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11章 【长命锁的秘密】

第011章 【长命锁的秘密】

    只见黄若楠瞪大了眼睛,满脸的惊愕,一只手指着电脑屏幕,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wWw.00ks.cOm

    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黄若楠捂着嘴巴的手中竟然是她的内库,这让徐朗一阵愕然。

    徐朗和视频中的西方女人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有外人在旁,徐朗并不介意,丝毫没有避开黄若楠的意思,况且说,对于他来说,黄若楠也不算是外人,只是徐朗不解的是,若楠姐姐为什么会表现出如此惊愕的表情呢?竟然用内库捂着自己的嘴巴,这也太奇葩了吧?

    徐朗哪里知道黄若楠刚才紧张之下,拿过内库和自己的胸照塞到了被子底下,但是害怕被徐朗嘲笑,心中紧张,所以,一只手竟是忘了撤出,仍然按压在被子下面的内库上,当她听出来徐朗正在和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大神,被誉为世界上最顶尖最聪明的科学界和医学界的巨星、瑞典皇家学院名誉院长、诺贝尔科学和医学奖总裁判长——甄妮.查尔斯之后,禁不住惊愕的站了起来,却忘记了手中还紧紧攥着自己本来想掩藏起来的内库啊。

    对于甄妮.查尔斯,黄若楠自然是认识的,她当初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曾经有幸拜读过甄妮.查尔斯的医学著作,也曾经有幸听过一堂甄妮.查尔斯的医学讲座,曾经还以一个粉丝崇拜明星的心态,花费自己在美国打工辛苦赚来的生活费,购买了甄妮.查尔斯的传记和影集,以及她所有的视频资料,虽然视频资料不多,但是黄若楠还是深刻的记住了自己偶像的声音特质,所以,当在电脑视频中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的时候,黄若楠不惊愕才怪呢。

    当然啦,对于这番经历,徐朗自然是不知道的,所以,看到若楠姐姐这幅表情的时候,他也禁不住呆住了。

    徐朗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刚刚才看到若楠姐姐的内库上有明显的湿润晶点,现在她又拿着捂住自己的嘴巴,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徐朗挠了挠头,尴尬的说道:“那个……这个……若楠姐,你要是真有需要的话,大可以等我走了之后再做嘛,我毕竟是个男人……”

    听到徐朗这莫名其妙的话,黄若楠从惊愕中挣脱出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手中拿着的什么,她又是“啊呀”一声,急忙飞奔到床边,拉过被子便蒙住了自己。

    我晕,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徐朗更加疑惑了。

    愣了半天之后,见黄若楠把自己蒙在被子下面,半天不说话,看得出来,被子下面的黄若楠的身子还有些颤抖,徐朗禁不住走了过去,拍了拍被子,“若楠姐,你,你没事吧?”

    不问还好,这样一问,黄若楠的身子猛然一缩,颤抖的更加厉害了,生怕徐朗对她怎么样似的。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徐朗觉得再留下来就显得太尴尬了,况且心中惦记爷爷,只好说道:“若楠姐,我先去看爷爷了。”

    见黄若楠没有回应,徐朗只好自顾自的走了出去,把门轻轻的合上了。

    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和徐朗那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黄若楠才试探性的掀开被子,脸蛋和脖子依然是红润无比,低头看看自己手中的内库,羞涩的要死,禁不住狠狠的死拽内库,发誓再也不穿这种性.感的东东了。

    来到病房之后,虽然知道爷爷一个月之后肯定就会康复了,徐朗的心情还是很沉重,这些年来,自己虽然有能力了,但是却没有让抚养自己长大成人的老人家过上一天好日子,心中禁不住有些内疚。

    徐朗轻轻的握住老人家干如枯枝的手,轻轻说道:“爷爷,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让您过的这么艰难了。”

    也就在这时,只见黄忠老人的手指轻轻的抖动了下,沉重的眼皮也微微动了一下,似是很吃力的想要睁开眼睛,但最终还是没能睁开。

    徐朗知道,似乎爷爷认出自己来了,应该有话要说,他急忙握紧了爷爷的手,虽然自己不能救治癌症晚期患者,但是,让一个垂危的老人暂时恢复点气力还是有办法的。

    不知道徐朗和老人的双手之间发生了什么作用,神奇的是,不一会,黄忠老人竟然真的可以睁开眼睛了。

    当看到面前的徐朗的时候,黄忠老人显得很激动,禁不住老泪纵横,“郎儿……郎儿……真的是我的郎儿啊……”

    “爷爷,是我,我是郎儿,都是我不好,您生病了,都没能在您身边照顾您。”徐朗颤声说道。

    “郎儿,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们年轻人,还要忙事业,我一个糟老头子,哪能扯你的后腿呢,爷爷老啦,不中用了,死了也是一种解脱。”黄忠老人说道。

    “爷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我已经联系好医生了,不出一个月,您就能恢复健康了。”徐朗赶紧说道。

    “郎儿,千万别为我Cao心了,花那个冤枉钱干啥啊。”黄忠老人急忙劝阻道。

    徐朗知道,老人家一生节俭惯了,索性便不再说这方面的事情了。

    过了一会,黄忠老人吃力的抬了一下笨重的身子,像是要拿什么东西。

    果然,老人家从自己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深紫色的小包裹,这是他被养护中心的医生紧急运送到这里之前,在自己弥留之际,要其中一名医生悄悄从他家中的桌子底下一块砖块底下的浅坑中拿出来的,此时上面还有些泥土,好在老人家昏迷之后,不孝的儿子和儿媳便不再多管,赶紧跑开了,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包裹,要不然的话,定然会被他们拿走。

    黄忠老人吃力的一层一层的打开包裹,交到徐朗手中。

    “拿着,这是爷爷当初见到你的时候,在你身上发现的唯一的东西,我知道,这个东西是个贵重的东西,肯定也会值不少钱,害怕被我那贪心的儿子儿媳发现后,给你抢了去,所以,一直没敢告诉你,本来打算等你长大后,交给你,无论是拿着它寻找自己的本宗也好,还是去变卖掉给自己娶媳妇置家业也好,谁知,在你十五岁那年,你突然失踪了,我便一直替你保存着,爷爷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如今,爷爷不行了,这个东西就交给你吧,千万不要让我那儿子儿媳知道啊。”黄忠老人慢慢的说道。

    只见包括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一个长命锁,徐朗随便搭了一眼便知道,那是金度精纯,做工精美,质量无双的长命锁,光是那一根精美的挂链就足以打动许多古董收藏家,再看看正面的“八仙龟背寿桃图”,更是寓意极佳,雕工精美,又看到北面刻着“徐朗”二字,徐朗这才明白爷爷为什么会给自己起名徐朗了。

    别人的眼力或许看不太清楚,但是徐朗还是看到了在那根长命锁背面,刻着“徐朗”二字的下面,似乎还有一行模糊不清的小字,只是似乎被人刻意的浇灌了铅、铜之类的金属。

    徐朗知道,按照常识来讲,长命锁上的名字下面一般应该刻写父母的名字,又或者是“生辰八字”之类的小字,只是,现在,那些字迹划痕上面被铅、铜之类的金属抹平了,目的自然是为了隐藏什么。

    徐朗还知道,只要是找精通此术的人,将那些字迹划痕上面的铜铅之类的金属去除掉,便可以看到自己的出生日期,甚至是生身父母了。

    但是,徐朗并不打算那么做,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是他们不要自己的,或许就是他们故意磨平上面的字迹的,故意不让自己找到他们的,既然是这样,知道了他们是谁,也只是徒增恨意罢了。

    当得知自己的名字竟然不是黄忠老人所取,而是生身父母所取的之后,徐朗都开始讨厌自己这个名字了。

    徐朗将长命锁拿在手中,心中更多的是感动,倒不是因为这个东西是自己真正的家人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而是为了黄忠老人对自己的这份深情厚谊,他知道,这个物件是个古董级别的,拿出去变卖的话,少说也得上百万,甚至更多,但是黄忠老人却并没有那么做,即便是他失踪了那么多年,黄忠老人依然为自己保存着,像这样的好人,徐朗怎么忍心看着他死呢?

    “爷爷,谢谢你,不是因为这个物件,而是爷爷对我的恩情,对于我来说,您就是我唯一的亲人,所以,我并不需要拿着它寻找什么本宗,更加不稀罕拿着它变卖换钱,所以,对于我来说,这就是一个废品,枉费爷爷你这么多年辛苦的收藏,为了不让爷爷再为这件东西记挂,索性现在就丢掉它吧。”徐朗说着便随手扔向了窗户处,手中的长命锁“跐溜”一下子便飞了出去。

    “啊……你……咳咳……”黄忠老人猛烈的咳嗽了几声,虽然听到徐朗的话很是感动,但是,这毕竟是他找到自己家人唯一的线索啊,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

    徐朗这才意识到不该当着老人的面这么做,怎么说也是老人家辛辛苦苦收藏的东西,怎么能当着老人家的面扔掉呢?但是,对于徐朗来说,自己狠心的父母将自己丢在了大雪之中,没有尽到一天的父母责任,反而是连累了黄忠老人这么多年,在他心里,家人啊本宗啊之类,全都是狗屁,与其留着生恨,还不如丢弃掉。

    “爷爷,爷爷,您快躺好,别这么激动了,我说过了,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一件废品,您不要再放在心上了。”徐朗边说边用手紧紧的握住了老人家的手,好让老人家尽快恢复些气力。

    “唉……”黄忠老人叹了口气,“也罢,事到如今,爷爷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要你心里舒服就行了。”

    黄忠老人心中自然是明白的,这些年来,每当和徐朗提起他的家人的时候,徐朗都表现出了不耐烦,甚至是恨意,既然留着那个物件会让孩子不舒心,丢了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吧。

    也就在这时,医护室的房门突然被人踹开了,徐朗和黄忠老人都是一阵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