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18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018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或许“龙哥”到死都不知道眼前的恶魔少年为什么会突然下杀手,怪只怪这个家伙杀害的无辜之人竟是一个捡垃圾的老人,不招徐朗的恨意才怪呢。Www.00kS.com

    永远难以忘记,小的时候,徐朗和爷爷进城里捡拾垃圾,遭受一般人的白眼也就罢了,还经常受到那些地痞混混的骚扰,不是恶意的践踏,就是抢劫钱物,徐朗和爷爷没少挨打,那时候,徐朗就在心中暗暗立志,有一天一定要给这些人一个狠狠的教训,如今,终于是实现了。

    这些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徐朗也便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转身就要离开,自始至终,他手上提着的小米粥饭盒竟然一滴都没有溢出。

    可是没走几步,徐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又转身走了回来,对着躺在地上呻.吟的混混们说道:“给你们三十秒的时间,把你们身上所有的现金都拿出来,不然的话,你们的下场也只有死!”

    此言一出,那些家伙自然不敢怠慢,虽然手臂疼痛难忍,但他们还是强忍着疼痛,以最快的速度将身上的钱掏了个精光。

    徐朗弯腰,分别将他们手中的现金都拿了过来,少说也有万把块,转身就离开了。

    徐朗现在身上没有钱,抢了这些人的钱,也好应付这几天的生活,再者说,还要回江都见那个极品美女呢,总不能连车票钱都要黄若楠花吧。

    “龙哥”手下的人本来想要出来发大财的,却没有想到抢来的钱全部被这个恶魔抢走了,他们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别说以后找徐朗报仇了,恐怕连个人生活基本上都不能自理了,更加不能继续作恶多端了。

    走到酒店房间,黄若楠已经重新换上了洁净的护士套装,上面的血迹早已经不见,估计是昨天晚上洗净之后,又用酒店的吹风机吹干了。

    重新换上那一身诱惑力十足的护士装之后,黄若楠蜷缩在床头,像一条美人鱼一般,两条白玉无瑕的细腿盘在屁股后,一只手拉开窗帘缝隙,正在向窗外张望,似是在看看徐朗有没有回来,听到开门声音,她急促的回转身体,见到徐朗两手提着塑料袋,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姐,饿了吧,快吃饭吧,两屉小笼包,一碗小米粥,还有一个茶叶蛋哦。”徐朗边说边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摆放在床头柜上,一股浓郁的包子香味和小米粥的香气立即散发出来,再混合黄若楠周身上下那淡淡体香,让人有一种飘飘然,如临天上瑶池边的蟠桃盛会一般。

    担心爷爷的病情,昨天一整天,黄若楠都没有好好吃饭,如今看到这么“丰盛”的早餐,顿时食欲大涨。

    “你当姐姐是猪啊,太多了吧。”黄若楠娇嗔道,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用筷子夹起一个小笼包,张口小口,小口小口的咬了起来。

    看着黄若楠那可爱的吃相,徐朗禁不住想起了小时候俩人一起捡拾垃圾的情景,那时候,对徐朗来说早餐的时候能吃上一个茶叶蛋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记得有一次,姐弟俩背着塑料袋路过一家早餐店,看到门口炉灶上摆放着一锅喷香的茶叶蛋,禁不住口水直流,然而,他们的废品还没有来得及变卖,分文没有。

    黄若楠知道弟弟想吃茶叶蛋,但是她身上也没有钱呢,但是为了满足弟弟,她将弟弟拉到附近的一个胡同口,让弟弟在哪等着她,她自己则跑回到早餐店门口,冒着被老人发现打骂的危险,将自己红润的小手快速的伸向已经沸腾的煮蛋的开水中,随手抓起一只茶叶蛋,撒腿就跑。

    当拉着徐朗的手跑到店主发现不了的地界的时候,黄若楠的小手心上已经烫出了血泡,但她依然强忍着疼痛,给弟弟剥开,递到徐朗手中,“给,弟弟,快吃吧。”

    那时候,徐朗感动莫名,心中已经接受了这个不是亲姐胜似亲姐的干姐姐,如今再想来,徐朗才知道,或许在姐姐心中之所以那么做,还有别的情愫掺杂其中吧。

    看到徐朗深情的出神的看着自己,黄若楠脸上又是一红,不好意思吃下去了,“干嘛那么看我,我脸上有花吗?”

    “没花就不能看了吗,姐姐的脸蛋比花还好看。”徐朗调笑着说道。

    “讨厌,没个正经!诶,你怎么不吃?”黄若楠慌乱的问道。

    “哦,我已经吃过了,你没看到吗,我的肚子已经鼓鼓的了。”徐朗边说边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黄若楠也便不再多说,小口小口的咬着包子,虽然很饿很饿,但是为了保持身材也只能吃个八成饱,尽管不想再吃了,但是看到徐朗亲自剥好了茶叶蛋,递了过来,黄若楠还是就着小米粥,将整个茶叶蛋吃了下去,不过,两屉的小笼包只吃了半屉而已。

    谁知吃到最后,黄若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竟是躺倒在床上。

    徐朗很是惊讶,急忙跑上前去,他这些年虽然经历过男女之事,但是对女人的事情确实知之甚少,只因他的经历太过特殊了,所以,并不知道黄若楠此时的疼痛是因痛.经所致,甚至在徐朗过去的意识里,似乎从来没有听女人提过“痛.经”这个词,对于月.经也只是有些粗浅的认识罢了。

    “若楠姐,你究竟怎么回事啊?”徐朗急切的问道。

    “我……我肚子疼……”黄若楠呻.吟着说道。

    看到黄若楠那十分疼痛难忍的样子,徐朗自然十分怜惜,也就顾不上那么多了,上前一步,双腿骑坐到黄若楠身上,一只手径自从黄若楠裙摆下,伸进了她的小腹处。

    黄若楠只觉得小腹处一凉,徐朗的大手已经游走进去了,她顾不上疼痛,急忙说道:“啊,徐朗,你干什么?”

    “先别乱动!”徐朗的语气不容置疑。

    黄若楠看着徐朗那认真严肃的表情,竟是出奇的安静下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小腹处突然一股暖流缓缓的输送进去,霎时间,她的小腹便不再那么疼痛了,取而代之的是出奇的舒服,她禁不住呆呆的看着徐朗,真是好奇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手段呢?

    先前问他为何认识自己的偶像巨星甄妮.查尔斯,他只是云淡风轻的随便说了几句,不想多透露,现在又施展出了超出医学范畴的神奇力量,黄若楠不惊奇才怪呢。

    不一会,这段“特殊”的治疗便结束了,徐朗也没有多想,缓缓撤出自己的大手,只是黄若楠光滑如玉的肌肤带给他的美妙触感,似乎永远的刻印在了他的脑海中,看到黄若楠正痴痴呆呆的看着自己,他禁不住问道:“若楠姐,我脸上有花吗?干嘛这么看我?”

    黄若楠竟是痴痴呆呆的回道:“没花就不能看了吗,你的脸比花还好看。”

    同样的一句话又送还给了徐朗。

    一时间,整个房间出奇的安静下来,仿佛一根发丝掉落地面都能让人听见,此时的徐朗双腿分开,整个身体匍匐在黄若楠身上,而黄若楠的两条细腿伸展开来,穿过徐朗分开而来的两条大腿,自上而下的看下去,只看到黄若楠胸前的双峰随着紧促的呼吸急剧的耸动,隔着一层衣服,徐朗都能感受到黄若楠整个身子都在渐渐的滚烫起来。

    霎时间,徐朗作为男人的骄傲之物正在渐渐的苏醒,渐渐的伸长开来,恰恰抵触在了黄若楠两股分叉处,隔着徐朗的裤子,正欲冲天而出,又似一只昂扬的龙角,带着狰狞的攻势势如破竹般的前进,只听黄若楠嘤咛一声,似是感觉到了那种狰狞之力,禁不住拉过被子蒙住自己的脸部,不敢去看徐朗。

    如此这般情形,徐朗哪里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他作祟的大手竟然慢慢的深入短裙底端,怀着一颗朝圣般的心情,轻轻的按抚在上面,没有几下,若楠姐姐那里已经成为了一汪清泉一般。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就在徐朗即将展开猛烈的攻击之际,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竟在此时响起,放在一边的黄若楠的手机锲而不舍的响了起来。

    也正是这个“不合时宜”的手机响声将黄若楠拉回了现实,她慌乱的推开徐朗,拿起手机冲进了厕所,去接电话去了。

    徐朗颓然的躺倒在床上,狠狠的垂着床头。

    这叫什么事儿啊?老子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呢!徐朗郁闷的想道。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折戟沉沙”不是老子的风格!

    想罢,徐朗从床上跳下,一边脱衣服,一边往浴室冲。

    然而,就在这时,黄若楠拿着手机急冲冲的跑了出来,惊叫道:“徐朗,不好啦,我妹妹出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