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六十一章孙鹤

第六十一章孙鹤

    第六十一章孙鹤

    养伤是最难熬的,这是叶梵天在心中唯一肯定的一件事情,以叶梵天的实力来说,他的身体早就已经在苏醒之后便恢复了过来。www.00ks.com

    但是自从姐姐叶柔听说了叶梵天受伤的消息之后,她便迅速的从司徒大家中赶了回来。

    “来,弟,乖乖的把这碗汤药喝掉。”

    叶柔笑语盈盈的对着叶梵天说道,但是那样子在叶梵天的眼里却就像是一只正在引诱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样的狡黠。

    “姐,我都已经好了,你看看我,现在哪里像是一个病人的样子啊。”

    叶柔闻言,顿时的俏脸上露出了一抹伤感之色,美眸中更是开始露出了凄凄的泪光:

    “若不是我留在司徒家的话,也许我们赶回去的时间会早的很,你也不至于到了今日才苏醒过来,都是我的错。”

    看着叶柔那就快要哭泣出来的样子之后,叶梵天的手中顿时的举起了白旗:

    “成成成,我喝,我喝还不成吗?”

    眼泪是女人最大的武器,但是杀伤力却极其的强大,而且尤其是对待叶梵天来说杀伤力加倍。

    苦着脸,叶梵天费了好大的劲才将那碗里的汤药喝了下去,顿时的身体上的一股子燥热的气息便随即的涌入了丹田中。

    暗自的掐动了一下《九转玄功》的手印,随后体内的真气便如同是一道清流一般迅速的流转了全身的四肢百骸,清凉之气配合着药力竟然快速的将身体中那仅有的点点不适的感觉开始瞬间的扫荡了一空。

    “雀老的药,真的很不错,但是就是太苦了。”

    叶梵天无奈的抱怨道,而看到了叶梵天乖乖的将药喝下去之后,叶柔的俏脸上也因此的露出了开心的神色,随后笑着说道:

    “良药苦口嘛,再说了,要不是雀老的话,我们更得担心你了,这么长时间了你才苏醒过来,你要吓死我啊。”

    两人正在说说话的时候,叶觉和司徒城壁便也走了进来,而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叶梵天之后,司徒城壁不由得苦笑着说道:

    “早知道的话,就应该派人护送着你回去,幸亏你的实力不错,没有太大的伤害,否则得话,我那老爹非得把我好好地教训一顿不可。”

    叶梵天没好气的说道:

    “你那个时候不是在催着我离开吗?哼。”

    听到了这话之后,司徒城壁顿时的讪讪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似乎确实是他有些着急了,但是毕竟能够和叶柔过着二人的世界,却也是令他无比憧憬,不,恐怕是任何的一个男人都无比憧憬的事情,因此司徒城壁狠狠地对着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对了,知道是谁出手的吗?”

    因为这叶梵天才刚刚的苏醒,所以说大家对于叶梵天的事情都相当的好奇,很难想象到底是谁竟然有这般胆量,冒着惹怒司徒大家的危险区伏击叶梵天。

    “是周业火,没想到这个家伙的胆量真的是太大了。”

    司徒城壁的脸上顿时的露出了肃杀之气的说道,本来邀请这家伙去司徒大家便是为了让他认清楚了局势,不要太过的得瑟,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在进入了司徒大家之后,更逼的这家伙胆大了。

    本身便是司徒城壁邀请而去的,因此这个时候的司徒城壁自然的无比的愤怒。

    “呵呵,那家伙的实力隐藏的很厉害,竟然已经有了武士级上品的程度了,不过你也不要去找他的麻烦了,因为我已经解决掉他了。”

    “什么?!”

    此言一出,顿时的惹来了叶觉的一声惊呼,他急忙的再次确认道:

    “天儿,你将他杀了吗?”

    叶梵天微微的点了点头:

    “是的,死的不能再死了。”

    叶觉的脸上不由得深深地长吁了一口气,而后的面带微笑的说道:

    “很好,那既然如此的话,周家的人也需要再次的付出其中的代价吧,我立刻吩咐青虎,去收复那周家的势力。”

    所谓的痛打落水狗便是这个样子,但是叶梵天却相当的认可这一点,毕竟若是叶家失去了自己的存在,甚至是那个夜晚真的是被周业火得手的话,叶家的遭遇恐怕会更加的凄惨的,所以说叶梵天很是理解这种做法。

    在细细的询问了一段时间之后,叶梵天便再次的表现出了疲惫的样子,细心的叶柔自然的是不会让自己的弟弟受到什么疲惫的,因此急忙的带着那司徒城壁离开了。

    但是谁也没有发现,就在司徒城壁等人离开的瞬间,本来还是疲惫无比的叶梵天却猛然的一扫刚才的那种倦乏的样子,双目中的精芒暴动。

    看着这天色,已经快要到夜幕降临的时刻了,叶梵天自然的是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周家是失去了周业火不错,但是那孙鹤还依旧存在,严格的说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叶梵天根本的不需要去担心,但是现在叶梵天却必须宰了这个人。

    有了孙鹤的存在,周家很显然还是有着一定的继承者,但是一旦连孙鹤都死去的话,那对于整个周家来说却是一件无比尴尬的事情,只有那些所谓的旁系血亲的话,周家也就没有了发展的可能,而且即便是依旧存在,但是却也在这百年的时间中难以生存了。

    “孙鹤!!”

    叶梵天的双目中杀意暴闪的喃喃自语道。

    “什么?家主死了?”

    周家府邸中猛然的传出了这样的声音,而此时在那议事的大厅中坐满了周家所剩下的重要子弟,尤其是以一位年老的长者为首,其余的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惊慌之色。

    一名身着蓝色轻装的男子满脸的悲痛之色:

    “是的,家主死了,这个消息已经是无法更改的现实了,那尸体我们也已经看过了,虽然还略带浮肿,但是显然是家主本人没错。”

    那名坐在最高位置上的老者一直没有说话,但是双目中的复杂光芒却一直都在闪烁不已,等到众人那议论之声逐渐的开始平静一些之后,他才缓缓地说道:

    “最近周家的高手都开始离开了,甚至是不少的人也已经被那叶家和那笑里藏刀的华家给收买了过去,而我们周家现在可谓是到了史无前例的最低峰,我建议,所有的人将家族中的各种珍贵之物收拾好。”

    看着这名老者,听到了这番言论不少的人已经想到了对方的意思,但是一个无比异样的声音却传了出来:

    “周管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想要越权不成?虽然说我舅舅在生前的时候让你做了这周家的管事,但是不要忘记了,我才是这周家的真正继承者。现在这周家中我的权力是最大的。”

    说话的不是那孙鹤又会是谁?虽然说这周业火的死对于他来说确实是有着一定的伤感,但是在实际上更多的却是一种难以掩盖的兴奋。

    是的兴奋,强烈无比的兴奋,没有了周业火的存在,这偌大的周家中便是他最为的强大,试问在这种情况下,谁又能阻碍自己,而自己不就是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且没有人胆敢阻碍自己了吗?

    周管事一脸的厌恶之色的看着孙鹤,对于这个不学无术的白痴他真的是无话可说,但是毕竟他要为大部分的人负责,因此淡淡的说道:

    “哼,现在这周家的情况各位也相当的清楚,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家族的高手也不多,不要说是武士级的强者,甚至是武者都很少的几名,那几个武士级在被叶梵天的事情之后,已经全部离开了,而那小小的武者级的存在根本的无法顶起大梁,所以说一旦家主的消息被传出去之后,那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我们周家剩下的这些残余会在不长的时间里便被生生的吞并的。”

    而此时的不少人也因此的已经开始露出了担忧的神色,现在的他们都不是白痴,自然的知道这其中的关键。

    但是还是有不少的人依旧没有从那周家强盛的过往分光中清醒过来,因此的他们这些人对于周管事的这番话也是不屑一顾。

    众人的表情都在周管事的眼里,并且看在了心中,面对着这些不知道死活的人他只能是无奈的叹息一声,而后的对着众人最后的劝说道:

    “很快的那叶家和华家便会得到这个消息,而且平日里和我们周家有矛盾的一些小家族更加的会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家主的死到现在为止都是一个迷,但是我想和那司徒大家应该脱不了干系,为了活命的话,哼,各位还是想好了吧,今晚天一黑,我就要带着我的人离开,从此隐姓埋名,度过下半生,各位自己想一下吧。”

    说完之后便不再理会那些不知道死活的白痴,一个人离开了,而后的还有一些人也相继的离开了,这些人显然是聪明的,趁着现在还有机会,为什么不捞点好处带走,对于自己的下半生还有个不错的保证。

    “哼,一群白痴。”

    等到所有的人都散开了之后,那孙鹤的脸上便猛然的露出了一抹冷笑,而后的在看着四周无人之后迅速的从大厅中家主的椅子下面摸索了起来,而后的一枚奇异的金属钥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随后快速的朝着外面走去。

    虽然说他的动作相当的隐秘,但是在那黑暗的夜空中却依旧有一双散发着寒芒的眼睛在冷冷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