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30章 【被美女算计了】

第030章 【被美女算计了】

    “局长,是江都律师界的大鳄米中正米律师,他要保释昨天晚上的那个臭小子。www.00Ks.com”属下又急忙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高如玉禁不住一阵惊愕,没有想到赫赫有名的大律师竟然亲自来警局保释徐朗那个混蛋,究竟是谁有能力请得动这位大律师呢?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但是,这些天,徐朗给自己制造的惊讶还少吗,且不论米中正为什么要保释徐朗,高如玉知道,只要是米中正要插手,徐朗将会被立即无罪释放,顶多也就是回去赔偿李文华的医药费问题,所以,在徐朗被米中正保释之前,绝对不能先去见他。

    “我知道了,你先让米律师在我办公室等候,就说我一会就到,请他老人家谅解。”高如玉说着便直奔徐朗所在的关押室。

    打开门之后,徐朗那小子竟然还在睡,鼾声四起,睡的挺香,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主儿。

    高如玉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邪笑,重重的关上了门,快步走到了徐朗身边,再次用自己的高跟鞋狠狠的踢徐朗,反正这家伙也不知道疼。

    “喂,着火了,你还睡!”高如玉在徐朗耳边大叫一声。

    “别吵别吵,冰冰……嘿嘿……”徐朗翻了个身,舔舔嘴角的口水,继续睡大觉。

    “哼,冰冰,又是哪个狐狸精吧!这小子指不定有多少个野女人呢!”高如玉气呼呼的说道,但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在吃某人的醋,禁不住晃动了一下脑袋,“高如玉啊高如玉,你忘了你这次来的目的了吗?”

    想罢,高如玉脚下用力,又是连着狠狠的踢了几脚。

    徐朗这才晕乎乎的醒来,看清又是那个难缠的暴力警花之后,徐朗很是恼怒,“我.草,你有完没完呢?”

    “你,不许说脏话!”高如玉涨红着脸说道,突然用力,一把抓住了徐朗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是不是昨天打你屁股,你还没享受够啊,要不要再尝试尝试!”徐朗骚骚的一笑。

    “你,你敢!”高如玉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我说过,你再敢惹我的话,我就不是脱你后面了,而是直接脱你前面。”徐朗威胁道。

    听到徐朗这样的话,高如玉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他知道,徐朗这个王八蛋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下意识的双手环抱胸前,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见到这个暴力警花也有小女生羞答答的一面,他肚子里的Yin虫禁不住开始作祟,咂咂嘴,继续朝前紧Bi,贼剌剌的目光在高如玉高耸的胸前扫视一番,“嘿嘿,这可是你Bi我的,一直很好奇,你的胸这么大,到底是真的假的啊,说不定是硅胶的呢,今日正好让老子验验货。”

    “哼,如假包换!”高如玉不无骄傲的说道。

    “口说无凭,要我亲手验过才知道。”徐朗说着便又往前迈进一步。

    “你,你敢!”高如玉好像真的有点怕了。

    “你看我敢不敢!”徐朗说着便伸出大手,尽管高如玉死死的抱着,他的大手还是从她的衣领处钻了进去,一只大手都握不过来,使劲了揉捏了几下,禁不住浑身打了一颤。

    高如玉似乎是吓傻了,自己作为女人的骄傲和神圣不可侵犯之处,竟然被这个无耻的家伙揉了又揉,捏了又捏,她羞愤的用力挣脱,直到逃到门后墙角处。

    然而,就在这时,高如玉突然娇笑一声,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冲着徐朗哈哈笑道:“哈哈,臭小子,跟姑奶奶斗,你还嫩着点!”

    被高如玉这突然的表情变化给整蒙了,徐朗有些惊愕,不过回想刚才的经过,他这才恍然大悟,懊悔不已,心道:年年打雁,今日被雁啄了眼。

    这分明就是高如玉布好的局,等着徐朗往里面钻,做出徐朗调戏女警的伪现场,怪不得高如玉刚才的性情有点不一样,她作为局长,只要在监控录像中把声音部分剔除,这种伪现场倒是很好制造,而她现在调到了门后摄像头的盲区,这才露出真实面目。

    “嘶……这小妞还挺有心计!”徐朗倒吸一口凉气。

    “徐朗,你以为只有你会耍小聪明吗?告诉你,姑奶奶耍心眼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昨天晚上,你利用监控做手脚,逃过法律的眼睛,打残了我们的副局长,别人拿你没办法,而我却知道的一清二楚,现在,你又调.戏女警,罪名就更加大了。”高如玉一脸得意的说道。

    虽然是中计了,徐朗仍然一副没事人似的,“嘿嘿,随你便喽,大不了老子不出去了,在这里多好啊,管吃管住。”徐朗无所谓的说道,继续躺倒在地上。

    “你!哼!不过,姑奶奶现在不打算跟你算账,视频录像我会留下来,等哪天心情好了再找你算账!无论你躲到天涯海角,姑奶奶都会把你给追回来。”高如玉说着便走出了审讯室。

    诶?怎么听着这娘们要释放老子啊?就这么简单?徐朗心中疑惑道。

    走出审讯室,高如玉又走进监控室,把刚才的视频拷贝保存,又把原版的删除,这才去见大律师米中正。

    “米律师,真是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高如玉一脸歉意的说道。

    “呵呵,没关系,高局长年少有为,巾帼不让须眉,倒是让老夫刮目相看呢,想必这样的将才也必定有着容人之量,这一次老夫是代表丽人服装国际出口贸易公司前来保释一名叫徐朗的员工的。”米中正和蔼的说道。

    “哦,这样啊,这事儿倒是好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晚辈不明白,昨天该公司还起诉徐朗,今日为何又请您来来撤诉,并且还要保释徐朗呢?”高如玉不解的问道。

    “呵呵,老夫只是受人之托,至于该公司内部使用了什么手段打通了施暴者和被殴者之间的隔阂,老夫就不知道了,这是相关的法律文件,还望高局长在上面签个字,好让老夫现在就把人领回去吧。”米中正的话,有理有据,让高如玉没有反驳的入口,不愧是一代律法宗师。

    高如玉只好乖乖的在上面签字,这也是她预想的结果,毕竟她没有理由不放人。

    “前辈,请随我来。”高如玉带着米中正去审讯室领人。

    打开门之后,徐朗的造型让人老成精的米中正也是一脸惊讶,不过随即便舒展了眉头,终于想明白了自己的雇主为什么会请自己来保释这个年轻人了,被关进了审讯室竟然还有心情睡大觉,身上的衣衫彰显了不羁的性格,不修边幅的外表透露着少年低调的行事作风。

    “徐朗,别睡啦,有人保释你,你自由啦!”高如玉又用高跟鞋叫醒了徐朗。

    徐朗好像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慢慢的站起身,慵懒的伸个懒腰,看了一眼旁边的米中正米老头,显然是不认识的,不知道这位老人家为什么要来保释自己。

    “谢啦,改日请你喝茶,上等的菊花茶。”徐朗对着老人说道,然后,伸着懒腰便走出了审讯室。

    高如玉真是替米中正不值,救了他,他竟然还说那种不着调的话,她禁不住气呼呼的拉住徐朗,“你给我站住!”

    “我的小姑奶奶,你又怎么啦?”徐朗无奈的说道。

    “你知道这位老前辈是谁吗,这位可是江都律师界的老前辈,米中正米律师,你竟然出言不逊,你,你真没良心!”高如玉怒道。

    “嘿,我什么时候出言不逊啦?这话从何说起?”徐朗挠挠头疑惑道。

    “哼,你刚才说,请前辈喝……喝那什么菊花茶?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菊花是什么意思!”高如玉又羞又恼,不过自己也开始佩服自己了,自从认识了徐朗,什么“屁.股”啊,“菊花”啊竟然张口就来。

    “喂,你能不能纯洁一点,谁说菊花就非得是人的*.儿啊,我老家是江州的,我们老家盛产菊花,菊花用来炼制菊花茶不行吗?还出口到国外了呢,不行吗?”徐朗理直气壮的说道,而他的本意显然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明知道是被徐朗摆了一道,高如玉却是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也不知道你小脑袋里成天想的都是些什么龌.龊不堪的东西,像我这种纯洁的男人,真不稀罕与你为伍。”徐朗故作鄙视的说道。

    “你你你,你……我……”高如玉最终还是无话可说。

    “哈哈,既然是误会,大家就都不要生气了,改日有时间,老夫倒是真想喝一杯徐朗老弟的菊花茶,走吧,你该感谢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米中正说着,便走了出去。

    徐朗冲着高如玉挑了一下眉毛,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其实,我说的菊花就是你所理解的菊花,嘿嘿,昨夜某人的菊花好像被哥哥我看光光了哦。”

    “徐朗,你去死!”高如玉狠狠的跺脚,奈何徐朗一溜烟的跑出了警局。

    徐朗也想见识见识究竟是什么人要保释自己,快步赶上了米律师,朝着停在警局不远处的一辆红色法拉利599轿车前走去。

    看到这种在国内尚未上市的轿车之后,徐朗禁不住眼前一亮,这种车在国内的售价少说也得五六百万,况且还是有价无市,没想到国内竟然还有人搞到抢先版限量款的尊贵轿车,这让徐朗更加疑惑了,在国内貌似没有这样的朋友啊,谁会保释自己呢?

    而再看米中正其人,跟车内人打了一声超乎之后,便自顾自的坐自己的车离开了,只留下一脸疑惑的徐朗。

    徐朗走到红色法拉利599跟前,这才看清了车内主人的面貌,禁不住眼珠子都快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