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我老婆是鬼王 > 第1836章 击杀普鲁士!

第1836章 击杀普鲁士!

傅洋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如同雷霆滚滚,传入普鲁士的耳朵。

在这一刻,普鲁士展现出来的www.00ks.org实力和战意,获得了他的认可,自然也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名字。

“傅洋么?好!在送你下地狱之前,我会记住你的名字。”

普鲁士发出熊一样的咆哮,双手的长枪发出璀璨圣光,带着他朝傅洋飞快而来。

傅洋自然不甘示弱,也迎头而上!

按照“东、南、西、北、中”五方方位环绕的五把法剑,也随之飞了出去,把傅洋身体四周环绕得滴水不漏……而无论怎么飞行,法剑和傅洋身体的相对位置,都恒定不变。

这看似简单,其实极难实现——因为这说明,人和法剑的气息,已经彻底融合。同进同退,根本不需要花心思操控了。

两人的最终碰撞,终于来临!

“双熊的咆哮!”

普鲁士将手中两把长枪轰然一撞,震荡出圈圈音爆不说,同时往前一刺。两个巨大的熊头浮现,最后化为枪尖,刺向傅洋。

傅洋脸上表情淡漠,无悲无喜。身形也不躲不闪。只是双手并用、随意地从悬浮在四周的五把法剑之中抽出两把,然后,往前劈斩。

他的动作很随意,甚至说的上有些缓慢。完全不像是正常情况下使用千幻剑的那种磅礴和凛冽气势,但却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

“哈哈哈!这么缓慢和软绵绵的剑术,也想挡住本骑士的双熊枪术?真是可笑。”

普鲁士露出轻蔑的表情和语气。

与此同时,那两道如同流星划过苍穹的枪影,已经到了傅洋面前!

可说也奇怪,明明只是视觉上极为缓慢和随意的挥剑动作,却无比精确地斩中了那两道威力巨大的枪影。而且……直接将其轻松击溃了。

在枪影爆碎的巨大轰鸣声中,普鲁士脸上的表情都微微一愣。

“怎么回事?这应该是一种古怪的剑术?果然不能轻视这个叫傅洋的华夏修炼者了。”

普鲁士心中暗想,然后俯冲而去,挥舞着手中的双枪,全力和傅洋厮杀起来!

唰唰唰!

那双枪挥舞得呼呼作响,搅动风云。每一次攻击,都带着一股巨大的螺旋劲儿不说,还蕴含着西方特有的圣光力量。可谓攻势惊人。

就算眼前是一堵又一堵的铜墙铁壁,都要被普鲁士给轻易的轰碎。

然而……

傅洋只是随意地伸手、挥剑、换剑、劈斩,就把普鲁士的枪击给全部尽数挡了下来!

五把不同颜色的法剑,在不同方位环绕着傅洋。不断循环变化的同时,也在傅洋手中变化。

仿佛不是傅洋自己伸手去拿剑,而是他手伸到哪里,那法剑就自动的飞入手中!

仿佛不是傅洋自己找准了普鲁士的枪尖攻击位置,而是他手中的法剑,自动指引着他的手臂攻击。

而且总是在前一刻,就已经劈砍斩出!

仿佛在“圣熊灵枪”刺向那儿之前,法剑就已经等待在那里了……

他攻击傅洋,完全没用!防御密不透风。

傅洋攻击他,一刺一个准!

现在他的骑士铠甲上,已经是千疮百孔、剑痕密布了。

这种感觉,让普鲁士难受得几乎要吐血了。

他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却依然被傅洋牢牢地压制着!

虽然东西方的修炼方式差异巨大,但身为灵异强者,最基本的敏感和判断还是有的。

普鲁士已经惊骇的发现,以傅洋为原点、周围的五把法剑已经和他成为了一个完整的整体——简单来说,傅洋自己就和这些法剑像是组成了一个能够移动的小型阵法!彼此连接。他到什么地方,阵法就随之移动到哪里去!

这,就是傅洋的五方剑阵!

他之所以能够创出这个神奇的剑阵,是从领悟的那一丝天道玄奥之中反向领悟出来的。可以说,是一种逆向的研究。

也由此可见,傅洋果然是个绝世的妖孽天才啊!

居然能够从本来就尚未完全领悟的天道玄奥之中,举一反三,窥见到新的灵感。从而自创法术。

这不是变态,又是什么呢?!

铛铛铛,铛铛铛铛……

枪尖和法剑碰撞的声音,连绵不绝,像是一首激昂的战歌。

刚开始,普鲁士还能够凭借着“圣熊灵枪”本身的强大勉强支撑。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圣光力量逐渐消耗,最后根本没办法再和傅洋抗衡了。

“不行!看来今天我是打不过这个叫傅洋的华夏修炼者了。他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没必要为了崂山术宗那些家伙彻底拼命,打不过他就去杀另外的人吧。”

普鲁士心头这般想着,便挥舞着手里的两支骑士长枪最后打出一击,然后转身就跑!

不得不说,作为号称“慕尼黑银熊”的强大条顿骑士,居然在战斗中选择逃跑,确实有点尴尬了……

“呵呵?想逃?没那么容易!”

傅洋心头冷笑。

整个人借助幻鬼神甲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了过去。

刚才他一直仅仅使用了赤松五色灵力,而没有消耗构成幻鬼神甲核心的鬼道之力!所以幻鬼神甲的战力,并没有实质性的下降。

几个呼吸的刹那,就追上了普鲁士!

傅洋双手往前一推,赤色和橙色两把法剑,便朝着普鲁士的后背飞了过去。然后,准确地从身体两侧刺了进去……

穿透了厚厚的铠甲,真正伤及到了他的肉身。

啊!!!

普鲁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猛然回头。表情狰狞,气喘如牛:“傅洋!你不要欺人太甚。你又不是崂山派弟子,整件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冤家宜解不宜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哈?

你一个外国人,还和我拽中国的古汉语?

傅洋一阵无语。

也是冷笑连连:“真是嘴炮党啊。你们条顿骑士不经许可、偷偷入侵我华夏已经是居心叵测。现在又和万神教勾结,和崂山术宗一起妄图颠覆现有的秩序。这会造成严重混乱。华夏灵异界正道人士,当然人人有责。所以今天,我必杀你!”

说完,傅洋双手再次猛然往前一推。

嗖!

赤橙黄绿青五把法剑,直接消失不见了!

但与此同时,普鲁士却觉得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极度危险感,从心底深处翻涌出来。

“怎么回事?!”

他紧握手中长枪,控制不住的惊慌起来。

下一个瞬间,在普鲁士的周围,自动浮现出五把法剑的剑影。以他身躯为原点,占据了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把他给团团环绕在其中。

“这是……”

普鲁士瞳孔骤然缩紧,心头大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五把法剑,带着旋转切割之力,瞬间同时从五个方位朝着中心一刺、一绞!

唰唰唰!

他甚至来不及在临死之前发出愤怒的吼声,只有无边的彩色瑰丽剑影弥漫了开来……

在这剑光之中,在条顿骑士团中号称“慕尼黑银熊”的普鲁士,彻底陨落。化为齑粉,身死道消了。

被傅洋强势击杀!

呼……

傅洋长出了一口浊气:“看来,我之前还是有些小看西方修炼者了。他们也确实有独到之处。如果有机会,我也真想去西方走上一遭,看看西方灵异界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在傅洋这么思索的童声。只剩下普鲁士手里的两把骑士长枪,因为法器等级很高,傅洋以灵力实体化出来的法剑根本不可能将其斩碎。所以从空中朝着海面坠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