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正文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4)

正文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4)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4)

    张扬收拾好了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看了看传呼还是一点儿信号都没有,暗骂这***电信,怎么不知在山窝窝里建个信号站,他有些无聊的锁上房门,初到黑山子,对乡里的治安没有太大的把握,贵重的财物还是随身携带为好。www.00Ks.com

    旅馆的老板叫崔桂山,从耿秀菊透露的些许口风已经知道张扬是县里派下来的干部,言谈中对张扬处处流露着尊敬,张扬本想打个电话,可惜旅馆没有,崔桂山提议让他去乡政府打,这里最近打电话的地方也就是那里了。

    张扬出了旅馆的大门,正看到老孙头屁颠屁颠的迎了上来:“张主任!我正要去找你呢。”

    张扬暗自感叹,一包阿诗玛没有白送,看看人家老孙头多有礼貌啊,脸上堆起和蔼的笑容:“老孙,找我啥事啊?”

    老孙头陪着笑:“不是我找您,是李乡长让我来找您,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张扬点了点头,晃晃悠悠来到隔壁的乡政府,来到三楼李振民的办公室不觉微微一怔,里面沙发上坐了三个中年男子正在吞云吐雾,李振民坐在办公室前,看到张扬进来,乐呵呵的站起身:“这位就是咱们乡新来的计生办张主任!”

    坐在沙发上的三名男子同时站了起来,又同时向张扬伸出了手,张扬内心暗自发笑,逐一和他们握了手才知道,来得这三个全都是乡文教卫生口的。

    又矮又胖的那个是乡卫生院的院长吴文凯,瘦高个的是乡中学校长林子远,他旁边那个黑脸是黑山子乡红旗小学的校长李振东,此人还有一个身份是李振民的亲弟弟,其中吴文凯应该是最为健谈的一个,他声音洪亮的笑着:“计生办和我们卫生院其实是一个系统的,听李乡长说张主任到了,所以我们全都过来见见张主任,今晚我负责给张主任接风洗尘!”

    张扬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只是个还没有具体工作安排的计生办主任,怎么忽然惊动了那么些人?他不由得向李振民看了看,这件事十有**是这老家伙搞出来的,这场接风究竟是要向自己示好呢,还是有着其他的念想?

    乡政府就那么点地方,哪里有事很快就会被其他科室知道,张扬这边还没跟他们聊两句呢,听到消息的耿秀菊已经敲门进来了,丹凤眼朝沙发上的众人瞄了瞄:“哟,全都是贵客啊!”

    吴文凯、林子远、李振东又同时站了起来,耿秀菊和乡党委书记王博雄有些暧昧是人所共知的事实,虽然她在乡里职务不高,可是地位却是不低,谁让人家上面有人呢。张扬刚来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可是看到连李振民都陪着笑脸,马上就看出,这位乡办公室主任要比李副乡长更有实权。

    还是吴文凯说话:“耿主任来了,我正要去请您呢,今晚我来做东为张主任接风,您一定要赏脸啊!”

    耿秀菊甜丝丝笑了起来,原本姿色只能称得上中上的面孔顿时变得生动妩媚起来,张扬惊奇的发现这女人笑得时候的确很有诱惑力。

    耿秀菊走到张扬身边:“为张主任接风洗尘,当然要由乡政府来做东,既然吴院长准备代表王书记请客,我们乡政府还是欢迎的。”这句话软中带硬,暗指吴文凯越俎代庖,可以当王书记的家了。

    吴文凯闻言不由得有些尴尬,嘿嘿笑了一声:“乡里是乡里,我也不代表什么卫生院,自己掏腰包请客,耿主任别动不动就给我上纲上线!”

    李振民笑着走过来搂住吴文凯的肩膀:“吴院长说得好,咱们不公款吃喝,今天就让吴大胖子好好出次血!”

    耿秀菊听吴文凯这样说,也没了继续挖苦他的念头,笑了笑:“成!那就去四季香吃老公鸡,吴院长回头可别心疼啊!”一群人同时大笑起来。

    五点刚到,一群人就簇拥着张扬前往乡政府斜对面的四季香饭店。

    黑山子乡的百姓对这种政府官员的吃吃喝喝早已见怪不怪,张扬本想着给左晓晴打个传呼,可当着那么多人总不好意打这个电话,只能等等再说了,过马路的时候,耿秀英故意落后几步跟张扬走在后面,小声提醒他:“他们全都是海量,小心被这帮酒鬼给灌醉了。”

    张扬淡然一笑:“谢谢耿姐!”心中却道,能灌醉我的只怕还没生出来呢。

    一群人在四季香最大的包间里坐下,因为是圆桌,位置上并没有太多的讲究,李振民坐在最里面,张扬因为远来是客坐在他左手,耿秀菊坐在他右手,吴文凯、李振东、林子远分别在两旁坐下。吴文凯让店老板安排了六道凉菜,四道热菜分别是炖冬笋,烧小鱼,烧野猪,打野老公鸡,山里的菜肯定不如城里精致,可是份量都是极大。

    望着桌上的一个个大锅小盆,张扬不由得有些发呆,我靠,也太夸张了点。

    喝酒用得也是大碗,一瓶洋河只倒了三碗,张扬望着地上十瓶一捆的洋河,除掉耿秀菊这个女人不算,他们五人每人平均二斤,看来耿秀菊没有夸张,这些人果然都是海量啊。

    李振民在乡里虽然没有多大权力,可是在酒桌上却是牢牢把握住了话语权,他端起酒碗,笑眯眯道:“小张主任第一天到黑山子乡来工作,王书记、胡乡长都不在,就由我来代表乡政府,黑山子乡全体干部,各村百姓表示对小张主任的热烈欢迎。”

    一群人同时鼓起掌来,张扬也跟着鼓了两下,还是搞不清这掌声是为了欢迎自己还是为了李振民的这句话。

    李振民端起酒碗:“干了!”仰首一饮而尽,白日里那个凡事耍太极,处处和气的李副乡长陡然变得豪情万丈,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合适的位置,关键是如何找准定位。

    一桌人都干了这碗酒,耿秀菊虽然是女人,可第一碗也是和男人一样喝了个干干净净,她用手绢擦了擦嘴唇,脸上已经飞起两片红霞,显得妩媚动人:“喂!我酒量不成的,你们拼酒可别拽上我,李副乡长,我换水了啊!”

    李振民知道耿秀菊的脾气,她说不喝肯定就是不喝,自己要是勉强只能是自找难看,当下微笑点头。

    张扬也不想多喝,再加上耿秀菊之前提醒过他,也学着耿秀菊的样子:“我酒量也不成,不如我也换茶水吧?”

    李振民故意板起面孔:“小张啊,酒量不成也得喝,你是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