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12章 【捡到宝贝啦】

第012章 【捡到宝贝啦】

    还没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叫骂声就传来了,这种声音曾经伴随了徐朗十五年的成长时间,他怎么会不熟悉呢?

    “好啊,你个老东西,再加上你这个白眼狼野种,身体好好的时候,不给我们家带来半毛钱,现在病成这样了,竟然还有脸连累我们的女儿,要不是被我们知道了你个老东西竟然找我们女儿来了,我们家还指不定要搭进去多少钱呢?”一个乡村泼妇开口便叫骂道,边叫骂边气冲冲的朝着病床走,而她身后跟着一个长相猥琐,尖嘴猴腮的中年男子。Www.00kS.com

    来人正是黄忠老人的儿子黄明和儿媳李翠莲。

    但是李翠莲的叫骂声,倒是让徐朗很是疑惑,什么叫连累你们女儿啊?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看到李翠莲气冲冲的就要拔下安插在黄忠老人身上的吸氧设备,徐朗二话不说,抬起一脚,“吧嗒”一声,“啊哦”一声,李翠莲便被活生生的踢倒在地。

    对于这个泼妇,徐朗早就想除掉了,犹记得小时候,这一对狠心的夫妇隔三差五的就要从老人家里抢夺钱物,要知道那些钱都是老人辛辛苦苦捡拾垃圾挣来的啊,至于打骂徐朗的事情,就更加是家常便饭了。

    事实上,徐朗一个月前刚刚回到村里的时候,就想除掉这一对可恶的夫妇,但是,碍于黄忠老人的情分,毕竟是老人唯一的儿子啊,徐朗还是没有那么做,但是,今天,李翠莲这个泼妇竟然不顾公爹的死活,徐朗终于忍无可忍了。

    此时的黄忠老人又是一阵泪流满面,对于这一对不孝的儿子儿媳,他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知道他们没有能力伤害徐朗,他索性转过脸去,不再多看一眼。

    李翠莲做梦也没有想到,以前的那个受气包,整天被她剥削和打骂的野种竟然敢出脚打了她,而且,这个野孩子踢中的正是自己的小腹,那种生生的疼痛,让她的额头立即渗出了汗水。

    身后的黄明也是大吃一惊,口中叫骂着,立即上前搀扶妻子,“哎呀,老婆,你没事吧,你个野种,扫把星,真是活腻歪啦!”

    野种、扫把星,是他们两口子骂徐朗最多的两个词,骂他“野种”就不用解释了,而之所以骂他是“扫把星”,是因为,黄忠老人将徐朗接到家中之际,正是李翠莲怀孕两个月的时候,因为不满公爹带了一个野孩子,和老人吵架,她自己气冲冲的从家中踩着大雪往老人这边跑,却不料一脚踩空,流产了,因此对徐朗怀恨在心。

    不仅如此,李翠莲后来又怀了一胎,本来最希望生个儿子,但是却是个丫头,再后来就再也没有怀上过,因此,在他们心里,流产掉的那个孩子定然是个儿子,都是徐朗这个扫把星的出现,才导致他们黄家无后的。

    这些事都是徐朗小时候听好心的邻居讲的,以前的时候,也因为此事觉得内疚过,但是现在看来,这两个没人性的东西,简直太不是人了,“百善孝为先”,他们俩竟然连自己的父亲死活都不顾,这种人根本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想罢,徐朗目光中流露出杀机,决定要杀了这两个可恶的家伙。

    “你个白眼狼,你忘了,你上高中那年,婶儿还给你买了一双球鞋,没想到你现在发达了,就把我们一家恩人抛在脑后了,今天,我李翠莲非要讨回一个公道不可!”李翠莲气急败坏,说一些不嫌丢人的话,在男人黄明的搀扶下,吃力的站了起来,想要继续和徐朗叫骂,但是看到徐朗那一双充满恐怖寒气的双眼,就像是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样,他们俩的确有点肝颤。

    “你们想要钱是吧?好啊,给你钱也可以。”徐朗说着便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红色百元大钞来,少说也有两三千,虽然远远不能满足这一对贪心的家伙,但是,聊胜于无。

    果不其然,当看到徐朗手中拿出一叠钱之后,李翠莲和黄明二人就像是饥饿的野狼看到了一只肥美的羔羊一般,立即换上一副谄媚的丑恶嘴脸,走上前去,打算去接过徐朗手中的钱。

    但是,谁知,就在这时,徐朗却是突然将一叠钱随手丢向了窗户,大把的钱就这样被他给丢弃了。

    徐朗轻蔑的笑道:“钱倒是有,只是你们这种人,不配从我这里拿到一分一毛。”

    “你!你这是干什么?哎呀,你……”黄明又是惋惜,又是恼怒,禁不住要咒骂徐朗,却被妻子李翠莲给拦住了。

    李翠莲满脸堆笑,捂着小肚子,上前一步,“嘿嘿,徐朗啊,婶儿知道你这些年在外面混大发了,但是也不至于这么糟践钱呢对不对,婶儿知道这些年咱们之间有些误会,但是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以前婶儿说过的那些过分的话,你就当个屁,给放了吧。”

    李翠莲不是傻子,知道徐朗身上肯定有大钱,随手扔掉几千块钱的人能没有大钱么,为了得到更多的好处,她禁不住嬉皮笑脸的向徐朗谄媚。

    但是徐朗实在不想再看到这一张丑陋的嘴脸了,他赫然出手,径自掐住了李翠莲的脖子,冷冷的说道:“我亲自杀你,你应该感到荣幸!”

    李翠莲当即便吓蒙了,粗糙的脸憋的通红通红的,身后的黄明也是猛然一愣。

    然而,就在这生死一瞬间,从门口传来一声娇喝,“啊……徐朗,你在干什么?爸,妈,你们怎么在这里?”

    来者正是李翠莲和黄明的女儿黄若楠,她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疾步冲到了徐朗和母亲身边,她知道,徐朗这些年肯定会恨她的爸爸妈妈,她自己又何尝不恨自己的父母呢?在父母的身上,她只看到了贪婪和阴暗,没有半点人性的光辉,对她这个女儿也是不理不睬,因为她不是儿子,这正是爹娘给她起名“若楠”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徐朗失踪之后,黄若楠才刻苦的学习,发誓要离开这个没有任何留恋的家,要不是她现在学成归国,光耀门楣的话,恐怕她的父母连认都不会认她了。

    但是,血浓于水,他们就算是再坏,毕竟是生养自己的爹娘,看到徐朗死死的掐着母亲的脖子,黄若楠还是不顾一切的上前阻拦。

    “徐朗,我求你啦,放过我妈妈吧,我保证不再让他们来这里骚扰爷爷。”黄若楠留着泪哀求道。

    黄忠老人也禁不住转过身来,吃力的说道:“郎儿,让他们走吧,我不想看见他们。”

    面对爷爷和姐姐,徐朗最终还是没能下死手,不然的话,若楠姐必定会恨他的,她的父母虽坏,但是若楠姐姐却是一个大好人,小时候,没有少从家里偷偷的拿东西给他和爷爷吃,尽管冒着被爹娘打骂的风险。

    徐朗只好松开手,“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们,不然的话,你们必死无疑,记住!我只说一遍!”

    黄明连忙搀扶着妻子,战战兢兢的向后退。

    等退到门口自认为安全之后,李翠莲不死心的说道:“若楠,你爷爷没救了,你何必为这个老不死的花钱呢,你在这里工作,但是没有这么多钱给老东西治病啊。”

    “妈,你们别再说了,爷爷在我们这里入了保险,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这一切都是徐朗安排的,你们快点走吧,不然的话,徐朗要是再动手的话,我绝对不会再为你求情了。”黄若楠说道。

    从黄若楠的话中徐朗这才明白李翠莲之前的话,原来若楠姐姐是在这里工作的,之前给爷爷入保险,的确不曾只会她,因为他回国后,并不知道若楠的音信。

    听到女儿的话,李翠莲和黄明也是大吃一惊,他们之前打听过,在这种地方做全托型保险,少说也得五六十万,女儿回国后刚刚在这里参加工作,谁知老东西病倒了之后,竟然被养护中心接到了这里,他们还以为是女儿花的钱呢,原来是徐朗这个臭小子啊。

    不过,李翠莲二人更加认清了一点,徐朗一定是个大款,这层关系绝对不能搞僵。

    于是,李翠莲二人边往外退,边不知廉耻的对着徐朗说道:“郎儿啊,你好好跟你姐姐处哈,其他的事情就当是没有发生啊。”

    看到女儿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二人才不甘的离开了。

    黄若楠真心的厌恶自己的父母,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她缓缓转身,对着徐朗真诚的说道:“对不起,也谢谢你放过我妈。”

    徐朗没有说话,而是走过去安慰黄忠老人,他知道老人家也一定很伤心。

    黄若楠这才发现爷爷竟然清醒了,她也感到很是惊喜,赶紧走到了病床边。

    三人聊起了天,聊聊童年的往事,聊聊今后的打算,不再多想刚才发生的令人不快的事情。

    而李翠莲和黄明这两个家伙自然不会真的甘心离开,他们费尽了很大的力气,才绕到了楼后方,黄忠病房所在的楼下面,他们这么做自然是去捡钱的。

    黄忠老人所在的病房在十五楼,大把钱的钱从窗户上扔下来,大半飞的很远,但是仍然留下了许多张。

    远远的便看到了楼后地面上红红的百元大钞,李翠莲二人很是欣喜,然而,当他们急切的将钱捡到手中的时候,禁不住快哭了,也不知道徐朗这个臭小子是怎么做到的,每一张百元大钞竟然都像是被火烧去了一大半,即便是几张合在一起,也是断然不能凑成一张完整的。

    他们哪里知道,徐朗并不是简单的扔出了那些钱,而是做了手脚,使得那些钱每一张都恰到好处的变成了残缺的废纸,即便是几张合到一起,也是没有一张是完整的。

    李翠莲和黄明颓然的跌坐到地上,以为这是徐朗故意耍弄他们,从他裤兜里拿出来的时候,本来就是早已经烧坏了的钱,只是当时他们没有看仔细而已,他们并没有怀疑这是徐朗当时做下的手脚,因为,在他们看来徐朗是绝对不能做到的,所以,他们连那样想都没有想。

    来人心中自然万分的气馁,然而,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李翠莲的眼光突然一亮,像是看到了宝贝似的,只见她在地上爬着,向前挪动了几下,将地上的一把金黄色的长命锁拿在了手中。

    黄明也立即爬了过来,欣喜的问道:“老婆,这是啥啊?值钱不?”

    李翠莲将长命锁用牙咬了几下,直到咯的牙床生疼,略有所思的说道:“这东西八成是个古董,能卖个几千也说不定呢,走吧,赶明有人收古董的来村里了,咱们就把它卖了。”

    俩人搀扶着,离开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