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09章 【童年“囧事”】

第009章 【童年“囧事”】

    坐在出租车上,徐朗不停的催促司机,开快一点,再快一点,爷爷是抚养他长大成人的恩人,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www.00ks.com

    徐朗口中的“爷爷”名字叫做黄忠,但并不是他的亲爷爷,他从小就是个孤儿,是爷爷黄忠捡拾垃圾的时候,在大雪中捡来的,当在大雪中看到徐朗那胖嘟嘟的小脸蛋的时候,老人家就喜欢上小家伙了。

    当时的时候,黄忠老人在徐朗身上除了包裹他的襁褓之外,脖子上还挂着一个长命锁,锁的正面上刻着一副精美的“八仙龟背寿桃图”,寓意自然是长命百岁的意思,背面刻着“徐朗”两个字,想必正是婴儿的名字。

    从长命锁和锁上面的名字,可以看得出来,婴儿的父母应该是很疼爱孩子的,但是为什么却把孩子放在了冰天雪地之中呢?老人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抱着孩子,先是给孩子取暖,想办法喂食,等了好半天,以为孩子的父母会出现,但是,一连一个多月,老人都没有在原地找到孩子父母的线索,只好放弃了,索性便自己抚养了。

    老人家的生活本来就十分的拮据,徐朗的到来,无疑是雪上加霜。

    黄忠老人的儿媳和儿子本来就不孝顺,因为老人执意收养孤儿的事情,更是跟老人断绝了来往。

    那么多年来,徐朗跟着爷爷受尽了人间白眼,尝尽了酸甜苦辣,但也享受到了人间大爱,是爷爷无私的爱哺育了他。

    徐朗聪明好学,爷爷东家借西家凑,一点点为徐朗攒学费,为了给爷爷省下学费,徐朗在初中时以优异的成绩连跳两级,直到供他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小徐朗更加争气,一直以来学习成绩都是前三名,两年便读完了高中全部的课程,参加了高考,爷爷黄忠很是骄傲,逢人便夸。

    那一年,也就是八年前,徐朗十五岁的时候,谁都没有料到的是,徐朗在参加完高考,接收到来自华夏国最高学府燕京大学的入取通知书后,他却无故失踪了,谁都不知道这小子去了哪里,至于出走的原因,或许只有徐朗一个人知道。

    八年过去了,徐朗突然返回了故乡,村里人都快不认识他了,但是爷爷黄忠还是一眼认出了这小子,爷爷什么都不问,一把抱住徐朗健硕的身子,流着泪要给徐朗做他最爱吃的西湖醋鱼。

    徐朗的到来,黄忠的儿子黄明和儿媳李翠莲立即开始怀疑起来,八年时间不见了,这小子从哪蹦出来的啊,该不会是来诈骗的吧,但是看到徐朗穿着上堪比城里人,而且还给黄忠买了一部手机,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内心却不安分起来,徐朗这小子在外面一定是混大发了,他们黄家养育他到十五岁,不该给些补偿吗?

    而且黄明和李翠莲怀疑徐朗给了黄忠一大笔钱,徐朗离开村里到江都寻找张晨曦之后,这一对贪财的夫妇多番来老人家里搜寻Bi问。

    不错,徐朗的确给了老人一笔钱,但是黄忠坚持不肯要,甚至以死相Bi,徐朗无奈,只好为老人办理了全程监护全托型的养老保险,花费了将近五十万元,一旦老人有个病啥的,省城的养老院将会立即将老人接入养老中心之中,为老人配备手机的目的还有一个,那就是方便省城养老院医护人员随时监护老人的身体状况。

    这不,今日,黄明李翠莲这一对不孝的儿子儿媳又来老人家里要钱了,恶儿媳还在和老人的推搡之中,将老人推倒在地,黄忠老人当即便晕倒了过去。

    好在省城养老中心的人及时发现情况,并且及时将老人接到了省城江州市养老中心。

    儿子儿媳看到黄忠老人被省城养老院的人接走了,心中更加料定徐朗这小子一定是发达了,指不定给了老人多少钱呢,更加下定决心要搜刮一点油水,既然黄忠不肯给,他们就直接找徐朗要,这才不顾老人的反对给徐朗打了电话。

    带着往日和爷爷在一块的美好回忆和对爷爷的挂念,徐朗坐在出租车上,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立即飞到医院。

    好在,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徐朗终于来到了医院,黄忠老人的监护室门前。

    “您好,这里是重症监护室,不能随便进入,请您谅解。”一名值班的小护士拦住了徐朗。

    徐朗很是无奈,但是也很理解,毕竟这是医院,自己鲁莽行事的话,可能会耽误爷爷的治疗,只好作罢。

    但是,徐朗脑海中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这个护士说这里是重症监护室,这样的话岂不是说明爷爷病的很严重?

    “什么,护士小姐,你再说一遍,我爷爷究竟得的什么病啊?”徐朗激动之下,不免有些情急,竟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眼前护士的胳膊,他的手劲本来就很大,此时再加上心情急迫,不把人家小护士弄疼才怪呢。

    小护士似乎是吓坏了,身体有些颤抖,声音也有些发颤,被这么一个粗鲁的家伙紧紧的抓着,她不禁有些花容失色。

    “你……你先放开我……”小护士的声音细若蚊蝇。

    徐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开了小护士,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啊,我只是比较担心我爷爷的病情而已,现在,你可以告诉我爷爷究竟得的什么病了吧?”

    小护士用手揉着自己的胳膊,满腹的羞愤,要不是这里是监护室,不能大声说话的话,她早就开始教训徐朗了,但是一听到这个粗鲁的家伙说里面的老人是他的爷爷,小护士像是想起了什么,禁不住开始上下打量徐朗,这让徐朗一阵疑惑。

    虽说老子长的帅,貌似这个小护士长的也很水灵,但是现在的徐朗却是没有心情泡小护士,禁不住摊了摊双手,言道:“拜托,不要犯花痴了好不好?我现在没心情看美女。”

    被徐朗这么一说,小护士脸上更加的羞红了,禁不住沉沉的垂下了头,咬了一下红热的酥唇说道:“谁……谁犯花痴啦……”

    徐朗真是无奈了,要是这个小护士是男人的话,徐朗早就一脚给踢开了。

    虽然口口声声叫人家小护士,但是,貌似人家无论是年龄,还是身上的“女性配件”,哪哪都不小,细看之下,那一身紧身的护士制服,似乎根本无法束缚住她的胸。

    “姐姐,我求你了,你还是先告诉我我爷爷究竟怎么样了吧?”徐朗以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谁知,小护士脸色更加红了,羞赧的说道:“怎么,你,你终于想起人家啦?”

    嗯?想起你啦?这都哪跟哪啊?徐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才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护士,高挑的个头,傲人的身材,尤其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和长长的睫毛,怎么看怎么熟悉。

    愣了半天之后,徐朗恍然大悟似的说道:“你,你是若楠姐?!”

    “臭小子,算你有良心,终于记起我来了。”这个叫若楠的小护士娇嗔的说道。

    虽然想过有一天也许会相遇,但是徐朗还是没有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下,禁不住由衷的感叹一声:果真是世事无常啊!

    随着二人的相认,二人的记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多前,俩人一块光着屁股玩闹的光景。

    犹记得小的时候,她就是一个强势的女孩,尽管不知道具体的俩人谁大谁小,因为徐朗的具体出生日期,没人知道,但是她还是强势的要求徐朗管自己叫“姐姐”。

    她总是掐着小蛮腰,对着小徐朗嚷道:“叫我姐姐,不然的话,我就弹你小鸡-鸡!”

    而徐朗总是强硬的回应:“不叫,就是不叫,有能耐你把我小鸡-鸡弹肿了,我也是不叫!”

    于是,强势的姐姐果断的那么做了。

    当然啦,那只是孩童时期无知的玩闹而已,随着年龄的增长,别说是弹徐朗的小鸡-鸡了,即便是看一眼都会脸红,尽管小徐朗开始穿裤子了。

    此时此刻,二人似乎都回想起了那段啼笑皆非的童年“囧事”,即便徐朗脸皮很厚,也不由得红了一下。

    而小护士就更加不用说了,已经脸红到了脖子根了,似乎不敢再多看徐朗一眼,转身,轻轻的走进了监护室。

    嘿,这倒好,刚才不让我进,你倒是进去了,徐朗一阵郁闷。

    就在这时,小护士从门缝里丢出一套隔离服,扔给了徐朗,“穿上衣服,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