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五十六节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第五十六节 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怎么一回事?”陆为民脸色阴云密布,实际上他已经想到了。www.00Ks.net

    “没事儿,大民,姚志斌早就看我不顺眼了,不关你的事儿,这不,你也知道厂里今年活儿不多,大家没事儿都溜号,呆在车间里也是呆着,所以也没有人管,姚志斌是专门针对我,就安排人来查我的上下班考勤,别人都不管,就专门逮我,我能吃他这一套,就闹起来了,他就上报到厂里,把我除名了。”

    萧劲风显得满不在乎,陆为民却知道萧劲风家里其实相当困难,他弟弟还在读大学,父亲早早过世,全靠母亲支撑起来这个家,好容易等到萧劲风进厂,却又出了这么一桩事儿。

    萧劲风说是和自己无关,但是陆为民知道若不是那一日因为莫萏的事情,萧劲风和自己一道收拾了姚平一顿,姚志斌也不会这样处心积虑来对付萧劲风。

    “那你现在怎么办?你妈不是得气死?”陆为民心中一阵难受,萧劲风是重义气的人,前世中萧劲风在厂里也是一直郁郁不得志,厂里效益不好,他也没啥其它爱好,就爱上了一口酒,结婚离婚,孩子跟着老婆走了,变成一个醉鬼,但是却对自己是没话说,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就更是内疚。

    萧劲风没有吱声,他自己虽然没啥,但是母亲却是气病了,而弟弟还要两年才毕业,这开销不小,原来还有自己可以依靠,现在却……

    “算了,劲风,这事儿过去了,也没啥大不了。”陆为民吸了一口气,想了想,“我这里倒是有点事情,如果你现在没事儿,我倒是想让你帮我跑一遭。”

    “我能有啥事儿?现在正闲得无聊,又不想呆在家里看我妈那张脸,有啥事儿你尽管说。”萧劲风一拍胸脯,“大事儿我干不了,但是跑腿的事儿我还行。”

    “嗯,那好,你帮我跑一趟广州,我给你一个电话,是我大学同学,事情我待会儿交待给你,如果这事儿我算得没错,没准儿还算是一个发财机会。”陆为民沉静的道:“呆在厂里也没有多大意思,你这个性格,真还不如出来闯一闯。”

    萧劲风眼睛一亮,“大民,我也早就有这心思了,可我没你那么多见识,也没路子,有没有钱,你说咋做,其他不说,吃苦受累我萧劲风还是受得起。”

    “嗯,我在合计合计,这事儿现在还说不一定,不过至少是一个机会,算是公私兼顾吧。”陆为民目光变得有些飘忽。

    既然自己已经改变了一些事情,那为什么不可以改变更多?

    前世中的萧劲风在人们心目中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妻子带着孩子离他而去,他也只能沉湎于酒精之中,但是今生呢?

    也许自己可以改变这一切。

    “另外我也在琢磨是不是该好生拾掇姚家一下了。”陆为民此时的脸上露出一抹与年龄绝不相称的阴鸷表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是毛大爷教我们的格言,不给姚家一点颜色看看,我看他们也不知道老虎不发威,就把我们当病猫了。”

    “啊?!”萧劲风顿时双目放光,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急不可耐的道:“大民,我早就想说这话了,可又怕连累到你,现在我被厂里除名了,人一根毬一条,啥也不怕,你只管说怎么去收拾,我来做!”

    要说萧劲风心里不憋气当然不可能,但是他寻思了许多办法,也想不到怎么来对付姚志斌这一家人,打姚平一顿,那倒是简单,可又有多大意义?

    姚平现在身边上随时都有几个人在围着,想要动手也不容易,而且一旦报警,只怕自己又跑了不了蹲拘留所,他虽然不怕蹲拘留所,但就这样为教训姚平一顿而去蹲拘留所却没有多大价值,要干还得像陆为民那样狠狠收拾了姚平一顿,而姚平还不敢吱声。

    “劲风,这事儿别急,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姚家现在在咱们厂里根深叶茂,想要对付他们家不那么简单,要对付他们就得找到他们的七寸。”陆为民眼睛中闪动着幽幽的暗芒,就像蛰伏在黑夜的种猎豹觊觎着猎物。

    “大民,你是说姚志善?”萧劲风也不笨,陆为民一提醒,立即就想到了关键。

    “嗯,姚志斌老奸巨猾,他的事儿你我现在根本接触不到,那些道听途说的传言没有一点价值,就算是捅上去也只是打草惊蛇,白白便宜了姚志斌,所以要动就要动姚志善,只有从姚志善那里打开突破口。”陆为民狠狠的道。

    “大民,姚志善收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厂里每年被盗那么多材料,还有有些分厂的人和保卫部有些人与姚志善勾结起来打通关节,虚报瞒报把废品数量压低出厂卖给姚志善,不少人都知道,可是你想要抓住把柄却不容易。”萧劲风显然也是在这方面动过心思。

    “哼,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事儿急不来,欲速则不达,咱们不弄就不弄,要弄他至少也得要让他栽个大筋斗。”陆为民摇摇头,目光深邃,他知道萧劲风为人豪气仗义,在厂里厂外都些过得硬的朋友,“只要咱们安下心来对付他,就没有说办不成的事情。你找人在姚志善的废品经营部盯着,你知道厂里废品出厂那几天时间,然后了解一下那个分厂的材料出问题最多,看看分厂里谁和姚志善走得近,这种事情不是内外勾结做不了,所以把这里边线索联系起来,就能找到他们蛛丝马迹,我们把不急着一时一刻,三个月,半年一年都行,慢慢来,但是要弄他就得把他弄趴下!”

    萧劲风双眼放光,咬牙切齿的以拳击掌,如同看到了束手就擒的猎物,“好,我给吴健说一说,让他帮我留意,另外我再去找几个人来帮我,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我还是那句话,找人你得找口风稳做事牢靠的人,不急在一时,吴健那边你的好好叮嘱一下,别打蛇不成被蛇咬了。”陆为民微微点头,“另外去广州的事情是当务之急,等你把这件事情办了之后,我们再来详细规划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