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05章 【姐姐的胸肌真发达】

第005章 【姐姐的胸肌真发达】

    徐朗心中担心爷爷的安危,来不及回租住的房子收拾东西了,本来也没啥要带走的,但是从江都到故乡即便使用最快的交通方式,起码也要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不知道等自己赶到家中的时候,爷爷已经被摧残成什么样了。wWw.00ks.cOm

    就在徐朗心急如焚之时,接到了省城养老中心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将黄忠老人接进了养护中心了,徐朗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从江都到省城江州市有多趟航班,坐上飞机,一个小时的时间便可以到达了,再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可以到达省城养老中心了。

    想罢,徐朗急忙赶往江都国际机场,购买了江都飞往江州的飞机票。

    要离开江都了,这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之前选择来这里的时候,完全是为了初恋女友张晨曦,但是如今,却没有那个必要了。

    想到这里,徐朗的心情禁不住有些沉重,毕竟是自己从小就相恋的女友。

    永远难以忘记他们俩一块上学、放学,一块插秧、捕鱼的情景,当所有的同学都嘲笑徐朗是个孤儿的时候,唯独张晨曦不离不弃的跟他站在一起,还总是从家里偷出好吃的给他吃,放学后还帮着他一起和黄忠爷爷捡拾垃圾。

    县城的高中距离村里很远,条件好的学生一般都选择住校,而徐朗和张晨曦的家庭条件都不好,他们俩只好选择住在家里,整整三年的时候,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都是徐朗和张晨曦趁着天不亮便赶向县城高中,夜里十一二点从县城走回家中休息,来来回回走的路可以绕地球赤道一圈了,也正是那个时期,二人懵懂的情愫开始加深。

    不过,那个时候,十几岁的徐朗不敢做什么亲昵的举动,顶多就是趁着路上前后几百米内不见人影的时候,和张晨曦牵牵小手,胆子再大一点的话,最多也就是亲个小嘴。

    而每当趁张晨曦不注意,突然吻她一下之后,张晨曦都会羞臊不堪的往前跑,不再理徐朗。

    现在回想起来,那该是一段多么美好纯洁的初恋啊,然而,如今的张晨曦却没有了往日的纯情,成为了一个十足的拜金女郎,双眼之中看到的似乎只有金钱利益。

    要说徐朗心中一点恨意都没有,那是假的,有人说,爱恨都是相伴而生的,徐朗心中有些恨,自然还有些爱,毕竟是自己的初恋呢。

    然而,今日就要永远的离开江都了,徐朗虽然没有做好将来去哪里发展的打算,但是却打定主意,不再回来了。

    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徐朗禁不住通过窗户望向了渐行渐远的江都大都市。

    再见了,江都,再见了,初恋。

    徐朗在心中对着自己说道。

    不过,心中貌似还惦念着一个人,那就是昨天晚上稀里糊涂夺了人家清白的那个美的一塌糊涂的美女,况且又发生了今天女厕所的一幕,徐朗心中对那个女孩更加的好奇了,可以猜到那个女孩应该也是洪鼎大厦上班的,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印象呢?不知道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徐朗的离开而断了线索,徐朗相信,未来不会再和那个美丽的女孩再有任何交集了。

    擦擦的,我这时候不是应该最想念的是初恋女友张晨曦么,怎么好好的又想起另外的女孩了呢,晨曦啊晨曦,幸亏你没有跟着我这个花-心大萝卜,徐朗自嘲道。

    徐朗赶紧整理凌乱的思绪,不再想张晨曦,也不再想那个美丽的女孩,索性闭上眼睛。

    然而,就在徐朗正在闭目养神之际,突然被一阵尖叫声给惊醒了。

    “啊……不要杀我……”一个中年男人的叫声。

    “大家都不许动,我们只为劫财,不为人命,识相的话,就乖乖的把兜里的钱拿出来,不然的话,人命我们也是会要的。”一个黑色面罩,手持AK-47****的彪形大汉对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商务男士说道。

    徐朗很不幸的遇到了劫机事件,这些年来,华夏国的治安和国力水平都有很大的提升,劫机事件越来越少了,但是几年不发生一次的劫机事件却让徐朗赶上了。

    这种事情徐朗倒是听说过不少,这些飞机上的劫匪成功率是最低的,但是一旦成功的话,收到的回报却是最高的,因为使用飞机这种高端交通方式的人士一般都是有钱人,尤其是某些特殊的航班,搭载的都是一些高端商务人士,虽然一般现金比较少,但是男士手上的腕表,女士脖子上的项链就足以卖个几百万,所以劫一次飞机的收获远比劫火车,劫客车高的多。

    比如徐朗乘坐的这一班飞机,显然是一块肥肉,整个飞机是限座的,只有50个座位,仅仅有一个高端商务舱,票价是一般头等舱票价的五倍,不是商界大鳄,又或政界高官是没有条件乘坐的。当然,只要有足够的钱支付飞机票钱,别人也是可以坐的,徐朗要不是急于见爷爷,也不会坐这一趟飞机的。

    但是,劫飞机对劫匪的素质要求更高,首先,他们的身手要好,而且,还要会一些化妆易容的手段,不然的话,过安检的时候视频监控这一关就过不了,再者,还要有相应的配套设备,比如相应的假证件,以及相应的接应措施,比如飞机在中间迫降之后,地面上就要有专机或者高速的汽车接应,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当然,劫匪之间的紧密配合也是必不可少的。

    徐朗随便的搭了一眼,便足可以看出这是一支至少有五个人组成的专业队伍,之所以说是“至少”,因为徐朗只看到了四个人,如果换做是徐朗干这件事的话,在机长室也至少要配备一名人员,以防机长和驾驶员向地面发射求救信号。

    人数虽然不多,但是个个都是好身手,甚至都是特种兵或者国外雇佣兵出身,虽然戴着面具,但是也能看得出来他们是易容过的。

    乘客们见到如此情况,纷纷吓得面如土色,虽然都是商界或者政界的精英,见过的世面不少,但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呢,为了保命,纷纷拿出身上值钱的东西。

    一个戴着面具的劫匪手持探测设备走到了一个中年大胖子前,在他身上晃了晃了,在男人脸部上时,只听探测器滴滴的响起来,劫匪怒道:“嘴里的东西,立即拿出来。”

    “大……大哥,我嘴里是金牙……拿不出来……”那个男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妈-的,叫你拿不出来!”劫匪显然是个老手,知道那个男人没说实话,一拳打了过去,只见男人口吐鲜血的同时,还吐出一颗镶着南非钻石的戒指,价值自然不菲。

    徐朗本不想动手,但是一旦这些劫匪成功的话,飞机势必不能准时降落到江州机场了,那样的话,看爷爷就要误点了,所以,徐朗绝对不能让他们成功。

    徐朗径自站了起来,解开安全带走到了走廊中间,自顾自的往前走。

    最前面的劫匪看到徐朗这个小伙子,先是一愣,似乎没有想到此时会有人这么做,然后立即拿着枪口对准了徐朗,“站住,你要干什么?再往前走一步,老子就打死你!”

    然而,徐朗却并不理会他,径自往前走。徐朗估摸了一下对战形势,要想确保动手成功的话,他必须走到四名劫匪中间才有把握。

    在别人看来,徐朗的行为就像是傻子一般,劫匪也有点懵了,禁不住怒道:“你是不是傻子啊?听不懂人话吗?老子让你站住!”

    徐朗猛然抬头,双目之中显露出无尽的杀机,四只飞镖从袖口中滑落至手心。

    然而,就在徐朗打算出招之时,却只见机舱连接驾驶室衔接处,正在地上蹲着的一名空姐突然从地上弹跳而起,一脚踢掉了面前劫匪手中的机枪,与此同时,另外两名坐在客座上的乘客也伺机而起,手中赫然拿出两把****对准了站在他们身旁的劫匪。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种情节貌似只有在电影里才能看到,却不料在现实中上演了。

    徐朗知道,空姐和那两名乘客应该是便衣特警,目的自然是抓捕这几名劫匪,既然有人出手了,他便不想再动手了,立即收起了飞镖。

    就在徐朗愣神之际,那名“空姐”脚下似是踩着清风,一阵风似的飞身而至,随即又是一脚踢落了徐朗身前的那名劫匪手中的机枪,一个凌厉的动作,便遏制住了那名劫匪的咽喉,转身来到了徐朗跟前,回头瞪了徐朗一眼,“你个傻瓜,差点坏了我们的大事,还不快回去坐好!”

    刚上飞机的时候,徐朗由于心情沉重,对空姐没有多加关注,如今这名“空姐”就在自己身前,几乎是零距离的接触,而且由于角度恰到好处,徐朗一眼便看见了“空姐”胸前那几欲撑爆内衣弹跳而出的双峰,禁不住喉咙干痒,吞咽了一口口水,不由得惊叹道:“姐姐,你的胸肌真发达,怎么练的啊?”

    “你说什么?!”

    尽管徐朗的声音极其小,没想到“空姐”还是听到了耳里,禁不住脸上一红,瞪了徐朗一眼,不过情况紧急,她也不多做追究,立即袭击身前的那名劫匪。

    正如徐朗多料,“空姐”和那两名男乘客都是特警假扮的,不仅这样,机长身边的助理也有特警,看到这边动手了,机长身边的特警也行动起来,顺利的抓捕了领头的那名劫匪。

    至此,无名劫匪全部落网。

    然而,其中一名劫匪却冒着被击毙的风险从最近的距离处抓过来一名真正的空姐,他的身子迅速躲在空姐的身后,“都不许动!再动的话,我就打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