相师》,喜欢风水行道的兄弟不可错过,书号22797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