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武破九霄 > 第六十二章谁比谁白痴

第六十二章谁比谁白痴

    第六十二章谁比谁白痴

    孙鹤的样子似乎是隐藏着莫大的秘密一般,因此行动中相当的小心,甚至那表情中也无比的诡秘,除了兴奋之外,还有担忧,而且双目不断地朝着四周观察着,生怕别人发现他一般。Www.00kS.com

    叶梵天在暗处冷冷的看着他,从那众人开始讨论的时候,他便已经出现在了周家中了,而此时的周家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强者了,武者实力的也不过那么一两个,因此叶梵天根本无需担心被发现。

    “这个家伙到底是在做什么?都走了足足有一顿饭的时间了,可是却一直在这座假山上观察着,难道说在这假山中还隐藏着什么宝物不成?”

    叶梵天不由得有些好奇的想道,但是很快的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这个想法似乎真的很有可能,毕竟这周家中可是一个有着有偿历史的大家族了,而周业火也是一个无比奸诈的家伙,虽然说要去刺杀自己,但是也不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对方在离开的时候,也肯定的是要考虑很多的事情,比如说这周家的后事。

    而孙鹤乃是他唯一在乎的人,那若是周家有什么宝物的话,肯定的是要留给他了。

    叶梵天正在思索的时候,突然孙鹤的脸上猛然的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找到了!”

    这个地方乃是一处荒废的花园,所以说虽然孙鹤一时的失声,但是却也没有什么人会知道,但是在孙鹤叫出来的一瞬间,叶梵天却猛然的感觉到了一阵急促的呼吸声。

    感受之后,叶梵天的双目微微的一眯,瞬间的便找到了其中的源地,只见在距离他十几米的地方竟然也有一个黑影,而这家伙竟然隐藏在一片草丛中,也是叶梵天大意了,所以说没有感觉到这个人,若不是因为对方的呼吸声太过的急促的话,还真的发现不了此人。

    “咦?这个家伙不是那个所谓的周管事吗?”

    达到了武士级的修为之后,叶梵天即便是在夜间也看的相当清楚,所以很快的便看到了对方的样子。

    只见此时的周管事脸上露出了兴奋和激动的神色,疯狂无比的盯着孙鹤。

    看来这个家伙在表面上说的是那叫一个冠冕堂皇,实际上却也早已经有了打算了,但是却能不动声色的跟随着孙鹤这么长时间,直到对方来到这里。

    “周家即便是现在已经完了,但是其中财富也是相当惊人的,这个家伙显然是在打着这种主意。”

    而此时的孙鹤根本的不知道自己竟然已经被两个恶狼般的家伙给盯住了,还在一脸兴奋的抚摸着那假山上的一块尖锐的长角状的假山之石。

    叶梵天的双目微微的一眯,而后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块尖锐的石头上面有着一道很是暗淡的线条,看上去就似乎是被事后给安上去的一部分。

    在色泽上也和整体不相符合。

    果然下一秒钟,叶梵天的猜测便得到了证实,只见孙鹤颤抖着双手按在了那尖角的上面,而后的一咬牙,手掌快速的用力。

    啪!!

    那长角样子的假山之石竟然被生生的拔了下来。

    “真的是在这里,舅舅,你果然没有骗我啊。”

    看着那露出来的一个钥匙形状的标记,孙鹤的嘴里忍不住激动不已的说道。

    “是啊,周业火的想法真的是让我汗颜无比啊。”

    突然一声阴冷的声音传了出来,在这荒废的花园,在这寂静的夜晚,这声音无比的清晰。

    刷!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孙鹤的脸色顿时的大变,而身体也急忙的转了过去,在看到了这个人之后,孙鹤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狰狞了起来:

    “原来是你,没想到你竟然会跟踪到这里来。”

    看着周管事,孙鹤的表情不断地扭曲了起来。

    周管事阴测测的笑道:

    “哼哼,彼此彼此啊,你的演技也相当的不错,若不是我凭借着自己的直觉感觉到你的变化有些不正常,所以好奇的跟过来的话,我也不会知道,那周业火竟然会给你留下这样的后路。”

    “老东西,难道说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不要忘记了,现在的我可是家主的唯一继承人。即便是杀了你也不会有人会反对的。”

    周管事闻言先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这家伙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但是很快的他却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那笑声中好生的得意,说不出的嘲讽和不屑的味道。

    “孙鹤啊孙鹤,我要是那周业火的话绝对的不会将最后的一点点保留留给你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在那笑声之后周管事的脸上越发的诡秘起来。

    “为什么?”

    孙鹤此时已经掏出了随时携带的一柄短剑,脸上杀意大盛的问道。而说话间的这身体也开始朝着他走了过来。

    “难道说你不知道,我也是这周家中仅有的几个武者实力的武修之一吗?”

    锵!!

    手中的短剑顿时的落到了那青石所砌成的地面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那落地声仿佛是是在讥笑那已经一脸的惨白之色的孙鹤一般,说不出的讽刺。

    “武……武者实力,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武者的实力,为什么舅舅没有跟我说起过你。”

    周管事仿佛是看白痴一般的看着孙鹤,无奈的说道:

    “我想这也是周业火郁闷的地方吧,为什么会有你这么一个白痴一样的外甥呢?你简直是太笨了,老夫若是没有点资本的话,这周业火又如何的让我成为这周家的管事呢?”

    看着已经完全漆黑下来的天色之后,周管事叹息的说道:

    “呵呵,这样子吧,我也不是什么赶尽杀绝的人,我想这里面的东西应该足以让我们两人一生都不愁吃穿了,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平分了如何?”

    孙鹤闻言,那暗淡的双目中猛然的露出了一抹希望的光芒,而后的惊喜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我可以平分?”

    周管事笑着说道:

    “为什么不呢?这其中也是有着你的一份的。”

    但是说话间的这周管事的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闪过了一丝阴狠。

    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戒备的孙鹤急忙的笑了起来:

    “好,好,我们平分。”

    说完之后,他飞快的从身上拿出了那一枚奇异的金属钥匙,笑着说道:

    “就是它了,舅舅,你说过的这里面的东西足可以让我周家度过劫难的,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不是那块料,所以说你不要怪我。”

    随着说话声,他手中的钥匙也已经缓缓地插在了假山上的那个钥匙孔中。

    轰!!

    随着一阵轰鸣声之后,顿时的整个假山也开始缓缓的抖动起来,并且随着轰鸣声的不断延长,整座假山竟然缓缓地分裂了起来。

    一个一人高的洞口出现在了孙鹤的面前:

    “这就是了,这就是了……啊……!!”

    本来还是一脸兴奋的孙鹤突然的惨叫起来,而一只手掌竟然生生的出现在了他的胸前。

    周管事一脸冷漠之色的看着孙鹤,手掌在此的向前,而后猛然的抽了出来,伴随着那血液的疯狂四溅,孙鹤的呼吸也由此开始急促了起来。

    “为……为什么?你……明明说过的。”

    孙鹤不甘心的竭力吼道。

    “哼,说你白痴,你还真的是白痴啊,我说什么你就信啊,我只是害怕你还有什么东西遗漏下来的,免得这里面还有什么机关的话,那我将你杀了的话,那岂不是我的失策了,但是现在看来,我的小心确实是有些过度了。就你这样的一个白痴,还真的让我高看了一回啊”

    说完也顾不得手中的鲜血,他快速的向着那洞口走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破空声突然的出现,而后的一排利箭迅速的划破了虚空,而后重重的射在了周管事的身体上。

    蓬!

    周管事的身体被生生的打飞了出去,而后重重的落到了地上,那强烈的穿透力已经将他的身体完全的刺穿了。

    讽刺的是此时的他正巧是落到了那还未曾咽气的孙鹤身边。

    “白痴……你才是白痴……那里面对我来说才是最安全的……哼,你以为那里的层层台阶是白白设计的吗?每隔两个便是机关……你……该死。”

    说完之后孙鹤终于得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但是脸上却露出了狰狞的满足感,是的,他相当的满足了,毕竟那周管事也是死路一条了。

    周管事茫然的看着自己胸前的一排利箭,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但是身体却已经逐渐的僵硬了起来。

    “白痴……谁是……白痴?”

    说话间的他的身体终于完全的僵硬了,但是脸上却无比的不甘心,若是他再小心一点,若是他再耐心一点……一切似乎也不会如此。

    叶梵天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弧线:

    “白痴……都是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