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都市言情 > 第二十章【风雨来临的前兆】(1)

第二十章【风雨来临的前兆】(1)

    郭达亮看了看张扬,神情明显有些紧张,他知道张扬不会平白无故的这句话,这位计生办主任有些背景,他的话有很大的可信性,在红旗学的事件上,郭达亮和乡长胡爱民持有不同的意见,虽然胡爱民想把他拉到自己的阵营中,要把这件事的影响最大化,可郭达亮也不是傻子,自己分管消防这一块,真正闹大了,县里要追究责任,他所要承担的责任不会比分管教育的李振民轻多少,乡党委书记王博雄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态度郭达亮打心底是赞成的,把事情的影响控制在最的范围内,民不举官不究,让这件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淡出所有人的视线,可张扬的这句话又让郭达亮心中的侥幸一扫而光,看来县里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不过怎么到现在仍然没给乡里施加任何的压力呢?

    郭达亮道:“老百姓都喜欢传这些事儿,别去管他!”虽然得轻描淡写,可是心情却沉重了起来。

    看到郭达亮皱起的眉头,张扬知道自己的话肯定起到了效果,这厮的确有些过分,人家好心把他从春阳带回黑山子乡,他却变着法子让人家心里不痛快,张扬对自己中肯的认识就是,自己喜欢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政府机关最频繁的政治活动就是开会,周一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会,开完会后,张扬主动来到了王博雄的办公室,刚巧胡爱民也在那儿,看到张扬,王博雄笑了笑:“张有事吗?”

    张扬看了看胡爱民,毫不客气的道:“有事,想单独向王书记反应一下。”

    胡爱民这个气啊,你他妈一个的计生主任也太猖狂了,这什么意思嘛,赶我出去?老子是一乡之长,比你大得那不是一星半儿,你凭什么让我出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张,我和王书记还没完事,你出去等会儿!”这就是官威,官大一级压死人,老子就是要压你,让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子长记性。

    王博雄虽然心里向着张扬,可当着胡爱民的面也不能明着帮他,这张扬也的确有过了,胡爱民毕竟是领导,无论从哪方面来,公然挑战领导权威都是让人不喜的,王博雄在这一上站在胡爱民的一边,尊卑有别,混体制的最重要就是搞清楚自己的位置和身份。

    张扬咧嘴笑了起来:“胡乡长,那你们忙着,以后乡里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您可别赖我知情不报。”这句话根本就是**裸的威胁。

    胡爱民脸顿时涨红了,正要发火,可王博雄已经意识到张扬要谈的事情肯定很重要,十有**跟县委李书记有关,于是就笑了起来:“张主任的工作热情还是很高的嘛,胡乡长,要是咱们的年轻干部都像张这个样子,黑山子乡的贫困面貌一定可以早日改观。”

    胡爱民想的话被他堵了回去,心中暗骂,提高你奶奶个熊,你他妈护短也不必这么扫我面子吧?脸色铁青的站起来:“张主任汇报工作重要,我那些都是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王博雄不无嗔怪的看了张扬一眼,这一眼包含的意思很多,随便张扬去理解,总之王书记表现出的态度是对张主任没有任何恶意的。

    张扬转身关上房门,来到王博雄的身边,双手撑着桌子低声道:“王书记,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可这件事我必须单独跟您。”

    被别人尊重的感觉很是舒爽,张扬这句话不但拉近了和王书记的距离,而且表明自己是旗帜鲜明的站在王书记这一边的,这让王书记很欣慰,他笑着摇了摇头,略带责怪的口气道:“你啊……”随手指了指沙发,自己率先坐了过去,这是对张扬的表扬,也是对张扬汇报的重视,王书记要和张主任平起平坐。

    张扬来到王博雄身边坐下,低声道:“红旗学的事情已经被人捅到了安老先生那里,安老先生知道后非常生气,已经直接给市里打了电话,现在市里已经明确了太多,要让县里把责任追究到人!”张扬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丝毫夸大,饶是如此,仍然让王博雄从心底打了一个冷颤,他自以为已经将这件事成功掩盖住,却没有想到事情已经悄然被人张扬了出去,假如张扬没有告诉他,他还以为红旗学的事情已经偃旗息鼓,可是县里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露出口风?想起李长宇那张古井不波的面孔,王博雄忽然感到一阵不出的恐慌,身为上位者,人家为什么要给自己交代?红旗学的事情对他们来算不了什么,大不了把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扔出去,一切就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想到这里王博雄对张扬的及时提醒产生了深深的感激,也猜到一件事,李长宇之所以没有直接把事情压下来,而是透过张扬的嘴透露给自己,是给自己一个时间上的缓冲,让自己在压力全方面到来之前,拿出充分的应对之策。

    虽然感到很幼稚,可王博雄还是忍不住问道:“李书记对这件事有什么意见?”

    张扬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李长宇的名字,想不到王博雄还是脱口了出来,充分表明王博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已经乱了阵脚,他害怕了。张扬仍然没有将这件事和李长宇联系在一起,轻声道:“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红旗学的事情让县里相当的被动,有人存心要把这件事闹大,并没有顾及黑山子乡的形象,也没有顾及春阳县的整体形象,这件事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

    虽然张扬没有提到李长宇的名字,可王博雄仍然听出这句话一定是李长宇的原话,所以他听这句话的时候,态度是端正的,表情是谦恭的,听完这番话,心情已经轻松了下来,李书记真正恼火的是那位不吭不响在背后做动作的那个,目标和矛头并不是自己,因为通风报讯的并不是自己,所以王博雄很自然的把自己从责任人的名单中勾除,他要及时作出反应,要和县委县政府保持一致,他要在乡领导层内找出那个通风者,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