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35章 【空姐的贴身保镖】

第035章 【空姐的贴身保镖】

    房间的景象实在是太过旖旎,徐朗随意的瞥了一眼,便急忙移开,但是却又不自主的往上面看,想要再次把目光移开实在是太艰难了。www.00Ks.com

    只见一个浑身上下仅有一件内库遮体的少女肆无忌惮的半侧着躺在床上,胸前两团雪白肌肉被胳膊挤压着,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两条修长的美腿邪搭着,紧贴床单,一只手抱着枕头,枕在头下,另一只手似是随意的搭在细腰之上,瀑布似的乌黑秀发平铺整个枕头之上,竟是占据了少半个床面。

    一双玫红色的高跟鞋随意的倒在地板上,一个拉杆箱斜靠在床头,几件空姐制服也是散乱的扔在床面的空闲处。

    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少女特有的体香扑面而来,熏人欲醉,床上春光旖旎,秀色可餐,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浴.血喷张的。

    徐朗怎么也没有想到空姐陈香怡竟然在自己的房间,李文玲不是说她不回来了吗?

    徐朗哪里知道,陈香怡之前的确跟李文玲说这几天航班比较多,她在航空公司也有自己的宿舍,就不过来这边住了,谁知父亲让她取消航班,抓紧回来,加之她要开学了,也是时候辞掉这份实习的工作了,这才突然回来了。

    跟李文玲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在医院照顾住院的家人,闻听好友家人住院,陈香怡下了飞机之后便马不停蹄地的赶往医院,这才知道好心的李文玲把钥匙借给了隔壁的室友。

    看到一身疲倦的陈香怡,李文玲多番催促她赶紧离开医院,回住处或者回家休息,并且把自己的房门钥匙交给了她。

    陈香怡的确有些疲倦,由于医院距离租住的房间比较近,这才赶到这里,一身疲倦的她,来不及洗漱,躺倒在一张大床上呼呼大睡,她哪里知道竟然有男人在半夜里潜入自己的房间呢,更加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徐朗。

    由于房间的灯光突然大亮,陈香怡从睡梦中浑浑噩噩的醒来,迷迷糊糊中隐约间看到有人站立在门口,她禁不住大吃一惊,急忙从床上坐立起来,使劲揉了揉眼睛,待确定的确是个人影之后,她禁不住张开大嘴,就要大声尖叫。

    醒过神儿来的徐朗一个箭步迈到床前,顺便用脚踢着把门给关住了,伸手便捂住了陈香怡的嘴巴,担心她的大叫会惊醒了胳膊的夫妻邻居,大半夜的,被外人知道他徐朗半夜里潜入隔壁女孩的房间就不好了。

    “嘘,是我啊,我们前天刚见过的,我,我不是坏人。”徐朗小声在陈香怡耳边说道。

    陈香怡差点没有吓死,她用力的挣扎着,听清徐朗的话后,她斜着眼珠吃力的看清了徐朗的面孔,待到确定的确是徐朗之后,她渐渐开始冷静下来,不再挣扎。

    “徐朗哥哥,真的是你?”陈香怡吃惊的问道。

    徐朗这才慢慢放开她的嘴巴,尴尬的说道:“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冒犯的。”

    听到徐朗这话,陈香怡慌乱之下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几乎不着寸物,禁不住脸色大变,又是张开大嘴,谁知,刚要出声,又是被徐朗给捂住了。

    “丫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求你了,你别叫好不好?”徐朗又是小声说道,尴尬的要死。

    陈香怡双手捂着自己的敏感部位,重重的点了点头,徐朗这才重新放开她。

    下丫头慌不迭的拉过被子将自己整个身子包裹在里面,连头都钻了进去,她虽然暗恋徐朗已久,但是却做不到和徐朗这么亲密。

    徐朗尴尬的愣在床头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整个人被被子盖住的陈香怡,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又是满腹疑惑,不知道这是不是做梦,直到狠劲掐了一下胳膊感到疼痛之后,她才确定这是真的,但是怎么也想不通徐朗哥哥怎么会在这时出现呢?他怎么是这样一个人呢?

    整个房间出奇的安静下来,谁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人敲响了,门外传来陈天华的声音:“徐朗,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陈叔,你稍等,我一会就过去。”徐朗急忙说道。

    陈天华不知道徐朗在搞什么,不过也不变多问,只好再次回到徐朗的房间继续等候。

    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徐朗厚着脸皮说道:“香怡妹妹,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你老爸现在就在我房间,他可以为我作证的。”

    听到徐朗的话,陈香怡这才试探性的探出了头,羞怯怯的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我爸爸在你房间?你的房间在哪里?”

    “香怡妹妹,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咱们俩是合租伙伴,我来了一个多月了,到今天才知道呢。”徐朗不无惊喜的说道。

    “啊?真的吗?”陈香怡也是满脸的惊喜。

    “对了,先别说那么多了,你老爸受伤了,我过来是拿包扎用品的。”徐朗急忙说道。

    “什么?爸爸受伤啦?”一听说爸爸受伤了,陈香怡猛然已经,下意识的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意识到徐朗那双贼眼之后,她又急忙钻进了被窝里,羞红着连对着徐朗说道:“你,你先出去……”

    “哦,好……”徐朗赶紧回到自己房间等候。

    “哎?徐朗,你怎么空手过来了啊?没找到吗?我记得前些天送她过来的时候,买过备用品放在她的衣柜里了啊?”陈天华疑惑道。

    徐朗老脸一红,“陈叔,你女儿在房间呢,她一会就送过来了。”

    “啊?”陈天华惊愕不已,怪不得徐朗在里面半天没动静呢,指不定干了什么呢。

    不一会,陈香怡羞红着脸推门而进,当看到爸爸腿上的血迹之后,禁不住失声大叫:“爸爸,您这是怎么啦?呜呜……”

    “香怡,别哭别哭,爸爸只是不小心跌倒了罢了。”陈天华急忙说道。

    父女情深,天伦之伦,令徐朗很是羡慕,恐怕他这辈子都无法想享受到和父母相聚的欢乐。

    从陈香怡手中接过纱布,徐朗快速的为陈天华包扎,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香怡啊,徐朗可是个好孩子啊,我这次摔伤了,多亏徐朗救了我啊,呵呵。”陈天华笑呵呵的说道。

    “是吗……”陈香怡偷瞄了陈香怡一眼,不敢正视徐朗。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陈天华终究要说出一些实情,毕竟还要让徐朗保护女儿不是,这才说道:“女儿啊,实不相瞒,爸爸可能得罪了一些人,爸爸担心你的安全,正好徐朗愿意保护你,你们俩又是这种关系,让我放心了不少。”

    晕,我们俩是什么关系啊?徐朗心中想道。

    陈香怡顾不上羞涩,急忙问道:“爸爸,究竟是什么人呢,您的腿伤是不是被那些坏蛋害的啊?”

    “哦,不是,不是,我也算是商界和教育界名人,现在又是航空公司的总经理,那些人不敢对我胡来的,倒是你,一个女孩子家,爸爸怎么能放心的下呢,两个月的暑假已经过完了,爸爸也帮你实现了空姐的梦想,你也到了开学的日子,该收收心,好好学习,完成学业了。”陈天华语重心长的说道。

    陈香怡又是禁不住偷看了徐朗一眼,点点头,这些年为了寻找徐朗的线索,她走了许多国家和城市,爸爸当上了航空公司的总经理之后,她便利用暑假做实习空姐,终于在飞机上见到了徐朗,如今徐朗已经在身边了,况且也要了开学的日子,她当然要进入到学校好好学习了。

    “香怡,爸爸刚才已经跟徐朗商量过了,他也同意了,爸爸就让徐朗做的贴身保镖吧。”陈天华对着女儿说道,又看了徐朗一眼。

    听到“贴身”二字,别说是陈香怡了,就连徐朗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貌似有老丈人强行把女儿送进自己怀里的感觉,不过,既然父女俩都这么情愿,那哥就吃点亏吧,徐朗骚骚的想道。

    “徐朗啊,这样吧,我动用一下我的关系,送你进入香怡所在的江都大学吧,你跟香怡做同学,这样就方便保护她了。”陈天华对徐朗说道。

    江都大学?怎么又是江都大学?貌似不止一次听到江都大学了,徐朗心中想道。

    好像那个Bi着自己跟她结婚的萧玉若身上也穿着江都大学的校服,只是她那么有钱,又出现在办公大厦,究竟和江都大学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