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五十五章司徒长青

第五十五章司徒长青

    第五十五章司徒长青

    “常玉年你放肆!”

    司徒钰小丫头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狂傲,小脸已经气的粉红。www.00Ks.com

    “哼,司徒钰,别说我没提醒你,最好不要在我眼前大呼小叫,否则得话,不要怪我出手,嘿嘿,虽然说你年纪不大,但是身材还是不错的,若是我出手的话,哼,我可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说到了这里之后,他再次的对着身边的犬嗷喝道:

    “犬嗷,你还在等什么,给我废掉他的一只手臂。”

    犬嗷点头,而身体快速的向前走去,一脸的疯狂之色的对着叶梵天狞笑着说道:

    “小子,不要怪我。”

    事情已经开始变得无法收场了,司徒钰飞快的转身离开,而后的快速的朝着大厅里面走去,她必须赶紧的制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即便是在心中讨厌叶家的人,但是也绝对的不能让事情变得如此的难以收场。

    “快点找到城壁哥哥。”

    蓬!!

    嗤!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暴的破空声却已经响起,而后的!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也随即的传了出来……

    “你是说你喜欢那叶家的女子吗?”

    在一个华丽的客厅中,一名中年男子微微的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这个跪在地上的司徒城壁淡淡的说道。

    司徒城壁想也没想的便点头说道:

    “是的父亲,孩儿已经动心了,而且这个决定也是无法更改的。”

    父亲?

    这个看上去不过四十岁样子的中年人竟然是司徒城壁的父亲司徒长青?

    对方老来得子,但是却完全的没有那七十岁的样子,那其中的实力自然的是可见一斑的强大,武修之人完全的可以改变自身的外表,甚至是最顶尖的武修更是可以改变到逆天的程度,一个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孩子却可以有着百岁的高龄这一点也不是问题。

    在司徒城壁的前面,分座上还坐着几名男女。

    而其中的一名中年美妇看上去和这司徒城壁有着几分的相似,而对方看着这司徒城壁那坚定的神色之后,一张美艳的脸上不由得笑着说道:

    “很少会看到城壁有如此坚定的样子啊,看来那名叶家的女孩真的是很吸引人啊。”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司徒长青的脸上不由得苦笑了起来:

    “夫人,难道说你也觉得这件事情可行吗?城壁也说了那是一个已经落魄的家族,虽然已经在发展了,但是,这样子的话。我还是不怎么看好。”

    司徒城壁淡淡的说道:

    “父亲,我要的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家族,而且我们司徒家似乎也不是这等嫌贫爱富之辈,更何况的是这叶家的继承者叶梵天更是一位绝顶奇才,相信叶家很快便会在其子的影响之下变成一个超出我们想想的大家的。”

    司徒长青不悦的说道:

    “哼,小小的顽童岂能做出什么?那些不过是外界的传言而已。”

    司徒城壁毫不退让的说道:

    “传言?父亲恐怕这一点你是错的,那人我见过,他曾经和天羽城的周家以一己之力生生的打掉了周家一半以上的实力,其中不乏一位武师级的强者和多名武者级的武修,而他可是只有十五岁的年龄,这个人若是和我们有密切的联系,这对于我们司徒大家来说乃是一件幸事。”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不但是司徒长青,甚至是在座的其余几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无法置信的神色,那一名一直都未曾说话的老者身体在听到了司徒城壁的话之后,不由自主的颤抖了几下,脸上也是开始惊讶无比的说道:

    “城壁,你所说的是真的吗?”

    司徒城壁坚定的说道:

    “城壁不敢拿这等事情说谎。”

    老者轻轻的点了点头:

    “十五岁便已经有了这般实力的话,那这小子的等级应该也已经突破了武者的程度,这样的资质恐怕在这天羽城中确实是不多见,那少年叫什么名字?”

    “叶梵天!!”

    刷!!

    司徒长青等人禁不住的站起了自己的身体:

    “叶梵天,竟然是他。”

    大厅中!

    所有的人都惊恐无比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还没跑远的司徒钰无法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原本那个看上去像极了邻家小孩子的少年竟然在一个踏步之后,手掌迅速的出招,不过呼吸间,那犬嗷的手臂便被对方给生生的扭成了麻花一般的形状,而且腹部更是重重的挨了一脚。

    看着地上已经不断发出痛苦之声的犬嗷,叶梵天没有任何的仁慈的想法,对方刚才还想要将自己给废掉,那如此的话自己自然的要出手的。

    看了自己的姐姐那一只已经变得通红的玉手,叶梵天的心中是杀意顿时的狂暴发出:

    “哼,常玉年,你的狗已经成了一只丧家之犬,现在轮到你这个狗杂种了。”

    那稚嫩的声音伴随着歹毒无比的咒骂顿时的令那常玉年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铁青起来:

    “小辈,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胆敢废掉我的人。”

    但是在心中他也暗自的警惕起来,这犬嗷的实力可是已经达到了武者的程度,虽然算不上是很强大,但是凭借着他的经验和残暴的手段,一直以来他都相当的给自己争气的,但是一招之下,不,还不到一招,仅仅是半招而已,便被眼前的叶梵天废掉了,常玉年自然的在心中开始思索起其中的关键来。

    “怎么了?不说话了?你聋了吗?”

    叶梵天的火气已经开始无法掩盖了,这常玉年竟然伤害了自己的姐姐,这已经触犯了叶梵天的底线,也正是如此所以说对于这个家伙叶梵天也没有什么好的态度。

    “小子你竟然胆敢骂我?”

    “常玉年,骂你你又能怎么样?这里不是你的奉天城,而是天羽城,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耀武扬威!”

    一声夹杂着怒火的声音传了出来,而看到了这个人之后司徒钰的脸上顿时的惊喜起来:

    “城壁哥哥。”

    来人正是那司徒城壁,他完全的没有想到仅仅是离开了这么一会儿便发生了这种事情,看着叶梵天那略带杀意的样子之后他不由得一惊,可是很快的他的怒火也开始燃烧了起来,因为在叶柔的小手上分明的已经变得红肿起来。

    “谁干的?”

    司徒城壁轻声的对着叶柔问道。

    “没事的,城壁,只是一点红肿而已。”

    叶柔轻声的安慰道,毕竟这是在司徒大家,她完全的不想将事情闹大了,但是她这样子想却并不代表着别人也是这么想的。

    常玉年的脸上露出了自得之色的说道:

    “怎么了司徒城壁,你原来还喜欢这种女人啊,太没有礼数了,我只是出手替你管教了一下而已。你不会生气吧。”

    司徒城壁的双目顿时的发出了冰冷的光芒,而后的冷冷的看着常玉年,那恐怖的怒意不由得令常玉年心中一颤。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竟然猛然的一花,随后的一声狂暴中带着稚嫩的声音却传进了他的耳朵中:

    “哼,杂种,我替你老爹也好好地教训一下你,你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记吃药了,否则得话怎么会出来乱咬人呢?”

    啪!

    啪啪啪!!

    在那说话间的时刻,他的脸上便被狠狠地扇了十几下的耳光,那重重的力道令他的脸颊瞬间的肿了起来。

    “好快!”

    感受着脸颊上那火辣辣的疼痛,常玉年的心中禁不住的一阵微弱的胆怯,但是却再次的被怒火所代替了,狰狞的弧线飞快的露出了那可怕的气息:

    “小子……你竟然敢打我。”

    出手的正是那叶梵天。

    龙蛇步乃是上古时期的超级身法,叶梵天越级的击杀对手,这门身法的作用可谓是功不可没的,因此按照常理常玉年的实力绝非如此,但是在一时不察而且还是遇到了比其他要强大的多的叶梵天,自然的他也因此的出了大丑。

    “我打你了吗?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一只狗呢?回去好好地装扮一下,免得一出来就乱咬人。”

    这一次叶梵天已经是骂人不带吐脏字的了,但是那让人生气的程度却更加的强烈。

    “哼,我看也是,出来乱咬人也得分清楚地方,这里可是我司徒家!!”

    看到常玉年被打之后这司徒城壁心中不由得暗爽不已,毕竟他若是出手的话,很可能会因此导致两家的纠葛更加的严重,他在忍,强忍。

    “柔儿,等会儿,我去给你敷药。”

    对着怀里的佳人司徒城壁轻声的说道。

    “恩。”

    被对方如此的抱着,叶柔根本的无法挣开,因此小脸已经变得绯红起来。

    “混蛋,给我去死吧!”

    在如此多人的面前受到了如此的侮辱,常玉年的情绪终于的失控了起来,也正是如此的,他的身体快速的朝着叶梵天的身体上冲了过来。

    “哼,给老夫住手。”

    突然一声冷哼猛然传出,而后的一道强大的力道狠狠地打在了这常玉年的面前,对方若是还不住手的话,那道劲气便会瞬间的打在他的身体上。

    感受到了身体上的强大压力之后,常玉年不由得脸色狂变不已,而后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父亲。”

    司徒城壁见到来人之后不由得叫了起来。

    司徒长青轻轻的点了点头,而后的冷冷的盯着常玉年,对于司徒城壁抱着叶柔这等失礼的事情他竟然没有去管。

    “看来父亲已经接受了我的事情了。”

    司徒城壁暗自开心的想道,而叶梵天也将眼睛盯想了眼前的这个看上去不过中年而已的男子,心中却已经暗自的惊讶起来:

    “这个家伙好强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