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10章 【姐姐的闺房】

第010章 【姐姐的闺房】

    听到这话,徐朗明显的一愣,心道:额,我现在没有穿衣服吗?

    不过,徐朗心中担心爷爷,还是乖乖的飞快的穿好了隔离服,轻轻的推门,走了进去。Www.00kS.com

    走进监护室之后,徐朗的心不由得一沉,看病床上黄忠爷爷那一脸的苍白和周身上下的医疗设备,他知道,爷爷的病情一定不轻。

    徐朗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但他还是强自忍着,抬头看向天花板,将泪水生生的给憋了回去。

    身边的护士姐姐却已经是泪如雨下,但是担心哭声会惊醒了爷爷,她只得强忍着,香肩耸动,梨花带雨,言道:“爷爷得的是肺癌,而且是晚期,这些年来,他一直捡拾垃圾,肺部吸进了大量的有害物质,恐怕……恐怕活不过……月底了……”到了最后,她已经是泣不成声了。

    徐朗心中真不是滋味,他知道,爷爷得这种病,跟他也是有着一定的关系的,要不是当初为了抚养他的话,或许爷爷就不会这么劳累了。

    好人不长寿,坏人活千年,徐朗心中真的不忍心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行,我一定不能让抚养我长大的好人爷爷就这么死去,徐朗心中坚定的说道,同时,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一个人。

    “若楠姐,你先别难过,我想我还是有办法治疗爷爷的病的。”徐朗说着便转身向外走去。

    “哎,你干嘛去啊?”叫若楠的护士也紧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门外之后,徐朗对护士姐姐说道:“若楠姐,你办公室有没有电脑?”

    “有啊,不过,你要电脑做什么?”若楠不解的问道。

    “先别问那么多了,带我去找能联网的电脑就是了。”徐朗以一副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哦。”若楠知道徐朗不是随便乱来的人,也就不再多问,领着他去自己的办公室。

    来到门口,两名守候在门口的穿着护士制服的女孩恭敬的向若楠行礼道:“黄博士好!”

    黄若楠微笑着点点头,并没有多说话。

    黄博士?听到这个称呼之后,徐朗明显的一惊,他这才发现黄若楠和另外两名护士所穿的制服是不一样的,确切的说,黄若楠所穿的应该不是护士服,而是高级护理师之类的专业服饰。

    两名小护士跟黄博士打完招呼之后,便禁不住在徐朗身上打量了起来,在她们的印象中,黄博士从来没有带过男性进入自己的私人休息室,也没听说过黄博士有什么男性同龄亲属,她们一致断定,这位年轻俊朗的大帅哥,定然是黄博士的男友,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单独进私人休息室呢,俩人禁不住开始窃窃私语。

    黄若楠本来没有多想,但是看到两个小护士那古怪的表情,她脸上禁不住一红,不知道该不该领着徐朗进去了,在她的办公室里倒是有专人的电脑,但是,并没有联网,只有在自己的私人休息室中,才有能联网的电脑,她又不得不这么做。

    徐朗倒是没有想这么多,情况紧急,他赶紧催促道:“怎么啦?我们进去吧。”

    “啊……哦……”黄若楠神情有点恍惚的说道,赶紧轻轻打开了房间的门,把徐朗让了进去,为了避嫌,本来不打算进去的,但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只好赶紧跟了进去,红着脸看了眼门口的两名小护士,随后弱弱的关上了门。

    殊不知,黄若楠这幅表情明摆着就是不打自招嘛,门外的两个小护士不怀疑他们俩的关系才怪呢。

    黄若楠之所以觉得自己必须进来不可,是因为她的电脑是有密码的,而开机密码正是由“徐朗我想你”这句话组成的拼音字母,要是让徐朗知道她这么多年一直在暗恋着他,还不被他笑话死啊。

    趁着黄若楠打开电脑之际,徐朗禁不住环顾房间四周,突然觉得这里更像是休息室,而不是办公室,这才明白了为什么房间空气中充满了女孩的体香和香水味混合的诱人旖旎味道。

    突然,徐朗的目光定格在了紧靠窗户的床头处,只见上面的一根细绳上安静的挂着一件纯黑色的蕾丝内库和一件玫红色的胸照,貌似内库的底端还有些残存的白色晶点,应该是没有来得及清洗。

    徐朗只觉得心头咯噔一下,这个真正意义上和自己光着屁股一块从小玩到大,甚至还一块睡过觉,虽然仅限于五岁之前的时候,没想到已经成长为了这么一个极具诱惑力的纯情美女医学博士,在为姐姐感到由衷高兴的同时,自己心中也是很庆幸,毕竟有这样一位名义上的姐姐,还是很自豪的。

    伴随着熟悉的开机音乐,黄若楠突然看到徐朗正目光死死的盯着自己床头的内衣发呆,她的脸色刷的一下便红透了,那是早晨起床后,突然发现内库底端湿润了太多,本来打算及时清洗,但是护理中心领导突然打来电话要开会,她便随手将换下来的内库搭在了床头,本来自己的房间,是断然不会有外人,尤其是男性进入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朝思暮想的徐朗竟然在这时候出现了。

    再加上,昨天晚上的春-梦之中的男主角本来就是徐朗,那些湿润也全都是因为徐朗,黄若楠霎时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禁不住“啊呀”一声尖叫,猛然从椅子上窜了起来,一个箭步便窜到了床头边,随手便扯下那两件衣物,拉过被子狠狠的给盖住了,别过身子不敢再看徐朗。

    这一连串的动作,让徐朗也是一阵眼晕,对男女之事有过诸多研究的徐朗,自然是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却没有想到若楠姐姐这个从前的假小子也有想男人的时候。

    估计徐朗做梦也没有想到,若楠姐姐心中所想的男人就是他自己吧。

    此时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徐朗赶紧坐到了电脑前,打开了一个网址,输入了一连串长到无法数清数目的密码符号,而且这些符号大多还不是中英文字符数字,看起来更像是一些世界上少数民族的语言种类,密码的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不一会,电脑的显示屏上便出现了一个视频画面,里面显示的是一个有着浅黄色波浪卷发,水灵明亮的大眼睛,美到极致的五官和两片吹弹可破的红润酥-唇的西方女性,看年纪应该超不过二十五岁。

    视频开始后,二人开始了流利的英语交流。

    黄若楠是留美博士,自然精通英语,还没有开始听几句,她禁不住一阵震惊,顾不得脸上的羞涩,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徐朗身后,当看到视频画面中的女人之后,她禁不住惊愕的长大了嘴巴,一张秀口竟是成了“O”型。

    视频中的女人也看到了徐朗身后突然多出来的女孩,她脸上稍稍现出一丝异色之后,瞬即便开朗的笑了起来,禁不住香肩耸动,胸前波涛阵阵。

    “啊哈哈,想不到你的身边总是少不了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这不仅让我想起了早年间看过的你们华夏国拍摄的武侠片《香帅传奇》,你就像是楚留香一样。”

    徐朗无奈的耸耸肩,他知道女人误解他了,身后的女孩不是他的女人,而是他的姐姐,但是也懒得解释,他赶紧说道:“赶紧说正事吧,我爷爷的病你究竟有没有把握啊。”

    西方女人又是一阵娇笑,“这个问题还用问吗?你知道答案的。”

    “好吧,幸好你现在我国的香港,或许这就是天意,我爷爷有救了,我就把爷爷交给你了。”徐朗开心的说道,由衷的舒了一口气,他知道,只要是这个女人肯出手,世界上就没有她治疗不了的病。

    “我知道了,今晚零点之前,我会派我的人手从香港抵达你所在的江州市,将你爷爷接到香港来,一个月后,一定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老人家。”女人信心满满的说道。

    徐朗一阵好笑,“活蹦乱跳”这个词怎么用的那么别扭啊,但是,他知道女人的厉害之处,肺癌晚期的病人就目前世界医疗水平来说,已经是贴下了死亡标签,这个女人一个月便能把老爷子治疗的“活蹦乱跳”,世间或许只有她一个人能做到吧。

    没什么可说的了,徐朗便关上了视频,再回头看看若楠姐姐,徐朗禁不住也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