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玄幻魔法 > 第七十六章调戏

第七十六章调戏

    第七十六章调戏

    这一次叶梵天在欧阳冶子这里休息了两天的时间才将自己那大大损失的元气补充了回来,六天的时间不但令他的心神无比的疲惫,更加的疲惫的是身体,那种酸软无比的感觉简直令他快要发狂了起来。www.00ks.com

    但是武修所需要的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因此即便是感觉到了自己的全身都已经在喝完酒之后,达到了最为疲惫的程度,但是叶梵天还是坚持着在回到了房间中之后,便开始盘腿修炼。

    清凉的真气缓缓地滋润着干涸的经脉,在将那紫金色的雷电给生生的击溃了之后,叶梵天身体上的真气也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的程度,勉强的维持着本身的运转之外,其余的经脉中的真气早就已经是人去楼空的状态。

    当叶梵天的心神观察到了丹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丹田现在就像是一个被抽干了气的充气娃娃一般,那种干涸无比的样子,让叶梵天大呼侥幸。

    若不是因为他发现的及时的话,时间一长那经脉的萎缩程度将会更加的严重,而丹田甚至是也会因为过度的消耗和缺少真气的滋补而变得残破起来。

    真气不断地缓缓地滋润到了经脉中而后随着叶梵天的调动,再次不断地经过淬炼,这个过程需要相当的缓慢,尤其是现在的丹田和经脉都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枯竭状态,所以说需要的真气乃是最为纯净的,因此在吸收中叶梵天的《九转玄功》也是运转到了最为顶尖的程度。

    淬炼,不断地淬炼!

    最后留下的最为纯净的真气才开始缓缓地被那丹田所吸收。

    当真气从四肢百骸中进入了丹田之后,一种无法言喻的舒爽感觉顿时的充满了全身,这就仿佛是一个吸毒之人,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进行毒品的吸食,猛然的得到了毒品的补充,那种完美的感觉令叶梵天禁不住的轻声叫了起来。

    此时的紫金雷电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大家纷纷的开始议论着这紫金雷电的真正存在原因,但是对于神器这种事情根本的是传说中的存在,因此很少有人知道这种东西的存在。

    而且在小小的天羽城中,大家的见识自然的也是更加的稀少,因此即便人数众多,但是却也没有得出其中的结论,任何的人都不会想到,此时这紫金雷电的罪魁祸首却正在房间中不断地发出着一种诡秘无比的叫声……

    “喂喂喂,老头,你这是什么眼神啊?”

    叶梵天看着欧阳冶子那不舍的神色之后,脸上很是不爽的说道。

    如果说对方是想要自己留下来的话,那也就罢了,但是现在这丫的明显的不是这个意图,而是不断地用那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断在自己的幽冥戒上观察着,不是的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那个,小子啊,你也知道最近嘛,我的体力消耗的这么多,因此需要好好地滋补一下的。”

    “妖神酿?”

    叶梵天无奈的问道。

    “对对对,妖神酿中所包含的各种果实的精华,因此滋补的效果比起那灵丹妙药要好的多。”

    叶梵天鄙视的说道:

    “你直接的说你想要不就成了,切,鄙视你,那妖神酿我早就在房间中留下来了,不过这玩意我也剩下的不多了,所以说你最好省着点用,毕竟普通的妖猴酒都是有价无市的存在,更加不要说是妖神酿了,所以你要好好的保留着的好,我可没有机会再去寻找这么多的妖神酿了。”

    听到了对方已经给自己留下酒了,欧阳冶子的脸上顿时的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嘿嘿,放心吧小子,以后只要你有什么问题,随时的可以来找我,别的不行,但是在兵器方面的话,我却可以帮助你的。”

    叶梵天轻轻的点了点头,妖神酿是死的,但是人是活的,有了这家伙的保证之后,叶梵天知道自己家族的发展恐怕会更加的快上很多的,尤其是家族现在刚刚的开始发展,叶家的成员们急切的需要大量的兵器,但是上好的兵器那里去找?空有材料却无法找到合适的兵器锻造者,现在有了欧阳冶子的保证,叶梵天相信,两者之间的合作恐怕会持续的很久很久……

    “钰妹啊,你看看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不如我们回去吧。”

    出了这欧阳冶子的店铺之后,叶梵天正在牵着马匹走动,突然一阵讨好的声音传了出来。

    “哎,又是一个追女的可怜孩子。”

    叶梵天自嘲的笑了笑,以他现在的还不到十六岁的年龄,虽然心理上已经成熟到了极限,但是稚嫩的身体貌似还是没有什么吸引力。

    但是叶梵天却不知道此时的他自己虽然感觉不出来,但是在常人的眼里,他的魅力却不下于成年人。

    因为穿越的缘故,所以说叶梵天显得无比的老成,老成下的内心导致了他的身上带着一种成年人的韵味,相貌上的稚嫩和这种成熟的气息两者之间的相互叠加令叶梵天本人的吸引力虽然算不上是致命,但是却也相当的有杀伤力。

    在他的背后,一行身着华丽衣衫的人正在缓慢的前行着,这一行人大约有十几名之多,前面的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长相算得上是英俊,但是俺一张脸蛋上却带着一种高傲的味道,加上一双眼睛不时的闪动着阴冷的光芒,所以说令他的魅力大减了不少。

    此时的他正在不断的朝着一名年纪十**岁的少女献着殷勤,而少女的的样貌很是美丽,尤其是虽然说脸上还带着少许的稚嫩,但是身材却已经发展的无比成熟了。

    所谓的该凹的凹,该凸的凸,讲的便是这种身材,一张精致的俏脸上此时布满了厌恶的表情,显然是对于这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并不感冒。

    看着少女那一身粉红色的长裙和那凹凸有致的娇躯,一股子邪火也在他的心中不断地燃烧,但是想到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只能竭力的将自己心中的那种火焰压制下来。

    少女不断地抚摸着手中的马匹,不时的皱着黛眉,似乎在想着什么,而此时的叶梵天若是发现这个少女的话,那一定会认出对方,因为这个女子竟然便是那司徒大家的司徒钰。

    “钰妹,我们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难得我来一次,难道说你就不打算陪着我好好地聊聊吗?毕竟那司徒城壁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为什么你不去寻找一个更好的呢?”

    青年再次的说道。

    “哼,陶凯峰,你的意思是没人要了吗?一旦城壁哥哥有了喜欢的人,我就得必须立刻找一个吗?”

    看着司徒钰那愤怒的粉脸上冒出来的点点红霞,这个名为陶凯峰的青年顿时的知道自己这一次又是因此的把话题挑到了火药的边缘。

    但是就在他还要说话的时候,突然司徒钰的美眸中竟然露出了一道不可思议的神色,而且以陶凯峰的观察,他分明的从那司徒钰的美眸中看到了一抹惊喜。

    顺着司徒钰的目光,陶凯峰快速的看到了一个正在收拾马匹的少年,心中暗自的一动,一种想法快速的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难道说司徒钰这个贱人认识这个不起眼的小子?”

    但是很快司徒钰的行为却彻底的令他认识到了自己的猜测。

    “叶梵天,好久不见!”

    正在收拾马匹的叶梵天猛然的听到了自己的耳边上传来的这一声清脆的叫声,随后转身,但是在看到了来人之后,叶梵天却露出了一抹惊讶之色:

    “是你啊司徒钰。”

    那淡淡的语气分明的是让司徒钰想起了自己家的宠物。因此黛眉微微的挑动了一下,随后俏脸上露出了不满的神色说道:

    “不准这么叫我,我的年龄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姐姐。”

    “不叫……”

    完全的搞不懂这个女人叫住自己是想要做什么,但是叶梵天还是想也没想的便拒绝的说道。

    看着身边的陶凯峰,司徒钰的俏脸上竟然露出了泪珠欲滴的表情,而后悲苦无比的说道:

    “叶梵天,难道说你忘记了那个也往的事情了吗?明明那晚上我们可是聊到了接近了清晨的。”

    啪!

    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一旁的陶凯峰手指不禁狠狠地响动了起来,而一双眼睛也狠狠地盯着叶梵天,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将这个看上去稚嫩的少年当做是一个普通人了。

    “被当做了挡箭牌了吗?”

    叶梵天自然是看到了司徒钰身边这个青年的变化,因此心中不由得出现了一抹恼怒,但是突然令人更加惊讶的事情就此的发生了。

    叶梵天的手臂微微的一动,竟然就这样子轻轻的揽住了司徒钰的纤腰,感受着对方的娇躯上传来的那阵阵幽幽的迷人香兰之气,叶梵天随后的恶作剧的说道:

    “当然,我怎么会忘记呢。”

    说完他的嘴巴竟然不受控制的亲吻在了那一张粉嫩诱人的樱唇上面。

    “唔……你……”

    惊呆了!

    完全的惊呆了!

    司徒钰的一对美眸都因此睁得滚圆,俏脸上也满是无法置信的神色,拒绝?是的,她很想推开叶梵天,但是没想到的是,叶梵天身上那种成熟的男子气息却令她的娇躯都因此的酥软了起来。

    感受到了自己的嘴巴中不断的传进来的那种香甜的气息,叶梵天的舌头禁不住的开始寻幽探秘起来,舌头更是疯狂的进入了对方的小嘴中,并且无耻的吮吸着对方的香舌和甘甜的蜜汁……