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官道无疆 > 第八十三节 利诱(求票!)

第八十三节 利诱(求票!)

    “老曹,你给个实话,县里传出来要搞那个开发区是不是有那么一回事儿?”马通才在曹刚面前从来都有些大大咧咧,看见曹刚办公桌上一盒红塔山,毫不客气的拿起来就抖出两支,丢给孙克强一支,自己也叼上一支。www.00Ks.net

    “怎么,问这事儿干啥?”狠狠瞪了眼前这个矮胖子,曹刚没好气的反问了一句对方,然后才和孙克强打了个招呼。

    “我看县里文件都出来一两个月了,领导小组组长是挂你名字,却从没见你开过会谈起过这件事情,究竟是个啥状况?”马通才一屁股坐在了曹刚办公桌对面的藤椅上,吐出一口烟圈。

    “你都看过县里文件了,还问啥?一切按照县里文件办就行了,现在是前期筹建准备工作。”曹刚也大略估摸到了马通才和孙克强来的目的,看来陆为民这几个家伙还折腾到双凤去了,难怪马通才和孙克强会屁颠屁颠跑自己这里来。

    “那就是有这么一回事儿喽?”马通才观察着自己这个老同学,身份不一样了,自己这个老同学很多时候在自己面前也是经常说一半藏一半。

    “怎么会没有这回事儿?你把县里文件当草纸啊?”曹刚没好气的道:“我说了前期准备期间。”

    “嗯,那这个准备期是多久啊?”马通才立即跟上来问道。

    “这可说不准,既要结合咱们县里实情,更要根据上边精神政策。”曹刚平淡的道:“也许一年,也许两年。”

    “一年?两年?!”马通才顿时怪叫起来,“那这不是写在水瓜瓢上的事儿了?”

    曹刚没有理对方,目光转向一直没有吭声的孙克强,“克强,今年南河堤建设要加紧了,三年防洪水利设施建设大会战,今年是收官之年,越是到最后,越要抓紧,按时保质完成县里任务,我告诉你,这事儿如果除了差错,那是要拿话来说的。”

    “放心,曹县长,这事儿我们一个副乡长24小时都在工地上盯着,动了那么多义务工和积累工,最后这一锤子买卖,肯定不会出问题,你放心。”孙克强精瘦的脸膛上闪过一抹笑容,“不过曹县长,这河堤修好之后,咱们双凤一下子就得有好几百亩河滩地空出来,按照县国土局的要求,这些田土都得要进行改造,我们乡里也有这个打算,分三年完成这几百亩河滩地改造,这笔投入乡里已经把报告打到县里来了,还要请曹县长笔下留情啊。”

    “得,克强,甭给我来这一套,县里财政情况你知道,瞧瞧我这脑袋,每天起来都得要落一大把头发,就是没钱给愁得,改造这几百亩河滩地,最后受益是你们乡里,出钱也好出工也好,就得你们乡里出,甭指望县里,老马上次就给我说过了,我就明确表态,爱莫能助。”曹刚一口封死,这到年边上本来要钱要债的就多,这孙克强倒好,居然就开始打起明年他们乡里改造河滩地的资金问题主意来了,这还了得?!

    “嘿嘿,没钱?老曹,那县里咋就敢买桑塔纳?那得要多少钱?二十万吧?现在下边都吵响了,我刚才从安书记那边过来,林大爷正在安书记办公室里拍桌子呢。”马通才诡秘的笑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曹刚。

    林大爷是县委副书记、县人大主任林顺禄,县委班子里,他年龄最长,也是多年老资格的党群副书记,因为年龄原因前年担任人大主任,但是依然兼任着县委副书记,只不过不再分管党群工作。

    曹刚也是一阵气闷,这辆桑塔纳自打一买回来就成了全县干部关注的焦点,连安德健现在也不敢坐,以往一个星期能来两天的林顺禄现在是天天准时到,没事儿就到安德健办公室里“探讨”桑塔纳的“性能”问题,弄得安德健也是不胜其烦。

    周瑜明见着林顺禄更是绕道走,谁让这辆桑塔纳是县现代农业开发公司出钱买的,而他却还兼着县现代农业开发公司的经理一职,就这事儿,林顺禄已经逮着周瑜明骂了两次,骂得周瑜明差点磕头求饶了。

    从曹刚办公室一出来,马通才脸色就变得阴晴不定,紧跟在马通才身后的孙克强小声道:“马书记,那筹建办那边的工作……”

    “该支持恐怕的支持。”马通才一边往外走,一边沉吟着道:“我觉得县里既然发了文,这开发区只怕迟早要搞,谁能挨着开发区,就能占便宜。”

    “可是刚才曹县长不是说……”孙克强有些不解的道。

    “哼,你能听他的?这县里边神仙斗法,咱们不去掺和,筹建办有这个单位,来咱们双凤,咱们工作上就得要配合,那个小伙子你别小看了,有点办法路子,林大爷盯着的那辆桑塔纳要说就是这小伙子搞那个现代农业开发公司鼓捣回来的,听说是岭南大学刚毕业的,门道多脑子好用,给沈县长当了几个月秘书,折腾出这么大事情出来,县里猕猴桃能卖出去都说是他的本事。”马通才消息很灵通。

    “哦?这么大本事?”孙克强吃了一惊,双凤没有种猕猴桃,他也就不关心这方面的事情。

    “哼,连淮山和阜头那边猕猴桃都是通过咱们县里这现代农业开发公司卖出去的,听说买这辆桑塔纳的钱就是农业开发公司出的钱,要不财政哪里拿得出这二十万来买车?年底干部们的奖金福利都还没着落,谁敢去冒天下之大不韪?”马通才叹了一口气,走出南潭县委县府大院,回头看了一眼破败的大门,“这没钱就是啥也干不成啊。”

    “河滩地改造县里不出钱,咱们乡里就算是把后边几年的积累工和义务工都透支了也干不下来啊。”孙克强有些发愁的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多月就过年了,总感觉咱们现在像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呢?”

    “谁说不是?”马通才定了定神,想起什么似的,“老孙,甭管开发区有没有戏,筹建办这边工作咱们得支持,若是真有那么一日开发区要摆在南边,咱们双凤可就要沾光了,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咱们也得把工作做到前边,我总觉得那个陆为民别看年轻,却不简单,说的话也有些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