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正文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6)

正文 第十二章【哥不想用暴力】(6)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求收藏,你的每一张推荐票将关系到医道未来的成绩】

    红旗学位于黑山子乡政府以西,距离他们喝酒的地方一里多路,学内有三排十五间房,此外还有一栋两层楼,这座学建立于八八年,虽然建成的时间不久,可是因为工程质量的问题显得极其破旧,今晚着火的就是那栋两层的教学楼。

    张扬一行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基本被控制住,乡里并没有专职消防队,前来救火的都是附近的居民,还有闻讯赶来的教职员工,火灾幸好发生在晚上,学生都已经放学回家,整个学内只有两名值班的员工,他们居住的地方也远离教学楼,所以并没有发生任何人员伤亡,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搞清状况之后,李振民深深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死人就好,假如出了人命,不但他兄弟李振东要倒霉,自己这个分管文教卫生的乡长肯定要受到株连,就连王博雄、胡爱民这些人的政治前途也要受到很大影响。

    红旗学和黑山子乡中学毗邻,林子远也害怕火势蔓延到他的学校,看到大火受到控制,也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的表情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

    耿秀菊和张扬并肩站在人群外,遥望着渐渐减弱的火势,耿秀菊轻声道:“最近李副乡长好像在走背字啊!”她的声音虽然很,可是张扬因为在她的旁边,所以听得真真切切。他发现耿秀菊和李振民之间似乎存在着相当大的矛盾,红旗学的这场火虽然熄灭,可是因此引起的风波只怕不会就此平息。

    张扬第二天一早提前十分钟来到了乡政府,老孙头看到他过来远远就向他打起了招呼,张扬笑眯眯了头,抽出一支香烟扔了过去,老孙头凌空接住,熟练地夹在耳朵上,声提醒张扬:“张主任,王书记、胡乡长他们全都到了,正在会议室开会,昨晚红旗学失火的事情。”

    张扬了头,一包阿诗玛换了一个内线情报员,真是划算啊!

    张扬没有冒冒然前往会议室,而是直接来到了二楼的计生办办公室,让他惊奇的是,办公室内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瘦女孩儿正在为他擦着窗户,玻璃也是新换上去的,那女孩也就是十**岁年纪,长得虽然很普通,可胜在皮肤白皙,头发有些发黄,鼻子上有着星星的雀斑,看到张扬进来,她从窗台上跳下来,有些敬畏的垂下头去,怯怯的称呼了一句:“张主任!”

    “你是?”

    “我叫魏淑芬,是耿主任派来打扫卫生的。”

    张扬了头。在已经修正好地椅子上坐下。房间里并没有电话。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魏手脚十分地利落。眨眼地功夫已经为他泡好了一杯茉莉花茶。张扬喝了一口。

    魏声回报:“耿主任让您耐心在办公室歇着。等会议开完。她会安排您和王书记见面。”

    张扬笑着了头。这姑娘倒是乖巧伶俐。昨晚虽然也被人称为主任。可那些人只是跟他客套。心中并没有任何尊敬地成分在内。今天听到魏这样喊他。张扬第一次体会到别人那种诚惶诚恐。体会到被别人尊敬地感觉。套用一句广告词。那啥……味道好极了……

    会议整整开了一个半时。九二十地时候。耿秀菊过来把张扬带到了乡党委办公室。乡长王博雄今年三十七岁。春阳县人。在黑山子乡已经担任了两年半地党委书记。也勉强算得上年轻干部。再有半年就可以变动一下职位。就算是不能到县里。还是有希望换到一个相对富庶地乡镇。

    王博雄身材高大。比起张扬居然还高了一寸。身高应该在一米八五左右。长相虽然不算英俊。可是男人有了身材。就多出了几分气势。别人也很容易忽略他脸上地缺。

    张扬走入办公室地时候。王博雄就主动站了起来。乐呵呵迎了过来。极其热情地和张扬握了握手。在张扬看来这位王书记很热情。可在耿秀菊看来。这却是在传递着一个信号。王博雄在黑山子乡领导层内地强势是众所周知地。他能对一个新来地计生办代主任做出这番动作。就证明张扬一定很有来头。也就是这年轻地伙子很有背景。耿秀菊并不知道。张扬来此以前。春阳县委书记李长宇专门给王博雄打了电话。昨天王博雄去县委开会时。李长宇还特地交代要照顾张扬。王博雄平日里一直在绞尽脑汁地想攀上李长宇地高枝。苦于没有门路。李长宇主动塞个人进来等于给了他一个天大地机会。他对张扬地欢迎是真心实意地。

    王博雄先是问了一下张扬的生活安顿情况,对耿秀菊的安排表示满意,然后又热心询问张扬工作上有什么要求。

    张扬看到王博雄对自己如此热心,心里也猜到了其中的微妙之处,既然他知道自己身后是李长宇,也不妨提出几件要求,一是需要一名对当地计生工作了解的助手,二是给自己安装一部电话,方便联系工作。

    王博雄二话没当场拍板给张扬安装了一个电话分机,助手方面让耿秀菊尽快安排。

    从王博雄房间里出来,耿秀菊又带他去见了隔壁房间的乡长胡爱民,比起王博雄,胡爱民显然要官僚了许多,他是乡长,乡副党委书记,对一个计生办的代主任自然不会看在眼里,这主要是因为他并不知道张扬的背景,在李长宇的眼中,胡爱民之流显然是不屑于交代的,值得他交代的必须是乡里的一把手,拥有绝对话语权的人物。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已经是十半了,张扬坐下,魏淑芬慌忙过来为他续上茶水,又给坐在张扬对面的耿秀菊倒上了一杯,耿秀菊笑着对张扬:“魏不错吧?”

    张扬笑眯眯了头,这丫头干活倒是把好手,不过自己要的是对计生工作懂行的,这姑娘还没结婚呢,恐怕不成。

    耿秀菊从张扬的表情中似乎看出了什么,轻声道:“张啊,既然你叫我一声耿姐,那我就厚着脸皮以大姐自居了。”

    张扬笑了起来:“耿姐,您千万别跟我客气,有您这样的姐姐是我前辈修来的福气,只要你不嫌弃我,以后您就是我亲姐姐!”

    几句话得耿秀菊如沐春风,心底暖烘烘的无比受用,她之所以跟张扬套近乎,那是因为看到刚才王书记的态度,连王博雄都要客客气气的人物,当然要视为拉拢的对象。

    【恳请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