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36章 【无敌的老丈人】

第036章 【无敌的老丈人】

    诶?好好的,我怎么又想起那个令自己头疼的小妮子了呢?擦擦的,徐朗赶紧拽回自己的思绪。www.00Ks.com

    听到陈天华要送自己进入江都大学,不禁让他眼前一亮,别说是因为保护自己的媳妇了,就冲着能进入自己之前向往已久的人间象牙塔学习,弥补从未上过大学的遗憾,对他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的,虽然说自己年龄偏大了点,但是在华夏国,二十多岁才进入大学学习的有的是。

    再者说,徐朗的年龄上也才仅仅是二十二周岁,气质上有些成熟,面容上有些沧桑,但是理理头发刮刮胡子,再适当装下嫩,站在大学生群中,也是显不出不合群来的,况且这也是贴身保护陈香怡安全的最好的办法,别无他法。

    不过,如此一来,陈天华的安全倒是成了问题了,徐朗不免有些担心,但是,碍于陈香怡在,徐朗并没有及时沟通这个问题。

    聊着聊着已经深夜了,要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了,三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突然间,气愤变得有些不对味。

    最终,陈天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说道:“好啦,我累了,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见。”说完便站起身,看着徐朗和女儿,有点往外赶人的意思。

    我晕,貌似这是我的房间吧?我回哪睡觉去啊?徐朗心中腹诽道。

    陈香怡也怪怪的盯着爸爸,爸爸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她自然是知道爸爸话中的意思的,但是自己虽然喜欢徐朗哥哥,但是也没有到那个份上啊,她心中犹如小鹿一般乱撞,娇嗔的瞪了爸爸一样,跟爸爸说了句晚安,便快步走回了自己房间。

    陈香怡走后,陈天华给了徐朗一个鼓励性的眼神,意思是在说:加油哦。

    弄的徐朗一阵不自在,不过徐朗还有要事详谈,那就是陈天华本身的安全问题,他急忙说道:“陈叔啊,香怡的安全我可以保证了,但是我跟七杀杀手之间的赌约是你啊,我去学校了之后,你自己怎么办呢?”

    “这个你放心吧,我手下还是有些得力的保镖的,今日之所以中了埋伏,只因我太大意了,让手下两个保镖离开我距离太远,有了这次教训之后,我要加派高手,至少十几名,化妆易容,寸步不离的跟在我身边,相信那些专业杀手也不能奈我何的。”陈天华信心十足的说道。

    没想到一个航空公司的经理竟然还有这么多保镖,而且看着他那副淡定自若,成熟稳重的作风,徐朗隐隐觉得陈天华的身份不仅仅是航空公司的经理那么简单。

    “诶?既然你可以雇佣那么多高手保镖,为何不直接让他们也参与保护香怡呢?”徐朗禁不住问道,貌似成了人家免费的劳动力了。

    “嘿嘿,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你也不放心不是?”陈天华表现出一副老油条的样子。

    好吧,人家大有将闺女送给自己的架势了,自己要是再推辞就太不厚道了,徐朗心中想到,只好硬着头皮接下这个差事。

    陈天华心中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他人老成精,看人自然是很有眼力的,他知道徐朗是个神奇少年,就冲着两次出手抢救,力挽狂澜,也说明他不是一般的人,何况看得出来自己的女儿喜欢徐朗,徐朗也不排斥女儿呢。

    看到徐朗没有再拒绝,陈天华再次对徐朗下了逐客令,让他回房间睡觉。

    徐朗无奈的摇头苦笑,“陈叔,我想你真的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和香怡真的没怎么样。”

    “你要想怎么样的话,现在也来得及啊。”陈天华温和的笑道。

    “我……”徐朗实在是无奈了。

    “怎么?你怕了?没想到你也有怕的事情啊?”陈天华挑衅似的说道。

    “靠,我有什么好怕的,去就去,出了问题你可别赖我哈!”徐朗拍拍屁股转身就走。

    “带套……带套啊……”陈天华把门一关,悄声对着徐朗嘱咐道。

    我靠,无敌了!这么一个老丈人简直是无敌了,徐朗只觉得两腿一软,后悔救陈天华了,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闷.骚老男人,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等徐朗离开之后,陈天华嘴角露出一抹怪异的邪笑,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而站在陈香怡门口的徐朗正在犹豫,究竟进还是不进呢?这进展速度也太快了吧?

    正在徐朗犹豫之际,陈香怡的房门竟是打开了,羞怯怯的看着徐朗说道:“怎么,你怕我吃了你不成?”

    擦,这父女俩都喜欢使用激将法,老子还就好这口!这样想着,徐朗大踏步的走了进去,甩掉鞋子便躺倒在床上,“来吧,上.床吧。”

    陈香怡明显的一愣,似乎有点后悔放徐朗进来了,轻轻的合上门,羞红着小脸,用细弱蚊蝇的声音说道:“徐朗哥哥,长夜漫漫,不如我们做个游戏吧。”

    “啊?谁跟你玩游戏啊,不是睡觉吗?”徐朗苦笑着说道,不用说,这丫头肯定是害怕了。

    “徐朗哥哥,我……我虽然喜欢你……但……但是我们现在不可以……”陈香怡羞红着小脸说道。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啊,你没看出来吗,你爸爸也是这个意思,快点吧,我等不及了。”徐朗无耻的说道。

    陈香怡更加的害怕了,不由得向后退了两步,“你……你不可以这样的,你要是这样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小丫头说着说着竟是挤出几滴眼泪来。

    “噗嗤”一声,徐朗笑出来了,“傻丫头,刚才是吓唬你的,谁让你们爷俩一块激我的呢,好了,你上来睡吧,我睡在沙发上就行了。”

    徐朗说着便跳下了床。

    知道被耍了之后,陈香怡破涕为笑,攥紧粉嫩嫩的拳头捶打着徐朗的胸膛,“好啊你,你欺负我。”

    小丫头就站在自己眼前,由于情绪激动,胸前的两团尤物像是两只欢快的玉兔,看得出来由于事出紧急,小丫头应该没有来得及穿胸照便出去了,此时,她的上身定然是空的,一想到这里,再加上刚才看到的小丫头的玉.体,徐朗禁不住一阵热血沸腾,双手下意识的便抓住了陈香怡的小手。

    “啊呀……”陈香怡一不小心便被徐朗给抓住了,用力挣扎了几下,却被徐朗紧紧的抱住。

    徐朗虽然不是那种喜欢装正经的男人,都这种时候了,要是不拿出点男人的实力来,就显得太无能了。

    想罢,徐朗抱起陈香怡柔若无骨的身子,将其轻轻放在床上,一件衣服都没有去脱掉,这不就是他一直向往的空姐制服诱.惑吗?

    陈香怡吓傻了,整个身子都在瑟瑟发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那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徐朗的手握住陈香怡的玉足,沿着她的柔滑细腿,慢慢的向上攀爬,直到空姐短裙处,再慢慢的钻入其中,隔着一层衣服,在陈香怡玉香园某处处打着转转。

    陈香怡哪里忍受得了这样的挑弄啊,禁不住身子一弓,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抱住徐朗的头,失声叫道:“徐朗哥哥,不要,我害怕。”

    谁知,这个角度和姿势,却给了徐朗另一种便利,只见他张开血盆大口。

    “哦啊,不要这样。”陈香怡猛一用力,推开徐朗,拉过被子盖住了自己,再也不肯出来了。

    霎时间,整个房间便被形成了两个极端,一边是冰川,一边是火焰……

    徐朗只觉得浑身上下,火势汹汹,无处发泄,只得开门,冲进浴室,冲了一个凉水澡,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

    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灯已经关了,而陈香怡依然蒙在被子里面,大夏天的也不怕捂出痱子来。

    徐朗也不再多说,默默的躺到了沙发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陈香怡轻声说道:“你,你上来吧。”

    “哎,好嘞。”徐朗这小子压根就没有睡着,就等待着这一声召唤呢。

    “但是不许碰我!”陈香怡又紧接着说道。

    不碰就不碰吧,和空姐美女同床共枕也是一大艳福啊。

    相安无事,直到天亮。

    晕晕乎乎中,徐朗只觉得有人在鼓弄自己的某物,睁眼一看,只见陈香怡饶有兴致的盯着自己因为清晨的生.理反应而高高鼓起的帐篷,小丫头似乎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地方,正一脸好奇的研究着。

    见徐朗依然在睡梦中,小丫头忍不住好奇,伸出一根芊芊玉指点了点帐篷的凸起。

    谁知这一点不要紧,帐篷神奇般的又加高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