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开发者论坛 > 第四十六章 骗子们的无妄之灾

第四十六章 骗子们的无妄之灾

何乐邦同志一脸蛋痛,事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自知自己也有一部分责任。

如果不是过于偏面的想省点麻烦,也就不会偏向苏雯这边,看到视频证据之后准备公正一点的处理的时候,人家亮身份了,根本就不是个普通人。最后老板这边求饶了,貌似自己还说错话了,自己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那个叫杨森的人脸色变得黢青黢青的。

既然认清事实了,那就得想办法赶紧补救,再认不清形式的话,倒霉的或许就不是柜台老板和自己了。

立刻拨打内部电话,联系了所里面,事情的严重性不用追叙所长就已经快吓死了。前几天港区那边的所谓反恐演习到底是什么起因,所有的头头们可是都挨了板子的。现在在自己辖区内,又出事儿了,这算是老天要惩罚自己么?

没敢继续再多想,赶紧直接上报市局,联系了孟局长。

今天冬天特别的冷,不知道算不算多事之秋,孟局长的日子就没好过几天。前今天的假菌'人案件差点让他挨了板子,还没等惊吓劲儿过去呢,下面的一个所长电话就过来了,说什么一个叫杨森的人在电脑城因为纠纷被人打了。

m.00kxs.com 惊天霹雳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假菌'人那波混球也就是吓唬吓唬了杨森的员工,就惹出那么大动静,结果你说啥?啥?杨森在你的辖区被打了?

卧……槽……

老孟想杀人了,真的想杀人了。

电脑城里面有点混乱他是知道的,毕竟里面商户太多,天南海北哪儿的都有。宰客时间也频有发生,不过暂时解决不了,毕竟华夏历史上国家就是在骗术基础之上建立的。

什么刘邦斩白蛇,刘备的卢越檀溪,赵匡胤降生天降吉祥,都是胡扯。

要想解决骗子就必须让他们付出高昂的代价。

等等?

杨森是不是也是这个打算?

按道理说杨森收拾个买电脑的奸商不跟玩儿一样么?怎么非要找自己?他一亮身份,谁不得重视重视再重视啊,还能自己吃了亏?

对,一定是这样的,自己也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整顿一下那里了。

(杨森只不过是生气何乐邦说错话了而已,汗一个!)

老孟先给学府街片区的所长回了个电话,要求他们集结所有人,自己这边也带了一组人,赶紧一起赶往电脑城,再让在电脑城里面处理此次**的两个景察稳住涉事人员。

一通安排,然后是景笛长鸣。

老孟到电脑城的时候,电脑城的总经理已经在候着了。

从保安那里得知具体情况的总经理也差点崩溃了。他在怀疑老天爷是不是看他烦了,直接送了个雷给他。

等所有人都集结到保安室的时候,却发现里面异样的平静,只有老板娘一家子时不时的在发抖。

“呦,老孟,来了啊,你要不来我就打算让研究所那几个笨蛋找他们的上司了。”

“别,千万别,你可千万别吓我了,上次就来这么一回,多大的阵势,到现在市府的那群领导还犯着神经呢。”

看着杨森肿胀的脸颊,老孟努力的让自己别笑出声来。

“你说我就是帮着我的老师过来挑电脑,都能被折腾成这样,你能不能好好管管这边的治安?嘶~”

杨森现在说话还是有点别扭,说话的时候还是脸疼。(能不疼么?好几个大巴掌!)

“我这不是带着人过来了么~!也不是光冲你,今天借着你这事儿也好好净化净化这边的风气。”

“合着你又拿我当挡箭牌啊!是不是有点不讲道义啊?”

“改天请你喝酒赔罪,这总行了吧?”

“得,这还差不多,既然你来了,我就撤了啊!”

“别啊,里面那伙人怎么处理?”

“那群打我的啊?你就吓唬吓唬,收拾一下得了,也别太过了。不过我觉得接景的这俩景察有点意思,你得好好教育教育啊!”

“得,回头让他们去榆阳守林子去。”

先不说随后景察们展开的轰轰烈烈的打击电子市场中的诈骗犯罪的行动,就说杨森这货,晃晃悠悠的从保安室里出来,从靠着门口的柜台买了台最贵的超薄笔记本,拎着就去找老师于梅了。

“老师,我回来了。”

“怎么样,处理完了?”

“恩,他们认错了,还赔了个笔记本,就是这个。”

杨森晃了晃手中的新机器,表示我很满意。

“是不是少了点?一个笔记本才值多少钱?”

“不少了,再说也是他们那个老板娘受了刺激,要不然吃亏的还真没准是我。”

“呵,你还能吃亏?除了考试作弊经常被抓意外,我还没看你什么时候吃过亏!”

“您又埋汰我,得,为了堵您的嘴,这个您拿好了。”

说着,杨森吧笔记本包递到了玉梅手中。

“这是你的,我可不要。”

“嗨,这本来就是我给您要的,您快别想别的了,赶紧拿着啦,算是学生孝敬您的啦。”

“额……”

勉为其难的结果笔记本,到此,电脑城之行也就打到了目的。

由于于梅的脚崴了,不方便走路,杨森就准备送于梅回家。

下楼的时候,于梅见杨森非要她跟着一块去负一层,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跟着杨森一瘸一拐的走到宝马车面前的时候,于梅傻傻的问道:

“你的车?”

“不是,是朋友的,我借着开。”

“你什么朋友啊,这么贵的车都能借给你开?”

“哦,就和他有点业务往来。”

“那也很厉害了,我都还没做过这么贵的车呢。”

“您别客气了,一辆车而已,您要想坐,学生随时伺候。”

“你这么说,我就当真了啊?”

“哈,您赶紧上车吧,外面怪凉的。”

“成,我家在哪儿,你还知道吧?”

“知道啊,只要您还没搬家就成。”

“行,那就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