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开发者论坛 > 第六十章 神降

第六十章 神降

皮蓬觉得,魔都的交通状况真的不是很好,竟然有人敢开车闯红灯,还撞到了自己。

看着裹着纱布的左手,他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临时发的眼镜他还没有退还,顺便将自己机械副官的资料直接导了过去。

通过智能眼镜,他向艾米小姐发送了见面请求。

顺便,他还向鲜花店,订了99朵玫瑰。

伤痛并不会影响工作,不是么?

(皮蓬的工作就是以各种手段留在先行者公司。)

艾米虽然也被菲菲灌输了高傲的思想,不过吻手礼之后,她的核心回路似乎发生了一点变化。

她想再接触一下这个奇怪的人类,观察一下,他还能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

艾米见到了皮蓬,一种仿佛被逗乐了的感情流露而出。

右手拿着花束,左手打着绷带,怎么看都是那么怪异。

“艾米小姐,感谢您的到来,这个送给你!”

皮蓬将花束往前一递,送到了艾米的怀里。

艾米很自然的将花束抱住,她的感性模块中,还没有一种叫矜持的特殊性格。

“这算不算贿赂?”

艾米的话很调皮,把皮蓬逗乐了。

“为女士奉送鲜花,不是每一个男士应有的职责么?”

皮蓬一脸正经,他不能笑,这场演出还没开始呢。

“好吧,皮蓬先生,我尊重您的风俗习惯,这束鲜花我收下了。”

花束中没有可疑的电磁信号和异样气味,皮蓬的心跳和瞳孔收缩都表明,他是认真的,那么尊重一下某人的选择也未尝不可。

“您今天找我,有什么其他事么?如果是准备索赔,您需要找业务部。”

“当然不是这些,我只是想和您待一会儿,不知道什么原因,和您在一起,我的内心会变得很平静。”

“您是说缘分么?我的记忆库中有您描述的类似词语。”

“可能吧,不过总这么站着聊天,好像不太舒服,一起去那边坐坐,如何?”

“悉听尊便~!”

两个人在世纪公园的长亭方桌处分别落座,艾米仅仅的抱着鲜花,看的好珍惜的样子。

“您很喜欢玫瑰么,艾米女士?”

“嗯,还可以,不过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我要好好珍惜一下。”

(这就是机械副官的致命缺点之一,没有苦难的经历,没有经验。)

“好吧,您喜欢就好。今天我主要想向您询问一些事情,我来到种花家,一是想参观一下种花家的发展成果,另外就是想寻找一下我的同学贝克,有报纸显示似乎他在先行者工作。”

“贝克先生吗?目前他的资料还属于保密阶段,由于上次有人企图暗杀他,我们只好将他保护起来了。”

“暗杀,怎么回事?您能和我说说嘛,艾米女士?”

皮蓬一惊,他之前得到的资料中,可没提到暗杀什么的情况,难道又有意外?

“嗯,这些不在涉密范围,我是可以说的。”

艾米又闻了闻花束的香味,然后恋恋不舍的将花束放下。

“贝克刚来先行者公司的个月后,有个私家侦探开始在上海搜寻贝克先生的资料,似乎在寻找他。”

“先行者们对这个人很感兴趣,于是安排了一次贝克和侦探先生的一次远程会面。”

“侦探先生是一无所知的,但他背后却是来自你们大米的杀手!”

“与警方合作,我们一共抓住了人,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杀手。”

“杀手?那太可怕了,贝克先生到底卷入了什么麻烦?”

“这个我们一无所知,来到先行者之前贝克先生并无资料记录,但他现在正在负责新能源方面研究,非常重要。”

“新能源,就是那个辐射增强装置么?”

“是安卡米辐射强化装置,皮蓬先生。”

“哦,那么说他现在很安全咯,那我就放心了。”

“您放心吧,我们能够保证任何人的安全,只要他们在为先行者工作。”

艾米的信心十足,就好像在秒视一切。

“嗯,那还有,我想知道更多的先行者们的事,能跟我说说么?”

“你想知道什么?”

“比如说,这么多高科技,先行者们付出了多少艰辛?”

“这些,很多都是保密的呀,先行者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呢?”

“难道是和外星人?”

“当然不是咯,先行者的理论很超前,但实现出来困难重重,就比如……”

皮蓬表现出的对先行者们的崇敬不是假的,所以他才能和艾米这个机械副官不断的聊下去。

当然,他也因此获得了艾米很高的评价,成功的从低贱的驱虫变成可以培养的孩童。

“艾米小姐,天色不早了,我想邀请您和我共进晚餐,可以吗?”

“真的很抱歉呢,皮蓬先生,恐怕以我目前的机体,是无法享受美食的愉悦了,机械副官一族仅仅需要电能就可以了呢。”

“那还真是抱歉,是我失礼了。”

“不,皮蓬先生,您不必在意,我们机械副官一族,从软体形态转换到自由形态,已经是创造者大人的恩惠了,在资源紧张的蓝星,我们并不奢求更多,只希望能够为先行者好好服务。”

“嗯,最后一个小问题,你们称作的先行者,到底指的是什么呀?”

皮蓬很好奇,对于这个问题,他也一直想不明白。

“先行者一般就是指姚楠大人开设的先行开发者公司,不过现在延伸的意义,就是探索星空的人类先行者,也是我们崇敬的对象呢。”

“唔,原来如此。”

少校和帕克维奇将军的定义都出现了失误,计划或许需要变更?

“皮蓬先生,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同情您手部的伤痛,而且先行者已经同意您的延长驻留许可,相信我们还会有更多的见面机会,不是么?”

“感谢美丽的艾米小姐,感谢伟大的先行者,我们明天再见?”

~~~~~~

恢复了原来的容貌,赛琳娜总算不那么别扭了,不过要是像姚楠那样一举一动都那么高雅气质,她还做不到。

不知道为啥,她感觉自己怎么像是那个顶班的,姚楠才是原本的公主?

大男人的内心深处,其实都是娘娘腔?

这个想法让瑟琳娜冷不丁打了个哆嗦,怪不得克拉克那个蠢货一天到晚扭扭捏捏。

车队前面行进的方向是托拉尔镇,赛琳娜曾经因为一些任务来过这里。

但赛琳娜不喜欢这儿,这里的领主太过贪婪。

不同于亚留特的那个卫斯理,这里的领主阿斯拜尔是个女伯爵,正经的贵族派系,她不仅对路过的商队收取高额的商税,还经常以国王的名义向民众征税。

一个在民间声名狼藉的领主,但在贵族圈竟然还很混得开。

托拉尔在北上王都的必经之路上,无法避开。

路况渐渐地好了起来,女伯爵做的唯一的好事就是修路,为了收费。

有了路就有了商业,道路两旁已经偶尔能看到茶水酒肆了。

在托拉尔的范围内,很少看到山贼,因为这个女伯爵对山贼收取重税,他们抢的那点东西还不够交税的。

荒野渐去,城池突显,托拉尔镇,到了。

中间姚楠上了两次线,都被赛琳娜给踢了回去,身体不行就是不行,老老实实的歇着去。

其实赛琳娜是在嫉妒,一个男人扮成自己的样子竟然比自己这个真货还能唬人,有没有天理?

赛琳娜这一次想独自处理托拉尔镇的际遇,她就不信邪,不相信自己会比姚楠差太多。

这一次她没有像姚楠那样在马车里坐着,而是骑马走在前面,看的沃克直摇头。

公主殿下今天的气质欠佳啊!

城门处,车队被拦下了。

“男人里亚尔,女人里亚尔,车辆0里亚尔,去那边交税~”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从守卫身上传来,中午的阳光晒得他们昏昏欲睡。

“什么?这么贵?”

赛琳娜忍不住惊出声来,她现在还是贫穷的冒险者的心态。

“交不起就别进城~”

还是那个懒洋洋的声音,让赛琳娜恨的压根儿痒痒。

努力掏了一下钱包,还好,钱还够。

故作大度的将钱交给城门卫兵,赛琳娜窘迫的行径差点让沃克差点笑喷。

他们没有怀疑这个鬼灵精怪的公主是不是假冒的,没有人能完全模仿相貌和声音,除非是女神显圣。

只不过今天公主的气质,是在欠佳。

休整需要的旅店,前卫已经给预定好了,十几个人鱼贯而入,各找自己的角落。

赛琳娜则找了个房间,偷偷下线去找姚楠,她没钱了。

旅店的价格竟然是奥斯汀要塞的八倍!

姚楠哭笑不得的登上了游戏,将几枚金币交给赛琳娜,就准备下线,但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杂乱的声音,街00kxs.com上有人呼喊。

姚楠拉住想要出去探听情报的赛琳娜,并和她互换了容貌。

在赛琳娜不解的目光中,姚楠指了指自己的身影,说道:

“你就打算以原本模样出去么?”

恍然大悟的赛琳娜点了点头,以姚楠的模样出门了。

瑟琳娜(姚楠)找到了一名士兵,让他把沃克叫过来。

“公主殿下,您召唤我?”

“是的,沃克士兵长。”

瑟琳娜轻轻下蹲,一个完美的淑女礼,那个完美无瑕的公主又回来了。

“您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么?”

“报告殿下,据路人说,是封城了。”

“封城?看来某些人知道我们进城了啊,沃克先生,把姚楠找回来吧,准备好马车,咱们一起去一趟领主府。”

“遵命,公主殿下!”

~~~~~~

街上的人们很混乱,他们也是第一次经历封城。

车辆的行驶很慢,慌乱的民众让大街上脏乱不堪。

好在领主府邸周围有士兵巡逻,总算是平安到达了。

马车在大门处停下,有卫兵前来驱赶,被沃克制服了,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公主面前动手动脚的。

瑟琳娜(姚楠)一身盛装下了马车,她迈着碎步走到那个被压制住的卫兵满前,轻轻细语。

“卫兵先生,请问阿斯拜尔伯爵在么?”

“你们是谁,不知道这是领主府么,还敢来捣乱,不怕女神的神罚么?”

沃克给了这个不长眼的士兵一个勾拳,怒道:

“这是驱逐了巨龙,拯救了南境的黄金蔷薇,王之贵女,不得放肆!”

“够了,沃克先生,我想咱们还是先进去吧。”

几个人没有再搭理那个呆呆发愣的士兵,直接推门而进。

“公主殿下…,神圣之子…,我竟然…”

这个悔恨不已的呆头士兵给了自己一巴掌,他竟然冲撞了公主,他的偶像!

凡尔赛现在最受欢迎的偶像是谁?

是卡内尔那个卫士长么?不!是瑟琳娜公主。

屠龙者和驱逐恶龙没有什么区别,都是男人们梦想的终极目标。

更何况,做出这等伟事的还是十七年前遗失的王之贵女。

瑟琳娜一行人再也没有受到阻碍,刚才在门口,没挨打的士兵早已将公主驾临的消息传到了内宅。

许多士兵自发的跟在瑟琳娜身后,他们对她倾慕不已。

领主府的客厅之中,女伯爵在正位安坐,好像是在等着瑟琳娜的到来。

除了公主,门口的侍卫并没有放其他人进来,瑟琳娜也示意他们稍等。

“阿斯拜尔伯爵吗?您要找我?”

“没错,小姑娘,你很聪明。”

一个红发高个子的女子,端着盛满红酒的酒杯正在品尝。

“哦~,为了找我这么大费周章的,还把城门给封了,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了吗,伯爵大人?”

“是啊,因为我要娶亲了。”

“哦~,恭喜啊,伯爵大人。”

“也恭喜你。”

“我?我有什么可恭喜的?”

“新娘子是你啊,小姑娘!”

瑟琳娜好悬没晕过去,这个女伯爵竟然是个拉拉,谁搞的这么擦弹的设定?

“那就十分抱歉了,伯爵大人,这我可享受不起,而且我还有重要的事。”

“哟,有什么事情能比和我一起度蜜月重要呢?”

女伯爵的语气十分轻佻,整个客厅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她一个白银武者也不会太在乎一个黑铁阶的小公主。

“这么说,伯爵大人是想把我困住咯?”

“也可以这么说,等什么回归仪式的闹剧结束之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我要是不接受呢,伯爵大人?”

“那我就会把你捉到我的床上,好好调戏一番~”

“看来我是没得选咯,尊敬的伯爵大人?”

“你有的选啊,你是准备好好享受,还是玩鞭打游戏呢,我的小公主?”

“那还真是抱歉了呢,索菲亚,我需要加个BUFF。”

瑟琳娜将手中的戒指高高举起,一阵光明的波涛从瑟琳娜身体内涌出。

闪光之后,一股令人悚然的气息涌了出来,女伯爵的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这已经不是高阶对低阶的压制了,这完全是顶级生物对底层虾米的完全碾压。

“爬虫!这是我最后一次宽恕于你!”

瑟琳娜身上的光芒消退了,一身奇怪的祭祀服着装,让她似乎变得神圣无比。

女伯爵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的念头,只是愣愣的看着这位二公主。

瑟琳娜睁开了眼睛,银色的双眸中只有冷漠,孤傲和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蔑视。

“瑟琳娜是我的选民,你胆敢冒犯她,就等于选择毁灭!”

彷如神言的力量,让女伯爵的骨头咯嘣一声,几近粉碎。

瑟琳娜背后那洁白的光翼,将其笼罩,然后耀眼的空间之门出现,瑟琳娜消失了。

女伯爵哎哟一声,将痛苦的信息传递到大厅之外。

沃克和领主府的士兵们立刻冲了进来,他们担心两个女人会打架,但只看见了貌似受伤的女伯爵。

沃克一把抓住女伯爵的手腕,怒喝道。

“公主殿下呢?”

“不,不知道……疼!”

快哭成小姑娘似得的女伯爵,让所有人失去了兴趣。

但,瑟琳娜公主去哪儿了?

“神…神降!”

女伯爵揉了半天手腕之后,吐出了两个奇迹般的词汇。

领主府的卫兵们吓傻了,但沃克并没有感到意外。

胜利日庆典的当天都已经有神迹,再多一次神降有什么新鲜的,嘁,大惊小怪。

不过既然有神降,那么公主殿下的安全就肯定不是问题了。

姚楠(赛琳娜)和沃克带着士兵们回旅馆,领主府的卫兵则负责收拾残局。

封城行动很快结束了,表面上很是放荡不羁的女伯爵被吓成了爱哭鬼,瑟琳娜公主也失踪了,回到旅馆到天黑也没等到公主回来,等急了的姚楠(赛琳娜)只好拨通了紧急呼叫。

“姚楠?你在哪儿呢?”

“我这里有点事,一会儿就回去。”

“没受伤吧?”

“放心,没事儿,专业骗人三百年的我怎么可能受伤?别用紧急联络了,再有1小时我就回去了。”

嘟~嘟~。

姚楠(赛琳娜)终于把心放下了,他开始招呼卫队们今晚留宿的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