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穿越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424章 惊动

第424章 惊动

此事已经定下了就不再谈论,允熥和他们说起自己叫他们过来的本来目的。

允熥说了这次的事情之后,又说道:“你们或许不知,朕在京城,也曾发现江浙五府的官员密谋反对朕的施政,至少有现在的户部山硒司郎中潘仁、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江波涛、应天府通判邓复等人,这些人虽然并非都是江浙五府之人,但是朕确定他们都为江浙五府张目,密谋反对朕的施政。”

郭洪涛眼睛又闪了闪,没有说话。不过杨士奇斟酌了一下说道:“陛下,不管文武百官,不管是哪里的人,大多数都会为自己、为自己的家乡考虑,与同乡之人言谈间提到了这些事情也属寻常。”

“臣以为,这算不得密谋反对陛下的施政。况且,若是连这都算是的话,那么满朝文武陛下可以任用的也没有几个了。”

杨士奇自然知道允熥连这样的事情都和他说是表示对他极大的信任,不过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把心中所想说出,所谓良臣益友君臣相得,不就是如此吗。

允熥当然也不会怪罪。他思索了一下之后说道:“杨卿所说也有道理,但是朕有十足的把握这几个人是在密谋反对朕,而不是你所说的情况。”

既然允熥如此说了,杨士奇也就不再对此谈论,而是说道:“那陛下打算如何?是想小小的惩戒一番,还是……”

允熥说道:“最重要的,是挖出他们在朝中为首之人。朕总不能不任命江浙五府的人为官,但是这些密谋反对朕的高官朕一定都要拿下。”

“朕有感觉,在朝中一定有一个要么三品以上的高官、要么是朕身边的亲近大臣是他们的人。这个人未必是籍贯江浙五府的人,但是一定有。”

“可是现在朕不知此人是何人,甚至不知到底有几人,你们可有办法查出来?”

郭洪涛此时说道:“陛下,那两个投向燕军的文臣……”

允熥说道:“都已经死了,虽然燕军的诸多武将都可以证明他们两个曾投向燕军,但是朕不认为能够凭借两个无法再开口的人知道这个朝中重臣是谁。”

听了允熥的话,郭洪涛思索了一下说道:“陛下,既然只能牵连出一些小鱼小虾米,不如就放出去打草惊蛇,或许会有意外之喜。”现在卷宗都在秦松那里,他也无法提出什么一定的办法。

允熥叹道:“现在只能如此了。”

但是允熥心中十分不甘,他非常想马上就能够除掉这些人,情不自禁的说道:“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今rì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

“就算他们是妖雾,朕也要把他们凝ChéngRén形捉出来。”

杨士奇一愣,与郭洪涛同时感受到了允熥从诗中要表达的意思。虽然他们两个有许多不解,不过他们并未说什么,而是称赞了诗一番之后就退下了。

第二天楚智就带着疑似传国玉玺到了凤阳,只比传信的信使慢一天。

允熥从楚智手中接过包裹着传国玉玺的绸缎的时候,最先感受到的,是汗。

楚智的汗,他手心的汗水。

虽然楚智只是在下马走向允熥的这一段短短的道路中用手拿着,但是他的汗水也渗透到了绸缎上。

允熥将一直看向传国玉玺的目光抬起来看向楚智,看到楚智满脸也都是汗水。

他太紧张了。

允熥当然知道他为何紧张,于是对仍旧跪着的楚智笑道:“爱卿发现传国玉玺,功劳甚大,朕不会吝惜封赏。”

楚智听到允熥的话之后表情有所舒缓,但是却说道:“臣不敢居www.00ks.com功,是臣属下的一个百户发现的。”

允熥说道:“即使如此,也是你的属下,你当居功。”不过允熥并未提到底怎样封赏楚智。

楚智自己也心下了然,并不担心,只是一直推谢。

随后允熥把传国玉玺之事公开,并且在凤阳让当地的官员在惊叹中仔细研究了一rì之后下令把先期传国玉玺送至京城。同时,随同这传国玉玺一起到了京城的,是一则流言,与一首诗。

==============================

有件事情其实真的是允熥冤枉他们了,关于传国玉玺的事情真的不是江浙五府的人安排的。

自从传来了平定北方叛**、允熥带兵南返的消息之后,京城的气氛放松了许多,毕竟大多数人都希望安宁不喜欢战**。就连常升与薛宁的巡视都少了许多,锦衣卫对于京城的监视也少了许多。

随后传来的传国玉玺被发现的之事更是让京城的欢快气氛高涨起来,很多人都以此认为大明是天选之国,是惶惶正统,允熥也是天下正统的皇帝,是上天庇佑的皇帝。

当晚,京城南方的另外一个庭院之中。

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江波涛说道:“怎么换了地方,不在之前的那个地方了?”

应天府通判邓复yīn沉着脸说道:“因为咱们已经暴露了。”

江波涛说道:“什么?咱们怎么暴露了?”

邓复继续yīn沉着脸说道:“乌程大人说咱们应该已经被锦衣卫的鹰犬发现了,所以咱们几个很可能已经被发现的人都在这个地方议事,不能去之前的地方。”

“并且,家中所有与所谋之事有关的文章全部都要烧毁,连灰烬都不要留,倒进护城河之中。”

“知道此事的仆役全部处死,实在不能处死的老管家,送回老家不得留在京城。”

“今rì我来,就是受乌程大人之托来这里告诉你们这件事的。”

江波涛静静地等了片刻,问道:“没有其它吩咐的事情了?就算,就算已经暴露,也可以在被抓起来之前为所谋之事效力。”

邓复冷笑道:“咱们既然已经暴露,怎么会有新的命令?万一明rì你我就被抓,你能保证不吐露出来?”

“为何你们一直不知道乌程大人到底是谁?就是在防着这一天。”

江波涛说道:“那如何保证你不会吐露出乌程大人的身份?”

邓复说道:“等到了我被抓的时候,你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