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03章 【把经理给揍了】

第003章 【把经理给揍了】

    如果昨天晚上的事情是出于无奈和误会的话,今天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呢?

    “哼,真是没有想到你不仅是个喜欢在**猎艳的好-色之徒,还是个喜欢偷-窥女厕所的龌-龊之辈!”女子一边系好自己的腰带,一边气呼呼的怒道,因为极度的气愤,胸前高耸的山峰起起伏伏的波动,好似要撑爆内衣弹跳而出,又似两只久困的玉兔不安分的抖动,看的徐朗一阵目眩。www.00Ks.com

    看着徐朗那一双贼眼此刻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胸部,女子立即拿起公文夹挡住自己胸部,羞红着脸怒道:“你给我出去,不然的话,我就叫人啦!”

    徐朗本想解释几句,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他的解释还有个屁用啊。

    擦擦的,老子冤枉啊,裤裆上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了,老子只好认啦!就当是昨夜误会之下要了人家的清白之身的惩罚吧。

    徐朗急忙奔出女厕所,好在四周并无外人,隐隐约约听到他出来之后,女孩又骂了一声:“流-氓!”

    待女孩走出去之后,女孩这才禁不住疑惑道,她进来的时候为了避免被别人看到她躲在厕所整理衣衫,特意插上了门拴,这个流-氓是怎么进来的呢?看来看去,只有窗户是开着的,但是这里是第16层啊,怎么可能从下面爬上来呢?

    女孩慌乱的从酒店出来,本来想回家好好的洗一洗,洗掉身上残留的男人的味道,但是怎奈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会议后她还要出一趟差,机票都已经预定好了,她非来不可,所以,急忙打车来到了洪鼎大厦,本来她的办公室不在16层,而是在上面,为了避免被上面熟人看到自己慌乱的样子,这才故意在16层停留了下来,来到这间厕所,却不料被这个无耻的家伙偷-窥了。

    自己的命运怎么就那么苦啊,一夜之间失去了清白之身,如果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也就罢了,但问题是一个有着偷-窥女厕所癖好的男人能好到哪去呢?

    想到这里,女孩眼眶中的泪水又在打转转了。

    ………………

    徐朗无比郁闷的穿过狭长的走廊,打卡、签到,来到偌大的办公室,好在他比那个欠揍的经理李文华提前到了,那家伙想要发飙的话估计是发不成了。

    果然,李文华走出电梯的时候,看看表,已经快到九点了,徐朗那小子绝对不可能准时到达办公室了,他已经想好了开除徐朗的说辞,甚至,徐朗被他开除之后那副垂头丧气的囧样都已经在脑海中酝酿产生了。

    “嘿嘿……”想到这里,李文华禁不住笑出来了声。

    “呦,李经理,什么事儿啊这么开心?”负责打卡登记的文员张玉娇问道。

    “呵呵,我是庆幸自己没迟到,你是没看到,电梯下面排了好长好长的队伍啊,好家伙,那叫一个人山人海啊,估计下一波电梯之后的人都得迟到,这个……嗯?”

    李文华一边掏出磁卡准备打卡,一边翻开登记薄准备签字,却不料一个名字赫然映入眼帘:徐朗!

    “啊?徐……徐朗,他已经上来了,这怎么可能呢?”李文华惊问道。

    “李经理,怎么啦?你是说徐朗啊,他刚刚到啊,您和他一个前脚一个后脚啊。”文员小姐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明明排在队伍的最后面,即便是插队进电梯,也应该和我坐同一辆电梯啊,小张,这里没外人,你跟我说实话,是不是徐朗贿赂了你,提前把卡交给了你,让你替他打卡签到啊?”李文华怀疑道。

    张玉娇一脸冤枉的说道:“李经理,您说什么呢,我们公司的签到制度您还不知道吗?在没有提前请假或者出差的情况下,要磁卡、指纹、签字三项齐全才算,而且时间点一分一毫都不能差,否则全勤奖扣除,年终奖减半,即便我能给徐朗打卡,指纹、签字总做不到吧?”

    “这个……”李文华想想也对,但是他怎么也不相信徐朗已经上来了,按照张玉娇的解释,他们俩前脚后脚进来的,那么即便他在下面大厅看错人了,队伍后面的不是徐朗,徐朗坐的是他前一趟电梯,但是他排队的时候,也应该能看到才对啊,“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李文华很是不甘,疾步走进了办公区。

    而张玉娇在后面叫道:“李经理,您还没完成签到呢?时间快到了。”

    然而,一心想要整治徐朗的李文华根本就没有听到张玉娇的这句提醒。

    来到办公区之后,徐朗赫然坐在自己的“小方格”里,而二十几人的办公区,唯独他李文华是最后一个到来的,他实在是难以置信,禁不住气冲冲的走到徐朗跟前,一把拍住了徐朗的肩膀,“徐朗,你明明已经迟到了,为什么你会比我早?”

    对于这个傻B的问题,徐朗实在不想回答,按照以前的个性非狠狠的打遍他不可,但是如今的他转性了,决心与过去说再见,所以,徐朗只好强压着怒火。

    这时候,所有同事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徐朗身上,不知道二人会爆发什么样的冲突。

    “李经理,你这是什么话,你可以去查一查啊,我签到的时候是八点五十八分,貌似迟到的不是我,而是你吧?”徐朗淡淡的说道。

    一听到这话,李文华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回转身体,打算补充签到程序,却被张玉娇告知,签到程序已经自动关闭,因为时间到了。

    这也就意味着,一个月的全勤奖五百元,一半的年终奖一万元瞬间泡汤了,本来想整治徐朗,自己却平白无故的丧失这么多的金钱,大学毕业之后,他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一步步爬到了部门经理的位置相当的不容易,在江都这座大都市终于买了一座总价将近200万的房子,刚刚付了首付,原本这一万多的奖金可以让他过个好年,却没有想到瞬间便泡汤了。

    而这一切他都归咎于徐朗身上,这个刚来公司一个多月,才20岁出头的毛头小子!

    但是现在,在没有有利借口的情况下,李文华实在不好向徐朗发飙,只好再找时机。

    漫长的一个多小时的会议还在进行,李文华有意无意的数落徐朗,但是还不至于“发大招”的地步。

    临近会议结束的时候,徐朗的手机突然响了,这让李文华心中很是得意,因为公司早就有所规定,会议期间手机不可以响,一旦响了不可以接听而且还要扣除本月奖金,一旦执意接听的话,上报主管部门,随时有解聘的可能,丽人服装出口贸易公司正是凭借这么严格的各项规章制度才在短短的两年时间内跻身华夏国时尚服装类公司的领导品牌行列,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业绩。

    徐朗进入公司之后,虽然也觉得这样的公司太过压抑,但是好在公司百分九十以上都是女性,而且个个都是美娇娘,身处花丛之中,即便再严厉的规矩他也是忍受得了的,毕竟这些严格的规矩跟他在国外组织中的那些可以用“严酷”来形容的制度相比,要宽松多了。

    徐朗本来不想接听这个电话,但是一看到是老家人打来的电话,而且还是含辛茹苦将自己养大成人的爷爷打来的,徐朗无论如何也要接。

    爷爷的手机还是徐朗回国之后专门给爷爷配备的,按照他老人家的节俭理念,断然不会自己买手机用的,用老人家的话说,想要找村里哪个人了,站在门口吆喝一声全村人都可以听见了,哪用着手机啊,即便是徐朗给他买了手机,爷爷总是说没啥事的时候不会打电话的,电话费太贵了。

    如今爷爷给自己打电话,一定是有大事了。

    徐朗赶紧接听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却不是爷爷的,而是一个泼妇型女人的吼叫:“你个白眼狼,王八羔子,自己一个人进大城市享受去了,有没有想过我们呢?这些年我们白养活你啦,你忘了你上高中那年婶儿还给你买了一双球鞋呢。”

    而在旁边,一个声音有些沙哑的老人说道:“翠莲呢,你别说了,徐朗也不容易……啊……”

    “滚开,你个老不死的!”

    虽然没有亲见,但是徐朗可以想象到,那个泼妇又在虐待老人家了。

    徐朗正要开口发火的时候,谁知李文华一把夺过徐朗手中的手机,按了关机键,怒道:“徐朗,你不知道公司的规定吗?竟然这么大胆的接听电话!”

    徐朗心中本来就火气十足,本不想发作,但是经理这丫的实在是欠扁,他怒视着李文华,冷冷的说道:“把手机拿来!”

    “呦呵,你当你是谁呢,还敢命令老子!”李文华丝毫不惧怕徐朗,在他的意识里,徐朗向来是个老实人,好脾气。

    但是,李文华看错了,大错特错,错的离谱,这一点直到徐朗抓着他像是打人肉沙袋,最后将他打得不省人事,进入弥留状态之后,他才意识到的。

    所有人都傻眼了,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就像是电影里叶问宗师练咏春拳时打沙袋木桩一样的动作,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呢,一个小小的职员竟然把经理给揍了,揍的还这么狠!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看到这一幕的同事们惊讶之余,心中禁不住一个词:偶也!

    因为狠揍刁毒经理李文华的场景,曾经多次出现在他们的梦境之中,如今竟然变成现实了。

    李文华在弥留之际,呻-吟道:我——要——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