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七十五节 工业开发区

第七十五节 工业开发区

    “你是说南潭需要规划一个工业开发区?”沈子烈已经把陆为民这篇文章看了三遍,说实话,他是越来越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不但能够准确的捕捉到自己内心想法,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总能相当完美的根据自己内心所想提出解决方案。www.00ks.net

    手中这篇文章不用想肯定花费了陆为民至少几个晚上,手写的稿纸仍然可以看出一些修改的痕迹,这只怕也是对方几易其稿之后的定型品了。

    “不错,沈县长,您前段时间和我说过您的一些想法,这一段时间我就一直在琢磨,我也打电话到江浙和岭南那边我同学那里去,请他们帮我收集了解了一些关于他们县域经济发展的新趋势新路子,另外我也和在北京的同学联系过,看看高层对发展经济方面有没有什么新想法,之后我才来写了这篇东西。”

    陆为民毫不讳言自己在这篇文章上下的工夫,说实话,回到这个年代,他发现自己的观念和这个时代的观念,尤其是在南潭这个地方,简直格格不入,他不得不经常调整自己思绪,免得发出惊世骇俗的“谬论”。

    沈子烈很有想法,但是如何帮助沈子烈的想法切合实际的实现,那就需要好生拿捏这其中的分寸。

    招商引资是恒久的主题,至少从现在到二十一世纪前十年都是每一个地方每一级党委政府的头等大事,对于南潭这种偏处内陆丘区的农业大县来说,要想发展经济,单单依靠农业肯定不行,发展工业是必经之路,但是怎样从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发展工业,这也是摆在面前一个难题。

    “我县的猕猴桃产业发展很快,而猕猴桃产品虽然在国内市场比较小,但是在欧美等西方国家市场成熟度已经比较高,我也通过一些渠道了解了发展猕猴桃深加工产业的可能性,我在岭南省计委的同学也帮我收集了一些有关方面的资料寄给了我,我觉得在我们南潭发展以猕猴桃深加工有很好市场前景。”陆为民也知道这也算是身子列对自己的一次考试,“而发展猕猴桃深加工产业可以进一步带动我县食品产业的发展,同时也可以对我县最大的企业——县食品厂的改制带来契机。”

    “嗯,我看了你的这篇东西,觉得很有前瞻性,不过,为民,我县这几年里在招商引资的成绩上都是乏善可陈,基本上没有像样的项目,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县里基础条件即便是在黎阳地区都算是比较差的,而黎阳地区在全省也属于三类地区,我看你信心十足,真有这么大信心,还是宽我的心?”沈子烈含笑把手中材料放在一边。

    “你们同学所处的地区不是江浙就是岭南,基础设施建设比起我们南潭不可同日而语,而且更重要的是那边在观念意识上都比我们这边要开放许多,说实话,在办事效率和工作作风上我心里都没底,你想让别人到我们这边投资,资本家也不是傻子,他来投资就需要回报,你觉得他们来我们这里投资能得到回报么?或者说回报率够高么?”

    陆为民没想到沈子烈居然也想得这样深远,这让他对沈子烈的观感又深了一层。

    尤其是对方提及到了本地政府办事效率和工作作风对招商引资的影响,而且还能从资本家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这就相当不易了。

    这年头不少领导只会羡慕嫉妒沿海地区发展快,招商引资效果明显,怨恨那些外资为什么不到自己地盘上来投资,却从未有想过资本家不是慈善家,来投资的前提就是要赚钱,而且是要尽可能最快的收回成本,然后赚取更多的利润。

    “我是从三个方面来考虑这个问题的,我们南潭地处内陆丘区,要引来一个像样的企业肯定不容易,就像您所说的,基础设施条件我们南潭不佳,这是其一,思想观念、办事效率和工作作风等不利因素的制约,这是其二,地理位置的影响,我们地处内陆,产品生产出来投放市场,就要考虑运输成本,这是其三,这些都是不利因素。”

    陆为民知道沈子烈需要自己来为其树立信心打气,而这也是他想要实施自己想法的第一步,也必须要成功的激起沈子烈的上进心,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但是我们也有有利的一面,第一,猕猴桃种植在我们黎阳地区已经有了一定基础,而且我们黎阳地区南部诸县大部分丘区海拔都在五百到七百米之间,日照和气温以及土壤品质都是最适合种植猕猴桃的区域,可以说目前在国内我们种植猕猴桃走到了前列,尤其是利用亚运会打开影响力让我们这一优势更为明显;第二,我们南潭农村剩余劳动力丰足,劳动力价格低廉,这是资本家们最看重的一点;第三,我们地处内陆,但是只要我们县委政府对招商引资抱有最大诚意,愿意在土地税收政策上给予更大的优惠,我想这也是一大优势。猕猴桃资源,廉价劳动力,加上县委县府招商引资优惠政策,这三者相结合,我想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嗯,为民,你说了两方面,还有一方面呢?”沈子烈很注意陆为民的观点。

    “还有一方面,”陆为民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沈县长,我觉得既然县里决定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对外开放,那么就必须要在许多方面改进,那么用一个比较完美成功的招商引资范例来也许可以打破我们现在沉闷僵化的工作体制,而推出一个着重发展工业经济的工业开发区,使之成为全县招商引资工作重点,也许是一个契机,对于推动全县政治经济发展就是一个助推器。”

    沈子烈陷入了长久的沉思,陆为民提出的想法很独到,经济技术开发区这个提法在全国已经不算新颖了,但是在黎阳地区都还是一个新名词,省里除了昌州搞起了一个开发区之外,其他诸如昆湖和青溪两市据说也还只是有这样想法,甚至连筹备组都还没有成立。

    如果南潭这样一个在黎阳地区都算是穷县的县份上要搞这个工业开发区,只怕立即就会成为一个热点新闻,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还真很难说。

    见沈子烈依然沉思不语,陆为民也知道兹事体大,沈子烈一人也做不了主,还得和安德健商量着上常委会来研究,另外也还要征求黎阳地委的意见,如今局势混沌不清,很难说其他人对这样一个构想有什么样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