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开发者论坛 > 第五十一章 面圣

第五十一章 面圣

侯爵家的马车也很漂亮,乘坐起来也非常的舒适。

车夫先生的驾驶技术很好,虽然车速很快,但没有明显颠簸,管家很专业的没有多说话,只是偶尔好奇的打量着自己。

侯爵府邸距离皇宫不算近,可这一代都是富人区,居住的不是官宦世家就是将军统领,宽阔的车道上没有什么车马,根本就不存在自己刚来时候的堵塞。

赶在时间点上,皇宫到了。

姚楠急急地下了马车,却发现皇宫门口的样子有些出人意料。

暗红色的大门,似乎预示着鲜血的渴望,巍峨雄壮的宫墙将其包裹在内,仿佛要将人一口吞掉似得,非常威严的形象。

但……,此地竟然仅有两个长相一般的守卫,穿着打扮与凡尔赛城门的守卫别无二致,都是那种土的掉渣的普通盔甲。

不得不说,这种行为就想买了辆奥迪的车,非要配个奥拓的标,尴尬死了。

“姚楠先生,皇宫已经到了,我们就此别过,希望您能常来侯府做客。”

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之后,管家走了,姚楠愣了。

麻吉,一个管家竟然也是贵族出身!

拿着徽章颤颤悠悠的发抖,姚楠找到了门口的卫士。

“您好,先生,请问有事么?”

总感觉这不像是守卫,像是餐厅的服务员。

“日安,守卫先生们,我今天下午将受陛下召见,这是侍从官大人www.00ks.org给我的信物徽章,请查看。”

守卫们仔细查看了徽章,发现这只是侍从官的徽章,互相点了下头,左边那个守卫说话了。

“姚楠先生,是吧!你跟我来,侍从官大人跟我们交代过了。”

说着,他冲姚楠比划了个手势,示意他跟上来。

姚楠表现的很拘谨,毕竟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皇宫。

皇宫内部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华美,走廊上的木料有些返潮了,柱子上的唯美花纹也很暗淡了,看来是很长时间没有保养了,这和策划案中的描述几乎一致。

皇宫中的走廊很多,左拐右拐的毫无尽头之像,姚楠没有理会这些,他再思考着一个问题,钱都去哪儿了?

是个,钱的问题,策划案中没有具体描述,仅仅是:东部很荒凉,西部很富有。

一个国家的财富循环是有其独特规律的,不可能是民间也穷、皇帝更穷。在朝代的更替过程中不仅仅是思想的变革,更是财富的重新分配。

对于凡尔赛这个王国来说,仅仅是一个旧皇宫是没有任何价值意义的,但是民间的质朴与贫穷,则说明,这个国家创造出来的财富,不见了。

这是一个相当严重的……呃,这是到哪儿了?

姚楠回过神来的时候,守卫已经不见了,自己则是在一个宫殿前停下了脚步,要不是回神及时,姚楠就真的撞上了。

宫殿周围比较荒凉,看来好久没有人来过了,荒草长得比较高了,还有墙上的暗红斑记都没清理掉。

等等,暗红斑记,血斑?

姚楠似乎感觉自己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生生的吓了一个激灵。

这不是自己能呆的地方,绝对不是!

他赶紧退出院子,然后左看看右看看,发现没人才喘了一口气。

这些跟胆小不胆小没关系,耽误了计划可就郁闷了。

但姚楠不知道,他的一切行动,自打进入皇宫之后就被皇帝看在眼里,包括这次吴闯宫殿。

姚楠在离着这个院落门口八丈远的地方紧张的瞭望着,希望能看到给自己dialup的那位大哥。

可惜他失望了,足足一个小时之后,才有一个路过的女仆发现了他。

“您是?”

皇宫的禁地突然出现一个陌生人,引起了女仆艾菲因的警觉。

“您好,我是今天陛下要召见的使者姚楠,因为某些原因我和给我带路的卫士先生走散了,我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我似乎走到了一个荒废的小苑,您能帮我找到正确的路么,女仆小姐?”

姚楠觉得自己这次算得上有史以来表现最好,但女仆完全不买账,依然紧张的盯着他。

“女仆小姐,请不要紧张,这是侍从官乔恩先生给我的信物徽章,我想这个能够证明我的身份。”

说着,姚楠掏出了那枚让守卫认可的徽章。

赛菲因很紧张的看了看姚楠,感觉这家伙或许不是个坏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用一种清脆的声音小声说道:

“跟我来吧!”

这一次姚楠不敢分心了,跟着女仆小姐左三圈右三圈的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回廊,最终抵达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建筑面前。

“里面就是侍从官先生的办公区了,你应该在这里找到他。”

女仆没有带自己进去,看来好像是有什么顾忌。

“实在太感谢您了,这一点点心意,请您手下,莫要推辞。”

姚楠点了点头,然后拿出来五枚金币,感谢女仆的带路之恩。

女仆小姐和侯爵家的管家托马斯不一样,拿了钱,点点头,就走了。

姚楠见贿赂成功,总算松了口气。

种花家有吃人嘴短,拿人手短的习惯,只有别人收了钱才会安心。

眼前的房子很大,但也很破旧,斑驳掉落的漆片说明这也是好多年未修缮了,但由于经常使用,院落打理的还算凑合。

姚楠先靠近门,感觉里面有很多的脚步声音,然后他敲了敲门。

“进吧,门没关!”

一个熟悉的声音,姚楠听到之后,直接推门而进。

“夏露,这次又带了……,嗯,姚楠,你怎么才来?”

侍从官乔恩看到了推门的人不是女仆而是姚楠之后,略有不满。

“对不起,乔恩大人,刚才在想一些事情,就和带路的卫兵失散了,在一个很荒凉的院子门口,我等了好久,才等到一个路过的侍女带我过来。”

“哦,那没什么,你没进那个宫殿里面吧?”

乔恩皱了皱眉眉头,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恩,没有许可我不会进入的,我只是在原地休息,”

“明白就好,你先跟我来吧,哈瑞,一会夏露给我带甜点的话,不要偷吃光了呀。”

“知道了,忙你的去吧。”

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看来就是他说的哈瑞了。

(侍从官是一个很普通的内侍官职,一般有很多人。)

这次跟着乔恩,姚楠可不敢胡思乱想了,毕竟马上要跟凡尔赛表面上权利最大的人商谈重要的事,怎么的也得好好表演一番。

“你现在这里稍事休息,国王陛下的召见,有可能会提前,也有可能会延后,一会其他的内侍回来传唤你。”

把姚楠带到了一个不那么陈旧的房间内,乔恩带着一些怒气,将召见规则简单的说了一下。

“十分感谢,侍从官大人,一点心意,多多海涵!”

说着,姚楠还是伸出了罪恶的双手,给了乔恩十个金币。

乔恩的怒气,看样子是能消掉了。

姚楠自己的观察着这里的布局,感觉这里并不像是休息室设计,而是后改的。

看来王宫里,无论什么地方,都是有故事的啊。

这个休息室不是很大,姚楠找了一个角落坐好,开始仔细的回顾这大半天来的经历。

“坏了,还是着了道了!”

姚楠的心突然一紧,他想到了自己是称作侯爵家的马车过来的,而且自己还是乔恩将军的信使,这样一个游走于王党和贵族派系之间的小卒子,可信度就会下降很多!

不愧是贵族,和他相比,之前那个傻乎乎的基诺伯爵完全就是脑残~!

看来在凡尔赛,自己需要越来越小心了。

就在姚楠思绪万千,寻求解决策略的时候,一个年轻的侍女来到了他的面前。

“请问您是姚楠先生吗?”

“是的,侍者大人。”

“大人的称呼我们可算不上,国王陛下正在传唤您,请您跟我走吧。”

“我需要注意点什么吗,比如着装和礼仪?”

侍女轻轻的笑了笑,说到:

“您不必紧张,克雷姆陛下是个很随和的人,不看重这些可有可无的东西的,您还是赶紧跟我来吧。”

“嗯,请您带路。”

匆忙的整理了下自己的仪容,姚楠保持着所谓的恭谨,跟着侍女来到了一个相对华美的房间里,见到了一个样子很老神态又很和蔼的人。

侍女见到这个人,行了个礼之后,就将姚楠扔在这,退了下去。

“参见国王陛下,陛下日安!”

姚楠单膝跪地,按照乔纳将军的教导,十分恭敬的行礼,还准备亲吻国王的手,引起了老人的畅笑。

“是乔纳那个大‘忽悠’交给你的礼仪规范吧?赶紧起来吧,这是新郎向新娘求婚的吻手礼…”

克雷姆三世终于完全放下心,这个礼仪就说明,姚楠是可信的,这是他和乔纳将军的暗号。

从姚楠出入卡内尔的家,他就知道了姚楠的存在了,但他还去了安东尼侯爵的府邸,这让克雷姆三世感到有些不安,再加上这个冒险者在王宫中不知是不是故意迷失方向误闯禁区,他都有些怀疑这个人是不是贵族派系安排过来的了。

直到这个人对自己使用了求婚礼,他才确认,这个人的确是可靠之人。

姚楠很尴尬,这个世界太阴险,比现实世界还要可恶,他喵的哪个废柴设计师搞出来的设定,这不是坑人呢么?

姚楠很尴尬的起身,重新行了一个正常的贵族礼仪,算是应付了过去。

“听说你要见我,有什么事么?”

(姚楠:看来陛下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

“是的,陛下,是关于南境的一些事的汇报和瑟琳娜公主回归的一些策划。”

“哦,说来听听?”(国王:感兴趣状。)

“先前陛下的讨伐计划受到了西境贵族的阻扰折戟流沙,当时南境的情况很不好,然而我们通过教会的力量发现了在南境使用昂贵药水医治他人的冒险者极有可能是当初不幸遗失的瑟琳娜公主。”

“在乔纳将军的安排之下,我们准备在经过血脉检测之后,迎接公主返回王都,为陛下解决贵族派系问题献礼,但出了一些意外。”

“南境的饥荒引发流民问题,公主殿下为了解决饥荒组织了大量冒险者去山林狩猎,并开始了自发的救济行动。但这种救济行动引发了贵族的反弹,瑟琳娜公主她被迫妥协。”

“随后南境出现了一只绿龙,引发龙灾,公主在乔纳将军的默许下组织人手讨伐,并在成功讨伐的过程中还意外的征讨了臭名昭著的死灵法师。”

“随后由于贵族的怨恨,引发了拘捕行为,使得我们不得不提前宣布公主殿下的身份,但那时的情况却能使陛下的光辉照耀整个南境。”

“南境的贵族势力如同遇到了六月烈日一样冰融雪消,使得乔纳将军终于完全掌握了南境的主动权。”

“现在乔纳将军策划了一个公主回归计划,通过一场盛大的回归仪式,宣扬忠诚、善良、仁慈、英勇等可贵品质都是陛下的教导之功,进而不断扩大王室的影响力,实现您遏制贵族们的目的。”

(姚楠此时表现的很激动,就好像要为克雷姆三世能把心给摘出来似得。)

“好,非常好,感谢你,姚楠先生,为我带来了这么好的消息。”

虽然已经得到了相关报告,不过姚楠绘声绘色的描述,还是带起了陛下的热情,他忍不住夸赞了姚楠几句。

“为公主服务,为陛下尽忠,是我的荣幸!”

(此时的姚楠就是热血青年,狂教徒一样。)

“那么整个**中有几个疑点,我想请你帮我解惑一下。”

克雷姆三世并没有因为激情而失去脑子,他也想知道那个巨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您请问,我的陛下。”

“为什么乔纳将军说,那个多伊尔的死灵法师会望风而逃?”

“我们分析了一下,这可能是有原因的,之前在王都,瑟琳娜公主作为冒险者就接到了一个清理墓园的任务,在墓园中我和公主殿下遭遇了这个叫做多伊尔的高阶死灵法师的袭击,他用恶毒的诅咒击中了公主殿下,当时,殿下的生命危在旦夕。”

说到这里,国王的呼吸也变的很急促了,看来他也很担心这个女儿,他也知道诅咒基本是无解的。

“万幸的是,公主身上带有祈祷后神迹出现,女神赐予的恢复药剂,这份药剂让公主殿下摆脱了诅咒的侵袭,重新恢复了健康。”

“我想,那个死灵法师大概误以为公主殿下是教会的重要人物了吧,带着一群实力不俗的勇者来找他麻烦的。”

说着,不光姚楠笑了,克雷姆三世也笑得不行了,这算不算女神护佑,天助王家?

“那个绿龙呢,是怎么回事儿?”

“据所有当事人的供述,绿龙并非是抢劫和破坏而来,是冒险者们灭绝性的狩猎行动引发了秩序守护者的干涉。”

“当时,即便是把东山之上的所有猎物都打光,也不足以解决南境的饥荒问题,公主便回应了绿龙,承诺不再过度猎杀之后,巨龙就离开了。当然,我们对外界的宣传都是公主讨伐了恶龙,解救了南境的生灵。”

“原来是这样啊,这还真是阴差阳错……”

克雷姆三世慨叹一下,还是绿龙好说话啊。

王宫秘典中,黑龙和红龙都被成为天煞,丝毫不讲理,喜欢杀生,几乎每次出现都会带来毁灭。

国王还是感到有点不对劲,感觉到有些可以安排的节奏,短短的时间内就让这个二女儿积累了这么大的声望?

不过无论是巨龙还是死灵法师,都不是一般人类能够接触到的,真也罢假也罢,反正现在皇室已经占据了优势,现在的问题仅仅是如何将这种优势放大了。

“陛下,现在机不可失,地方贵族们的颓势已成定局,王室本来就是王国的拯救者,只要我们多加宣传,一定能够将陛下遏制贵族的计划完美进行!”

“嗯,你说的没错,所以你们计划了一场公主回归的戏码?”

克雷姆三世饶有兴趣的看着姚楠,不断地通过语言陷阱试图让这个冒险者露出更多的细节。

“是的,陛下,乔纳将军认为之前陛下的战略计划已经倒到,而且现在以一场表彰和寻亲的盛典宣扬王室高贵的品质,总比派人主动四处宣扬并遭到贵族抵制的结果好的多。当然,这个计划需要您来批准,我们都是您最忠实的臣民。”

说着,杨森又单膝跪地,不过没有行什么吻手礼。

“的确,这个计划很完美,如果再加上后续的那个……,行,没有问题。姚楠是吧,我现在命令你即可返回南境要塞,想乔纳传达我已经批准计划的信息,我将会在八天后,举办一场盛大的欢迎仪式,欢迎我的女儿回家。”

听完国王的命令,姚楠就想起身,被国王按住了。

“在这里,我任命姚楠勇者为宫廷信使,负责执行回归计划!”

“感谢陛下新人,为王室尽忠!”

然后国王摆了摆手,示意姚楠可以下去了。

“把朱利安将军请来,他应该向我汇报了。”

克雷姆三世摇了下铃铛,让进门的侍女进行下一位传唤,但“朱利安”三个字传到了姚楠耳朵里,引起了他深深的不安。

即便是与帝国已经达成了和平协议,但与帝国接壤的雷霆要塞主将在这个时候来凡尔赛,是不是还有其他图谋呢?

退出王宫之后,姚楠回到了卡内尔的家。

看着在床上呻吟的卡内尔,姚楠不禁的问道:

“诺诺去哪儿了?”

卡内尔艰难的扬起头,那张肿胀的脸,更大了。

“诺诺把我所有能吃的全都吃光了,就溜了。”

……

诺诺你是小猪么?

看来诺诺不仅是吃了,还外带打了你一顿啊,卡内尔君。

姚楠哭笑不得的跟卡内尔打了招呼之后,就回旅馆了,反正不用担心诺诺的安全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