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历史军事 > 第384章:雁过留声

第384章:雁过留声

    陆希言跟林世群两个人现在就像是两个瞎子在打架,陆希言虽然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可他并没有跟林世***过手,还有一个更加不熟悉的丁默村在一旁。

    再加上一个浅野一郎,这三个人凑在一起,会产生多大的化学反应,谁也说不清楚,等于说是一对三!

    而林世群现在还没弄清楚对手真正是谁,**地下党,两统还是神秘莫测的“死神”小组。

    这个“死神”小组到底是什么样的组织,它是隶属军统还是其他,亦或者是一个独立的反日组织。

    租界可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各国现在都对中日战争的走向非常关注,纷纷在上海建立属于自己的情报网。

    英、美、法等国都在中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还有苏联,他们渗透的更深。

    但这些都不是林世群的怀疑对象,如果是西方列强,他们有的是光明正大的手段,不需要这么做。

    至于苏联的远东情报机构,他们虽然很活跃,也非常的厉害,可他们不会冒失,而这个段益民并没有任何苏俄的背景,不可能是他们的人。

    **地下党,他也有所怀疑,但这么大的袭击行动,不太像他们的做事的方法了。

    一句话,太穷了。

    张鲁回来说,这伙人火力很强大,除了毛瑟手枪,还有花机关,这种枪,就是**也装备不多。

    而且现场掉落的弹壳好几百,足以说明对方是不差钱的主儿。

    在上海滩,谁这么有势力,能有这样的装备?

    吴四宝也被巡捕房羁押了,现场证明,他们也动枪了,而且他们根本没来得及把自己的枪支藏起来。

    这一下可被抓住痛脚了。

    而且牵扯出来的麻烦更大,因为,吴四宝手下有人的枪支居然是抢的巡捕房的巡捕的,不出事儿则以,一出事,全都是麻烦。

    非法持有枪械,这在租界是重罪的,少不得进去吃牢饭,关系到租界当局的面子问题,工部局不会轻易妥协的。

    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吴四宝保出来,否则他手底下就没有可用之人了,别看陆公馆现在风光,尽是一些趋炎附势之辈,真要他们提着脑袋干活儿,保管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林世群比谁都知道,这些人也就是壮壮声色,实际上是靠不住的。

    ……

    纪公馆。

    客厅内,于爱珍跪在地上,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

    纪云清和老婆金宝坐在沙发上,两口子也是一个愁眉苦脸,一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干女儿。

    上一次纪云清是误会吴四宝了,加上自己这条老命能回来,这两口气是出了大力气的,他心里是非常感激的。

    因此对吴四宝比以前更加信任了,这个疾风知劲草国乱显忠臣,吴四宝虽然人不怎么样,但关键时候能顶上。

    但是这一次惹的事儿太大了,如果仅仅是私藏枪支,问题不大,现在有点儿身份的人,谁不买一把枪防身?

    就是他家里,光手枪就有不下十余支,正搜出来,他也得去吃牢饭。

    只要没看见,没出事儿,巡捕房是不会与你为难的。

    吴四宝手下的人做的太过了,居然搜到了巡捕失窃的枪械,而且还被抓到了证据,这可就麻烦了。

    抢劫巡捕,这可是跟租界巡捕房作对,警务处能这么轻易的放过?

    “干爹,您面子大,认识的人多,如果您不出面的,女儿就真的没办法了,只能让四宝在去牢里,以后也就不能伺候你左右了。”于爱珍哭哭啼啼道。

    纪云清撑着拐杖站了起来,他能不明白吗,吴四宝要是被抓起来,坐牢了,今后他的安全就没有人护佑了,这要是再来一次绑架或者刺杀,他还能躲的过去吗?

    人老了,他更惜命了。

    “老爷,电话?”佣人忽然从楼上下来禀告道。

    “谁打来的?”纪云清问道。

    “宏济善堂的李鸣(见里甫,满洲鸦片王)先生。”佣人回答道。

    “他怎么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纪云清眉头一皱,他的烟土生意不少是跟宏济善堂合作的,但私底下的关系并不是很密切。

    见里甫选择他其实是退而求其次,若不是老杜远走香港,黄老板又退居幕后,章啸林故作清高,怎么会轮到他承担日本人那边的烟土运输和分销的生意呢?

    “我去接个电话,回来再跟你说。”纪云清丢下于爱珍,拄着拐杖去楼上书房了。

    约莫五分钟后,纪云清从楼上下来。

    “珍珍,起来吧,地上怪冷的,四宝的事儿,干爹应下了,你先回去吧。”纪云清弯腰下来,伸手轻轻的搭了于爱珍的肩膀一下道。

    “干爹,您答应了?”于爱珍喜道。

    “嗯,干爹豁出这张老脸去试试,成不成就不知道了,你回家听信儿去吧。”纪云清点头。

    “谢谢干爹!”

    她很清楚,应该是那个电话,否则纪云清不会如此轻易的答应的,要知道,这人情用完了就没了,纪云清都这个年纪了,绝对不会轻易的把过去的人情给用掉的。

    “老爷?”望着于爱珍离去,金宝忍不住问了一声。

    “日本人没办法出面保四宝,让我出面,我拒绝不了。”纪云清面色讪讪的一笑,解释道。

    “那就好办多了。”金宝点了点头,日本人不能明着用力,但暗地里可以施加压力,把吴四宝保出来,问题不大。

    至于如何操作,这就不用他操心了,会有人帮着把吴四宝的罪名降到最低的。

    ……

    林公馆。

    “先生,沈忠美他们回来了,那女人没抓到,让她给跑了,不过,一万大洋的赎金却带回来了。”林世群的日语翻译兼秘书夏仲鸣急匆匆的推门进来禀告道。

    “哦,把人带到楼下客厅,我马上下去。”

    “是。”

    “林先生好。”沈忠美是张国珍的手下,这张国珍拜了吴四宝做了老头子,而吴四宝跟林世群辈分相同,因此也算是长辈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一个区区弱女子,你们五个人,居然让人给跑了?”林世群很是不满。

    “林先生,这女人很狡猾,我们几个一时不察,她就趁机跑了,我们就追了过去,谁知道她一眨眼功夫就没人影了,我们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人,所以,就撤回来了。”沈忠美一脸的尴尬道。

    “好了,听说你们把赎金给带回来了?”林世群不动声色的问道。

    “带回来了,先生,一共四个箱子。”沈忠美一挥手,进来两个人,一人提着两只箱子走了进来。

    箱子都上了锁。

    “打开。”

    “钥匙我们没有,在那个女人手里。”沈忠美道。

    “那不会找一把锤子来?”林世群脸色一冷,看上去还是在笑,可那笑容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

    咣当……

    四下只有,四把锁全部都被砸飞了,箱子打开一看,所有人都傻眼了,四个盒子里,都是四四方方的水泥块。

    哪有什么银元?

    “这,这怎么回事儿?”沈忠美吓的身体如同筛糠一样抖动起来,“林先生,我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要是你的话,你敢带着它们回来吗?”林世群当然知道不是沈忠美所为,好好的银元变成了水泥块,这里面绝对有文章,那个叫乔玉珍的女人没这么大的胆子,除非她不想要自己丈夫的命了。

    那肯定是有人调包了,谁干的呢?

    “沈忠美,这四箱银元一直都在你的视线之内吗?”林世群问道。

    “是的,自从我们从那黄包车车座地下取出来,这四个箱子就一直跟我们在一起,我们知道汽车行出事儿了,就过来您这里了。”沈忠美解释道。

    “你们去过汽车行?”

    “去过,但是那里被封锁了,吴老大好像出事儿了,我们又去了于大姐那里,结果她也不在家,所以,我们就只能来您这里了。”沈忠美道。

    “这一路上,箱子都跟你们在一起,没离开过吗?”林世群问道。

    “没有,就算下车,我们也有人看着,林先生,这里可是一万大洋,不是小数目,我们可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那就奇怪了,难道是在你们拿到箱子之前就被人调包了?”林世群反问道。

    “这……”沈忠美傻眼了,这下是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了。

    “也许,这位沈兄弟带回来的就是这四个沉甸甸的水泥块呢?”丁默村缓慢的从楼梯上下来。

    “丁兄不在楼上养着,怎么下来了?”

    “老是这么躺着,人都快废掉了,也得下来活动活动,不是吗?”丁默村呵呵一笑,他身体不太好,又喜欢抽鸦片,瘦瘦的,皮肤暗黑,一副病痨鬼的模样。

    “今天挺热闹的,下来看看,世群老弟,可是遇到麻烦了?”

    “还请丁兄指教。”林世群微微一拱手。

    “指教不敢当,不过,我在楼上也听见了,这位兄弟应该是去带回那位段太太和赎金的吧,但没想到,一个小女子居然能从你们手中轻易走脱,而且携带的一万大洋也被人调了包,这可真是一桩奇事呀。”丁默村自顾自的说道。

    “丁兄何故挖苦我手下这些弟兄呢?”

    “不是挖苦,是事实,他们的确无能了些,不过,我们遇到的也不是一般的对手,世群老弟,你觉得今天宝丽汽车行被袭击,这位兄弟的任务也失手了,不觉得两者有关联吗?”丁默村反问一声。

    林世群微微一蹙眉,丁默村的话骤然提醒了他,这两件事还真的有关联,袭击汽车行,是为了营救段益民,而段太太带着赎金来换人,目标也是为了段益民!

    但是,现在,这两个任务显然都失败了,而他们似乎也没有落到什么好处,甚至还把吴四宝送进了巡捕房。

    “他们出手了?”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则一鸣惊人,世群老弟,你对自己的对手了解多少呢?”丁默村道,“他们有多少人,首领是谁,又叫什么?”

    “难道不是我们判断的吗?”

    “像吗?”

    “不像。”林世群想了一下,缓缓摇了摇头,“但人是会变的,你我都知道他们太善于学习了。”

    “世群老弟,别被自己的主管判断蒙蔽双眼,我们的对手可能早就暴露了,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丁默村道。

    “还请丁兄不吝赐教。”林世群认真的一欠身。

    “人过留痕,雁过留声。”丁默村呵呵一笑,故作高深的说道。

    林世群微微眯起眼睛想了一下,忽的一道光芒闪过,他似乎明白了什么。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