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四十七章怒火焚烧九重天

第四十七章怒火焚烧九重天

    第四十七章怒火焚烧九重天

    “小姐……啊,少爷您回来了。wWw.00ks.cOm太好了!”

    遥遥的看到了叶柔之后,这青虎急忙的下马飞奔而来,尤其是在看到了这叶梵天之后,青虎的脸上更是充满了激动和开心的神色。

    “青伯,出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在城会上策马奔驰,而且表情如此的严肃?”

    叶梵天的心中隐约的感觉到了一丝凝重,而脸上也露出恶劣严肃的神色。

    “少爷,事情有些不太好,老爷在路上遭到了一伙人的袭击,老爷被对方打伤了!”

    “怎么可能?!”

    叶梵天的瞳孔顿时的剧烈无比的收缩了起来,那稚嫩的脸上顿时的露出了一抹狰狞和狂暴的杀意。

    “走,我们先回去。”

    叶柔也急忙的对着司徒城壁说道:

    “城壁,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下。”言语间的一股无比焦急的神色已经出现在了那娇柔的俏脸上。

    “我陪你一起。”

    这个时候的司徒城壁自然知道是该出手的时候了,因此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

    此时众人自然的也没有了观赏的想法飞快的朝着叶家府邸赶去,一路上叶梵天身上所爆发出来的那种恐怖的气势不由得令周围的路人们感觉到了一种无法呼吸的恐怖感觉。

    “这个小家伙的年纪不大,但是气势竟然如此的惊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司徒城壁禁不住佩服无比的想道。

    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而已,叶梵天便已经赶到了家中,此时的叶家府邸已经是人满为患一般的站满了叶家的成员。

    一名须发花白的老者缓缓地从屋子中走了出来,脸上露出了如释负重的神情,而这个人便是叶家中的几位德高望重的医师之一。

    医师是玄天大陆中的一些手无缚鸡之力但是却有着医治天赋的存在,这些人虽然说没有太多的实力,但是却是许多的大家族大势力之辈无比喜欢的存在。

    在这不时的发生争斗的地方,谁敢保证自己没有可能受伤,因此的医师的存在自然也是相当的重要的。

    看到老者出来之后,叶梵天也来不及行礼,急忙的问道:

    “雀老,父亲怎么样了?”

    这个名为雀老的老人在看到了叶梵天出现之后,那张慈祥的老脸上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意:

    “是小天回来了啊。”

    但是很快的他的脸上的焦虑之色却再次的出现:

    “哎,下手的人太狠毒了,竟然用强大的力道打中了族长的丹田之处,若不是因为族长在那一瞬间的时刻延伸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恐怕整个人就废了,甚至是还可能有生命危险,现在虽然我已经给他医治了,但是配合着药物也需要疗养二三十天的日子。”

    叶梵天飞快的推开了门,只见此时的叶觉已经在床上毫无所觉的躺在那里,若不是叶梵天还可以勉强的看到他的脸上露出的那不自觉的颤抖和痛楚之色的话,叶觉简直就是像极了一个死人。

    看到父亲竟然是这般的惨状,叶梵天的虎目忍不住的爆发出了两道恐怖的寒芒。

    “青伯,这是怎么回事?”

    青虎闻言脸上顿时的露出了愤怒的神色:

    “这段时间家族中的事情越来越顺利了,尤其是家族的叶氏酒楼更是每天都在人火爆的程度上,今日老爷也禁不住的前去观看一下,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几个喝醉了酒的男子便猛然的出现了,而且不由分说的便朝着老爷出手了。”

    咔嚓!

    咔嚓!!

    一阵强烈的碎骨声缓缓地出现在了叶梵天的身体上,尤其是那一对拳头更是捏的咯吱咯吱作响。

    “查清楚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青虎闻言脸上的怒意更盛几分:

    “那几个人根据调查时周家的手下,其中带头的似乎是周家的一个偏房的子弟,好像是周业火妹妹的一个亲生儿子,一直居住在周家,不可一世的很,而且自从这周神死后,他的地位也因此的更是上升了不少。名字叫做孙鹤”

    叶梵天轻轻的点了点头,嘴角上露出了一抹狰狞的弧线:

    “孙鹤吗?今天我让你变成一只死鹤。”

    说话间的叶梵天便已经再次的骑上了马匹,而看到了叶梵天的动作之后,顿时的青虎的脸上露出了激动个的神色:

    “少爷,老爷曾经有过指示,不准你去报复,一切等到他清醒了之后再去做决定。”

    叶梵天淡淡的说道:

    “放心吧青伯,我有分寸的。”

    说完便飞快的驾驭着马匹冲了出去!

    “这个,我也去家族中带些人过去看看。”

    司徒城壁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舅子竟然如此的疯狂,只身一人的就要去一个家族中,虽然这件事情确实是周家不占理,但是即便是如此也不能如此的冲动啊,对方绝对的不会就这样子去轻易的服软的。

    “恩,谢谢你城壁。”

    叶柔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担忧之色的对着司徒城壁说道。

    这个时候已经是危急万分了,司徒城壁也不去过多的说话,而后的快速的朝着手下的几个人吩咐了几句,随后也跨上了马匹朝着周家赶去,以他的身份,周家的人还是不敢去做出什么胆大包天的事情的,但是前提却是他必须赶到叶梵天之前或者是在对方刚到的时候,否则场面会很难收场的。

    骑在马匹上,想到父亲那挣扎中带着痛楚的申请,叶梵天的一股戾气顿时的不由自主的喷发了出来,而后的终于忍不住的怒吼起来:

    “周业火,我要你死!”

    怒吼之声如同是猛虎一般的恐怖之极!

    那声音之大已经传遍了半个天羽城,而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不少的人露出了奇异和感叹的神色,但是还是有不少的武修们已经感觉到了这声音中所包含的强大气息和真气,纷纷的变色不已。

    而此时!

    周家!

    周业火一脸的愤怒之色的盯着眼前的这个跪在地上的青年,脚步不断地来回走动着。

    此时在这大厅中也是站了十几个的周家子弟,但是大家此时在的目光中有不少的是幸灾乐祸的,而那幸灾乐祸的目标则是跪在地上的那个青年。

    青年的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而且皮肤惨白,脸色也是带着一种不同寻常的白,这种白只有一种人可以拥有,那便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

    看着周业火那不断走动的样子之后,青年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胆怯的神色:

    “舅舅,我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了。”

    周业火闻言脸上的铁青之色顿时的变得更加的旺盛起来,甚至是此时的脸色都快要黑了下来:

    “给我跪着,孙鹤啊孙鹤,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你玩女人你可要随便的玩,毕竟你是我妹妹的唯一孩子,她已经去世了,那我便是你的唯一亲人,但是你做事的时候怎么就不用大脑想想啊,,现在这叶家的实力、势力乃至是声望都是如日中天,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去挑事呢?”

    孙鹤闻言不由得叫屈的说道:

    “舅舅,我也不是没忍住啊,看到了叶觉之后,我就想起了表哥,因此的心中怒气不由得上升起来,再加上喝了点酒,所以情急之下的便动手了。”

    孙鹤此言一出,周业火的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愤恨,但是那狰狞的光芒一闪而过之后,他才狠狠地叹了一口气:

    “叶家的小子现在是有迦叶学院护着他,本来我想要在这小子离开之后出手的,但是现在看来很可能要提前了,希望这小子最好明事理一些,不要来我这里找麻烦。”

    “放心吧舅舅,据说这小子最近外出修行了。”

    见到周业火的话锋已经开始变得柔和了下来,孙鹤急忙的说道。

    “哼,这段时间你给我呆在府邸中哪里也不准去。等到事情平息下来再说。那小子即便是有天大的胆子,但是我周家也不是好惹的。”

    言语间的这周业火已经最好了随时迎击的准备,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暴的怒吼声却因此的传了出来:

    “周家老狗出来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