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十章【君子爱财取之有道】(3)

第十章【君子爱财取之有道】(3)

    发【希望推荐票超过上周!】

    接下来的三天,左晓晴并没有见到张扬,她甚至怀疑这个可恶的子在故意避开自己,可是旁敲侧击问过洪玲才知道,张扬这几天根本没有来科里实习,据称已经上了医院的黑名单,属于即将被清理出门的个别坏分子。

    其实张扬并没有闲着,和袁文丽谈话之后,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不再继续实习下去,他张某人来到这个时代还没有好好的享受过,对他而言一切都是新奇的,在他的心目中时间是比金钱还要珍贵的东西,作为曾经死过一次的人,他认为自己比别人更懂得生命的意义,所以张扬不想在县人民医院里浪费自己的时间,他的医术早已不需要证明,在大隋朝那会儿,张大神医就已经站在中华医学的巅峰,那是种怎样的感觉?那是种高手寂寞的孤独感,假如张大神医始终生活在隋朝,他肯定很快就会对那种生活感到厌倦,可是来到这个全新的时代之后,成为张扬之后,他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兴奋,那就是做官,张大神医要么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张大神医正在为自己实现这个梦想而努力着。

    这几天张扬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一头扎入了春阳县图书馆,他研究《二十四史》,他研究《历代官制》,《厚黑学》,乃至《资本论》,《毛选》,《邓选》……还是那句话,张扬扑在书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他在不断汲取着营养,他在为自己的迢迢官道做着最初的准备,他对李书记有着相当的信心,这位阶段性太监书记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因为嫌往返宿舍过于麻烦,张扬在县图书馆对面的青年宾馆住下,要了一个每天58元的豪华标准间,二十四时热水、彩电、冰箱、电话一应俱全,外加还有洗衣服务,张扬不怕花钱,也不会考虑花钱多少,最怕的是有钱没处花。如果不是张扬回宿舍拿东西,他都不知道刘海涛已经找了他整整三天。

    刘海涛见到张扬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三天他充分体会到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的真正意义,细细算起来,他已经往县人民医院跑了十二趟,就算吃饭也不见得那么勤快啊,刘海涛心中这个感慨啊,,这份工作真不是人干的,这边还没顾得上和张扬话,李书记的传呼又打过来了,刘海涛慌慌张张跑到宿舍门口的百货店中回了一个电话。

    李长宇显然有些不高兴,电话里就听出他的语气有些生硬:“刘啊,你究竟怎么回事?连这么事都做不好?三天了,三天都找不到一个人?”

    刘海涛拿着电话赔着笑:“李书记,李书记,我找到张扬了,正跟他在一起呢。”

    李长宇听到这句话,气自然消了一些,声音也低了下去:“马上带他来薇园吃饭,我有要紧事跟他谈。”完之后,生怕刘海涛会有别的想法,又补充了一句:“他爸从外地打电话来了……”

    这句话颇有些画蛇添足的嫌疑,刘海涛虽然只是一个司机,可人家也不是傻子,这几天寻找张扬的过程中,他充分发挥了自身拥有的侦探潜质,把张扬的出身背景打听的清清楚楚,顺道还去了一趟农机厂宿舍,他的本意只是去看看张扬在不在家,当时也没有其他的想法,李长宇这最后的一句话让刘海涛不能不产生一些奇特的想法,张扬的继父明明就在农机厂工作啊,怎么李书记在外地?李书记可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那个赵铁生却是一个工人,刘海涛的逻辑思维能力还是很强的,一系列推测都归纳为一个结果,张扬肯定和李长宇的关系极不简单,李长宇刚才的那句画蛇添足的解释让刘海涛更加怀疑,搞不好张扬真的是李长宇的私生子。

    刘海涛既然有了这个大胆的推断,对张扬的态度只能是越发恭敬了,私生子也是龙子,人家就算见不得光,身份也要比自己这个司机强上无数倍:“张扬,李书记让你今晚去薇园吃饭。”

    张扬皱了皱眉头。他本想上车来着。却看到远方地拐角处站着一个瘦削地身影。虽然暮色浓浓。张扬还是一眼就辨认出那是他地母亲徐立华。

    徐立华远远就看到了儿子。可是因为张扬站在轿车前和刘海涛交谈。徐立华竟然对自己眼前所见产生了一些怀疑。直到张扬向她走来。徐立华这才敢断定眼前这个意气风发地少年就是自己地儿子。望着张扬卓尔不群地身影。身为母亲地徐立华第一次感觉到儿子长大了。心中忽然产生了一种分不清欢喜还是忧伤地感受。

    “妈!您怎么来了?”张扬虽然对这个母亲没有太深地感情。可是看到她藏在双目中地关切和慈爱时。内心中仍然不免生出了莫名地暖意。

    “扬扬……我听你出了一事情。所以过来看看。”

    张扬不用想就已经猜到一定是袁文丽对她了些什么。他淡淡笑了笑:“我好端端地。吃得好。睡地香。妈。你别听其他人胡八道。对了。你还没吃饭吧?”

    徐立华向刘海涛地方向怯怯地看了一眼。在她看来能够开汽车地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地。虽然刘海涛地穿着打扮并不像一个坏人。可徐立华因为儿子产生过度地警惕心也是再正常不过地事情。

    刘海涛善于察言观色,看到徐立华向自己的方向看来,马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掏出一支香烟燃,这是他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从不在车内吸烟,虽然他的烟瘾很大,毕竟在这辆轿车中他只是充当一个车夫的角色,环境是为领导保护的。

    徐立华拉着张扬的手来到旁边的路灯下,将手中的一个塑料袋交给了他,里面装着她给张扬带来的卤牛肉和香肠:“听你徐姐,最近你在医院出了问题。”徐立华无疑是个极其慈祥的母亲,因为张扬自失去父亲,她很少舍得斥责他,可是没曾想她嫁给赵铁生后,张扬的境况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她性情柔弱,无力改变这残酷的现实,只能尽力保护着自己的儿子。

    张扬握住母亲枯瘦的手掌:“妈,别为我担心,用不了太久,你就会因为我而骄傲!”

    徐立华的眼圈红了,她用力了头,握住张扬的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张扬怜惜地看着母亲,他清醒的认识到,母亲骨子里的柔弱很难被自己改变。

    “扬扬,答应妈一件事,千万不要学坏……”

    张扬了头,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张扬!”

    看完请投票收藏】

    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