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14章 【怎么又是她!】

第014章 【怎么又是她!】

    姐弟俩尴尬的僵持了半天,最终,黄若楠还是忍不住小声说道:“徐朗,你,你能不能帮姐姐一个忙?”

    “嗯?什么忙?说吧。Www.00kS.com”徐朗爽朗的说道。

    “你去机场服务区的便利店,帮我买,买那个吧……”黄若楠紧咬着红红的嘴唇说道。

    “啊?这次的‘那个’又是‘哪个’啊?”徐朗一阵头痛,虽然接触的女性不少,但是对于女孩子的一些卫生护理知识,他还是有些一知半解。

    “哎呀,你怎么那么笨呢,都这么大的人了,将来你怎么娶媳妇啊。”黄若楠埋怨道,“算了,还是我去吧。”黄若楠说着便要起身,但是紧随着又坐下了,她实在是不能动弹呢,夏日轻薄的衣服,一定会渗出血渍的。

    徐朗又是一头雾水,搞不明白这件事究竟跟能不能娶媳妇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也怪不得徐朗,高中的时候,虽然开设过生理卫生课,但是老师们大都不好意思开口教授,让学生们自己去领悟,反正这些知识也不是高考内容,徐朗为了节省时间,索性全部都略过了。再后来,他一直过着茹毛饮血的日子,对这方面的事情缺乏一定的研究,也是情有可原的。

    见徐朗真的不知道,黄若楠只好再次涨红着脸说道:“帮我去买一卷卫生巾吧。”说完便沉沉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徐朗的反应。

    “好嘞。”徐朗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起身便走向机场服务区的便利店,见到小店女服务员之后,张口就喊:“小妹,来卷卫生巾。”

    此言一出,女服务员明显的一愣,周围的几个顾客也是侧目不已,这年头,给女伴买卫生巾的男人不多见,这么张扬的去买更是少见。

    那名女服务员立马羞红着小脸,从货柜上拿过7种不同品牌的卫生巾,她的本意是让徐朗自己挑选女友惯用的品牌,因为她实在不好意思正视这个“好好男人”。

    可在徐朗看来,这么多的不同样式的纸包,原来都是卫生巾啊,想必是不同款式的,就像是女人某物的尺码一样,想必也是有标准的,临来之际,若楠姐姐并没有说要哪一款,看起来她又很着急用的样子,再回去问的话,太耽误时间了,反正自己不缺钱花,索性都买下来吧。

    “全都要了,多少钱?”徐朗开口问道。

    “啊?”女服务员明显的一愣,虽然很是不解,但是既然是顾客开口了,她也只得配合,“总共是52块2毛。”

    徐朗很快的从裤兜里掏出几张零钱来,看了一眼,不禁眉头一皱,忘记了把大部分的钱都在李翠莲夫妇面前毁掉了,不过,好在剩下的这些钱付账还是可以的,他随手将一把零钱扔给了女服务员,“给你,剩下的是小费,不用找了。”说完,抱着7卷卫生巾便快步离开了。

    看着那一把零钱,女服务员很是高兴,这个男子真是大方,一下子购买了那么多卫生巾不说,还给小费,虽然看起来小费应该不会很多,但是毕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大方的男人,她禁不住对着徐朗离开的背影,甜腻的说道:“谢谢你。”

    然后,女服务员赶紧数一数除去应付钱币,还剩下多少小费,数到最后她差点哭了,竟然还少两毛,“我靠,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当然,为了这两毛钱,女服务员倒不至于跑过去追徐朗,就当是自己倒霉吧。

    当徐朗抱着如此之多的卫生巾“招摇过市”的时候,几乎所有的顾客都很是好奇,还以为徐朗这丫的是卖卫生巾呢。

    而黄若楠远远的看到徐朗抱着那么多貌似全部都是卫生巾的东西快步走过来之际,再看到他周边无数异样的目光,黄若楠真不想和这个弟弟相认,赶紧双手抱头,心道:别过来,千万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若楠姐,我买来啦,你随便挑吧。”徐朗的声音不期而至,弄的黄若楠恨不得钻进椅子下面去。

    唉,罢了,既然今天出糗已经很多次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了,黄若楠猛然抬起来,从徐朗手中随便夺过一款卫生巾,虽然她之前对这种东西的质量档次有一定的要求,但是,都已经节骨眼儿上了,她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只是,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换卫生巾吧,还有最后的一个难关,那就是从这里走到最近的女厕所。

    “你,过来。”黄若楠对徐朗命令道。

    “啊?干嘛?”徐朗不解道。

    “你把剩余的那个全部丢弃到椅子上就行了,然后,你走在我的正后面,不许太远,也不许太近,明白了吗?”黄若楠鼓起勇气说道,这样做目的自然是让徐朗挡住自己的臀部,因为她发现已经有一些渗漏了。

    徐朗对于黄若楠的安排虽然很是不解,但是也没有多问,照做就是了,“哦。”他应了一声,随手把剩余的卫生巾丢弃在椅子上,不远不近的跟随在黄若楠屁股后面。

    如此的对立姿势,徐朗的注意力自然有意无意的便全部落在了黄若楠屁股和小腿上,那种臀部和腿部的黄金分割比,让任何一个男人多看几眼便会喷鼻血。

    然而,在徐朗即将喷碧血之前,突然看到黄若楠臀部的雪白护士短裙上竟然有越来越深的血迹,他禁不住一阵惊讶,担心姐姐会被人笑话,他灵机一动,随手从旁边的书刊栏里拿过一本杂志,紧跟而上,用杂志遮挡住了若楠姐姐的臀部,谁知用力过度了,竟然拍在了上面,黄若楠本来就羞涩不已,埋头向前走,谁知被徐朗猛然拍了一把,她禁不住尖叫一声,“啊呀,你干嘛?”

    也正是这一声尖叫,周围的所有乘客几乎都站立起来,向徐朗投来鄙视的目光,有些人开始指指点点了。

    “姐,你后面流血了。”徐朗小声说道。

    被徐朗这么直白的一说,黄若楠实在招架不住了,急忙快跑几步,好在前面就是女厕所,她一头扎了进去。

    徐朗虽然是好意,但是,在别人看来,这明显的就是一个耍流.氓的家伙,女生被他吓得躲进了厕所,不敢出来了。

    徐朗对于众人的误解倒是一点都不在意,他向来就是一个我行我素的男人,只要自己活的自在,干嘛在乎别人的眼光呢。

    然而,有一个人的目光,徐朗就不得不在意了,就在他打算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之际,却惊愕的看到了一双充满恨意,甚至是敌意的眼睛。

    只见那个穿着一身学生运动装,扎着一根长长的马尾辫,明眸大眼,美到极致的脸庞洁白无瑕,一缕不听话的发丝轻抚耳际,更增添了几分妩媚之色,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玉茎充分表达了东方女孩最美的标准,薄薄的酥.唇吹弹可破,胸.部惊人的尺码明显与一身学生运动装不符,而脚下一双洁白的运动鞋更是彰显女孩青春的活力。

    尽管看到了女孩双目之中的愤怒和鄙夷之色,徐朗的目光还是禁不住在女孩高耸入云的胸.部流连,这才发现了女孩胸牌上刻有一行字迹:江都大学经济管理系……

    而就当徐朗打算进一步看清楚女孩胸牌上的名字时,谁知女孩骤然起身,在他脸上啐了一口,怒道:“你不仅流.氓,而且还很变.态!”

    说完,女孩拉着行李箱便快步走远了。

    徐朗本想上前解释几句,但是脚步就是迈不开,因为他实在是太惊愕了,一天之内,接连两次被同一个美到极致的女孩误解,恐怕世界上没有比徐朗更悲催的男人了。

    诶?这个女孩不是应该在江都的公司么?怎么好好的跑到江州机场来了呢?为啥还穿着一身学生装呢?徐朗心中满腹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