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25章 【你是娶我还是娶我姐?】

第025章 【你是娶我还是娶我姐?】

    徐朗重新走回包厢的时候,却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www.00ks.com

    只见一名小男孩赤果着大半部的身子,只在两股之间的“羞处”两手捂着一张报纸,双腿颤抖着站在包厢的中间,在他脚下放着一大只塑料桶,徐朗随意的看了一眼,里面有屎有尿有地沟油,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再次进来会感到那么刺鼻,他禁不住下意识的捂了一下鼻子。

    见到徐朗进来,黄若楠急忙跑了过来,拉住徐朗的胳膊说道:“徐朗,你快制止亚楠吧,我管不了她了,她竟然让人脱掉这个小弟.弟的衣服,还Bi着人家吃……吃那些恶心的东西。”黄若楠一脸的急切,不住的捂着自己的嘴巴。

    徐朗看了一旁的王大虎,他一脸为难的低下了头,显然,这些东西是黄亚楠派他准备的,而王大虎之所以听从一个小丫头的指挥,自然是看在他这个“姐夫”的面子上。

    “姐夫,你进来的正好,这小子是个叛徒,我平日对他不薄,他竟然背叛我,掷筛子的时候,暗中捣鬼,害得我差点全部脱光光了,你说,这样的人该如何处置?”黄亚楠双手掐着小蛮腰,此时还气的不轻。

    徐朗缓步走回沙发座位上,随口说道:“该杀!”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是一片惊愕,黄若楠也是瞪大了眼睛,她本来要徐朗劝说妹妹不要胡闹了呢,谁知徐朗更狠。

    听完徐朗的话,那个叛徒小四本来还觉得有一线希望,如今是彻底的判了死刑了,他刚才自然见识了徐朗的恐怖力量,当即便晕倒了过去。

    “啊?”黄亚楠也是一阵惊愕,她充其量只是让小四吃屎啊光着屁.股游街啊之类的惩罚,但是却没有想过要杀人,小脸禁不住一阵微黄。

    不过,在徐朗看来,叛徒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在他的组织中,这几乎是铁的法则,即便是王大虎也是认可的,在他原来所在的狼牙特种大队组织中,对于叛徒的处置原则也只有一条,那就是杀!

    不过,毕竟不是自己的属下,至于小丫头究竟怎么处置,徐朗也不会太过干涉的,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罢了。

    黄亚楠弱弱的走到徐朗身边,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姐夫,可不可以不杀他,虽然他可狠,但是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以前对我也是蛮好的,再者说,你忘啦,小时候,你偷看王寡.妇洗澡,还是我和他给你把风呢。”

    “嘶……”徐朗倒吸一口凉气,这才想起来,这小子怎么看起来那么面熟啊,原来是邻居家的小四啊,被黄亚楠这么一说,徐朗这才想起来,的确有过这么一档子事儿,貌似还不少呢,但是,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小丫头揭穿,徐朗的老脸一红,不敢正视大家了。

    王大虎等人脸上一愣,连忙垂下头,不敢去看徐朗的反应,但是又十分渴望黄亚楠这位小姑奶奶再接着爆点猛料,好让他们知道他们心目中的“死神”是怎样炼成的。

    而黄若楠则羞红着脸瞪着徐朗,那表情仿佛在说:好你个徐朗啊,竟然还背着我干这种龌.龊的事情!

    徐朗彻底的被黄亚楠的“天真无邪”给打败了,当年的时候,青春萌动的徐朗渐渐开始对异性充满了好奇,虽然经常跟张晨曦和黄若楠接触,但是却从来不敢有过分的想法,于是,隔壁家的风情俏寡.妇便成了徐朗的下手对象。

    当年的时候,王寡.妇可是吃遍了十里八寸,据说外村的男人都忍不住半夜里偷偷来翻墙而入,徐朗虽然有贼心但却没贼胆,一是担心被爷爷发现挨打,二是担心被张晨曦和黄若楠发现挨骂。

    徐朗只好用一只弹弓外加一只蝈蝈笼子“贿赂”小丫头和小四,让他们俩给自己把风,这才屡次得逞,却是没想到今日会“落人口实”。

    唉,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呢!徐朗只得哀叹一声。

    “还有啊,那本黄册子也是小四帮你从我爸那里偷过来的,你以为就凭我自己有能力从我爸那里偷东西啊!”黄亚楠接着爆猛料。

    “嗯?这又是哪辈子的事情啊,小姑奶奶!”徐朗半边冲着黄若楠嬉皮笑脸,半边冲着黄亚楠咬牙切齿,那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王大虎等人又是一阵大惊,终于明白了,感情“死神是这样炼成的”,要从闷.骚开始练起。

    “你忘啦,那是我八岁,你十五岁那年呢,你背着爷爷偷偷从租书店里买来一本上面画着许多光屁.股女人的画册,却被我爸给发现了,愣是给没收了,谁知我爸却偷看了起来,被你发现后,让我给你偷过来,我哪敢呢,只好让小四帮忙喽。”黄亚楠饶有兴致的回忆道,丝毫没有意识到徐朗想死的心都有了。

    经过黄亚楠这么一提醒,徐朗这才想起这件陈年往事来,那本《春.宫图》是他高考完闲着无聊,也为了发.泄因为备战高考苦行憎般的压抑情绪,这才偷偷进城从租书店里买来渴望已久的画册,却不料被无良的黄明给抢走了,本以为黄明会毁掉,谁知这个已经有老婆孩子的男人竟然自己偷偷的看起来,徐朗这才哄骗小鼻涕虫黄亚楠帮他偷过来,代价是徐朗花一毛五分钱给她买了一根冰棍。

    谁知道小丫头“坐地起价”,吃完了第一根冰棍之后,竟然要挟徐朗再买一根给她,否则的话,概不答应。

    徐朗没辙了,只好肝疼着又花了一毛五分钱买了一根给她,小丫头这才美滋滋的答应帮她偷书,谁知道小丫头是让小四帮她干的啊。

    以防小丫头继续爆料他的糗事,徐朗赶紧为自己的“恩人”小四说好话,答应不杀他。

    死罪可饶,活罪难逃,黄亚楠还是派人用尿液把小四浇醒之后,愣是Bi他吃了一大碗大便。

    一行人这才离开了酒吧。

    临走之际,徐朗看了王大虎一眼,示意他找个僻静的地说话,这让王大虎很是受宠若惊。

    细聊之下,这才知道,原来王大虎名义上是不夜天的保安,实际上却是幕后老板,这也正解释了他的酒吧保安为什么可以明目张胆的配枪,显然是因为自己曾经的战友关系走了后门。

    当年,王大虎虽然被徐朗所救,但是却负伤回国,失败而归,加上对当时狼牙特种大队的某些制度不满,他这才隐退,化身酒吧保安,经营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在酒吧闹事的多半不是什么善茬儿,王大虎利用自己的过硬本领教训他们,也算是另一种方式的为祖国尽忠吧。

    但是,从王大虎的言谈举止中,徐朗可以看得出来,他对那个华夏军中至高无上的组织还是充满无限的留恋和向往,甚至有着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绪,对祖国和人民更是有着无限的忠诚,只是不知道狼牙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王大虎萌生退意。

    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徐朗并不想知道,这不是他所关心的时候,他之所以找王大虎谈话,是有事相求。

    “死神阁下,你我之间还说什么求不求啊,我的命是您救的,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任凭您吩咐。”王大虎立即信誓旦旦的说道。

    额,什么叫你是我的人了,哥可不是喜欢搞.基的人,徐朗心中调笑道,既然王大虎都这这么说了,他也便不再矫情,立即说道:“我要离开江州,返回江都了,对于我这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有些放心不下,尤其是小妹黄亚楠,我走之后,你要多观照一下。”

    “死神阁下请放心,她们俩的性命比我王大虎一家老小的性命都重要,我一定不会让她们丢一根毫毛的。”王大虎立即说道,仿佛“死神”徐朗能交给他任务,是一种无上的荣光。

    “对了,我不是死神,我叫徐朗,以后,你就叫我名字吧。”徐朗认真的说道。

    王大虎战战兢兢的说道:“那怎么行?”

    “没什么行不行的,这算是我的一个命令吧。”徐朗无奈的说道。

    既然徐朗都这么说了,王大虎只好说道:“那好吧,以后我叫你徐哥吧。”

    晕,貌似你的年龄都可以当我爸啦,还叫我徐哥?徐朗一阵腹诽。

    徐朗摇头苦笑,和王大虎留下联系方式,道别之后,带着黄若楠等人便离开了。

    走出了好远,黄若楠都不搭理徐朗,仿佛还在为徐朗当年那些“龌龊之事”吃醋,但是刚才从徐朗和王大虎的谈话中,黄若楠隐约中听到些什么,她也预料到了,好像徐朗即将要离开她们了,心中有些不免有些难过。

    而徐朗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答应那个极品女孩要回江都找她的,分别是注定了的事情,但是,分别总不是一件欢快的事情。

    “你……”

    “你……”

    徐朗和黄若楠尴尬了半天,竟是出奇的心有灵犀,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先说……”

    “你先说……”

    二人竟然又是一齐说出了这两个字。

    徐朗尴尬的笑笑,而黄若楠羞红着脸,低头走路。

    “我先说……”谁知黄亚楠从后面钻出来,双手劈开二人的身子,一脸认真的对着徐朗说道:“姐夫,你是娶我还是娶我姐啊?你看我姐屁.股后面都流血了,是不是你干的?”

    “啊呀!”黄若楠大惊失色,由于紧张,再加上是第一天,出血量比较大,她早晨换过的卫生巾已经是被渗透了。

    「「PS:吼吼,又是三更一万字啦,这一更是为昨天兄弟们的打赏加更的,只要你敢打赏,我就敢加更,哇咔咔!这书成绩不错,让消魂很有动力,全赖兄弟们的支持啦,没收藏的兄弟,抓紧收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