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递021章 【小名“徐二蛋”】

递021章 【小名“徐二蛋”】

    正在开会的****突然收到了儿子的求救信息,立即便意识到了这件事非同小可,以前的时候儿子在外面惹祸了,遇到摆不平的事情啦,总会让他这个爸爸屁颠屁颠的过去擦屁股,谁让他是李光的爸爸呢,而且还是老来得子,虽然也知道儿子是个不务正业的主儿,但是也不忍心多加管教。www.00ks.com

    不过,之前的时候,儿子一般都是给自己打电话,而且语气几乎都是命令般的,好一点的话,也是“通知”一般的语气,而现在却是用短信的形式,语气还不太正常,他知道,儿子这次一定是遇到了大事了,而且很可能是聪明的儿子偷偷的给自己发送信息求救,为的是不被坏蛋发现。

    带着种种复杂的心绪,****立即暂停了会议,并且给在江州市公安局西区分局做局长的好友李伟打电话,李伟不仅是自己的好友,还是本宗本亲,官官相护,拉帮结派,这些年来,二人联手干下了不少为非作歹的事情,儿子遇到了危险,****自然一定会叫上李伟帮忙。

    李伟二话不说,立即出动了两个小分队,足足三十名警员,外加由10人组成的专业营救人质的特警小队,他判断,李光很可能是被歹徒劫持了,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不夜天酒吧”出发了。

    而酒吧包厢之中的徐朗兄妹三人,还在嘻嘻哈哈的话家常,而李光那一伙的人马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徐朗哥哥,你快跟我说说,你这些年都跑到哪里去玩啦?长高了,长壮了,也长帅了,嘿嘿。”黄亚楠一边说,一边用力掐着徐朗胸膛上的肉块。

    虽然徐朗根本就不会感觉到疼,但是也觉得有些无奈,只得苦笑着摇头。

    “亚楠,你闹够了没有啊?我们快离开这里吧,难不成还等着警察来抓我们吗?”黄若楠留着妹妹的手说道。

    “警察算个**.毛啊,有我姐夫厉害吗?是吧姐夫,哦,忘了,你还不是我姐夫呢,你还没回答我,你是想做我姐夫还是想做我丈夫呢?”黄亚楠搂着徐朗的肩膀说道。

    听到“**.毛”这样的粗.话,黄若楠终于是忍不住了,一个16岁的女孩竟然在男人面前说出这样的粗.话,她这个当姐姐的再也不能任由妹妹胡闹了,禁不住气冲冲上前一步,抡起巴掌就要打妹妹。

    谁知,就在这时,一对人马冲了进来,包厢里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酒吧的保安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刚才在门口拦着徐朗的两个保安已经被他打晕了,其他人发现之后,这才去通报保安队长王大虎。

    十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家伙冲进了包厢之中,手中拿着警棍,又或者枪支,看到地上躺着的一片明显的一愣。

    在华夏国这种对枪械管束如此严格的国家,竟然连一个酒吧的保安都能拿着枪支,就连徐朗也感到很是惊讶,不用说,这个酒吧的后台一定来历不小。

    正思索间,最后进来一个穿着豹纹衬衫,戴着墨镜的彪形大汉,此人正是负责照看不夜天酒吧的队长王大虎,只见他环顾包厢四周,缓缓摘下墨镜,別在上衣的领口处,沉声问道:“是谁在这闹事啊?”

    李大少那边的小弟终于看到希望了,他们知道徐朗再厉害,也打不过这些拿枪的保安吧,立即躲闪到王大虎这一边,哭诉道:“虎哥,您可要为我们李大少做主啊,您看看,都把我们大少打成什么样了?”这名小弟指着地上的李光说道。

    王大虎禁不住眉头一皱,他自然是知道李光的名头的,没想到竟然有人敢把李光打成这样。

    王大虎凌厉的目光再次环顾包厢四周,试图发现究竟有什么样的高手,竟然这么能打,而且还这么有胆量,但是看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可疑之人。

    黄若楠的心都已经提到嗓子眼儿了,禁不住有些心惊胆颤,徐朗刚刚回到家,就给人家惹来这么大的麻烦,她觉得有些对不起徐朗。

    而就在这时,王大虎突然提高了嗓门,厉声骂道:“妈.的,是谁干的,这不是明摆着砸老子的场子吗?”

    他手下十几人应声而上,齐刷刷的抬起了手中的枪支,子弹上膛,胆敢有什么异动,立即开枪。

    女人们都是尖叫一声,黄若楠更是双腿打缠,往后退了一步。

    突然,只听一个小丫头说道:“胖家伙,你喊什么喊,是我姐夫干的,有种朝我姐夫来!你未必是我姐夫的对手!别看你块儿大!”

    而说这话的自然就是小太妹小魔女黄亚楠。

    众人循声望去,这才发现了一个小美人,而她所说的“姐夫”估计就是她身后一脸淡笑的,此时正拿出一根劣质的香烟狠劲抽的少年。

    一股股浓烈的烟味开始弥漫整个包厢,黄若楠禁不住咳嗽了几声,她从来不抽烟,很反感烟味。

    而黄亚楠一把夺过徐朗手中抽了一半的烟卷,放到自己口中美美的吸了几口,似乎很是享受,“姐夫,一看你这些年混的不咋地,怎么能抽这么劣质的香烟呢,不过,这味道很给力!”

    徐朗一脸的心疼,伸手就要抢过来,“哎哎哎,好妹妹,你干嘛啊,这可是哥哥仅剩下的一根了。”

    “切,小气,就不给你!先把这帮人打爬下了,妹子给你买更好的。”黄亚楠嬉笑着说道。

    众人惊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对男女,他们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为了一根劣质的破烟卷争来抢去?

    别说是王大虎了,就连他的手下也十分的气愤,那种被对手无视的感觉,是对他们最大的侮.辱,其中几个脾气暴烈的禁不住“咔嚓”几声,准备对着徐朗和黄亚楠扫射。

    谁知王大虎突然说道:“慢着,让我来跟这位朋友过过手。”

    王大华不是傻子,凭借他的经验,他虽然没看出来徐朗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说不定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呢,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既然老大发话啦,手下们只好放下了枪。

    王大虎慢步上前走了几步,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徐朗说道:“朋友,这是我王大虎罩着的场子,你这么干明显是不给我面子啊,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恐怕不能轻易离开这里吧。”

    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人家这么客气,徐朗自然无法动怒,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狗剩子,你想要什么说法呢?”

    狗剩子?谁叫狗剩子?

    老大吗?

    这家伙敢叫老大狗剩子?

    众人皆是大惊。

    王大虎更是明显的一愣,他的小名的确叫狗剩子,但是知道自己的小名的人除了自己的家人,世界上没有几个,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怎么知道自己的小名呢?

    王大虎禁不住再往前几步,颤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

    “啊?不会吧?这家伙的小名叫狗剩子?世界上还有这么难听的小名,啊哈哈,笑死我啦,笑死我啦……”黄亚楠这丫头捂着肚子笑道。

    谁知徐朗的一句话,让黄亚楠瞬间停止了大笑。

    只听徐朗说道:“是啊,还不如某人的小鼻涕虫呢。”

    “啊,你,你个死姐夫,臭姐夫,你还敢提我的小名!要不要我告诉别人你的小名叫徐二蛋呢?”黄亚楠小声在徐朗耳边要挟道。

    “徐二蛋”这个名号的确也算是徐朗的小名,是黄若楠的妈妈李翠莲硬给叫起来的,李翠莲不喜欢这小子,自然给他起不了什么好听的小名来,再者说,按照农村的习俗,贱名好养活。

    听到小丫头的威胁,徐朗连连小声求饶,“别别别,我的好妹妹,怕了你啦,大不了我也不叫你小名啦好不?”

    “这还差不多,不然的话,哼!”小丫头握紧了粉嫩嫩的拳头对着徐朗警告道。

    就在徐朗和黄亚楠说笑的同时,王大虎又走近了几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徐朗,像是看出来了什么,禁不住惊讶道:“您……您是……是……”

    徐朗连忙说道:“不错,怎么,你想起来啦?”

    “啊,真的是您,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请您恕罪恕罪啊。”王大虎说着便双膝跪倒在地,然后又对着身后十几名兄弟大喊道:“你们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跪下!”

    王大虎的手下一脸的茫然不知道究竟这是什么情况,但是既然是老大答话,也只好赶紧跪倒在地。

    霎时间,包厢内的情况发生了如此巨大的诡变,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而唯有黄亚楠小丫头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对着徐朗说道:“姐夫,你这B装的也太大了点吧?原来你们认识啊?”

    “咳……咳咳……”听到黄亚楠这话,徐朗一口气差点没有喘上来,这丫头,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也正在这时,包厢外飞进来一只迷雾弹,几只冲锋枪枪口也伸了进来,噪杂的脚步声急促的传来,接着着,几名穿着防弹警服的特警神乎其技的冲了进来。

    “控制!”

    “控制!”

    ………………

    一个个特警对着身上的对讲机对外面喊道。

    其中一名特警还小声的嘟囔了几句:“草,原来情况这么简单,有必要让我们出动么。”

    紧随而来的,是一个穿着笔挺的西装,对着红色领带的两鬓有些斑白的中老年男人,他身后则是一身军装的男人。

    只见那个中老年男人略带哭腔的喊道:“阿光,阿光,我的儿子,你在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