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龙纹战神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聂家祖坟

第一百一十二章 聂家祖坟

这七彩蟒凶煞无比,七只蛇头分别吐出不同的光团,从各个方向往龙阳攻来。

“哼,孽畜!”

龙阳全力催动着双翼,一边闪躲,一边挥出道道枪气,击出道道流星。

金色光华冲天,而后流星坠落,群山摇动,大地崩裂。

金色的流星雨落在七彩蟒蛇之上,竟发出阵阵金铁交击之音,蛇头竟然坚韧似钢铁。

不过流星太多,蛇头还是难免手伤,几只蛇头流出了鲜血。

七彩蟒发出了阵阵恐怖嘶吼,三只向前攻来,三只喷出毒液减缓龙阳速度,而紫色蛇头上冒出惊人紫光,似乎在蓄力。

龙阳眉头一皱。

“兄弟多就是好啊!”

他现在恨不得能长出三头六臂,那样的话用六只手对抗六只蛇头,而三个头就可以专心对抗那紫色蛇头了,还比它多了两个头。

但是想归想,这头也不能说长就长出来啊,龙阳只能依靠着自己手中的长枪。

龙阳一枪挥出,击破苍穹,抵挡住左来攻的三只蛇头,又一枪挥出,龙泉突涌,击碎右侧喷来的毒液。

而后头上第三只角长出,开始凝聚金色光芒。

那紫色蛇头发出绚丽紫光,口中喷出一个巨大的紫色光球,以雷霆万钧之力攻向龙阳。

龙阳头上神圣龙角散发出阵阵金光,金辉漫洒,非常祥和与绚丽,点点神圣光辉撒下后,那紫色光球瞬间黯淡,当场化成了齑粉。

紫色蛇头上眼神一滞, 露出了震惊之色,这是来自血脉的压制,那神圣的金光威力太过强大,不是它的紫色光球能抗衡的。

打不过怎么办?叫兄弟呗!

七只蛇头面面相觑,突然一齐张开大嘴,吐出七彩光波,共同凝聚成一七彩光球,而后那紫色巨头又吐出一口黑气,喷在那七彩光球之上。

顿时,那七彩光球如同被激活了一样,黑气融入其中,将那七彩气息统统淹没,一个巨大的黑色光球形成,散发出阵阵腥气,随后向着龙阳攻来。

那光球带着无匹的吸力,令龙阳无法躲避。

“哼,怕了你不成,不躲就不躲!”

龙阳光翼挥动,金角散发出无匹的强光,向一颗金色流星一般,向黑色光球冲去,竟是一记头槌!

轰隆隆!

光芒闪过,黑气漫天,龙阳傲然而立,身材壮硕,金发如瀑,面如冠玉,棱角分明,柔中带刚。

他眸中淡淡的金晕就像是加入了一把柴火,突兀的明亮了起来,像是两座熊熊燃烧的熔炉。

龙阳头顶千钧之力将光球冲破之后,迅速挥枪,一破苍穹,二破龙泉,三破流星,分别攻向那六只二级蛇头。

七彩蟒刚发出一记绝招,却没想到被龙阳头顶千钧所破,后力不济,无力防守。

刷刷刷!

三只巨大蛇头落地,另外几只也伤痕累累。

七彩蟒发出惊天惨叫,而后疯狂舞动蛇头,周边的几只参天巨柱仿佛受到了感召,阵阵灵气溢出,被蛇头吸收,而后巨柱倒塌,砸落在地,光芒黯淡,灵气尽失。

那紫色蛇头吸尽了巨柱之中灵气,却仍嫌不够,一口咬向了旁边的蛇头,顷刻之间,剩余的几只蛇头就被它一一吞食殆尽。

那惊人的伤口窜出十米长的血柱,漫天尽是血雨,凄惨无比。

随着紫色蛇头将自己的同胞吞食殆尽,它身上的伤痕逐渐恢复,身上紫光耀眼,高傲的蛇头上长出了两只小小的龙角,竟显得有些龙族的气息。

不过这气息杂乱不堪,根本无法与龙阳的神圣气息相提并论。

“弑兄食子,老子最看不上你这样的东西了!”

龙阳见状,却不害怕,只觉得恶心。

总有些牺牲自己骨肉血亲,只为自己上位之人。

对这种人,龙阳只有一个字。

“杀!”

龙阳眸中金芒突然变得明亮,怒火中烧,气势如虹的挥出朵朵枪花。

“四破点云烟。”

一破苍穹指,二破龙泉吟,三破流星炽,四破点云烟,五破擎天壮,六破阴阳冕,七破浮世游。

愤怒之中,龙阳悟出了屠龙破的第四招,枪出如龙,点点烟尘飘过,似乎毫无威力。

到达紫色蛇头之前,紧紧将其环绕。

而后,轰然爆开!

巨大的爆裂在紫色蛇头身上留下了大小不一的伤痕,其头上紫气荡漾,愤怒嚎叫。

紫色蛇头吃痛,眼中露出阴狠神色,竟第一次口吐人言:

“你惹怒我了!”

这声音仿佛来自九幽魔界,竟隐隐透出几丝魔气,摄人心魄。

它头上双角猛的发出妖异光芒,紧接着发出一阵急促的颤音,形成了螺纹状的光波,在空气中掀起了涟漪,一眨眼间,就攻到了龙阳面前。

“你生气?你怎么不问问那些被你吞食的同胞们生不生气呢?”

“你这种蛇,不配有生气这种情绪!”

龙阳现在也是极为愤怒,手中长枪如暴雨倾盆般落下,毫无章法可言,但是那庞大的力度和极快的速度击在空气中,引发了阵阵尖啸,甚至细小之处的虚空都有些破碎!

螺纹状光波在长枪猛烈挥击之中化为尘埃,龙阳身材健硕,敏捷如凶狠猎豹,浑身强健肌肉蕴藏了无穷力量和惊人弹力,活脱脱的一个人形猛兽!

“我的选择,轮不到你来多嘴,它们都是心甘情愿为我而死,你这小儿又如何懂得!”

紫色蛇头见龙阳屡次揭它伤疤,怒气滔天,头上蛇角和大嘴之中不断吐出灵气光波,它知道毒气无法对龙阳生效,索性舍弃了毒气的释放。

“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貌似高深的家伙了,杀人便是杀人,吃人便是吃人,何必找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的丑陋呢?!”

“直视自己的丑陋有多难?!”

龙阳赤裸裸的话彻底掀开了紫色蛇头的伪装。

它被完全激怒,本就很长的脖子又一次伸长,速度极快,龙阳反应稍慢,竟被其紧紧缠绕。

“真臭!”

那蛇身上传来的阵阵腥臭之位熏得龙阳恶心不止,眉头紧皱。

七彩蟒蛇的缠绕速度非常快,瞬间就将龙阳箍住,动弹不得。

龙阳越是挣扎,这七彩蟒竟是缠绕的越进,那蛇身上仿佛有着亿万斤之力,龙阳渐渐觉得头晕目眩,有些脱力之感。

他突然想起,蟒蛇尾部下方一个叫做“泄殖腔”的地方,当其缠绕你的话,你向这个地方戳下去,蟒蛇就会瞬间泄力。

龙阳望着那深埋沙土中的蛇尾,眉头微皱。

“七个脑袋,七条蛇尾,还都埋在沙子里,这怎么找?”

“到底哪个是它的蛇尾啊!”

“既然找不到,那就让他所有尾巴都消失吧!”

“去!”

盘龙脊乃是龙阳身体中的本命灵物,在龙阳神念的操控下,迅速进入沙土之中,开始了疯狂的搅拌模式。

很快,沙土就被鲜艳的蛇血染红。

终于,随着紫色巨蛇的一阵哀嚎,它的肌肉开始松懈,只一瞬间,龙阳就脱困而出。

“你仙人个板板的,熏死老子了!”

龙阳破口大骂,极为愤怒。

这杀兄食子的白眼蛇竟然拿它那肮脏不堪的身体碰自己,还紧紧的接触了那么久!

不能忍!

龙阳疯狂的舞动着长枪,一会苍穹碎裂,一会龙泉突涌,一会流星炽热,一会又点点云烟缭绕,其中还夹带着龙角金芒。

那七彩蟒吸收了巨柱和同胞的灵力后变得很强大,紫色光波的威力十足,速度也变得飞快。

但是谁料龙阳突然变得暴躁无比,手段尽处,狂轰乱炸般的向它身上招呼,百招过后,它已奄奄一息的倒在沙地上,喘着粗气。

龙阳也打的浑身是汗,这紫色头蛇实力强悍,他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其打倒。

“怎么了小蛇,看地上,那都是被你咬死的兄弟的血!”

紫色蛇头望向身旁的同胞,眼中露出一丝悲意,那丝魔意渐渐消散。

龙阳说着,眼中怒气尽显。

他多想要有个兄弟姐妹,可惜他连父母的样子都记不得,更谈何兄弟姐妹。

这蛇有那么多同胞却不知足,这令龙阳极为愤怒。

“弑兄食子者,不配为蛇!”

龙阳一枪挥出,斩断了蛇头,顿时黑气蔓延整片空间都发生了巨大的震动。

而随着蛇头被斩断,龙阳竟感到它好像在对着龙阳笑,而这七彩蟒身上的魔气,也随着紫色蛇头的掉落而尽数消散。

“谢谢你,帮我解脱掉这魔族永远的诅咒!”

在七彩蟒最后一丝灵魂消逝前,龙阳听到了这最后一句话。

他感觉到这片空间的符文之力又一次减少,而且,在杀了这头七彩蟒之后,他竟然感觉不到有恐怖巨兽的存在了。

“感受不到的或许才是最可怕的。”

龙阳心中没有因此变得放松,反而更加沉重。

龙阳收起了七彩蟒身上掉落的七彩蛇鳞,这是宝贵的炼器材料,随后继续往前走去。

随着七彩蟒的陨落,大殿空间里的第三个蟒蛇雕像,也轰然碎裂。

此时的魔井终于不再淡定。

“怎么可能,竟然连七彩蟒都被杀掉了,这么一个刚刚天仙的小子,怎么做到的?”

“难道是因为吸灵阵失灵,里面的神兽实力大减?”

几十年前,一位从海底潜上来的巨兽,破坏了吸灵阵的部分符文,导致吸灵阵的灵力没法传达到符文之地内。

那吸灵阵的符文奇异无比,暗和此方无尽海域法则,按理来说是绝不会被破坏的。

但是那个怪物奇异无比,竟然简简单单就将这符印破坏了。

“那怪物好像没有灵智,昏昏沉沉的。”

“就算吸灵阵失灵,以里面那些怪物的实力,应该也不会被影响太多才对。”

魔井不知道的是,聂云上次进入,是带着孤注一掷的心态去的。

聂云将聂家的家传至宝火麟剑也带了进去,尽管此时的火麟剑已损,威力大不如前。

他把断柄留给了李梦,自断右手,将其余部分的火麟残剑炼入己身,打算拼死一搏。

最后他用火麟残剑无比的威势,大大的削弱了那些怪物的战力!

“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是绝对不会突破最后的考验的。”

无尽岁月里,聂家无数人杰都闯到了这最后一关面前,却无一例外,全部身死!

銆愯璇嗗崄骞寸殑鑰佷功鍙嬬粰鎴戞帹鑽愮殑杩戒功app锛屽挭鍜槄璇伙紒鐪熺壒涔堝ソ鐢紝寮杞︺佺潯鍓嶉兘闈犺繖涓湕璇诲惉涔︽墦鍙戞椂闂达紝杩欓噷鍙互涓嬭浇 www.mimiread.com 銆

魔井对这最后的一具巨像,有着无比的自信。

它看向那巍峨的巨像,渐渐将目光转向了符文之地,那澎湃的黑雾,看在它眼里,是那么的美味,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龙阳小儿,珍惜你最后的生命吧!”

魔井望着符文之地里的龙阳,冷冷笑道。

在经过了长久的找寻之后,龙阳来到了一座平平无奇的小山之前。

这里山清水秀,天朗气清,黑气消散难以进入,但是这些都不是让龙阳驻足的理由。

让他驻足的原因是他包里的火麟剑柄震动个不停。

他根据火麟剑柄的指引,来到了此地。

山前刻着几个大字:“聂家墓地!”

龙阳一步步向着山上走去,山清水秀,花鸟成群,有灵泉从山腰簌簌而下,猿笑山间,鸟鸣高枝,在阳光照射下如氤氲之境。

在这片阴森的符文之地,竟建造出如此仙境,隔绝了黑色雾气,可见聂家先祖的逆天实力!

可惜红尘枯骨,再惊才绝艳之辈,若是不能跨过仙凡的那道鸿沟,成就永生,那么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如镜花水月一般,毫无意义。

山巅之上,是一片墓地,放眼望去,皆是聂姓。

“聂生,聂龙,聂虎......”

无数聂家先辈葬身于此。

“这应该是每位来此为麒麟破阵的聂家先辈所立之墓吧。”

“父亲战死,见父亲一去不回,儿子传宗接代之后,进入此地,给父亲立碑,而后继续闯关,势要击碎这符文空间。”

最前边的是几座大墓,气派无比。

“聂风...仙帝...聂家第一代家主。”

......

“聂小倩…仙尊…聂家第十代家主。”

挥挥洒洒,无数聂家的祖辈,各方强者,都将生命和热血挥洒在了这符文之地,为解救麒麟,穷尽无数聂家人之力。

此地估计是那第一代家主聂风所建,他的墓碑上写着:

“麒麟之恩,无以为报,现今我阳寿将近,唯有拼死破阵,以图解救麒麟,现今挡在我面前的,只剩一人,如果吾身死,聂家后人也要以解救麒麟为己任......”

很明显,他失败了,这符文之地依然存在。

“竟然连九级大帝都无法解决的敌人,那会有多可怕?”

龙阳心中不停发怵,他感觉自己前路渺茫。

“连九级大帝都被困死于此,我又能怎么样?”

龙阳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愈发感觉到那最终守护者的绝世实力。

而在那角落之处,有一座新坟,坟墓上赫然写着俩字:“聂云!”

那名创建了火麟村的金仙强者竟陨落于此。

而他的坟墓前,赫然就插着火麟剑,那火红色长剑之上,散发出无比恐怖的光芒,尽管此刻剑身已经残破不堪,威力大损。

墓碑前面留下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不肖子孙聂云,现聂家血脉稀薄,一代代修炼能力渐弱,小子更是毫无修炼天赋,我只得带火麟剑前来此处,拼死一搏。”

“但我此刻已被击败,命不久矣,我将火麟剑放置于此,静待有缘人,希望有朝一日,麒麟一族能真正逃离这无边海渊,了结我聂家长久之心愿。”

“至于我,生机已尽,愧对家人,此生无以为继,只能盼望来生再赎罪了。”

“聂云绝笔。”

看来,聂云也陨落了,而正是因为他的奋战,才让龙阳此行省去了很多麻烦,如果没有他对这些怪物的削弱,那么龙阳恐怕已身死于怪物之手。

他将火麟剑剑柄拿出,顿时,火麟剑嗡嗡震动,但是却没法和剑柄融为一体。

“看来,要修复这火麟剑,必须得等到见到那上古麒麟了。”

而此时,那聂家先祖聂风的坟墓,竟然开始发出了异响!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