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68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第068章 【我不是随便的人】

    带着徐朗唇齿间的滋味和恋恋不舍,李文玲轻轻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www.00Ks.com

    直到小丫头离开之后,徐朗才缓缓睁开了眼睛,被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美女悄悄亲吻,他能睡得着觉才怪呢,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文玲心中已经爱上了她,本来他早就控制不住了,但是听到刚才小丫头的那一段“表白”,让他迅速遏制住了自己的邪念。

    是啊,自己都已经要成为别人的老公了,不能给喜欢自己的女孩任何保证,又何必招惹人家李文玲呢?身边已经有陈香怡和黄若楠了,她们到现在还不接自己的电话,还在生自己的气呢,还是不要再祸害另一个纯.情的小妹妹了吧。

    徐朗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依然能够感受得到李文玲身上薄薄的床单之下,便是那一具温热的晶莹剔透的少女玉.体,他知道,如果放手去做,小丫头一定能逃自己的魔掌,然而,他却极力克制那种想法,不想伤害李文玲的身心。

    “唉,丫头啊,怎么连你也喜欢上我了呢?我徐朗何德何等啊!”徐朗喃喃自语道。

    不一会,李文玲隔壁房间传来两个女人的对话声,听得出来,李文玲嫂子是个大嗓门,话中大概意思是要去医院照顾她哥了,而李文玲也梳洗了一下,上课去了。

    今天是周一,徐朗不知道自己是该去上课还是去上班,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是不是搞的太特殊了啊?一下子拥有了两个身份,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不过,徐朗就是这么一个喜欢随心随性的人,他想做的事,一定要干,不想做的事情,即便八抬大轿抬着他,又或者有人拿着枪顶着他的脑门,他都未必去干。

    想来想去,还是先去学校看看吧,毕竟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既然做好了体验几天大学生活的准备,怎么着也要做的像模像样一点。

    这样想着,徐朗便准备起床,却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

    “谁啊?”徐朗随口问道。

    “是我,赵文雅。”站在门口的赵文雅说道。

    是她?她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去上班了吗?徐朗缓缓起身,打开了门。

    只见赵文雅穿着一身职业女经理人标准的装束,高高挽起的发髻,高高耸起的胸.部,高高翘起的美臀,高高挑起的眉头,高高拔起的个头,总之,赵文雅给徐朗的感觉就是一个“高”字。

    之前在公司的时候没有太注意,今日看来,赵文雅的确是万中无一的大美女,以徐朗的目测判断,在整个公司,除了云若彤的胸可以和她的相媲美之外,似乎没有别人了。

    徐朗禁不住想起了昨夜赵文雅穿着丝质睡衣的情形,如今,她虽然穿戴整齐,但是,却像是身无一物似的,让徐朗喉咙有些干痒。

    赵文雅脸上一红,连忙干咳几声,徐朗这才回过神儿来。

    “赵经理,我以为你们都去上班了呢,怎么,你这时候找我说话,不怕被你老公怀疑咱们俩有一腿吗?”徐朗开着玩笑说道。

    赵文雅脸上更加红润不堪了,“徐朗,你别胡说八道了,我已经跟老王解释清楚了,他这个人就是多疑罢了,你别往心里去哈,我是特意向你道歉的。”

    “呵呵,没关系,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昨天晚上,我出手也有点重了,不知道你老公的伤势怎么样了?”徐朗认真的问道,抬手不打笑脸人,看在人家大美女这么客气的份上,徐朗自然不再生气。

    “好多了,一大早,他就起来上医院包扎上班了,今天是周一,也是第一天开学上课,所以,早早的就走了。”赵文雅说道。

    徐朗这才知道赵文雅的老公不在家,怪不得她敢来找自己说话呢。

    如此说来,偌大的房子,就只剩下赵文雅和自己两个人了,这让徐朗禁不住一阵想入非非,祸害纯情的李文玲或许还有点不忍心,但是对于面前的这位熟.女经理可就不用客气了,这娘们不就是喜欢乱搞吗?之前的时候,跟李文华那家伙传出绯闻,借着李文华的提拔,才迅速上位,这种女人,自然不用客气。

    再者说,之前的时候,徐朗总是能听见赵文雅房间里嗷嗷直叫的声音,那种靡靡之音曾经好多次勾起了徐朗肚子里的馋虫,让他不可自控的伸手自己解决,如今,天时地利人和,曾经意Yin过好多次的隔壁俏佳人近在咫尺,小徐朗禁不住开始跃跃欲试。

    一时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谁都没有再说话,赵文雅也仿佛意识到了此刻这种情景有点诡异,她有些慌乱的说道:“该……该上班了……我们一起走吧……”

    “啊……哦……”正陷入靡靡菲思的徐朗一愣神儿,又急忙说道:“哦,不了,你先走吧。”

    被徐朗这么一说,赵文雅似是想起了什么,禁不住眼眶一红,垂下了头,低声说道:“我知道,在公司里,我就是一个被人唾骂的贱.人,是不是你也认为我和李文华有那种关系啊?”

    “啊?这个……有没有我无所谓……”徐朗慌不迭的说道。

    听到徐朗这话,赵文雅的眼泪竟是夺眶而出,“呜呜,我知道,我就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是这么想我的,对,我就是这样一个贱女人,我是千人骑万人睡行了吧?”

    赵文雅的泪水就像是决堤的海水一样开始泛滥成灾,大哭着跑回自己的房间。

    徐朗愣愣的站在自己的门口,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心中承受着天大的委屈,好像跟传闻中的浪.荡女人有很大的出路,一时间,徐朗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听到隔壁的赵文雅还在嚎啕大哭,徐朗的脚步下意识的迈开了,竟是走到了隔壁的房间。

    这也是第一次进入到隔壁的卧室之中,一进房间,一股沁人心脾的女人体香扑鼻而来,由于是大清早晨,某些熟悉的男女体液的味道还未散去,混合着赵文雅的体香,一并进入徐朗的鼻孔之中,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不得不承认,这间卧室是徐朗幻想过无数次的地方,自从他搬进来的那天起,每天晚上几乎都可以听到从这间房间里传出那种靡靡之音,或许别人听不见,但是徐朗的耳力惊人,想不听都难,而且,还总是伴随着女人濒临高超的那种尖叫声,曾经一度让徐朗聆听着隔壁女人的声音而迎来自己的圆满。

    而如今,徐朗就身处这间神往已久的房间,身前就是神往已久的女人,而且还是自己的上司同事,这种关系无意之中将房间的气愤营造的更加暧昧。

    看着扑倒在床上的赵文雅放声大哭,整个身子都跟着震颤,徐朗禁不住走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说道:“赵经理,你别哭了,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

    赵文雅猛然坐起了身子,似乎并没有想到徐朗会跟着进来,她的哭声也立即止住了,似乎想起了什么了,又重新扑倒在床上,飞快的拿着一根肉呼呼的小棒棒,随手塞进了被窝底下。

    徐朗虽然只是瞥见了一眼,但是一眼便辨认出那是什么东西来,那种东西赫然正是“黄瓜”、“香蕉”之类的塑料替代品,美其名曰,是女人专用的枕边玩具。

    嘭!

    一想到这里,徐朗的心中猛然一惊,没想到赵文雅竟然还玩这个!

    看到徐朗那惊讶的表情,赵文雅涨红着脸,竟然疯子似的呵呵笑道:“呵呵,你肯定看到了吧,被你见笑了吧,呵呵,我就是这样一个苦命的女人,嫁给了一个无用的男人,他,他每天都是用那种东西对待我的……”

    赵文雅不知道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和从来都没有说过一次话的同事徐朗说了这么多,或许是连日来被丈夫和众人误解,她心中压抑的实在太难受了吧。

    是啊,是个女人都承受不了的,她跟李文华从来就没有实质性的关系,虽说有利用李文华垂涎她的美色的嫌疑,但是却从来没有做过背叛自己丈夫的行为,但是,丈夫却屡次质疑她,辱骂她,而且,丈夫王根生患了那种早.泄的毛病,几乎从来就没有给过她真正做女人的快乐,每次都是用那种假东西制造快乐的假象,聊以自.慰,自欺欺人罢了。

    刚才被徐朗发现的那根假东西,是昨天晚上被王根生用过之后,随手丢在了床上,正是因为他心中不甘,恰逢隔壁徐朗扰民,王根生这才表现出来了不理智的冲动。

    赵文雅为了攒钱给卧床不起的婆婆看病,总是加班加点的工作,早出晚归,甚至夜宿公司办公室,却被丈夫误解为和别的男人通.奸,虽然李文华多番暗示自己,但是她从来就没有让他得逞过,自己却遭到丈夫和所有同事的非议和误解,漫天的委屈,在这一刻,在心中翻江倒海般的泛滥开来,赵文雅的哭声再也止不住了。

    看到这里,徐朗似乎也看出来了赵文雅是被误解的,他虽然没有嘲笑他们夫妻俩那种生活不和谐的意思,但是的确是看到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而且的确有过那种龌龊不堪的念头,禁不住有些自责。

    “赵经理,你别哭了,对不起。”徐朗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和一个人说对不起。

    “对不起?哼哼,你说那些话伤害我的时候,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不就是想和你搭伴去上班吗,你至于排斥我吗?什么叫我和李文华有没有那种关系你无所谓啊?你这不是明摆着瞧不起我吗?好啊,我就是那种贱女人,千人骑万人睡,有本事,你也睡我啊,来啊,我还不了解你们男人吗?有几个是好东西的啊。”赵文雅越说越激动,竟是边说边撤掉了上身的衣服。

    徐朗本来想要拦住她,但还是慢了一步,赵文雅竟是用力撤掉了半边胸衣,某物半遮半掩,欲露还休,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朦胧美更加刺激了徐朗。

    徐朗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随便的人!”

    “哼哼,你不是随便的人,那我是随便的人行了吧?有种你来啊!”赵文雅轻蔑的笑道,像是对自己的嘲讽,又像是对徐朗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