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24章 【红玫瑰与白玫瑰】

第024章 【红玫瑰与白玫瑰】

    由于二人所在的位置特殊,所以,别人都没有看到这一幕,不明白这个貌似权力很大,身份很神秘的女人为何会如此脸红,而且还表现出了一股小女儿的娇羞姿态,就连跟随她一同而来的那名男人也是惊诧莫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www.00ks.com

    徐朗尴尬的笑笑,虽然不想跟这俩人多说话,但是他知道这个女人定然是有重要的事,所以,竟是下意识的站起身,跟着女人走了出去。

    至于徐朗究竟是被女人的波.霸所吸引,还是真的只为所谓的“重要的事儿”出去,就只有他徐朗一个人知道了。

    来到僻静的走廊里,陌生女人恢复了之前的平静,开口说道:“死神阁下……”

    “慢着,我现在不是什么死神,而是一个普通的华夏公民,我也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徐朗。”徐朗一字一顿的说道。

    “死……哦,徐朗先生,您应该知道我们俩为什么一直跟踪您吧,主要是担心有人会干扰您的生活。”女人心虚的说道。

    “呵呵,恐怕不是这样吧?照你这么说来,你们是在保护我喽?我看应该是监视我吧。”徐朗直言不讳的说道,丝毫不留情面。

    女人脸色一变,尴尬的笑道:“徐朗先生,请您体谅我们的苦衷,但是红玫瑰的死,真的只是意外,作为姐妹,我也很伤心,但是……”

    “够啦!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说这些的话,老子不奉陪,你立即给我滚蛋吧!”徐朗勃然大怒道,似乎关于女人“红玫瑰”的死是一个禁忌话题,也是他的逆鳞之一。

    陌生女人被徐朗这突然的爆发力吓得不轻,脸蛋红一阵白一阵,即便是经历过那么多的大人物大世面,但是在面对死神徐朗的时候,她还是有点肝颤,跟往日雷厉风行行事果敢的作风大相径庭。

    女人只好说道:“对不起,我不说就是了,但是你要知道,这里是华夏国,不仅是她的祖国,也是你的祖国,有一些事情,还请徐朗先生多包涵一点,比如今天这样的事情,虽然李伟那些人的确是该杀,但是却不能草草的死在您的手中,您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您身边的人着想啊,您的出现万一引起更高层的注意,您本人或许没什么,但是,您身边的人可就不一样了。”

    徐朗突然间,面色一冷,猛然侧身,一股强势的威压之感冲着女人压迫而来,霎时间,他的身子便凑到了女人的胸前,女人只得连连后退,直到身子紧紧的贴到了墙壁上,不能后退半步了。

    徐朗冷声说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我哪里在威胁您呢……我哪敢……”女人似是很委屈的说道,又或者是被徐朗的气势吓怕了,更重要的是徐朗这家伙的胸膛正紧紧的压着她的胸肌,搞得他又羞又臊。

    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超不过二十五岁,跟红玫瑰差不多,长相也是可以相互媲美,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感受到这个女人身上的温热气息,徐朗禁不住想起了自己一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女人“红玫瑰”。

    看到眼前的女人羞羞怯怯的样子,徐朗的怒火一下子便减少了许多,况且,他也知道,女人刚才的话,并不是在威胁他,而是事实,他虽然可以对一切都不管不顾,但是自己身边的人就不一样了,再者,他这次回国,本来就是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今天这样打打杀杀的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计划,看来是误解这个女人了。

    徐朗本想撤离身子,却不料女人身子明显的一颤,她胸前波.霸不由得传来一阵震颤,那种瓷实中带着柔软,滑腻中透着挺.拔的美妙触感,让徐朗禁不住打了一个机灵,由于他的身高比较高,一双贼眼禁不住从女人的衣领处向下“俯瞰”,目光再一次触及到了女人那珠圆玉润的峰顶,和深不见底的沟壑。

    咦,那是什么?怎么一个黑点呢?徐朗一阵好奇。

    再仔细一看,那不是自己刚刚无意中吐进去的瓜子皮么?

    一想到这里,徐朗一阵愧疚,这么美玉无瑕的椒.乳之上竟然被自己吐了一个瓜子皮,真是暴殄天物,天大的罪过啊!

    带着这种恕罪的想法,徐朗抬起一只手,在女人目瞪口呆之下,竟然从她的衣领处伸了进去,在人家光滑圆润的“珠穆朗玛峰”之上四下摸索了一番,终于捏到了自己吐进去的瓜子皮。

    擦擦的,谁说东方女人的胸比不过西方女人啊?至少老子回国后见到的女人一波大过一波,尤其前天夜里无意中睡过的极品女孩,她的胸几乎可以“吉尼思世界记录”啦。

    诶?怎么好好的又想起那个女孩了呢?眼前明明有鲜花可以采摘,何必舍近求远呢?徐朗心中想到。

    眼前的女人瞪大了双眼,直到自己的胸部被徐朗这个混蛋摸了个遍,她似乎才意识到这一点,禁不住大叫一声:“啊,你干什么?快点出来呀!”

    “额,不要误会哦,我只是拿出自己的东西,诺,就是它喽……”徐朗的大手终于伸出来了,手中果然捏着一个瓜子皮,冲着女人骚骚的一笑,然后,竟然把瓜子皮重新放进自己的嘴中,饶有兴致的“砸吧砸吧”嘴,“啊,真香啊……”

    女人的脸已经红成了一个大苹果,羞愤不已,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被一个男人如此轻.薄,她哪里忍受得了啊,换做以前的时候,早就杀了那个男人了,虽然明知道打不过眼前的男人,但是,为了“雪耻”,她也要勇敢一战。

    这样想着,女人攥紧了拳头,抬手就要打徐朗,却被徐朗及时的给抓住了,“行啦,不就是摸了你一下嘛,别大惊小怪的,你赶紧回去跟你的上级汇报才是正理,不然的话,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散发到社会上的话,社会舆论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哦。”

    徐朗说着便转身离开,重新走回了酒吧包厢。

    “你!你你你!哼嗯!”女人气的咬牙切齿,但是也只能作罢,况且徐朗说的在理,她必须及时进一步采取措施封锁消息,安抚家属,将影响降到最低。

    跟她一起来的男子见徐朗走了回去,他也便不再久留,找到女人之后,看到女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十分的难堪,他不解的问道:“玫瑰姐,怎么回事啊?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女人立马回绝道,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虽然不是视频通话,但是女人和男子依然站立成了标准的军姿。

    “喂,什么事儿啊?我正在夏威夷度假呢。”手机那边传来一个慈祥中透着威严的老人话语。

    女人恭恭敬敬的和对方说道:“首长,属下是白玫瑰,不好意思,打扰您啦,不过事出紧急,我们被死神识破了,而且,属下也奉了您的命令,稍微试探了一下,貌似他并不是为了红玫瑰的死而来到华夏的,请问我们还继续监视吗?”

    “不是最好,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不能随便放松警惕,要知道,这是一个牵涉甚广,危险性极大的人物,你们绝对不能麻痹大意,明白了吗?”对方厉声说道。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您汇报。”接下来,女人将今天徐朗接连杀人作案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对方似是沉吟了一会,接着说道:“我知道了,杀了就杀了吧,这些人全都是该死之人,做好善后工作才是正理,而且,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一定要及时出手,竭力劝阻他,但是,切忌一点,千万不要做惹恼他的事情,要知道,一切惹恼死神的事情都是愚蠢的!”

    “是,属下明白啦!”女人恭敬的说道。

    然后,自称白玫瑰的女子和男子一同离开了酒吧,临走之际,白玫瑰禁不住愤愤的想道:哼,我还会继续跟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