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开发者论坛 > 第四十八章 闲谈

第四十八章 闲谈

上午,施工工地中。

这是一片不小的工地,十几辆挖掘机日夜不同的再挖地基。

杨森见到了约定在这见面的村长。

“村长,您好!我是先行者的杨森。”

“您好,您好,杨森总裁。我是魏建民,之前咱们通过电话。”

“恩,我想了解一下还迁小区的建造情况,看着样子,平整地基的工作快完了?”

“还早,现在只是挖掘作业,A3区域,后天才能开始搭建作业。”

说话的是今天陪同视察的张曦工程师,一个风姿飒爽的女孩,精明中透露着干练。

“张工,您来了啊?”村长看到女孩,很激动。

“哟,你们俩认识?看来不用我多我界介绍了。现在施工进度如何?”

“您提供了足够的资金支持,于是我们可以在足够的机械设备和人员的情况下日夜开工。这边的土质略松软,所以需要提前浇筑钢筋混凝土桩,我们这边加快进度的话,2个半月应该能完成地基从清理到基础筏板浇筑工作。”

“是不是时间有点长的?”村长不太懂这个,拧着眉头问道。

“行,挺快的了。”毕竟是事先做过功课,杨森看来还是比较满意的,回身跟村长解释道:“混凝土的生产需要时间,如果太急的话容易出现蜂窝甚至脆化断裂。”

“你说的没错,地基是非常重要的,除了您说的以外,还可能会有抗压数值不达标等等。”

“哦,这样啊!”村长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得杨森直乐。

“您呀,就把心踏踏实实的放肚子里,就这次搬迁您这村子不仅没贴钱,还赚了一笔,等上1年半,就直接住楼房啦。”

“这不得感谢您么。”

“行了,看到这,咱们心里也都有底了,张工,等过段时间,我们再来看看。”

“您随时来,我们随时欢迎,欢迎监督嘛。”

杨森回去的时候,先把村长还送回了家,在村长的极力邀请之下,在他家顺便坐了坐。

“来,杨老板,喝水,喝水!”

“好的,对了,我还想起个事儿来,您这边还迁动员的怎么样,有没有困难,如果有苦难,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得,就冲您这态度啊,就没的说,得数这个。”说着,村长还给杨森比划了一个大拇哥。

“村长您呀,就别夸我了,我这也是给您这边添麻烦了。”

“这怎么算夸你呢?这叫实话实说。好多的公司征地,只关心我们这样的人什么时候走,他们可从来不考虑怎么安置我们。向你们这样有良心的可不多喽。”

“也不能那么说,毕竟人家公司对应的是市府,不是征地群众,都不容易罢了。”

“不管怎么说,您这样负责人的公司,是我们赶上了。”

“行了,村长,咱们现在都有什么问题么?”

“恩,有很多关心的,首先,您这次给我们置换的房间面积?”

“按照房屋面积的2倍加上院落面积的三分之一。”

“这可比郭嘉标准的高很多了。”

“我们不是商业用地,只是拆迁补偿,自己搭进去的资金成本并不多。”

“那被占耕地呢?”

“这个我不好评说,我建议按郭嘉标准走,适当提高一点,不会太多,毕竟升米恩斗米仇,太多了也不美。”

“恩,吃了党国的俸禄,骂着党国的脸,很多人现在都这么干的,这一点我表示理解。”

“那现在动员人员方面还有什么困难么?”

“大多数人没有问题,不过柳老大家有点困难,两口子都有残疾,儿子在外打工,现在搬出去很困难。”

“……村长,我想您大概理解错了一个问题。我们现在并不急于让您这边把地块腾空,刚才您也看到了,新小区就在那边打地基,我可以保证,特殊困难家庭,可以在拿到钥匙之后再搬迁。”

“啥?什么时候拿到钥匙,什么时候再搬?”

杨森是个老实人,所有认识他的人几乎都都是这么评价他的。(不包括研究所那几个倒霉蛋)

杨森觉得,自己能够征了好大一片地,已经是占了便宜了,没必要跟村民在扣扣索索的。

不过即便是杨森这次出手很大方,可还是惹到了麻烦。

“你怎么又来了?小五?”

“还不是为了那事儿么?村长,你就帮个忙呗?不就签下字落个户头的事儿么?”

“这个我签不了,等你房子下来之后你自己解m.00kxs.com决!”

“您说房子下来了我再卖,还得交税,多麻烦啊……”小五一脸赖皮状,看来是村长家的常客了。

“村长,这是?”

杨森皱皱眉头,有些不悦。

“村南头老韦家的孩子,小名小五,想在还迁手续上变通一下。”

“还迁手续?变通?变通什么?”

“他再外面有赌债,他们家不是给置换了两套房子么,他想还迁的时候直接把房子还迁到债主那边去。”

“村长叔,行不行嘛,您说省下来的税钱,我给您买两瓶好酒多好?”

杨森沉思了片刻,了然了。

这是一种逃避郭嘉监管的交易方法之一,表面上,韦小五将房子直接落户到债主头上,两人私下签订买卖协议,交易就能完成了。可实际上,这种协议有很大麻烦。

首先,这次征地主体不是郭嘉,是先行开发者公司,郭嘉只是配合着下发了审批文件,如果买卖双方出现了纠纷,会牵扯到先行者公司。

其次,不规范的交易行为,妄图偷逃税款,作为自己这样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本身就不能视而不见。

“魏村长,我不管您和他是不是有什么亲戚,也不管他再怎么撒泼打滚,这年头,有些事儿能做,有些事儿不能做。您做好您的事,我做好我的事,守住底线,少出麻烦。”

“杨总,这些不用您嘱咐,我都清楚,这家伙也不是什么乖孩子,这两年不是赌就是赖,本身也是一个欠收拾的货。”

杨森和村长耳语了几句,村长也小声的保证不会放手。

“那行,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了。”

“哎,哥们你说啊,也找魏叔办事儿来的?魏叔您不地道啊,怎么他就没事我就不行呢?今天这事儿您得好好说到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