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13章 【我来那个了……】

第013章 【我来那个了……】

    病房里,传来一阵阵欢声笑语,三个人聊得非常欢乐,黄忠老人的病痛似乎也一扫而去,即便是面对死亡也没有那么可怕,他最放心不下的孙子和孙女,如今都混的不错,虽然不知道徐朗这些年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老人家知道,徐朗今后的生活应该不用他Cao心了,而孙女黄若楠已经成为了村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更是唯一的一名博士生,真是为他们老黄家争光,更可贵的是,孙女黄若楠人品贤良,一点都没有遗传她父母的恶习。www.00Ks.com

    “唉,爷爷真是很欣慰啊,只是还有些事情放不下。”黄忠老人突然叹口气说道。

    “爷爷,什么事儿啊?”黄若楠急忙问道。

    “就是你和郎儿啊,你们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也都该成家立业了,我像郎儿这么大的时候,都生了你爸爸了。”黄忠老人说道。

    听到这话,黄若楠和徐朗都不知道该如何答话,貌似他们俩的确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但是却好像都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见两个人不说话,黄忠老人又是哀叹一声,他自然是了解自己的孙女的,知道孙女心中一直喜欢着徐朗,老人心中自然非常同意,只是老人也知道,徐朗之前的时候好像跟一个邻村的女孩很要好,他回来后,到江都市工作也是为了去找那个女孩,不能撮合孙女和孙子,老人心中不免有些遗憾,所以,在临死之际,他打算做最后一次努力。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若楠,爷爷知道你心里一直喜欢着郎儿,不知道爷爷能不能在临死之前看到你们两个走到一起。”黄忠老人满怀期待的说道。

    听到这话,徐朗很是吃惊,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若楠姐姐心中喜欢自己,这才明白了为什么小时候若楠姐姐一直排斥他和张若曦在一块玩耍,明白了为什么每次拜托若楠姐姐替自己向张若曦传送情书都是杳无音信,也明白了隐约记得十岁那年的时候,若楠姐姐趁着自己睡觉的时候偷偷的亲吻了一下自己的脸蛋……

    要不是爷爷说出这些话,恐怕徐朗还蒙在鼓里呢。

    是啊,这一切老人家都看在了眼里,或许小时候他们俩青春懵懂,不懂事,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徐朗突然失踪之后,孙女经常坐在徐朗曾经睡过的房间一个人发呆,这一呆就是三年,直到孙女上了大学,后来又出国留学,即便是这样,每年回家都要先回爷爷家,老人家知道孙女是想第一时间看看徐朗有没有回来。

    黄若楠不知道这一切原来爷爷都是知道的,但是徐朗这个傻弟弟却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现在突然被爷爷当着徐朗的面说出来,她的脸上禁不住一片红霞飘过,赶紧垂下了头,娇嗔的说道:“爷爷,您说什么呢!”

    黄若楠和徐朗分别半蹲在病床的两边,由于徐朗的身高比较高,而且角度也正合适,此时这个角度,恰好能够看到黄若楠那几欲胀破胸衣,跳脱而出的东西两个半球,就像是覆盖了一层皑皑白雪的两座山峰,徐朗知道,在那两座峰顶之上一定镶嵌着两颗鲜嫩的红莓,再加上徐朗之前最喜欢看的制服诱.惑之一的护士装扮,更是充满了无限的诱.惑。

    碍于姐弟的身份,徐朗之前并没有过多的非分之想,再加上他心中一直装着张若曦,但是经历了人生巨变之后,尤其是被张若曦抛弃之后,徐朗觉得是该给自己的感情找一个归宿了,对自己一往情深的若楠姐姐,未必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更何况,这样做也能在最大程度上宽慰爷爷的心呢。

    只是,从姐弟的身份,突然要向恋人的身份转变,徐朗一时之间有些难以接受,毕竟自己心中还藏着别的女人,而且身体上也早就接受过不少的女人,他觉得这样做对若楠姐是不公平的。

    房间中的气愤一下子冷了下来,谁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茬儿。

    最后,还是黄忠老人开口说道:“唉,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由你们年轻人自己处理吧,我这个糟老头子就不插手了,尽管有些死不瞑目,但是干涉你们的幸福,恐怕我这个糟老头子会更加遭人嫌弃吧。”

    本来是老人宽慰自己的话,徐朗听来却是十分难受,禁不住急忙说道:“爷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我……”

    徐朗本来说要答应爷爷,但是还没等自己开口说出来,黄若楠却是急忙说道:“是啊,爷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我们俩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子,相信找到自己心仪的伴侣不会是件难事的。”

    听到孙子孙女这么说,黄忠老人也便不再多说什么。

    徐朗看了看黄若楠,也没有过于纠结这件事情,想必若楠姐姐说的对,各自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圈子,即便若楠姐姐之前的确喜欢过自己,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人家又有了自己真心喜欢的对象也不一定呢。

    但是,徐朗哪里知道,黄若楠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给徐朗什么思想包袱,她知道,徐朗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在这种时刻,为了安慰爷爷的心,一定会答应爷爷的,但是,那样做,却未必是徐朗的本意,她不想徐朗为难,所以,当洞悉徐朗即将答应爷爷的要求的时候,她急忙拦截住了,心中却更加不是个滋味了。

    老人家心里似乎还惦记着一件事情,只听他又慢慢说道:“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还有亚楠那个丫头,你爸爸妈妈真不是个东西,本来亚楠学习成绩也很好,但是却被你狠心的爸妈愣是勒令停止了上学,才念到初一就不让念了,那丫头成天跟着一帮小混混在一起,身上沾染了不少恶习,这些都是你爸妈给害的,但是我知道,那丫头其实本质上不坏,只要是有人悉心教导,还是能重走正途的,若楠,郎儿,你们当哥哥姐姐的,在我走后,一定要好好的拉扯一把你们的妹妹啊。”

    老人家口中的“亚楠”自然是黄若楠的妹妹黄亚楠,李翠莲两口子一心想要生儿子,唯一一胎可能是儿子的第二胎,却因为徐朗的到来流产了,后来生下的又是个女儿,盼子心切的两口子便又给二女儿起名叫“亚楠”。

    无论是“若楠”,还是“亚楠”,李翠莲两口子都没有用心抚养,整天不是打就是骂,大女儿有幸凭借优异的成绩,一路保送上大学,读研究生,后来又凭借国家和社会的帮助,出国留学,读了医学博士,两口子一直秉承“女娃读书没啥用”的理念,但是,想要拉回大女儿已经是鞭长莫及了,学校也是不放人的,因为黄若楠的成绩太好了。

    有了大女儿的教训,李翠莲两口子对二女儿的管束就更加严格了,上到十三岁的时候,就不让上了,愣是拉回家种地,叛逆的黄亚楠当然不肯服从,但是她又能做什么呢,只好任凭爹娘的摆布。

    可谁知,正值青春叛逆期的黄亚楠从此变得越来越脱离一个正常女孩的轨道了,和镇上的小流.氓青年混在一起,后来进城务工之后,更是无法无天,光是因为打架抢劫就进了两次警局了。

    二女儿是这样的结果,也是大出李翠莲两口子的预料,多番管教,但是小丫头每次回家都把抢来钱物扔给家里一点,贪财的夫妇俩就再也不说什么了,甚至鼓励女儿多抢劫一点。

    这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徐朗离开之后,所以,他是一点都不知情的。

    而姐姐黄若楠虽然知道一点,但也不是很详细,况且她这些年都在外地,又或者在国外读书,根本就无暇顾忌妹妹。

    三个月前,黄若楠学成归国,第一时间便是回家找自己的妹妹,想要培养她重新上学,但是却根本见不着她的人影,如今,她也不知道妹妹究竟在哪里野去了。

    得知爷爷心中放不下妹妹之后,黄若楠一阵心痛,“爷爷,你放心吧,我这个当姐姐的,一定尽自己所有的努力把妹妹拉回正途。”

    徐朗也做下了保证,虽然和这个二妹的感情不及和若楠姐姐的感情深,但是毕竟曾经也在一起生活过几年,况且也是黄忠爷爷的亲孙女啊。

    三人又聊了一会,老人家很快便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香港了,为了配合治疗,徐朗允许甄妮.查尔斯派去接黄忠老人的手下给老人使用了无毒无害的镇静剂,安静的接受治疗,直到一个月后才能完全康复。

    徐朗和黄若楠将黄忠爷爷等人送上江州飞往香港的飞机之后,已经是夜里凌晨一点多了。

    坐在候机休息区,徐朗突然觉得黄若楠有点不对劲,只见她不时的用手按压自己的小腹,眉头也不由自主的紧皱几下,这让徐朗很是疑惑。

    “若楠姐,你,你怎么啦?”徐朗急忙问道。

    “哦,没,我没事……我们快走吧。”黄若楠急忙说道,边说边抬起了身子,但是突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又紧接着坐了下去。

    这让徐朗更加疑惑了,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啊?看着黄若楠越来红的脸,越来越古怪的面部表情,徐朗禁不住问道:“若楠姐,你究竟怎么啦?”

    “我说啦,我没事!”黄若楠嗔怒道,暗骂自己太不争气了,该死的大姨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而且今天的出血量还特别的大,她现在穿着护士制服,连体的护士短裙刚刚盖过膝盖,一旦是渗出血迹来的话,她雪白的臀部护士服势必会一片鲜红,她刚刚要站起来,却突然感觉到大姨妈来势汹汹,让她不敢站起来。

    此时,黄若楠最需要的自然是卫生.巾,但是自己一旦起身的话,势必会遭人笑话,面前可用之人,也只有徐朗这个傻弟弟了,但是,这种话,让她怎么开口啊?

    憋了半天,又看到徐朗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黄若楠羞红着脸,紧咬着嘴唇,低声说道:“我……我那个……来了……”

    “啊?那个?那个是哪个啊?”徐朗下意识的问道。

    “你,哎呀,你真笨,那个……就是那个啊……”黄若楠显得很羞愤,今天出的糗貌似很多了。

    徐朗细想之下,貌似明白了几分,紧接着又说道,“哦,是来月.经了吧?”

    黄若楠涨红着脸,剜了徐朗一眼,怒道:“要死啊你,非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来那个了吗?”

    「「PS:兄弟们,求收藏,新书的命运完全由你们的支持决定,有了大家的支持,消魂会更加给力的。嘿嘿,那个啥,我宣布,凡是收藏本书的兄弟,每人赠送校花一朵。嗯?你是女生?那好吧,消魂只好委屈一下,把自己赠送给你们啦,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