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五十五节 小别胜新婚

第五十五节 小别胜新婚

    陆为民心中又是一阵火热,这在昌州没房子就是麻烦,想要找个独处欢爱的场所都没有,各人家都有一大家人,便是想要恩爱一番都得防着家人会不会回来,难以尽兴。www.00ks.net

    “明天我还得先去和一个同事见面,看看她那边进展如何,我们这一次回来也是因公出差。”陆为民紧了紧手中那对滑腻的软肉,一边道:“啥时候我们能有自己的房子就好了。”

    “哼,你不调回厂里来,我们怎么可能分得到房子?我就只有一辈子住我爸我妈这里了。”少女噘起樱唇娇嗔道:“你以为谁都能像你爸那样当劳模啊。”

    陆为民家能分到那一套二也是因为陆宗光连续十多年都获得了省市劳模,还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被授予过全国劳动模范,这才能被厂里特许分配了一套二住房,否则单边户按照规定是不能享受套房分配的,这也是甄妮最为担心的。

    房子,这个时代大概也是困扰着无数人的东西,只不过在这个时代是需要通过工龄、资历和职称这些来积累评比积分,凭借着积分战胜对手才能获得分房资格,而不像八年之后福利分房体系的中止一举变为住房商品化。

    “小妮,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陆为民笑着搂紧对方,爱怜的吻了对方一口,“不用担心,一切都会有的,只要我们努力,对了,石梅的情况怎么样?”

    “哼,你是不是和她有啥关系?”甄妮亲昵的瞥了陆为民一眼,“这么起劲儿的帮她忙。”

    “瞎说些啥,她的情况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么,命运多坎坷,能帮得到就尽量帮一把吧,挺纯朴踏实一女孩子,竟然会被那些无稽之谈弄得险些寻死。”陆为民摇摇头,有些感慨,“农村里这种愚昧无知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才能彻底扫除。”

    “石梅现在在一家宾馆当服务员,包吃包住,因为她才去,工资有点低,但是我看她挺满足的,干得也很开心,我前两天还去看过她,她很高兴。”甄妮揽着陆为民的虎项,“好了,不说她了,说说我们俩的事情。”

    苏燕青的工作效率一样很高,当她告诉陆为民她已经找关系联系上了昌州钢铁厂,做通了工作让钢铁厂在中秋节也会购进八千箱猕猴桃作为职工福利时,陆为民估计自己的判断应该没有错,苏燕青家庭出身也应该是一个相当有背景的,从苏燕青日常谈吐和气质就能看出来,这不是读个名牌大学或者去留洋两年就能培养出来的气质,那股优雅自如的随和与生俱来,却又有一分让人不敢轻视的特有傲气。

    陆为民没有去问苏燕青具体怎么做到的,苏燕青也说得很简单,只是说找人和昌钢那边主要领导说好了,昌钢劳服司会购买八千箱南潭一级猕猴桃用于厂里职工中秋福利。

    陆为民回到甄妮家中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过了。

    他和苏燕青又一道跑了一趟昌州最大的水果批发市场——琵琶岭水果批发市场,逐家逐户的了解猕猴桃市场情况,并不出所料,昌州这边虽然也有猕猴桃,但是数量很少,而且清一色是从沿海那边转进来的进口新西兰奇异果,价格奇高不说,销量自然也受到很大限制。

    陆为民和苏燕青自然也要就南潭猕猴桃销路问题和这些个商贩周旋一番,只不过这些商贩怎么看二人都不像是搞这一行的,自然是将信将疑,说话自然也就留了几分,不过两人还是从中了解到一些有用的信息,那就是昌州这边猕猴桃应该还是有一些市场,但是你要指望一下子能有多大,也不可能。

    甄婕回家并没有注意到搁在院子里的那辆自行车。

    父母去参加同事子女婚宴去了,要吃了晚饭才回来,她本来打算和同学一起逛街,下午再去琴台湾喝喝咖啡,没想到同学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早一点回宿舍休息,所以甄婕也就把同学送回宿舍之后独自回家了。

    一直走到卧室门口,甄婕才觉察到有些不对。

    一种若有若无的婉转娇吟声从隔壁寝室传出来,那是甄妮的寝室。

    甄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下意识的探头从甄妮寝室的窗户往里一看。

    甄妮寝室窗户本来就有些轻薄的窗帘没有遮严实,也许是没有想到会有人回来,也许是天气太大,窗户也没有关严实,一眼望进去,正好可以看到那惊心动魄的一幕,甄婕只觉得自己脑袋瓜一下子就被打懵了,变得晕晕乎乎,而脸颊一下子变得火热滚烫。

    陆为民和甄妮都没有想到甄婕会在这个时候回家。

    上午甄婕离开时就说了下午和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约好要去琴台湾喝咖啡,要吃了晚饭才回来。

    陆为民也知道那里是后世中昌州小资情调的发祥地,无数风格各异情调却大同小异的咖啡厅、西餐厅和酒吧都云集于那一带,清一色的二楼别墅式的小洋楼,阳台上撑起几把大伞,要不就是玻璃房。

    卡布奇诺也好,摩卡也好,蓝山也好,抑或是蓝方红方和朗姆酒威士忌,再有黑椒牛排和罗宋汤,都能在这里异彩纷呈的展现。

    总之,如果你泡的是一个小资美眉,在这里来就是最好的猎获场所,只要你擅长表现。

    两人都以为没有人会在这个下午来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在意,分离这么久,一切都无比自然的发生。

    甄婕只觉得自己的目光就像是被磁石一样牢牢的吸引住了,她不是啥都不懂的青涩女孩子,在大学里虽然没有谈恋爱,并不代表对一切都一无所知,几个很要好的朋友里大部分都有了男朋友,有时候免不了沪谈及某些方面的感受。

    那一瞬间,甄婕看到了自己妹妹躺在床上脸上那迷醉般的快乐表情,透过窗帘散射的太阳光线洒落在她绯红的面颊和裸露的身体上,呈现出一种惊心动魄的瑰丽娇美。

    时而紧咬嘴唇如痴如醉,时而摇头昂首想要挣扎摆脱,鼻息咻咻间偶尔爆发式的发出几声让人骨酥体软的腻声呻吟,那一双细腻白皙的长腿就这样紧紧的盘曲在那一具雄健昂扬的**上。

    甄婕不是不知道自己妹妹和陆为民早就有了这种关系,自打发现了甄妮包里藏有避孕套之后甄婕就知道自己妹妹和陆为民之间大概早就逾越了某道界限,但是今天却是第一次如此直观的看到了这一幕,巨大的视觉冲击让她几乎要站不稳。

    陆为民微红而又如同在负重爬山的表情更是如一记重锤击打在甄婕心间,充满了阳刚之气的**哪怕只是侧面那一瞥,也如烙铁般深深的在甄婕心中烙下一个深刻印痕。

    三个小时之后,甄婕再度用力的打开院子门时,却听到了院子里传来的轻快的笑声,这个时候甄婕才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放下心中那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