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豪赌

第五百一十四章 豪赌

    “好!”

    踏入天境的钟一剑十分的自信,点了点头便跟着苏胜的脚步向三楼的方向走去。

    “哎!有没有继续压的了!今天临时再加上一场,苏胜和新进入天境的钟一的比试,快来买啊……”

    这时,练武楼深处的几张桌子前,一名满脸胡渣的中年人大声喊道,再向桌子看去,赫然加上了苏胜和钟一两个名字。这些人,对于这些约战的消息把握的从来都是很准确的。

    “一比十?没啥意思,不过小赚一笔,还是可以的……”

    一名内门弟子看着桌子上的赔率,摇了摇头说到,随即只见那名弟子大手一挥,五十万血精落在桌子前的空地上。

    “买苏胜五十万血精!”

    “我买苏胜一百万血精!”

    “我买八十万血精!”

    “……”

    一众天境的内门弟子纷纷豪赌道,买的皆都是苏胜胜。对于苏胜,他们知根知底,而虽然他们对钟一剑不了解,但是听说钟一剑昨天刚刚踏入天境,这些内门弟子不买苏胜才怕是傻子呢。

    “我买钟一大师兄胜!三十万!”

    赌桌前,一名新入门的外门弟子看了赌桌片刻,一咬牙齿狠狠的拍了拍桌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说到。三十万血精,对于他们这些地境的修士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而四周的内门弟子们看向这名地境外门弟子,眼中尽是不屑之色。他们这里五十万的血精都已经是小赌了,豪赌都是上百万的赌资,所以看着这名外门弟子一副肉疼的样子,皆都感觉好笑。

    “我们要替大师兄加油助威!我也买大师兄三十万血精的!”

    这时,又有一名地境弟子大声喊道。

    “我也三十万血精!”

    “拼了!我五十万血精!”

    “……”

    有两名弟子带头,一众外门弟子心中的热血纷纷被点燃,一个个争抢着下赌注。而对面那些忙碌的庄家,则是来者不拒,纷纷收入囊中。不过四周的内门弟子眼中不屑之意却越来越盛了。

    “搞什么……赌了半天搞出这么大动静,都没有一个过五十万血精的……”

    赌桌前,一名中年美妇撇了撇嘴嘟囔道。

    “我赌钟一胜,五百万血精!”

    但是在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在练武楼一楼传来,练武楼一楼纷杂的众人闻声皆都瞪大了眼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沙,沙,沙……”

    轻盈而又缓慢的脚步声传来,一身白衫的杨桀缓步走来。

    “嘶嘶……”

    貌似是被杨桀平淡的气势所迫,硕大的练武楼一楼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而霸王剑宗安排在练武楼赌场的中年负责人则是紧紧的打量着杨桀,随后和气的说到

    “这位兄弟,你真的要买钟一五百万血精赢?你要知道这里可是不能瞎喊价的……”

    显然,即使是这位赌场的中年负责人也是不看好钟一剑的,因为他在这练武楼中负责赌场这么多年了,当然见过太多年轻气傲的俊杰了,像钟一剑这样憋着一口气踏入天境然后就去报仇的人也是有的,不过他们后来都失败了。赌场中年负责人认为钟一剑也是这样的一个人。

    所以大家都认为苏胜必胜,买钟一剑赢,就是将自己的血精白白的打水漂,试问有谁会白白将五百五血精打水漂。

    但是对于赌场中年负责人的问话,杨桀没有多说,只见杨桀大手一挥,练武楼一楼豁然大亮,五百万血精铺了一地,照亮了整个练武楼一楼!

    “这……”

    “……”

    看着地上的血精,一众人再次大吃一惊。他们当中可没有几个人能一下子拿出来这么多血精的,即使是有,也不能去都买一场明知必输的比赛。

    “买钟一胜!”

    杨桀的声音再次响起,异常的肯定。

    “咕咚……”

    赌场中年负责人咽了一口口水,随即说道

    “好好好……”

    说罢,赌场中年负责人安排手下收起血精,向杨桀毕恭毕敬的递上了一份票据。赌场中年负责人在这里管理赌场多年了,别说五百万血精了,就是一天上千万血精的流水他都见过,但是像杨桀这样去买一场明知必输的比赛,一挥手便是五百万血精,赌场中年负责人还真是没有见过,可能这便是挥金如土吧,不对,血精可比凡人中的金子贵多了!

    杨桀接过票据,没有多说,在大家差异的目光下向三楼的方向走去。

    “这人谁啊,这么富有……”

    看着杨桀的背影,大家纷纷好奇的说到。即使杨桀身上从始至终都没有展现出丝毫的血脉之力,但是大家都没有将杨桀去当成一名凡人。笑话,你看到过哪个不能修行血脉之力的凡人挥手间就是五百万血精的花销。

    到达三楼,三楼中有着八个擂台,周边是一个个看台,此刻八个擂台上已经有六个擂台上有人在比试了,而钟一剑和苏胜便占据着其中的一个擂台。

    杨桀则是找了距离钟一剑所在擂台最近的看台坐了下去。

    一众外门弟子也是在杨桀的身边坐了下去,转眼之间,钟一剑擂台所对的看台则是人满为患。而苏勇也在一众老外门弟子的簇拥下来到了这里。

    苏勇没有和那些新入门的外门弟子坐在一起,而是找到了一处比较远的看台,喃喃说到

    “嘿嘿,钟一你进入了天境,肯定会被堂哥暴揍!而无论你是输还是赢,外门弟子大师兄的位子,还会回到我的手里的!”

    “是啊……勇哥是什么人!”

    “勇哥那天是失误才能让钟一这个小子钻了空子……”

    “……”

    苏勇身旁,一众老外门弟子对苏勇讨好道,苏勇淡淡的扫了这些人一眼,眼中的厌恶之意一扫而过。对于这些墙头草,苏勇怎能不恨?所以苏勇在心中悄然下定主意,自己再拿回外门弟子大师兄位置之时,便是这些人的倒霉之日!。

    “嘿嘿,我还以为你不敢踏入天境了呢……”

    擂台上,苏胜和钟一剑都没着急动手,苏胜看向钟一剑的双眸中仍旧是一脸的不屑之意。别人不知道的是,苏胜在天境初期停留了两年,实力可不光是天境初期巅峰那么简单,甚至苏胜的一只脚还迈入了天境中期,手中更是掌握着霸王剑诀的前两式。

    “哼!不踏入天境,怎么揍你?”

    面对苏胜的冷嘲热讽,钟一剑也是强势回应道。

    “找死!”

    钟一剑的话成功的引起了苏胜的暴怒,只见苏胜的身上顿时现出惊人的血光,一柄血色长剑出现在苏勇的手中。

    “霸王剑宗弟子之间的比试不许伤人性命,那么我就废了你!”

    “沙沙沙……”

    说罢,苏胜迈开大步向钟一剑杀来。

    “怕你不成!”

    面对冲来的苏胜,钟一剑大喝一声,招出青延剑也迎了上去。

    “大师兄加油!”

    “大师兄加油!”

    “……”

    看到就要交手的两人,下方看台上响起了一众外门弟子的呐喊声,一众弟子纷纷为钟一剑加油助威。

    苏胜的那些关系好的师兄弟也来到了这里,此刻就在另一边的看台上观看着苏胜和钟一剑之间的比试。看到对面兴奋的一众外门弟子,这些内门弟子的眼中尽是轻蔑之色。

    了解苏胜的他们,心中确信,苏胜不会输!他们也不会自降身份像这些外门弟子一样去呐喊助威!

    “铛铛铛……”

    清脆的撞击声不断传来,苏家是散修世家,所以苏胜掌握着苏家和霸王剑宗的功法与剑法,一时之间,没有学过其他剑法的钟一剑顿时落到了下风,不过有着踏云决在身,钟一剑的身形在擂台上异常的灵活,所以苏胜想要很快的结束战斗,也还是做不到的。

    “苏勇说你有一式很强的剑法,怎么还不使出来!”

    “铛铛铛……”

    苏胜一边说道,手中的血剑一边猛烈的砸下去。

    “是在等我的霸王剑诀吗?好!今天就让你开开眼界!”

    苏胜自信的说到,今天,苏胜就要以绝对的优势打败钟一剑。

    “霸王剑诀!第一式!”

    “呼呼呼……”

    疾风骤起,苏胜身上豁然现出惊人的血光,手中的血剑一转,以苏胜身体为圆心轮了起来,苏胜的身形也向只能钟一剑的方向撞去。

    “呼呼呼……”

    阵阵寒风扑面而来,青光与血光交织在一起。

    “铛……”

    接着,只见青延剑和苏胜的血剑刚刚碰上便被撞飞。

    “大师兄!”

    “大师兄!”

    “……”

    青延剑被撞飞,下方的一众新入门的外门弟子纷纷起身,吃惊的说到,一些女弟子更是神情一变的伸手捂住了嘴,心中为钟一剑捏了一把汗。

    “噗嗤……”

    一缕殷红的鲜血飞起,钟一剑运转踏云决向后急速撤去,但是仍旧被苏胜追上,在胸前化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苏胜的血剑在速度上,可不是苏勇的重剑可以相提并论的。

    “青延剑!”

    这时,倒退的钟一剑大手一招,无尽的血脉之力在钟一剑的手中生出,血脉之力顿时将青延剑带回了钟一剑的手中。

    “青延一剑!”

    “嗡……”

    青延剑泛出一道刺眼的精光,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后,以钟一剑脚下为起始,擂台上现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一道惊人的剑光破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