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五十四章意外之事

第五十四章意外之事

    第五十四章意外之事

    看着那司徒钰气鼓鼓的样子,叶梵天还真的是有些捉摸不透,但是谁知道这小妞竟然飞快的走到了司徒城壁的面前,俏脸上气的粉红,而一对美眸狠狠地瞪着那叶柔大声的对着司徒城壁问道:

    “城壁哥哥,你是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不喜欢我的。Www.00kS.com”

    司徒城壁正在满脸欣喜的时候冷不丁的听到了司徒钰的话,顿时的冷汗直冒起来:

    “该死的,怎么把这小丫头给忘记了呢。”

    而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叶柔的一对美眸也眯成了月牙形,一脸笑意的看着司徒城壁,但是在看到了这笑容之后,司徒城壁的心中却已经开始敲响了警钟,急忙的凑到了叶柔的耳边轻轻的将自己和小丫头的关系解释了起来。

    叶柔的美眸微微的一动,而后的也不再说话,司徒城壁见到终于将这叶柔给解决了之后,便再次的对着那已经气得美眸含泪的司徒钰说道:

    “钰儿乖,这件事情很复杂的,等到父亲大寿完毕之后,哥哥再告诉你。”

    小丫头显然是并不打算买账,但是却也是识大体的人,因此在再次用那充满着敌意的眼神看了叶家姐弟两人一眼之后,气鼓鼓的离开了。

    叶梵天随意的看了周围的环境,不由得暗自的感叹这司徒大家果然不愧是天羽城中最大的势力,这府邸的占地面积来说比起叶家都要大出数倍的程度。

    而对于那小丫头叶梵天根本的不曾在意,毕竟司徒城壁的样貌不俗,自然的有女子喜欢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从对方的眼神中叶梵天更加的看的出来,这司徒城壁对于那个名为司徒钰的女子分明的就是哥哥看待妹妹的眼神。

    再加上叶梵天对于自己姐姐的魅力更是相当的自信,所以也不去在意什么。

    “走,我带你们进入吧,怎么这么晚才来,我都等了很久了。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司徒城壁一脸开心之色的对着叶柔说道。

    毕竟是已经来到了这司徒大家的地方,所以叶柔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所以声音显得更加的轻柔起来。

    但是周围的人却已经注意到了叶家的姐弟两人。

    叶梵天虽然说在天羽城中相当的受人注意,但是现在是在夜色中,加上平日里叶梵天根本的不出现,而且又是发育的时期,所以还没有被人认出来,只是这叶柔却是被大家所关注了起来。

    司徒大家的少爷拉着一个陌生女子的手,自然的是让大家开始猜测起了这叶柔的身份来,而且不少的人脸色也开始变得难看了起来

    叶梵天正在向里面走去的时候,突然身体猛然的转身,而后的一对虎目也开始朝着远处的一个不算隐秘的地方看了过去。

    在那里周业火正在用自己那双阴狠的双目紧紧地盯着自己,而两人虽然相隔几十米,但是双方的眼睛中那恐怖的摩擦却仿佛是实质一般的朝着对方深深地进攻着。

    “哼,没想到他真的来了,哼,周业火,你最好的给我安分点!”

    叶梵天暗自的冷笑不止,但是心中却也开始微微的着急了起来,留着这样子的一个祸害简直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说不准的什么时候就会爆发的。

    寿宴!

    司徒大家的大厅中此时已经聚满了人,而这些人此时也正在不断地交流着,这些人当中不乏天羽城中响当当的人物,而平日里也很少的能干聚集到这么多,因此的在这个时候不少的人也有了结交的想法,能干相对多认识几个人,对于自己的发展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大厅的前面是一个大大的寿字,周围的装扮也相当的华丽,大量的女仆们身着漂亮的衣裙也在来来回回的端着酒菜和各种的美食不断地穿梭在人群中,不俗的脸上也闪动着动人的光芒。

    若不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意识相当清醒,叶梵天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再一次的回到了前世,这场景真的是无比的熟悉。

    这时的一位奴仆凑到了司徒城壁的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

    “少爷,家主请您过去一下。”

    说话间的奴仆的双目也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在被司徒城壁拉住了玉手的叶柔。

    看到了奴仆的眼神之后,顿时的后者快速的将小手回缩,但是却被司徒城壁稳稳地拉住了。

    见到了司徒城壁的姿态之后,奴仆自然也不是笨蛋,因此很容易的便做出了选择,脸上由原本的些许高傲变得无比的恭敬起来。

    “柔儿,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司徒城壁轻声说道,叶柔自然的是点头答应,幸亏是这叶梵天还在这里,否则得话她一个人在这里还真的是拘束的很。

    随手的从一个仆人手中拿过了一杯酒,叶梵天细细的品味了起来。

    叶梵天本身便是高贵之人,虽然年纪还很小,但是在两世为人之后,身体上却有着一种成熟和稚嫩的融合感,所以说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导致了叶梵天的身上带着一种奇异的魅力。

    喝酒中已经引起了不少的大家闺秀的频频注意。

    “弟……你瞧不少的女子正在看你呢,不如看看有没有合适啊。”

    八卦和媒婆的天赋在每个女人的身上都有,而叶柔自然的也没有脱离这个范畴,在看到了叶梵天如此的受欢迎之后,她不由得打趣的说道。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正在喝酒的叶梵天的嘴里顿时的喷出了一口酒浆,而后的飞快的咳嗽起来,脸上没好气的说道:

    “姐,不带这么开玩笑的,我才多大啊。”

    叶柔刚想说话,突然一声冷哼声从叶梵天的身边传了出来:

    “喂小子,你是哪家的没教养的东西,竟然敢在本人的衣服上撒酒。”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叶梵天的双目微微的一眯,而后的转过了身子,看着那说话之人,果然在对方的衣服上此时出现了几滴浸透的痕迹。

    “真……真的是不好意思,我弟弟不是故意的。”

    此人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气质不凡,但是却有着一双令人厌恶的势利眼,加上那叶梵天最不喜欢的鹰鼻长在脸上,带着一种难以掩盖的盛气凌人的味道。

    “啪!”

    对方一巴掌拍开了叶柔递过来的手绢,双目在叶柔的俏脸上瞄了几眼,而后的语气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是越发的强势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用吗?我的这身衣服可是名贵而上等的料子制作出来的,即便是在天羽城中都无比的罕见,你一句不好意思就完了吗?”

    看到叶柔的俏脸上露出了痛楚的神色,叶梵天的脸色顿时的一变,飞快的拉过叶柔的小手,只见在上面已经是红肿的一片。

    怒意顿时的在叶梵天的心中爆发了出来。

    “弟,不要惹事。”

    叶柔急忙的安抚道。

    “呵呵,没事的姐,对于这种不开眼的人我知道分寸的。”

    说完他轻轻的推开了叶柔的手臂,那瘦弱的身体也随即的开始向前走去。

    面对着这鹰鼻男,叶梵天那一米七多点的身材还真的无法对这个将近两米的家伙产生什么威胁,而这个时候双方的吵闹声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哼,常玉年你想做什么?这是在司徒大家,收起你那一套虚伪的盛气凌人的性格。”

    一声冷哼声缓缓的从一旁传来,而这个人竟然是那刚才所遇到的司徒钰。

    在看到了司徒钰出现之后叶梵天的心中不由得大感意外,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解围。

    “呵呵,原来是司徒小姐啊,怎么不在你那城壁哥哥身边撒娇反而是跑到了这里啊。”

    “你!!”

    此言一出,司徒钰顿时的语气一阵的滞涩,但是俏脸上却越发厌恶的说道:

    “常玉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若是你想捣乱的话,那就离开这里,司徒家并不欢迎你。”

    这个名为常玉年的男子不屑的笑道:

    “哼,本人可是奉天城中第一名的武修,以后可谓是前途无量的存在,若不是父命难为的话,这小小的天羽城还真不值得我来。”

    奉天城!

    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叶梵天的双目越发的凌厉起来,本身便已经动怒的他在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之后,心中自然的是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虽然本身他就肆无忌惮的很。

    但是在听到了那第一名之后,周围的人却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胆怯和惊恐,因为那第一名的名头实在是太强大了。

    “犬嗷,今日是司徒大家家主的大寿之日,你去将那小子的一只手臂给我摘下来,给老人家当做寿礼。”

    常玉年一脸疯狂的对着身边的一名身着黑衣一直默不作声的中年男子肆意的命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