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开发者论坛 > 第五十九章 掀起飓风的手办

第五十九章 掀起飓风的手办

兔子这些年过的不是很好,这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不光是在飞洲扶持的企业经常陷入被捣乱之中,就连自己的家门口也不清净。

四大海,无论是在哪里,都有人在找事儿。

比如棒子,脚盆鸡,大米等等,总是喜欢打着什么我愿意我就来的旗号,派出破船耀武扬威。

兔子这几年的经济的确发展的还不错,靠着卖地盘,得到了不少小钱钱,自己的飞姬也多了不少,可再怎么样,也扛不住一群饿狼的轮番骚扰。

要兔子打败所有人,现在是比较难办到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儿兔子肯定不干,再说米国也有大蘑菇,惹急了的话日子也不一定会好过。

现在兔子需要一种能够吓人的但不会惹急大米的滋水枪,至少这样吓吓大米国,让他老实点。

当然大米粒贱也不是那么好吓唬的,像什么电磁炮啦,洲际导弹之类的啊,人家也都有了,而且还都装备了貌似很多很多。

每到节日,兔子总吧自己家里的那点胡萝卜拉出来,但除了能给其他兔子增加点信心之外,貌似并不能阻挡大米来捣乱。

就在昨天,大米的破船又来浪了,即便知道兔子的炮船就在附近,可还是来了。

树叶儿子过河,全靠这一股子浪劲儿,对于大米来说也是没错了。再说,不作的大米还是大米么?

这就是昨天杨森打电话,立刻引起大叔兴趣的原因。

任何能够恶心大米的东东,我兔都不会放过的。

大叔准备先打探一下情况,看看是真是假。

不过既然管理会的人已经知道这事儿了,那么自己最好赶紧想头头脑脑汇报原因。

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不怕不怕。

顺便让秘书给自己订了张机票,明天去河津市去看看那个有趣的小家伙。

自己的上司听说杨森的事儿之后,也有点啼笑皆非,

内部资料对杨森这个人的研究,从他发布机械副官开始就没停过。

首先,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从他小时候的同学评论到大学的行为观察,都表明他十分符合一个叫“宅男”的物种。这个人曾经在很多论坛上浏览过,并且留下很多怪异的言论,比如说:澳柯玛费晶体、时间断层细论,波粒二象性非异特性等等,并且后期自己创建了一个开发者论坛(与现在的交流论坛不同),但所有资料均已消失。

其次,这是一个很有技术水平的人。这个人开发了现在最接近人工智能的程序(有且只有中文版),并且拥有室温超导体、全息投影等超高科技,在合作研究所中还有空间理论、易方金属、智能进化等方向的研究,现怀疑此人还有更多尖端科技未显露。

第三,杨森的机械副官菲菲,与其他机械副官不同,已显现出异常的智能性,怀疑此型号的副官是否真的如他所成不具备智能生命的条件。

另:此人身份清白,无出国历史,无反社会言论,并有明显的愤青倾向。

所以说,这个人可能会贪财,可能会惹祸,唯独不可能通敌。再者,他要说进行的交易,应该不会是什么太折腾的大事儿。

明天先让老郑走走看,探探情况,如果真的能够骗到这货的武器图纸,那就骗,骗不到那就看看他什么要求。

当然,如果他要是提出美女的要求,就不好办了,得想点其他办法,比如化学阉割什么的……

郑大叔(哦,就是咱们之前说的大叔,江*涛的原上级,想派人接触结果呗怼回来那位)的飞机是晚上9点半到的河津市。他是魔都工作的人,在小区里面也算是个不小的人物了,所以才支使在河津小区开会的林嘉来找杨森,结果没想到吃了闭门羹。

事实上他再河津并不怎么吃得开,可昨天将事情缘由上报之后很意外的拿到了一个权限很高的代码,并且要求他尽快赶到河津,和目标联系,打探信息。

关于杨森的资料,他是在飞机上看的。本来他真的以为杨森就是一个小老板(杨森的绝大部分资料已呗列入二级文件),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厉害的一面。超导体这个东西他听说过,如果能普及在电磁弹射器方面的话,那么C30上大船就真的没什么大问题了。然而他竟然搞出了室温超导体?

这些资料,看的郑建忠眉头越皱越紧。他断定,杨森是个怪才,可以用的怪才;但是要用他必须也要约束他,才能做到高效使用。

河津的夜晚是比较冷的,加之两天前下过雪,夜晚9点半的时候能有零下13度左右。

这次接机的还是老部下林嘉,当然还有一起跟来***的同志。

“局座,您好呀,没想到您竟然也来了。”林嘉笑着打趣道。

在魔都,郑建忠主要负责宣传工作,民间则称他是《种花家战略忽悠局》局长。一开始的时候老郑还听不习惯,后来局座局座之类的叫惯了,有时候自己也笑称自己升官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让你找个人你都找不到,我不来行么!”

佯装不满,郑局座狠狠的拍了拍林嘉的肩膀。

“你呀,身板越来越结实了,00kxs.com怎么样,河津这边还适应么?”

“还行吧,对了,局座,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小区会的孙干事,和咱们一起行动的。”

“我就是配合、配合!”

“小同志,很可以嘛,在这里大家都是一起共事,不分彼此。”

“您是大领导,我们就是跟着领导您配合工作的。”

“得,别这样,马屁精可使不得,咱们可以去外面忽悠别人,自己同志就不要再这么客气了。”

“您看,您说的,看来您这战忽局局长的位子,您是承认了?”

“我不承认,有什么用?这硬按在脑顶的帽子,摘都摘不掉啊。”

“哈,所以叫您局座肯定是没错的啦。”

“你就贫吧,你不会也是宣传口出身的吧?”

几个人互相打趣,出了机场之后直奔招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