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067章 【谜一样的男人】

第067章 【谜一样的男人】

    因为那些无中生有的事情,夫妻俩已经吵过很多次架了,之前的时候,都是在自己房间里关上门吵,今天却当着外人的面说出这种话来,而且还污蔑自己跟徐朗有关系,女人实在是受不了了。www.00Ks.com

    女人禁不住大怒道:“王根生,你真是太过分了,你再胡说八道的话,我就和你离婚!”

    “离婚?哈哈,好啊,跟我离了婚,你们俩就能光明正大的通.奸了是吧?”王根生指着徐朗和老婆说道。

    谁知就在这时,徐朗一个箭步便跃至王根生身前,一脚踢了过去,只听“咔吧”一声脆响,王根生的手指头便断裂了。

    只听徐朗冷冷的说道:“用手指指着我,你的下场本来是要死的,但是看在你女人的面子上,我今天就饶你不死,你不是说我跟你老婆有一腿吗?今天小爷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我们俩就是有一腿,你能把我们怎么着啊?”

    徐朗故意说这种话气他,按照他之前的脾气,早就弄死王根生了,不过,貌似他的女人是自己的同事,杀了人家的丈夫,好像以后不好见面了,虽然到现在还没有想起来这名女同事叫什么来。

    听到徐朗这话,身后的女人很是羞愤,急忙跑上前去,拉开徐朗的身子,怒道:“徐朗,你瞎说什么呢,你这不是越抹越黑吗?我什么时候跟你有关系啦?真是被你气死了,你先前打跑了李经理,难道先后两位经理都要被你打跑吗?虽然你很能打,但是你还让不让我们活啊?”

    女人越说越气愤,到最后,竟是轻轻抽泣起来,徐朗的手段她是见识过的,真心不想惹恼了徐朗,尽管自己的丈夫无理取闹,不争气,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啊,被徐朗打成了这么惨,她心中不免有些气愤。

    被女人这么一说,徐朗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仔细一想,刚才女人说先后两位经理?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先前传出和经理李文华有绯闻的副总经理赵文雅?

    李文华被他打伤住院之后,公司调查了李文华的劣迹,开除了他,然后又升调了赵文雅,这位漂亮的女人不正是赵文雅吗?

    徐朗越想越对,他刚来公司不久,对同事了解的不是很多,即便是面熟,叫名字的话,也是叫不上来的,更何况这位传说中跟总经理李文华有一.腿的美丽女人,得到了李文华的“特殊保护”,安排她在单独的办公室,不让她轻易露面,以免被公司男同事色.狼多看几眼,是以,徐朗对这位女经理根本就不熟。

    徐朗更加没有想到的是,没想到合租了一个月的隔壁夫妻中的女主人竟然是自己在公司的上司,真是天意弄人呢!

    不过,即便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徐朗也没什么好说的,吵也吵了,打也打了,没什么可解释的。

    “你是赵经理吧,呵呵,今天是误会,误会,没事了,你扶你男人进屋休息吧,不过,管好你的男人哦,再敢对我不客气的话,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徐朗笑着说道,虽然笑意很浓,态度也很温和,但是却让赵文雅和地上的王根生都不敢说什么。

    王根生也大概看明白了,原来这俩人是不认识的,当然啦,也不排除他们俩是在演戏的可能性,但是,即便是这样,他又能怎么样呢?自己根本就不是徐朗的对手啊,况且仔细想一想今天晚上自己也够冲动的。

    王根生呻.吟着,一步一瘸的被赵文雅搀扶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开始包扎,清理伤口,一夜无话。

    回到自己房间的徐朗随手插上了门,这才想到李文玲还在床上呢,他捡起地上的床单,抖了抖,轻轻的走了过去,递给李文玲,“玲玲,你别害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李文玲一直在床上瑟瑟发抖,不知道今天晚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她不敢出去,因为身上没有衣服,再者说,自己光着身子从徐朗房间里走出去,被邻居看到了,像什么样子啊。

    李文玲颤抖着手接过了徐朗递过来的床单,重新将自己的身子包裹住。

    而隔壁李文玲的房间中,依旧不时传出李文玲嫂子的打鼾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让徐朗也彻底无语了,客厅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她嫂子愣是没有醒来,睡得很香!

    “玲玲,你就在这边休息吧,我睡在沙发上就可以了。”徐朗也没再说要出去睡之类的,知道小丫头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见徐朗果然安静的躺倒在沙发上,不一会便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像是已经入睡了,李文玲这才放下心来,轻轻的伸展开腿脚,平躺在床上。

    尽管在李文玲的意识里,一次次告诉自己现在应该悄悄的回自己的房间,但她还是不由自主的躺倒在徐朗的床上,自己告诫自己,徐朗哥哥要结婚了,就要成为别人的老公了,今天是我可以自由的偷偷喜欢他的最后一个晚上了,过了今天,他就是别人的老公了,再暗恋他就属于道德败坏的问题了。

    尽管李文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偷偷的喜欢上了徐朗,或许从那一次瞥见徐朗哥哥赤身奔出浴室的那一刻开始吧,又或者是从陈香怡一遍又一遍给她描述曾经被大英雄出手相救的童话般美好故事开始吧,总之,李文玲已经爱上了徐朗,无可救药的。

    听着徐朗均匀的呼吸,嗅着枕套上徐朗留下的特有的味道,李文玲甜甜的进入到了梦乡。

    在梦中,她梦见了十三岁那年,被少年英雄徐朗救下的不是陈香怡,而是她,十八岁那年,在飞机上被徐朗救下的也不是陈香怡,而是她!

    一夜好梦……

    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白,窗外响起了出早摊商贩的脚步声,李文玲才缓缓醒来,带着一夜美好梦境的美好回味,她这才想起来,要趁着大家都没有起床的时候,悄悄的走回自己的房间。

    这样想着,李文玲紧紧的裹住床单,拉了拉下摆,确保这次不被脚踩住,蹑手蹑脚的走到闯下,轻轻的朝着门口走去。

    然而,当路过徐朗身边的时候,看到他那健硕的身躯,那肋骨分明的脸庞,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她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慢慢的蹲下身子,幻想着在徐朗哥哥成为别人老公之前,悄悄的吻他一下,就一下下。

    “徐朗哥哥,你就要成为别人的老公了,我以后不敢再喜欢你了,我想把自己的初吻送给你,尽管你还在睡梦之中。”李文玲痴痴呆呆的呓语道。

    李文玲在心中盘算道,这样想着,轻轻的俯身,张开秀口,轻轻的吻住了徐朗的嘴唇,虽然一再告诫自己就一下下,然而,徐朗哥哥的嘴唇就像是有黏力似的,她很难再分开。

    李文玲就这样将自己的初吻悄悄的送给了徐朗,唇齿留芳,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