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网游动漫 > 第159章 龙蛇舞(十一)

第159章 龙蛇舞(十一)

    “绿水青山靠源头。”波罗教士有些摇头晃脑的念着11月6日的头版头条。

    这位威尼斯的教士很沉溺于汉语的感觉,不管多么平淡或者复杂的语义,汉语都能用很优雅的文字来描述。不管是意大利语、希腊语或者是拉丁语都没办法做到这点。相较对文字的感动,‘江宁知府文璋等人在秦淮河上游与几个州府县的领导开会,共商水域治理问题’这样的介绍根本无法引起波罗教士的丝毫兴趣。

    作为一个色目人,在大宋受到很大限制。在蒙古的地盘上,蒙古人是一等人,色目人是二等人,回回三等人,汉人四等人。在大宋的土地上,汉人是一等人,汉人的臣藩国人是二等人。蒙古、色目、回回,都是敌国人。拿着蒙古使馆的证件,在杭州行走都有许多限制,更不用说到遥远的江宁游历。

    11月7日,波罗教士带着一定量的报纸和书籍踏上归途。因为蒙古没有能跨越大海抵达大宋的船只,携带报纸与书籍受到许多限制,这些玩意中的一部分得藏起来。幸好波罗教士被列于外交人员的行列,他们的行李受到的限制比较少。百十斤的报纸和书籍总算是顺利登船。

    看着码头上那些送别亲人的宋人,波罗教士想到自己有生之年大概再也来不了大宋,忍不住悲从中来。情绪激荡之下,波罗教士用意大利语高声喊道:“再见了,大宋!再见了,中国!再见了,美酒、美食、澡堂、推油!上帝保佑你们。”

    这番嚎叫并没有引发特别的反应,在这个离别的码头,别离者情绪自然而然的丰富起来。蒸汽车船无视离别者的情绪,在准点时间离开码头,驶向了固定的航线。现在北风已起,从浙东运河抵达宁波,换船之后一路顺风顺水的南下。

    到了11月27日,船只抵达红海北端,波罗教士看到了一条运河。顺着运河北上几个小时,水面豁然开朗,竟然出现一个巨大的湖泊。这与波罗教士记忆中的局面完全不同。

    经过三天时间,大宋的蒸汽车船东转北折,驶过浑浊的尼罗河,驶入蔚蓝的地中海。这趟神奇的旅程并没有在此结束,船只在港口补充了水和燃料,再次启程北上。蒸汽船经过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在其他船只的围观下靠着自己的动力穿越海峡进入黑海。经过几天航行之后,终于在目的地克里米亚半岛的港口停泊。

    此时乃是大宋28年12月7日。船上的蒙古使团没空休息,他们沿着官道北上,花了半个月时间抵达元国首府基辅城。

    郝仁得知元国使团返回的消息,自然是极为高兴。他先派人去见使团成员,慰问他们的,称赞他们的辛劳,并且让他们好好休息两天。两天后,郝仁会专门给他们办一个宴会。

    就在使团成员在为这份荣幸欢呼雀跃之时,郝仁接见了随船而来的埃及使者,使者见到郝仁行礼之后,立刻掏出一封信,“王爷,这是我们大帅的信。”

    信是用汉语写的,看得出伯颜大帅充分尊重郝仁的习惯。伯颜在信里面表示,他同意郝仁的建议,在君士坦丁堡建立起埃及与元国之间的情报联络站,以后两边在经济上的合作,尽量在君士坦丁堡的联络站商议。就不用再千里迢迢的派人跑来跑去。

    郝仁心中欢喜,他当然希望能够达成这样的协议。抬起头,郝仁问道:“却不知伯颜大帅准备派谁到君士坦丁堡?”

    “是一位叫做夏洛特的一赐乐业人。”

    这么一个回答让郝仁有些意外,“为何不是蒙古人?”

    “这是伯颜大帅的安排。”使者巧妙的封住了郝仁的问题。

    郝仁只是觉得讶异,并没有要管伯颜的决定。再看下去,又是一条好消息,伯颜告知郝仁,他已经交还了手里的宋人,巴格达那边也释放了扣住的大宋使者。所以伯颜认为可以和大宋在地中海进行合作。

    “你家大帅只是说了要合作,却不知要怎么合作?”郝仁见信里面只写了这么多,就问使者。

    “大帅说,他绝不会答应宋国控制运河,更不会允许宋国派兵进入地中海。除此之外,大帅想与宋国全面合作。”

    “告诉你家大帅,我完全赞同他的看法。”郝仁爽快的答道。

    再向下看,就是更具体的合作。伯颜告诉郝仁,如果他这边有抓了之后用不到的男奴,不妨就卖给伯颜。伯颜可以用男奴到更南边的国家换奴隶。所谓物以稀为贵,不同肤色的男奴在南边的黑人那边很受欢迎。

    听了这话之后郝仁打趣的说道:“你们大帅为何不要这边的女奴?”

    使者正色说道:“大帅说,女奴王爷还要留着分给立功的部众,所以这边就不说这些让王爷厌烦的话。”

    郝仁一时语塞。从这话里面的确能够听出一股伯颜大帅那种超级正经的味道,只是这等事情上依旧保持正经,反倒让郝仁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滑稽。

    信到此已经结束。郝仁就让伯颜的使者下去休息,却听使者说道:“另外我家大帅让我带口信过来,他听闻有人正在状告某个重臣向大汗建议让太子监国。大汗大怒。只是现在没有抓到那个人,也没见到那份所谓的奏折。此时就暂时悬着。”

    郝仁整个呆住了。过了一阵,他才勉强恢复过来,继续问道:“还有其他事情么?”

    “没有了。就这么多。”

    “那你就先去休息。过两日,我就把带回去给你家大帅的信给你。”

    安排好使者,郝仁只觉得有些心累,现在他最希望遗忘的就是在巴格达的大汗金帐。当下的蒙古大汗与四大汗国的汗王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他们的母亲都是正妃。郝仁的祖母与母亲都不是正妃,于是就只能完全靠他自己努力。

    好在忽必烈记着郝仁的功劳,所以给了郝仁基辅罗斯这么一个早就被抛在一边的土地当做出发点,其他的都是郝仁自己去征服。能获得这个领地的所有权,只是因为郝仁是孛儿只斤家的后代。

    至于其他的地方,都是XX总管。譬如忽必烈最器重和信赖的重臣伯颜,就是埃及与耶路撒冷总管。既然是总管,以后这个权力还是要收回去的。伯颜大帅这一代不收回,下一代也会收回。

    好不容易逃出这个可怕体系的笼罩,郝仁一点都不想重新掺乎进巴格达的漩涡里面。正在觉得心烦意乱,郝仁转念一想,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些明白过来。伯颜的情报也可以当做是一种警告,警告郝仁不要去触到这个霉头。如果他不小心派人的时候顺道去见了太子,哪怕是完全礼貌性的表示问候,都很可能遭到别人的误解。

    想到这里,郝仁觉得自己明白过来。他决定今年派遣新年使者的时候一定要反复交代,只允许去给大汗忽必烈问安,其他人统统不要招惹。

    两天后犒劳使团的会议开始。这些人的履历上都记了功劳,之后郝仁亲自颁发给勋章。只要出使一次,就给一枚勋章。之后根据不同的出使次数,在勋章上加上其他零碎。这帮使团成员都非常激动。佩戴了勋章,甚至不用讲,就可以证明个人功劳。那是极为荣耀的事情。

    见到自己的功劳得到了认同,这帮使团成员都很高兴,甚至有人激动的流出泪来。郝仁心中也很高兴,他再次感慨大宋简直是宝库,有无数可以借鉴的地方。郝仁他手下有以前在红巾军待过的人,听他们讲起红巾军那种斩首勋章,郝仁印象深刻。正好拿来使用。

    奖励过后自然是宴会。宴会上几杯酒下肚,使团成员就敞开话匣子说起来。绝大多数人都在大赞宋国的蒸汽车船极为便利,埃及的运河非常方便。郝仁对此并没有特别感动,他只是要使团成员更多介绍大宋的局面。

    两个月前,大宋的蒸汽车船就经过了运河,抵达敖德萨。之后大宋船队好几次抵达这里,运来了大量金属制品、蔗糖、辛香料、食盐和白糖。郝仁手里也没有金银,只能用元国的煤矿与粮食进行交易。

    既然已经见识过,郝仁对于蒸汽车船与运河没有了稀奇感。他最关心的是大宋到底有了何种变化,从这一年运来的报纸与书籍来看,大宋在这些年里面的变化到完全超出郝仁想象之外的地步。赵嘉仁很早之前就在称赞‘秦汉第一帝国’,郝仁很想知道这秦汉第一帝国在大宋执行到了什么模样。

    招待使团的酒宴结束,郝仁又开始了新的接待,此次回来的是西进的府兵部队。府兵已经全部骑兵化,他们的工作就是向西走,不断袭击当地。杀死男人,抢走女人和小孩。正如伯颜大帅之前所说,那些女人和小孩会赏赐给有功的家庭。

    对于这帮勇士,自然更需要认真的奖赏。勋章、美酒、宴会,都不能少。

    之后郝仁还得召开会议,商议要让身为埃及总管的伯颜大帅做些什么。商议一番,却发现除了让伯颜大帅确保商路畅通之外,竟然没有丝毫别的要求。就在大家实在没什么要问之时,终于有人问道:“可否问问伯颜大帅,之前他说过宋国要修建的是从地中海到红海的运河。他可否准备按照之前的约定去完成。”

    郝仁惊喜的抬头一看,原来是新课进士陈楚磊。现在陈楚磊在礼部当了个文官,主要负责对外事务。对于元国的现在,礼部之所以存在,完全是为了模仿大宋而已。却没想到陈楚磊还是能想到这个要害。

    “还有别的么?”郝仁追问。

    “使团的人里面各种人都有,识字的可以自己写报告。可否派人找不会写报告和不识字的,让他们叙述,由派去的人记录。这样可以增加消息来源。”陈楚磊继续提出自己的建议。

    郝仁连连点头。这个建议更加合理,不识字未必知道的少。于是郝仁命道:“便由你挑选人,把这个做了。”

    听了郝仁的安排,一些人忍不住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这帮读过书的人都看不起不识字的,听那帮不识字的家伙们说话,还要记录下来,难倒不难受么?既然是陈楚磊所讲,那就让他好好体会其中的滋味。

    郝仁却没有刁难下属的心思,他写好了口信,也选出了自己派去君士坦丁堡的使者。消息都是通过大宋的蒸汽船完成的运输,也只有蒸汽船才能非常自由的往来于港口之间。若是派遣其他船只,光是等风向就得等很久。若是靠划桨,那成本更是高到了天上。

    伯颜看完了郝仁的信件之后倒是很赞赏郝仁的敏锐,是不是花费巨大的气力挖通整条运河,伯颜大帅也比较犹豫。他最担心的并不是大宋强行夺走这条运河,几百里长的运河,大宋要派遣多少兵力才能防守整条运河。只要在运河里面击沉一艘船只,就能够造成整条运河被阻碍。伯颜并不是没有反制的手段。

    让伯颜大帅非常在意的乃是现在的局面,忽必烈大汗如果看到这条通航无比顺利的运河,会不会就动了什么脑筋。即便忽必烈大汗不动脑筋,其他人就会干看着伯颜掌握着一条如此重要的水道么?

    这个问题让伯颜大帅非常在意。他就询问了郝仁的使者,“你们家王爷怎么看这件事。”

    “我们王爷说,若是从他那边看,当然希望大帅能做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工程出来。”

    听了这话,伯颜难得的微微一笑。但是这笑容稍纵即逝,仿佛根本没有出现过。他心里面感叹,郝仁终于成长起来了。以前的时候让郝仁说这种大实话,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呢。

    “我们家王爷又说,这件事却不能这么算。所以我家王爷说,如果大帅想修建这条完整的运河,遇到什么事情,我们王爷一定相助。”

    “”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