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四十七节 出手(求票!)

第四十七节 出手(求票!)

    沈子烈眼睛一亮,点点头:“小陆,你有什么好办法?”

    “好办法现在肯定没有,但是总得要去试一试才行,就像您说的黎阳这边不能寄希望,市场培育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如果想要打主意还得要到昌州和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wWw.00ks.net”陆为民一边思索,一边道:“而且这事还得宜早不宜迟,这猕猴桃的保存期太短了。”

    “嗯,小陆,我有个想法,你也是昌州人,对昌州情况也很熟悉,我想在和安书记王县长商量之后把这个事情交给县商业局和农业局来跑这事儿,你也负责盯着这事儿,估计我得来牵这个头,你就算是一个联络人吧,有没有问题?”沈子烈语气变得比较正式,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

    “沈书记,我自己没问题,我只是担心商业局和农业局那边恐怕对于这种事情也没有多少经验,如果能够请县委办一位领导来牵头,这件事情可能要好处理有些。”陆为民相得很周到,县商业局和农业局那边他都不熟悉,如果真的安排几个人来跑这件事情,自己这个联络人也尴尬,而如果有周瑜明这个农办主任来牵头,很多事情通过他来协调,就要简便许多。

    沈子烈略一愣怔就反应过来,会意的点点头,自己这个秘书考虑问题相当细致周到,甚至远远超出了那些当了好几年的老秘书,这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可真不容易,“呵呵,是我有些欠考虑了,好,我看就由瑜明主任来牵头吧,这事儿本来也是农业口的,他这个农办主任也是责无旁贷。”

    并不出陆为民所料,沈子烈把这件事情向县委书记安德健和县长王自荣汇报之后并没有引起这两位主要领导的特别重视,但他们也同意立即向地区行署汇报这件事情,请地区行署要给予重视和考虑。

    在确定了这件事情由周瑜明来牵头处理时,陆为民就把所有心思都投入到了如何来处理猕猴桃的销路问题。

    90年代初期还只有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才有猕猴桃这样的水果,像昌州这样省会城市猕猴桃也是偶尔一见,而且这些地方也大多是以新西兰奇异果的名义进口而来,价格昂贵,多在八元到十元每公斤的价位上,远远超出了一般的诸如苹果、桃、梨和香蕉这些常规的季节性水果。

    并不是猕猴桃这种水果在这些城市没有销路,而是源于猕猴桃虽然起源于中国,但是真正经过改良并实现商业化栽培和消费市场则是在新西兰,正是在新西兰猕猴桃的栽培得到了突飞猛进,并且通过强大的营销能力迅速打来了欧美和日韩市场,这才使得猕猴桃也开始进入了国内的高端市场。

    只不过每公斤高达十元左右的价格使得猕猴桃在国内水果消费市场上还难以普及推广,但是也有不少消费群体知道了这个被冠名为维C之王的水果不但味道鲜美,而且营养也比其他水果更为丰富。

    “为民,你小子一打电话就没啥好事儿,我还说咱们要聊聊这段时间的感受呢,搞半天就是让我帮你收集信息,嘿嘿,卖水果,我可真是服了你了,堂堂岭南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沦落到去卖水果了?”电话里传来略带粤语味道的普通话听起来是那么熟悉,“怎么,这猕猴桃你说是你们老家特产?好像我们这边都是从新西兰进口来的奇异果,没听说我们国内有种植猕猴桃的历史啊。”

    黄绍成毕业分配分到了岭南省计委,这家伙也是三心二意的,他一直想要回去帮衬家里,但是他父亲却坚决不同意,非要让他在政府机关里上班,而且煞费苦心帮他找门路才让他留在省里,这也让他有些无可奈何。

    “绍成,你别给我打岔,这猕猴桃本来就是咱们中国原产,只不过几十年前新西兰人悄悄移植了,然后再加以改良和商品化种植,然后在把国际市场培育出来了,现在又返销我们国内,说起来都丢人,我们这边原来也有野生猕猴桃,但是质量产量都不行,不得不从外边引进良种,我们南潭的土壤气候都很适合猕猴桃种植,今年将会有大量优质猕猴桃挂果。”

    陆为民在电话里也不想多说废话,“可咱们内地市场还没有培育起来,这玩意儿好像也只有京沪穗杭这些大城市才有市场,又不耐储存,所以我才会让你帮忙摸一摸情况。”

    “为民,摸一摸信息倒也没啥,可是你得算一算,咱们这边距离你们昌江可是不近,这运输时间和成本你得掂量一下,而且这销路不可能让你们政府部门来一力承包吧?”电话里的声音忽大忽小,还有些变调,好在还能听清楚。

    “绍成,这我知道,京里我都让曹朗帮我打探情况,南边就只能找你了,就你这电话我还是打了好几个电话才问到的,幸好这是公家电话,要不还得心疼死我。”陆为民乐呵呵的道:“绍成,这事儿对我挺重要,也算是领导交待给我的第一件重要工作,拿不下来我自个儿都不好向领导交待,你得帮我一把。”

    “嗨,咱们两兄弟还说啥,放心,不过光是这了解销路和价格信息倒是简单,你要把你们南潭的猕猴桃卖到广州,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这又不是千儿八百斤那么简单,几十万斤,嘿嘿,那就得有专门干这个的来接手才行。”电话另一头的黄绍成言语很实在,“我也可以帮你跑一跑路子,但是你别抱太大希望,你还得几条腿走路,曹朗那边也得扭着不放,那家伙在京里门道广,我想他应该能够帮你一把。”

    “我现在是穷尽一切手段了,连骆康那边我也在联系,看看能不能帮我联络上杭州那边销路,不过他在温州,刚上班挺忙,不像你这样逍遥自在啊。”陆为民看了看时间,这一个长途电话打的时间不短,没准这儿这个月县委办这个开通了长途电话功能的电话电话费就不便宜了。

    “得,为民,你别把我想成整天一杯茶一张报纸那么简单,我还不是初来乍到事情多,一样被人像狗一样呼来唤去,啥事儿都得撂在身上,这种日子还不知道啥时候是尽头,也是我爸非要我在这里厮混,否则我早就拍屁股寻找我的自由生活去了。”电话另一头传来一声叹息声,“哎,算了,为民,啥时候你过来看望看望我吧,还是你的生活有滋有味,至少你还能为你自己的目标奋斗一番,我呢,还得为我自己不喜欢的生活这样折磨下去。”

    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