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我的校花老婆 > 第069章 【再次去领结婚证】

第069章 【再次去领结婚证】

    赵文雅就像发疯的母狮子一般,在这一刻,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其实,这也不是巧合,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她本来就是一个清清白白,行为端正的女人,一切只是为了上位,多挣钱,而且挣更多的钱只是为了给重病缠身的婆婆治病,为此,她没日没夜的工作,不惜冒着毁掉自己名节的危险,和上司李文华演暧昧假戏,堂堂一个世界500强销售部的经理,拿着高薪,却只能和丈夫租房子蜗居,为的就是省点钱。www.00ks.com

    然而,这一切的努力换来的却是丈夫的质疑和冷眼,在夫妻生活上,其实赵文雅从来就没有过多的渴求,甚至连一个妻子,一个正常的婚后女人所应该享受到的丈夫带给她的身体愉悦都没有得到过,即便是这样,她也从来没有苛责过丈夫,甚至总是悉心的开导丈夫,帮助丈夫慢慢的减轻压力,恢复健康。

    就是这样一个任劳任怨的美丽大女人,得到的又是什么样的回报呢?在公司就不用说了,遭遇的几乎全是白眼和非议,回到家之后,又是丈夫的质疑和打骂,本来他自身不行,却每次都用那种买来的假东西“野蛮”的进攻自己,那种玩具也不是不可以玩,毕竟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好东西,但是在丈夫手里,却是一种用来攻击惩罚她的工具,一点快乐和愉悦都没有,而为了配合丈夫的变.态心理,她只有假装快乐,发出嗷嗷叫的靡靡之音,这正是徐朗多次所听到的声音。

    久而久之,赵文雅厌恶回家,然而,越是不回家,丈夫的疑心就越重,回家之后,又是一连串的质问,甚至是打骂。

    这种生活,赵文雅早就厌倦了,长久以来,得不到发.泄,在公司里,她不能对任何人发火,因为,她还要靠着同事们一起努力挣钱,回到家后,她更加不敢对丈夫发火,因为她知道,丈夫的压力很大,心情也很苦恼。

    直到今天,徐朗打伤了自己的丈夫,却又说出那番轻蔑的话,彻底的触动了赵文雅那根脆弱的神经,让她彻底的失去了理智,竟是疯子般脱着自己的衣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

    “靠,来就来!谁怕谁啊?”徐朗像是一头饿狼一样扑了上去,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徐朗要是再不拿出点男人的威风来,就显得太不爷们了!

    直到徐朗三下五除二扒掉自身的衣服,寸物不着的扑倒在自己身上,猛然拉过她的大腿之后,赵文雅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然而,渐渐恢复意识的赵文雅,惊恐的看着徐朗,奋力挣脱之际,却只觉得私下隐隐一痛,犹如一杆长枪一般刺进自己的身体,所不同的是,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尽管,赵文雅从未体验过真正的东东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她只知道,此刻,她的感觉很美妙。

    “徐朗,你,啊……”赵文雅张口秀口大叫,却因为身子被徐朗猛烈的一阵撞击,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赵文雅只觉得有点头晕目眩,紧随而来的是某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奇妙感觉,让嫁为人妇已经一年多的赵文雅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婚后的甜蜜”。

    房门大开着,发自内心的快乐回声从五楼的窗户中散发出去。

    徜徉在快乐海洋之中的赵文雅再一次的失去理智和判断力,俨然已经忘记了她自己是谁,眼前的男人又是谁,她只知道一点,她很快乐。

    什么道德,什么约束,什么身份,似乎一切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不要……”

    听着赵文雅一声声的不要,徐朗仿佛有点内疚,打算就此作罢,毕竟是自己的邻居也是自己的上司啊。

    谁知就在徐朗打算撤离阵地之际,赵文雅却拦过他的腰身,哀求似的叫道:“不要停……”

    徐朗这才恍然,大姐,麻烦你一次性把话说全了好不好?

    瞬即,徐朗得出一个规律,女人+床+不要=要。

    直到两个多小时后,赵文雅缴械了四五次,徐朗才最终将连日来积攒的公粮交了出去。

    有些虚脱的赵文雅无力的躺倒在床上,渐渐恢复些理智的她,赶紧拉过毛巾被盖在了自己身上。

    徐朗看着敞开的房门,再想想自己和赵文雅刚才的天人交战,禁不住挠挠头,“赵经理,我……”

    “你什么也别说了,你快出去!”赵文雅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本以为赵文雅会大哭大闹,会歇斯底里,却没有想到赵文雅表现的如此平静,这让徐朗更加内疚了。

    “赵经理,刚才的事情,我会负责任的。”徐朗傻傻的说道,说完之后,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了,这不明摆着是瞎话吗,自己都要跟别的女人结婚领证了,负个毛责任呢,况且人家赵文雅是个有夫之妇啊。

    “谁要你负责任呢,我有丈夫!徐朗,你听着,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从你走出这个房门之后,你是你,我是我!”赵文雅虽然有气无力,但是吐字还算清晰,认认真真的说道。

    徐朗也知道,人家是有家庭的人,总不能强迫人家离婚,和自己在一起吧,强迫女人的事情,徐朗向来是不会干的,既然已经如此,他也无话可说。

    不过,今天是周一,赵文雅必须要去上班的,现在已经上午十点多了,现在去上班也已经迟到了,但是,总比不去强吧,可是,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赵文雅的身子能站得起来才怪呢。

    想到这里,徐朗一阵心疼,禁不住重新坐到床边,从毛巾毯下伸进去大手,轻轻抚住赵文雅某个发肿的部位。

    赵文雅猛然大惊,以为徐朗又要来,禁不住大叫道:“啊,徐朗,你干嘛?”

    “你放心,我帮你治疗一下,不然的话,恐怕你一整天都下来床了。”徐朗边说边暗暗运气。

    赵文雅羞愤不已,但是听到徐朗那坚毅的语气,她也不敢乱动,只觉得一股热流从某处缓缓流进体内,先前那种肿胀感立即消失不见了,不知道徐朗在做些什么事情,以她的见识,自然不知道徐朗使用的是华夏古老的武术传承。

    很快的,徐朗将大手撤出,起身,临出门之际,转身说道:“对了,赵经理,刚才你邀我和你一块去上班,我并不是不屑于和你同行,而是我今天不打算去上班了,你的确是误会了,还有,看到那种玩具也没有啥啊,我自己也买过娃娃玩啊。”

    听到这话,赵文雅差点站起来,暴揍徐朗,现在又想起来解释了?刚才干嘛去啦?

    “赵经理,你现在是我的顶头上司了,我向你请个假吧。”徐朗这样做,也算是给这个新上任的主管一点面子。

    “你要上哪去?公司现在很忙,你不知道吗?”赵文雅冷冷的问道。

    “我……我去结婚领证。”徐朗没打算隐瞒。

    “什么?”赵文雅着实惊愣一下,随即便苦笑道:“呵呵,你可真行,和自己老婆结婚领证的当天却和我做了这种事。”

    “这个……那个……”徐朗愣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好悻悻的走了出去,顺便帮赵文雅关上了门。

    随后便传来赵文雅快步跳下床,狠狠的插上了门,又跳回到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呜呜大哭的声音。

    她终究还是哭了。

    徐朗本来以为赵文雅会哭的没完,谁知,不一会,就听见赵文雅穿戴整齐梳洗打扮,踩着“嘎达嘎达”的高跟鞋,快步离开的声音,应该是去上班去了。

    整个房间就剩下自己了,徐朗躺倒在床上,心中五味杂陈,刚才的一幕幕旖旎的画面再次在脑海中浮现,赵文雅的美丽无可挑剔的,带给他的美妙感受也是前所未有的,或许是因为她是“人妻”的原因吧,让徐朗有一种“偷”的感觉,“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说的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干坐了一会儿,徐朗这才想起来要去学校上课的事情,换了一身稍微干净点的衣服,急忙下楼。

    当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轿车鸣笛声再次传来,跟昨天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

    徐朗抬头望去,只见在路口停着一辆兰博基尼蝙蝠,较之昨日见到的宾利雅致RedLable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周围围满了更多的看客,不知道今天这两豪车是来接谁的。

    有了昨日的经验,不用多想,又是自己的未婚妻,徐朗真是无奈了,自己这位老婆就不能低调点吗?领个结婚证而已,干嘛每次都这么贵的豪车呢,昨日炸了一辆了,徐朗心疼到蛋疼,今日又开来更昂贵的一辆。

    在周边居民惊愕艳羡一种,徐朗再次钻入了豪车之中,扬长而去。

    怎么又是这个牲口啊?妈.的,富婆都眼瞎了吗?一些男人心中悲愤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