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16章 【恶作剧之吻】

第016章 【恶作剧之吻】

    倒不是徐朗有意揩油,手掌虽然大,但是也大不过若楠姐姐作为女人的骄傲啊。Www.00kS.com

    此番情景不禁让徐朗和黄若楠都回想起了,十几年前,俩人一块光着屁股在池塘挖莲藕捉鱼虾的光景,犹记得那是他们俩都开始发育的时期,也是明显的开始男女生理不同分化的时期。

    徐朗总是好奇的指着若楠姐姐胸前的凸起问道:“诶?若楠姐,我怎么感觉,你这两颗豆豆怎么比我的还要大?”边说边用小手揉捏两下。

    黄若楠总是不无骄傲的回道:“哼,我妈说了,以后我的豆豆还会更加大,永远比男孩子的大。”

    “切,鬼才信呢。”徐朗不屑的说道。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萌动,别说是讨论关于各自“豆豆”的大小问题了,即便是被多看两眼,俩人都会脸红半天的。

    如今,徐朗再想起从前的记忆来,恍如昨日,但是若楠姐姐的胸前两颗“豆豆”已经发育成两座袖珍型的“蒙古包”了,不由得感叹时间的神奇。

    带着对昨日的回忆,徐朗终究从黄若楠上衣兜里掏出了证件和钱,交给了老板娘,领完钥匙,便急匆匆的上楼而去。

    直到进入酒店房间之后,黄若楠这才意识到俩人究竟在做什么,她禁不住更加慌乱了,整个身体都在瑟瑟发抖,颤声说道:“你,你还不快放我下来。”

    “哦,好。”徐朗赶紧将黄若楠放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此情此景,别说是黄若楠了,就连徐朗也开始慌乱起来了,房间的床头灯散发出昏黄的光线,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暧昧旖旎的味道,虽然以前没少光着身子一块睡觉,但是那也仅限于五岁之前,如今都已经长大成人了,自然接受不了这种事情。

    俩人愣了半天之后,黄若楠一把抓过酒店为顾客准备好的睡衣,急忙窜进了卫生间,“嘭”的一声关上了卫生间的玻璃门,不一会便传出来“哗哗”的流水声,想必是在清洗自己的身子。

    徐朗没有乱想肯定是假的,他虽然端坐在床头,随手打开了电视,俩眼睛也的确在盯着电视屏幕,但是,注意力究竟有没有在电视画面上,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但是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眼看着天就要亮了,许多电视台也都已经歇班了,若楠姐姐还是没有出来,徐朗很是无聊,最初的那股熊熊燃烧的火焰似乎也渐渐的熄灭,他只好关掉了电视,打算躺在床上小咪一会,谁知一拉枕头,床头柜上摆放的一件东西掉了下来,徐朗下意识的便拿在手中,随意看了一下,不由得眼前一亮,只见一盒扑克牌样式的包装上赫然写着中英文对比的“杜蕾.丝”的商标,想必是高档酒店大多都有的为客人准备的便捷服务。

    徐朗摇头苦笑,这样的服务也太周到了吧?

    也正在这时,浴室的门终于推开了,只见黄若楠涨红着脸蛋,羞嗒嗒的走了出来,湿润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几根不安分的发丝紧贴在白皙的脖颈上,粉红色的睡衣下掩盖着一具完美的女人玉.体,脱离胸照束缚的椒乳更显狂野奔放的美,白如莲藕的玉臂环抱胸前,让本就高耸的胸部更加傲然,白生生的小腿上面光洁如玉,几滴水滴还挂在腿肉之上,慢慢滑落,一双精致可爱的玉足指尖,染上了深红色的油彩,让任何男人看了都禁不住垂涎三尺。徐朗凭借超乎常人的眼力,甚至能看到黄若楠丝质睡衣下难掩那若隐若现的萋萋芳草。

    “吧嗒”一声,徐朗手中拿着的“扑克牌盒”竟是掉落在地上。

    正是这一声脆响,让黄若楠猛然抬头,却看到徐朗有些手足无措的藏着什么东西。

    徐朗是担心被黄若楠看到那个东西会更加的尴尬,所以,想要“毁尸灭迹”,在黄若楠发现之前就说藏起来,却不料黄若楠误以为徐朗在搞什么鬼,她急忙上前几步,嗔道:“哼,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刚才收藏什么东西了,是不是想要捉弄姐姐?你还以为是小时候呢,告诉你吧,小时候都是姐姐让着你,现在,再也不会让你欺负了,快点,乖乖的把东西拿出来!”

    “啊?没有啊,什么都没有啊。”徐朗急忙反驳道。

    “少骗人,我还不了解你,小时候,每次睡在一起,你总是捉弄我,还记得有一次你把一只蛤蟆放在了我的被窝里,这一次不知道你又要怎么害我,幸好被我发现了,快点拿出来吧。”黄若楠一副“看穿”徐朗的架势。

    徐朗把手背到后面,一口咬定,“若楠姐,真,真的什么都没有。”以前的徐朗的撒谎不用打草稿,如今在黄若楠面前,竟是会结巴了。

    “少来,哼。”黄若楠估计是被徐朗小时候的恶作剧吓怕了,再也不想被徐朗捉弄了,径自走了过去,想要抢夺徐朗手中的“恶作剧之物”,却不料脚下一滑,黄若楠一不小心便扑到了徐朗身上。

    情急慌乱之下,黄若楠的红唇竟是印在了徐朗的脸蛋上,来了一个“恶作剧之吻”,只是徐朗还没有来得及体会,他本能的两手一腿,推到之处自然又是黄若楠极其敏感之处。

    “啊……你起来啊……”黄若楠慌乱的大叫着,用力的推开了徐朗,胸前似乎被徐朗的大手弄疼了,但是貌似他手中还有别的东西。

    哼,果然有鬼!黄若楠顾不上羞涩,一把抢过徐朗手中的小盒子,刚看了一眼,禁不住脸色大变,随手扔向了徐朗,“啊,你个坏人!”

    黄若楠一边嗔叫,一边转身窜进了卫生间,死死的关上了门,直到天大亮,再也没有出来过。

    留下徐朗茫然的蹲在床上……一直坐到天大亮……

    擦擦的,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徐朗满腹的郁闷。

    徐朗拉开窗帘,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把满腹的郁闷与纠结全部吐露出去,然后走到浴室门外,敲了敲,“若楠姐,我下去给你买点早餐哈。”

    过了很久,里面才传出一个弱弱的回应:“嗯……”

    徐朗摇摇头,赶紧走了出去。

    在酒店附近溜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一家小吃店,而且还是徐朗最喜欢吃的杭州小笼包。

    倒不是徐朗不想在酒店吃早餐,只是他们俩的钱所剩不多,还是省点用吧,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放弃过去的所有,过上都市**丝男的生活,果然不一样。

    不过这正是徐朗想要的生活,**丝生活总比以前的孤儿生活强多了吧,要知道,小时候,他和黄忠爷爷因为长时间变卖不了手中捡来的垃圾,只得从饭馆门后下水沟中捞取一些馊了的残羹剩饭,如今能有钱买自己最喜欢吃的小笼包,岂不是幸福多了?

    “老板,先来五屉小笼包,再打包两屉外加一份小米粥一个茶叶蛋。”徐朗一进店门便吆喝道,俨然一副几年吃过饭的暴发户似的。

    老板也没有多想,顾客买的越多自然是越好,但是,当看到五屉小笼包放在徐朗面前的桌子上之后,竟然不出三五分钟的功夫,全被他吞咽下去了,这番景象实在太过惊人,老板禁不住眨巴眨巴眼睛,直到确定这五屉的确是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吃掉的。

    而周围顾客也全部投来异样的目光,见过能吃的,但是也没有见过这么能吃的啊,更加没有见过这么能吃而且还吃的这么快的。

    徐朗倒不是因为太饿,而是因为要赶时间,他担心酒店的若楠姐饿坏了。

    徐朗的五屉小笼包消灭完了,奈何老板为他打包的东西还没有准备好,因为时间太短了,他一边给钱付账,一边催促。

    而正在这时,走进来三名大汉,为首的一名赤果着上身,胸前纹着一条巨龙,张牙舞爪的样子很有黑道老人的派头。

    纹身大汉身后的两名显然是他的跟班,一脸谄媚的样子,又是拉凳子,又是擦桌子,其中一名还叫嚷道:“老板,把你们店里最好吃的都上来。”

    正在为徐朗打包的老板看到这几位家伙到来,脸色很是难看,不管徐朗的催促,连忙屁颠颠的走了过去,弯腰说道:“原来是龙哥啊,您也知道,小店只经营小笼包,没别的好吃的。”

    那名小弟跟班现出很不满的样子,瞪了一眼老板道:“那还不赶快上来啊,小笼包也行啊,不知道我们龙哥饿了吗?”

    “哎哎哎,好,好,可,可是小笼包已经卖完了,请各位大哥给我一点时间,我马上给你们做新的。”老板几乎是乞求的说道。

    “草,你他妈这不是刷我们吗?”那名小弟立马大骂道,随意的看了一眼,目光落在了吧台上准备为顾客打包的那两屉,怒道:“那不是还有两屉吗?快点拿来。”

    “啊,这个……那两屉已经被前面那个先生买走了,钱已经付了。”老板很是为难的说道。

    “付钱了又怎么样,去,给老子拿来!”那家伙不依不饶的说道。

    老板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不想惹事,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妈.的,听不懂人话是吧?老子亲自去拿!”那家伙一把推开老板,径自走向了吧台,随手便端起本来已经成为了徐朗之物的小笼包。

    然而,就在这时,自始至终,连头也不回,丝毫不动声色的徐朗却是说道:“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