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开发者论坛 > 开发者论坛之璀璨星空 第一章

开发者论坛之璀璨星空 第一章

《开发者论坛之璀璨星空》

第一章贷款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还真想老老实实的跟着老爹收破烂啊,小九。”

奇迹之光号航母的指挥室内,禹寐迅速果断按下了自爆按钮,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待着黑暗的降临。

然而,屁事儿都没发生。

“禹寐,你忘了么,只有主机失联之后,手工自爆才会起作用啊,你就不能靠点谱?”

没好气的“狼人”少女直接跳起来,给了舰长着装的禹寐一个盖帽,随后她就叉着腰开始数落这个数落那个。

“等等,小九,我……呜~”

禹寐还想解释什么,忽然那个叫小九的狼人少女抖了抖机灵的三角耳朵,一把捂住了禹寐的嘴巴,将其拉到一边。

“或许我们不用死了,雾神星的第三突击分队还有0分钟就可抵达。”

“呜~呜~”

禹寐还在拼命挣扎着,可越挣扎,狼人少女的手就越紧,搬都搬不开。

“别说话,我们躲过这0分钟就得救了。”

小九头都没回,谨慎的观望着四周,白色的三角耳一会超前,一会朝后,可爱极了。

“呜~呜!”

禹寐努力挣扎着,似乎想说些什么,可嘴被堵住了,就是说不出来。神经大条的狼人少女根本不管不顾,像忽视的小狗一样警示着。

禹寐生气了,他发出了自己的抗议!

先是满脸通红,头巾崩起多高,手舞足蹈,随后脸色发青,像是觉察到了什么不好的情况。

他开始“捶打”某个少女,可没什么鸟用,某少女还在临时网络中沉迷。

哎,网瘾少女啊,这可怎么得了。

禹寐怒发冲冠,开始翻起了白眼。小九的爪子不仅捂住了他的嘴,还堵住了鼻孔。他非常后悔为让小九自定义机体,狼人不仅爱掉毛,爪子还大。

作孽啊!

~~

禹寐的人生就此完结了么?

当然没有,以上只是他和小九最后一次“相爱相杀”,本书主要说的就是他俩的破事。

但凡故事都要有头有尾,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巧不成书。

嘛,我们还是从头说起吧。

~~

刚刚17岁的禹寐最近心绪不宁,主要是他正走在被“咔嚓”的边缘。

诸位,别瞎想,不是什么爆炸东东,他岁数还小,说这个还早。

人生的机会真的不会很多,高考就是一个。如果错过了眼www.00ks.org前的机会,说不定他就真的只能跟老爹靠收破烂过日子了。

禹寐是“好孩子”,他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继续上学,上大学,一定要摆脱现在贫穷的生活,哪怕择校也在所不惜。

呃,就是择校费太贵了,要五万世界币。

天文数字般的一大笔钱,特别是对小鱼家来说。

家里肯定是没有钱的,唯一的出路就是贷款。

小鱼还未成年,他的签字根本没有法律效力,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忽悠着小禹他爹签字了。

小禹想了好几种办法,均自我否定。

瞎忽悠被识破的后果会很严重,老禹有可能开一波嗜血直接将自己碾压掉。为了确保一次成功,小禹已经瞎捉摸好几天了。

至于为啥非要骗,这事可就有的说道了。

~~

五一刚过,盛夏来临,还有两周,高中生的日常即将迎来终结。

不,应该说已经结束了,就从老师前日发下来志愿表开始。

哎,志愿啊。

如若长江东逝水,一言道尽千行泪。

这破东西还真是个人生选择的大问题,毕竟好的学校带来的是一个新的世界;报的不好,那么人生最好跳桥重来。

小禹是个有天分、有上进心的人,他对计算机有着浓厚的感兴趣,甚至自己设计了独立的基础AI模型。他想上个好一点的学校,并以此摆脱现今贫穷的生活。可贫穷限制了他的成绩,请不起家庭教师的他别说一般本科了,就算是专科现在都够呛。

这不怨小禹,他已经很努力了,学习成绩也还好,但问题出在哪里了呢?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小禹就是这个预定被扔的货。

全世界的学生都是龙傲天,这可怎么搞?

~~

现在是09年5月14日周一,星盟成立的第七个年头,第一次太空战役结束的第七个年头,气象灾难过去的第二年。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很多让人目瞪口呆的事。

第一,这个世界是有外星人的。

其次,外星人很强,还曾经干翻了所有人类。

第三,杨森领导的先行者更牛叉,他们将外星人干翻了,抢过接力棒,继续“统治”人类。

哎,这个世界已经大变样了,不再是人们心中的那个安乐祥和的世界,星盟和辉耀财团为了争抢太空资源,各自开启了洪荒之力。

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学生的课业负担明显变重了。

有在高一就讲夹逼准则和傅里叶级数的么?

现在就是!

~~

这年头又是个“妖怪”出没的时代,很多人在娘胎里就他喵的开始接受教育了,智能机器人的普及让他们刚出生就有了教授级的私人教师。

高考满分750,大多数人都能考个745,这可怎么活?

好吧,以上纯粹小禹的口胡抱怨,可还是有很多牲口能考到745的,而我们的小禹只能考到547。小禹同学悲剧了,他的成绩只够专科线。

现在,17岁的他只有两条出路,选择野鸡大学玩上四年,毕业后跟一群苦哈哈的劳工一起修理地球,或者让老禹签下卖身契择校去二本,想办法继续深造。

或许有人会说,为啥别人能成为学霸,小禹却不能呢?

个中原因!

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小禹家太穷了,穷到据说连最低级的智能机器人都买不起。

不过,这么说也不完全对。星盟现在有政策扶持,有廉价数字版AI提供,但不知道为什么,老爹就是不去领。

“爸爸,为什么就不能买一个廉价AI呢?”

那时候的小禹还不太懂事,还妄想通过对老禹乱发着脾气和打滚撒娇解决问题。

啪~啪~!

两巴掌扇在小禹的屁蛋上,一切又都回归安静。

“楚门世界!”

除了这四个字,老禹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小禹是知道这个吓人的故事的,不过不会这么惨吧,AI在监视着人类?吓唬人呢吧。或许是老爹不愿意接触AI,小禹也是没辙没辙了,偷偷的唉声叹气。

~~

介绍一下小禹的个人情况吧:

姓名:禹寐。

性别:男。

年龄:17岁。

职业:学生。

职称:废宅。

家庭经济状况:极差。

小禹家里的确很穷,因为老禹是收废品的,不过据说他老爹之前还干过程序员,但不知道为啥,他不做了。

“不做就不做呗,可为啥要收废品啊,太不光彩了。”

尚未形成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小禹,还没有明白行行出状元的道理,但面对可能随时带来家庭暴力的危险,小禹很谨慎的偷偷抱怨两句,从来不敢让老禹听到。

~~

“哎~!”

看着眼前的志愿表,有看看窗外的喧嚣,小禹死的心都有了,他还是没想好怎么让老爹上套。

“小禹,还发愁呐,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得了。”

说话的是气死人不偿命的张明远,这孙子就爱挤兑人。

“去去去,劳资才不跟你一起去**呢,没看出来么,我可是早晚都是要上天入地的男人,太空乐园早晚有劳资的位置!”

小禹牛气哄哄的仰着头,一脸自傲,这pos摆的熟练极了。

“咦,还太空乐园呢,你现在连禹叔都还没搞定,明天就是最后期限了,没有五万择校费,看你怎么进二本。”

损友就是损友,专门捅伤口,不带这样的啊。

“哼,等着瞧吧,看我今天晚上让我家老头服服帖帖的。”

根本就不甩某个一脸看好戏的某人,小禹收拾收拾,直接拎包回家了。

傻货!

放学了还不走,你们等着看《放课后》么?

让保安大叔上演一出激情狂奔?

~~

“爸,我回来了!”

到了家,小禹打了声招呼,看到了在躺椅上听戏的老禹。

“回来了?做饭去!”

老禹以前是管人的,现在是管儿子的,儿子给老子做饭不是天经地义么?

“哦~,我说老爸,你也别整天躺在那张椅子上,那张躺椅都快散架了,等我过几天打点零工,给你买个新的。”

似真似假,小鱼扔下书包,开始一边换衣服,一边唠叨。

“别了,那点钱还是留着买米面吧,近期买卖不好做,搞不好咱们家又要断顿了。”

老禹眉头都没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小子,你还是嫩啊。

“得,就知道您得这么说,我也舍不得,那点钱还不如多给您买点肉开开荤呢。”

老爸什么德行,这么多年小禹早就看的差不多了,时不时的斗斗嘴还能增进一下父子情趣。

“小王八蛋,你又涮我。”

老禹气的骂了两句,也没起身,听戏要紧。

系上围裙,小禹来到厨房,发现没什么菜了。

俩快坏的茄子,小半斤猪肉,三根烂芹菜,俩鸡蛋。

苦笑的摇摇头,小禹赶紧忙和了。

做饭是门学问,做得好不好,谁吃谁知道,小禹觉得自己手艺还行,不过还是快点吧。

先淘米,焖上米饭,这个最快。

然后在大勺中烧上热水,一会焯菜用。

猪肉已经解冻好了,小禹很熟练的将其切成一大一小两块,小的那块扔到搅馅机中,大的那个切成片。

茄子要先切成条,腌一下。

芹菜洗好了之后要摘一下,叶子还嫩,小禹没舍得扔,收了起来。简单利索的将摘好的芹菜切好,扔到了大勺中。

这几样活儿,小禹干的利索无比,特别是刀工,更是唰利。

不说别的,这几年小禹晚上研究做饭的时间比学习的时间都多了,这点活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芹菜要焯(chao,一声)一下,这样炒菜的时间就能短很多。

至于鸡蛋,现在还不能动,一会儿的芹菜叶汤就靠它了。

叮叮当当的一顿忙和,仿佛厨房才是小禹的主战场,没一会儿,香喷喷的肉末茄子、芹菜炒肉、芹菜叶汤就一一端了上来。

“下次芹菜叶就直接扔了,不好吃。”

看到小禹将芹菜叶也做成汤了,老禹有点不自在。

“哦,没菜了,下次一定。”

小禹也没多说,现在吃饭要紧。

电饭煲端上来的时候,老禹又不高兴了。

“今天怎么焖了这么多米饭?”

“老爹你不是喜欢吃炒米饭的么,刚才就多焖了点,明早做。”

说话是种艺术,很早小禹就明白了这一点。

“好,算你有心,来,先吃饭吧。”

看着小禹还在忙活,老禹的心似乎动了。

孩子,长大了,知道疼人了!

食不言寝不语,古人训,今日规。

小禹的家规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许说话,谁说话就负责刷碗。

~~

饭后,小禹主动收拾碗筷,不是他假积极,他总担心老爹的碗刷不干净。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完全是唬人的,“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才是警醒之言。

“禹寐,是不是今天又在学校惹祸了?”

老禹拿着遥控器,却没有打开电视,他感觉小禹有心事。

“哪儿能呢,就是张老师让写人生规划,结果我的规划把老师给气着了。”

假装心不在焉,小禹手中的锅碗瓢盆转的飞快,他是个利索的人,不喜欢磨磨蹭蹭的。

“啊,写个人生规划都能把老师气着,你到底怎么写的?”

老禹上套了,小禹顿时精神抖擞,但还不是时候,还得继续勾引。

“没怎么写,我就说高中毕业之后跟您一起收废品,闯天下。”

“兔崽子,你玩真的?”

无名之火顿时涌上心头,老禹将遥控器扔到墙上,他现在很不痛快,非常不痛快。

自己的放荡不羁是因为有心殇,可这小兔崽子要干啥,造反啊!

“哪能呢,我这也是变相求人,张老师是知道咱们家情况的,正常考个二本,我是没戏了,择校生的名额又那么贵,五万哎,我这是刺激刺激张老师,让他帮忙想办法呢。”

小禹的心坏着呢,哪有什么人生规划报告,纯粹是自己瞎编的,他就是想看看老爹对自己上不上心。

“就你这成绩,还指望人家张老师帮忙?想什么呢,得了,你就别卖官司了,是不是该报志愿了?”

老禹也不傻,他知道小禹滑着呢,这人生规划说是刺激张老师,到头来还不是说给自己听,给劳资找不自在?

“您圣明,志愿表上周五就发下来了,我这是捉摸上哪个学校好点呢,哎,可惜儿子不争气啊,成绩太差。”

胜负在此一搏,小禹的碗也刷的差不多了。

“得了,折腾一溜圈你不就是想上个好点的大学么,花钱的没戏啊,不过我有熟人,等会我问问。”

老禹优哉游哉的回到躺椅上,眯缝着眼,似睡非睡,根本不接小禹的招。

小子,就你这点道行,还跟老爹我斗,没睡醒吧?

当年劳资手下那个次元宅不比你玩的花招多,还不是被劳资治的服服帖帖的?

~~

刷完家伙(北方方言),小禹的心凉凉的。

完蛋了,老爹不上套。

就算是择校费不出了,学费、生活费怎么办?

哎,明天的事明天再说吧,赶紧预习,不然明天又挨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