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32章 【新娘18岁】

第032章 【新娘18岁】

    “什么?”萧小姐柳眉倒竖,没想到这个无赖小子竟然不答应,他要啥没啥,而且也调查过了,他连女友都没有,自己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有多少富家少爷排着队要娶自己,这家伙竟然会拒绝自己?

    “你,你凭什么不答应?”萧小姐愣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问道。wWw.00ks.cOm

    “我凭什么答应?”徐朗反问道,“就凭那件事吗?”有了刚才的教训,徐朗说的倒是挺含蓄。

    是啊,一句话问的萧小姐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自己有什么理由强迫人家跟自己结婚呢,难道仅仅因为自己有钱有脸蛋,还有那一夜的荒唐吗?

    但是,话又说回来,难道这些还不够吗?他还要怎么样呢?萧小姐翻来覆去的在心中想到。

    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再留下来了,萧小姐叫来服务员刷卡结账,就要离开这里,然而,当想到自己的处境之后,她竟是颓然的跌坐到座位上,放下手中的包包,不管面前的少年诧异的目光,她竟是哭了起来。

    徐朗最见不得的就是女孩子在自己面前哭了,尤其是像萧小姐这么漂亮的女孩,尤其她那香肩耸动,梨花带雨的样子,让徐朗心中猛然一抽,在女孩身上,徐朗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让他终生难忘的女人的影像——红玫瑰。

    怎么会如此的相像?一样的美的惊人,一样的惹人怜惜。

    徐朗挠挠头,淡笑着说道:“好啦,萧小姐是吧?你,你让我想想好吧,毕竟结婚是一件重大的事情对吧?”

    见到徐朗的语气有所缓和,萧小姐立即说道:“徐朗,我不会占用你一辈子的时间的,我们只是假结婚,三年时间就够了。”

    “什么!?”徐朗又是大吃一惊。

    本来这件事徐朗或许还可以考虑考虑,毕竟自己没什么亏吃,但是现在听到女孩如此儿戏,近乎荒诞的说法,他实在是太过惊讶了,“你,你什么意思啊?”

    萧小姐没想到徐朗的反应会如此之大,怯怯的说道:“你听我说完,我们签一个合同,三年内,我们是名誉上的夫妻,尤其是某些场合下,但是私底下,你我各不干涉各自的私生活,而且,我不会让你吃亏的,三年,给你三个亿。”

    萧小姐滔滔不绝的说道,她没有看到徐朗攥紧了拳头,已经有些恼怒了。

    “够啦!”徐朗终于忍不住了,禁不住拍了一下桌子。

    “你嫌少吗?三年给你五个亿好啦!”萧小姐急忙说道。

    徐朗越加的气愤了,“你!要不是看在你是女孩的份上,老子早就打你了,甚至会杀了你,这根本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尊严的问题,你以为有钱就能买到一切吗?要结婚也是真结婚,在我徐朗的字典里,从来不会有假结婚这一说!”

    “你!”萧小姐气的面色铁青,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俩人便这么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说话。

    而冷静下来的徐朗似乎觉得自己太过矫情了,人家这么一个大美女倒贴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绝呢?但是一想到假结婚这事儿,徐朗就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愣了半天之后,徐朗终于开口说道:“萧小姐,我觉得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你知道我的名字叫徐朗,显然是已经调查过我的背景了,但是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萧玉若,玉玺的玉,若是的若。”萧玉若淡淡的说道。

    “萧——玉——若,真是个别致的名字,我二十三,你呢?”徐朗又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萧玉若反问道。

    “你不是要结婚吗?连年龄都不知道,结个屁啊结!”

    “你不是不跟我结婚吗?”

    “我……不结婚就不能知道你年龄了吗?”

    俩人像是在斗嘴掐架似的。

    又是愣了半天,萧玉若冷冷的说道:“18。”

    “什么?你,你才18岁?刚成年?”徐朗又是一阵惊呼。

    “怎么?不行吗?你有意见?”萧玉若又是反问道。

    徐朗禁不住开始重新打量眼前的极品美女,这个头,这气质,这身段,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刚刚成年的少女。

    一想到这里,徐朗像是想起了什么,禁不住问道:“诶?你刚刚18岁,婚姻法也不允许你结婚呢?”

    萧玉若不屑的白了徐朗一眼,“你是从火星来的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是华夏国人呢?我国的婚姻法早就改了好几年了,女孩年满18周岁就可以结婚了呀。”

    “额……这个……好吧……”徐朗老脸一红,这么简单的常识他的确不知道,只因他都已经八年不在自己的国家生活了。

    18岁、极品、小富婆,种种因素综合在一起,对于任何一个男人都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尤其是女孩身上的那种气质,跟红玫瑰实在是太像了,让徐朗更加无法拒绝,他禁不住说道:“那个啥,和你假结婚的话,我能不能和你上.床?”

    “不能!”萧玉若直接了当的拒绝道。

    “也就是说我只是你的挡箭牌,到时候配合你逢场作戏对吧?”徐朗追问道。

    “不错!”萧玉若倒是毫不避讳的说道。

    “免谈!”徐朗直接回复道,抬起自己赤果的脚丫子放到了洁白的沙发坐垫上,伸出手指挠了挠脚趾缝的瘙痒。

    “再见!”看到徐朗如此粗俗的表现之后,萧玉若再也忍不住了,拿起包包抬腿便走出了咖啡厅,头也不回,尽管自己的处境容不得她赌气,但是也实在接受不了和这样一个男人一起生活三年之久。

    如此决绝的表现,让徐朗又是一脸的惊愕,他口中呢喃着:“玫瑰……玫瑰……是你吗?怎么会那么像呢?”

    徐朗知道,萧玉若是萧玉若,红玫瑰是红玫瑰,即便有些地方再像,也是不同的两个人。

    徐朗沉重的闭上了眼睛,干坐了一会儿,也走出了咖啡厅。

    今天的事情就当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吧,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徐朗心中想到。

    重新回到这座都市,徐朗不知道还有没有留下的必要性,最初来这里是为了初恋张晨曦,再次来这里是为了美女萧玉若,但是如今看来已经没必要留下来了。

    不过,一想到姐姐黄若楠很快就要来到江都工作了,貌似自己这时候离开的话,对她也是不负责任的。

    有人说,因为爱上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徐朗也不知道究竟自己留下来,究竟是为了谁。

    为了张晨曦?为了黄若楠?为了红玫瑰?还是为了刚才那个萧玉若?

    不知道。

    徐朗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初之所以选择回来,就是想要过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干嘛要为这些事情揪心呢。

    带着这种思绪,徐朗打了车,回到自己原来租住的地方。

    刚要拿钥匙开门,却发现自己的钥匙链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弄丢了。

    也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只听一个女孩尖叫一声,“啊……徐朗哥啊,吓死我了你,怎么愣愣的站在门口啊?”

    徐朗租住的房子是三家合租的,一对情侣住在一起,两个女孩住在一起,不过,迄今为止,徐朗只见过两个女孩中的这一个,另一个偶尔来住一两天,他自己住在一间,张晨曦曾经来过两次,不过,以后再也不会再来了。

    徐朗挠挠头,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哈,我钥匙丢了。”

    “是这样啊,正好,我室友这些天不来了,外面房门的钥匙就让给你吧,不过,你自己房间的钥匙,还得你自己解决哈。”女孩很是热心的说道。

    “啊,这怎么好意思啊?”徐朗急忙说道。

    在江都这种江南大都市生活,“合租”在都市青年中很是普遍,当然,生活重压下,买不起房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徐朗倒是第一次过这种合租的生活,好在邻居都很热心,尤其是眼前这个叫李文玲的女孩。

    “没事儿,大家住在一起,相互照应是应该的。对了,这些天我恐怕不回来住了,房东要是来收水电费啥的,记得告诉我一声。”李文玲一边说,一边从钥匙链上解下一个钥匙,交到徐朗手中。

    “没什么事吧?需要帮忙吗?”徐朗连忙问道。

    “哦,家里人生病住院了,我去照顾几天。诶?徐朗哥,你失踪了两天,莫非是个女友,嗯,那啥去啦?”李文玲八卦道,只因那天徐朗买了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拿回家的时候被她看见了,这才聊了几句,知道徐朗是用来求婚的。

    徐朗脸色一沉,说道:“我们俩分手了。”

    “啊?哦。”李文玲觉得很尴尬,不该提起人家的伤心事,连忙说道:“徐朗哥,你这么优秀,肯定能找到更好的。”

    “呵呵,但愿吧。”徐朗随口说道。

    “那行,你忙吧,我走了,徐朗哥再见。”李文玲甜腻的笑笑,转身走下了楼梯。

    “再见。”

    徐朗走进客厅,重新锁上外面的房门,看来对于自己房间的门,只能动手了,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一拳便给砸开了。

    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徐朗躺倒在床上,身体上倒是不累,但是心里累。

    躺着躺着,夜色便黑沉了下来,期间,隔壁的小两口知道自己回来了在门外打了声招呼,徐朗也没有多说话。

    直到夜里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中,徐朗听到了一阵怪声,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隔壁的小两口在嘿咻嘿咻呢,但是仔细一听,绝不是那种声音。

    徐朗警觉性的从床上坐起来,来到窗户边,拉开窗帘,向五楼下地面上看去,只见不远处昏黄的路灯下,分立着两个人影。

    只见,其中一个是中年男人,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看样子是个企业的大老板之类的人物。

    而另一个就显得十分怪异了,竟然穿着一身黑色的露肩皮衣,头上戴着黑色的面罩。

    在怪异男子露出的肩膀处,徐朗一眼便看到了一个由七个骷髅头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雕刻而成的纹身,这么远的距离,这么弱的光线,别人或许看不清楚,但是徐朗却是看的真真切切。

    看到这身装扮,徐朗脑海中似乎想到了什么,禁不住眉头一皱。

    「「PS:编辑说,我的更新太疯狂了,在同时期发书的作者中,我的更新几乎是别人的两倍,没办法,谁让兄弟们如此给力呢,消魂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只要你敢打赏,敢收藏,消魂就敢加更。吼吼,兄弟们威武,满地打滚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